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15日 转载)
    ——赵紫阳十周年清明祭
    
    历史上,寒食禁火,祭奠先人,蔚为习俗。唐朝之后,清明节扫墓祭祖,缅怀先烈成为传统。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1,4月5日清明,各地访民前往赵家紫阳书房祭拜,左4、7、右2、4,手持赵二军送每人的《赵紫阳纪念卡》,久久不愿离去,左5赵二军。上午9时半
    
    2015年4月5日,为避免警员在这所谓敏感日上门监控,清晨5时半,我出家门,7时之前来到灯市口西街,行人很少。7时半,一辆中巴警车驶至富强胡同口,几位警员进了餐馆。我快步进胡同,叩响6号赵宅大门。门卫说时间尚早,要我一小时后再来。为躲避周边警员的盘查乃至被带走,我请求进院等待。
    
    走进赵宅,前院数株海棠树上花盛开,春风吹来,溢出淡淡清香。这是赵紫阳当年栽种,花开花落20多载,静静守候。书房陈列依旧,墙上的书法条幅,凝结着人们的怀念与思考,布衣青衫的紫阳像在丝绒帷幕映衬和鲜花的簇拥下,端庄而肃穆。
    
    得知我清明前往祭拜,88岁汪廷奎(中山大学反右受难者)托我送其专为此而作的词“斗百花”(词牌)怀紫阳:
    
    睿聪能知形势,反省开明纠弊。联手耀邦施政,化雨和风初被。重视舆情,为民疾苦筹谋,全力复兴经济,又解松专制。
    
    遭禁锢后,格物冥思彻底。神器已归,当今结团权贵。独处牢笼,惟凭挚友探望,表达大贤心志。
    
    功过是非任评说
    
    8时半,河南省滑县桑村乡赵庄乡亲前来祭拜,他们每年都来,带着家乡人的深情。1976年底,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赵紫阳因工作繁忙,无法回乡为母奔丧,派次子赵二军回乡料理并叮嘱:“不放炮,不演戏,不立碑,一切从简,自己办,不向政府伸手。”按当地民俗前来吊唁的乡亲达百多人,都要吃流水席,赵母丧事五天,出殡结账400元,赵二军带的钱不够,只好拆了东屋卖砖和木料,把钱凑齐。1986年,赵紫阳总理致函滑县政府,不要修缮房屋。紫阳去世后,赵家子女谢绝相关人士要出资整修故居。如今的紫阳故居只剩下1944年建的三间房。
    
    村党支书赵志伟介绍,近年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众来看故居,有时一天八、九拨为百多人,屋里放了紫阳的介绍和图片。他说:“2014年2月2日(正月初三),30多人来参观紫阳故居,又去黄河大堤(濮阳县渠村段15号防洪处)举行‘紫阳、耀邦和六四先烈’公祭活动。第二天,警员拿着录像来调查,我们都说不认识。”两月后,有报道,郑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了10人,半年后释放9人,为首的于世文,目前正在被起诉。
    
    一位80岁老北京平民把洁白名贵的马蹄莲花篮,默默地放在紫阳像前。他说:“为人民做好事的人,老百姓永远记住他;对人民做坏事,向老百姓开枪的人,老百姓也永远会记住他。26年来,对赵老的问题没有任何表示,说不过去呀,应对老百姓有个交代啊!共产党人标榜自己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就应该实事求是,面对现实,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经济搞活了,非得搞法治不可”
    
    9时,邬清(曾陪紫阳出差的工作人员)跪地三叩首。他说:“老人家(紫阳)精通经济,凡到企业走一遍,就知道该怎么做,或不该怎么做。在南宁某玻璃厂,他见其效益好,但因各种关系进了不少人,管理人员与工人的比例接近一比一。他指出,人浮于事会拖垮企业,建议厂领导采取措施解决。他深入沿海城市,提出‘来料加工,大进大出;两头在外,中间加工’利用我国廉价劳动力资源,发展外向型经济。”
    
    有人问:“紫阳与现任领导人有何不同?”
    
    邬清说:“每位领导人都有各自的风格,他的风格是比较接地气儿。”
    
    这使我想起80年代,我在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工作,见证邬清所说那时紫阳的工作。1985年4月初,紫阳总理多次召集顾明、安志文、李灏、马洪、张彦宁研究立法问题。他说:“经济搞活后,一系列管理工作要跟上。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要改的东西很多,要继续放开,放活,促进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管理工作明显跟不上去,那边放开了,这边没有章法来约束。经济立法很不健全。必须有计划有步骤地制定一大批经济法规,促进和保障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他强调:“经济搞活以后,非得搞法治不可!”他责成这“经济立法五人小组”采取措施,紧急立法。5月1日,紫阳对我执笔的《立法计划》批示:“国内各种形式的合资、合营、股份形式的企业正在发展,应针对此拟定一个法规。”随后“五人小组”及时制定了10多个当前急需的重要法规。1986年3月5日,紫阳对我执笔的《国务院经济法规研究中心成立六年来的工作汇报》批示:“法规中心成立以来,做了许多工作,随着直接控制转向间接控制,经济法规工作尤为重要和迫切,望加倍努力,做出更大成绩。”
    
    紫阳在我国政治经济大变革的转折时期,努力驾驭错综复杂的经济局势,十分重视立法的制度建设,规范政府职能和人们的市场经济行为,保障企业改革和经济的顺利运行,促进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为后来我国经济的大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2,邓晓生(赵家世交)送花篮。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3,原紫阳的警卫战士李平送的花篮。
    
    邓晓生(赵家世交)捧着花篮来到书房(图2),聊起往事:“1971年,赵伯伯任内蒙古区革委会副主任(副省长)主管农业,与我爸同事和邻居,住我家楼上。那年冬,我和赵五军随赵伯伯下乡,到了呼和浩特百里外的和林格尔县,看到田间作业的农民,他就下车和农民坐在田埂上,也不垫张纸,聊完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土就走了,没有村干部到场。他习惯轻车简出,走进农家了解生产情况。”
    
    邓晓生动情地说:“赵伯伯参加革命,追求理想,不怕牺牲,做了贡献。我党从陈独秀、张国焘、高岗、彭德怀、刘少奇等许多非正常下台而去世的领导人,均给了结论;华国锋、胡耀邦去世也有结论;唯有赵伯伯至今没有结论,对党来说,这很不正常!”
    
    访民泪洒紫阳书房
    
    9时半,不断有访民结伴来献花、焚香、三叩首,其中大部分8时在胡同口被警员拦截驱赶而离去,转了一圈,躲过警员又来了。有的好不容易进入胡同,来到赵宅门口,又被警员拦截、推搡。赵二军闻讯出门怒斥:“哪有在门口拦截我家客人的?你们太过分了!”四警员悻悻离去。
    
    两小时里,陆续进来的访民百多人。他们仰望紫阳像,泪眼汪汪;有的默默祈祷,有的沉默不语而跪地“咣、咣、咣”叩首,有的哭诉:“要是您老人家在,我们不会冤成这样,政府不会腐败成这样!我们背井离乡,跑到北京告状,反被抓捕,东躲西藏,都没地方躲了······”(图4)
    
    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女访民跪地不起,泣不成声(图5),其十岁儿子在该市劳模街小学上课时被老师留校而昏厥,她赶到学校送子去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为儿子而向学校和警方讨说法被置之不理,求告无门。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4,访民仰望紫阳像泪眼汪汪。10时。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5,焦作市访民失声痛哭。10时半。
    
    拄着拐杖的河南省鹿邑县城郊乡农民(图6),13年前驾车在该县公路拒绝非法收费站的勒索,被打成重伤,运输车被抢走。他告状,反被对方报复而敲诈20万元。多年来,他依法维权抗争,所遇警官、检察官、法官、律师、信访干部,均官官相护,反法而治,被诬为诽谤和扰乱秩序罪,先后3次被判刑共冤狱4年,如今流落北京,还要躲避警方追捕。
    
    北京顺义区前进村女访民,为强拆而维权上访十多年,被打伤,被两次劳教。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6,河南省鹿邑县访民进书房。9时半。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7,跪地叩首的访民。9时55分。
    
    一位访民在博客写道:“我们来到书房的祭拜台前,给赵总书记磕头,因房间小,分批进入祭拜,看到赵总书记像的慈祥面容,想到他不谋权、不谋私,只为民,我不由泪流满面,一个年轻的摄影师也哭了。我想说:我们都是您的儿女,为有您这样的总书记感到骄傲,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来年我还会来祭拜您。”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8,拄拐杖访民夫妇进书房。10时20分。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9,访民在书房留言。9时20分。
    
    赵二军向每人赠送《赵紫阳逝世十周年纪念卡》,大家拿着纪念卡,在院子里围着他,久久不愿离去。(图1)
    
    紫阳儿媳李娟感慨:“清明时节,他们都有亲人需要祭拜,这么多人来到这里,实不容易啊!”
    
    宪政民主 民心所向
    
    下午3时,80岁学者阮兴华(曾因反革命罪重刑冤狱)来访,谈到“六四”学运失败的原因是:学生停留在“五四”运动的激进思想和行为,没有和紫阳改革开放的渐进文明路线相结合。他认为:“五四运动的北大学生打着科学民主的旗号,其激进的做法,实际是反掉了萌芽中的‘共和宪政’。‘五四’学运的正确方向,应该是支持国民政府走向‘宪政民主’,应该反对孙中山的极端主义和党国专政。‘六四’学生沿袭了‘五四’精神,所以失败了。”
    
    阮兴华说:“软禁中的紫阳在反思中提出,中共应该允许并支持‘反对党’的成立,他为后任执政者提前承担了历史责任。他的最大贡献是推进‘党政分开’,‘政企分开’,削弱党权,削弱公权,走民权之路。他主张‘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一切问题。’”
    
    4时半,国企退休职工的书画爱好者群体60来人悄然从小路辗转进入富强胡同,捧出花篮和字画,进入赵宅,向紫阳像鞠躬,送上多幅手书字画,几人深情朗诵。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10,北京国企退休职工群体行进在富强胡同。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11,人们进入赵家前院。
    
    张东朗诵已故诗人郭小川的长诗《团泊洼的秋天》:
    
    ······战士自有战士的性格:不怕污蔑,不怕恫吓;
    一切无情的打击,只会使人腰杆挺直,青春焕发。
    战士自有战士的抱负:永远改造,从零出发;
    一切可耻的衰退,只能使人视若仇敌,踏成泥沙。
    战士自有战士的胆识:不信流言,不受欺诈;
    一切无稽的罪名,只会使人神志清醒,头脑发达······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


    图12,人们在富强胡同6号赵家门口。
    
    6时许,我和赵二军离开赵宅,同路走在街上。我说起,1月17日紫阳祭日,那位拄着拐杖60岁天津访民跪地大哭,我问她为何如此伤心?她把冤状给我,我躲开了。她转而把冤状塞给你,你无法拒绝而收下转给我处理。我在《赵紫阳十周年祭日》文中,叙述访民冤屈而提了两句。大年三十的午夜,我打电话告知并拜年,她又大哭说是高兴地哭。她说:“最近在北京走投无路,当日拄拐杖在王府井乞讨到60元,被警员驱赶,之后乘火车刚回到家中。”她说:“上访多年,不断被警方抓回天津关押,腿被打残,头一次有人为我说公道话啦!”
    
    我对赵二军说:“她要来北京感谢你,我说不用了。我们竭尽所能,只能做这一点点了。”
    
    赵二军心情沉重地说:“这么多冤案,相关部门都不解决,而且越来越多,成了社会问题。访民来向老人(紫阳在天之灵)喊冤,以后我家成了‘访民中心’,也是个麻烦事啊。”
    
    我问起胡耀邦家先前住在此院。赵二军说:“1980年我陪一位挨整成为所谓“走白专道路”的大学生,找到住在此院的中组部长胡耀邦反映,他收下了材料。”(80年代初胡家搬走,1989年9月赵家搬来此院。)
    
    紫阳去世,至今未能入土为安。今日警员竟然到赵宅门口拦截来客,蛮横恶劣,竟比以往更严厉,使赵二军十分忧虑。
    
    当年我到赵家紫阳灵堂吊唁,出赵宅在门口被警员非难,大家护送我出了胡同;回家次日,警员追踪而来,我在警车的追捕中,骑自行车奋力逃脱,未能前往八宝山送别老领导紫阳同志。十年来,每逢纪念日,我均被警员上门非法监控,要提前数日出走,或是当日从外地抵京,或是从郊区直奔赵宅。之后回家,警员立刻上门盘查。有两次被警员追至赵宅,把我叫出而带走拘禁。今日清明,警员未来我家干扰,境况似乎松动一些。
    
    80年代初,胡赵新政,为历次政治运动的冤假错案,大规模地平反昭雪,为千百万人讨回公道,惠及上亿人,恢复公平正义的社会秩序,官员务实,百姓安居乐业,社会矛盾降到最低点,使濒临崩溃的党和政府焕发勃勃生机。1989年“六四”之后,我国政改倒退,官商勾结,横征暴敛,强征强拆,欺行霸市,广大弱势群体依法维权抗争,被公检法部门残酷打击迫害,被信访部门层层敷衍,警察治国,司法黑暗,血泪斑斑,造成各地访民数万人长期滞留北京,成了社会问题。
    
    官清民思,官浊民怨。每逢赵紫阳和胡耀邦的纪念日,都有苦大仇深,走投无路的访民前来祭拜,祈祷保佑,尽管被警方驱赶、拘禁,不少人被遣送原籍,被殴打、拘留、劳教、判刑,有的在两年后恢复自由,在下一个纪念日又来了。他们前赴后继,可歌可泣,缅怀紫阳、耀邦成了精神寄托,成了对法治的向往。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和王岐山致力反贪,遏制腐败,冲击既得利益格局,清理权贵恶政,只有彻底改变周永康建立的打击广大依法维权访民的暴力维稳体系,维护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为劫难中的访民向贪官污吏和权贵集团讨回公道,司法为民,还社会公平与正义,重建社会秩序,走上依法治国之路。
    
    事关国家的长治久安,人民的安居乐业,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
    
    师友读后来信
    
    ●91岁石天河(四川反右派运动受难者、1948年参加中共地下党,离休作家):河南紫阳故居,不像北京那样有人拦阻,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前往瞻仰。中国这盘棋,现在显得很乱。我想,大概是因为阻力没有消除。如果坚持反腐,把路打通了,紫阳和一些悬着的历史大问题,终归是要解决的。
    
    ●90岁许有为(北京师范大学反右受难者):今次清明节,小俞能顺利祭奠赵公,我为之欣慰。赵公九天有灵,会永远护佑大家。我是1945年参加革命的晚辈,因为“六四”站在赵公一边,他也会护佑我。
    
    ●82岁黄一龙(四川反右受难者):谢谢小俞带我祭拜了赵紫阳,体会了在他光辉照耀下的民心。站在赵紫阳的角度看,他真希望那些踏着群众的(也是他的理想的)鲜血上台的人们,以及继承那些人的遗产遗惠的人们,为他平反吗?当年他并不支持反贪腐求政改的学生,并未与死保专政体制的皇族世家搞“分裂”,只是希望在法治轨道上解决矛盾。既然他未和他们沆瀣一气,他会希望那些人与他握手言欢,说“原来你是我们的好同志”吗?这是为他平反还是对他污辱呢?所以,只要一天不出现平反所需的前提,一天不能斩断对那次所谓“暴乱”、“动乱”、“风波”的镇压形成的利益链,只要能在墓碑上鲜明地刻上被栽的罪名,就保存了历史的真相。事实上,该罪名正是他与那借镇压而形成的利益集团的鲜明界限。用幼子赵五军代表可敬的赵氏遗属所言:历史真相对赵紫阳“不是什么耻辱,而是最大的光荣!”
    
    ●82岁朱光(中共基层党支部老书记):紫阳盛名“要吃粮,找紫阳”,尤其是主张“在民主法治的轨道上解决学运问题”,最令人肃然起敬的是反对戒严,反对军队镇压学生,在失去权位后又不作违心检讨。紫阳站在人性的立场,在紧急关头,无私无畏及其捍卫人格尊严的崇高行为,永远铭记在人民心头。
    
    ●81岁刘凤麟(清华大学反右受难者):我未能前往祭拜明君——赵紫阳,此文揭示正义和邪恶较量的场面,读后仿佛身在前往祭拜的访民人群之中,增加了祭拜的隊伍。
    
    ●81岁谭蝉雪(曾因反革命罪重刑冤狱14年):看后心情沉甸甸的,可以说没有赵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解放了我们而他却蒙冤至今未平,湛湛青天,精卫填海,何日回归!
    
    ●79岁彭浩荡(北京师范大学反右受难者):小俞带去了我们的缅怀,可感,可敬!
    
    ●77岁陶渭熊(四川反右受难者):回想胡赵时代,大刀阔斧地平反冤假错案,万民归心,社会欢腾,是中共建国后的最好时期。可惜这个最有希望的时期因“六四”枪声而万劫不复!现在又是冤狱遍地,求告无门,难道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梦?访民们,冤民们,怎不思念胡公和赵公!
    
    ●74岁方子奋(1982年为冤案进京上访受优待的前辈访民):紫阳先生为中共体制中罕见之“异类”,将来必名标青史!
    
    ●74岁姚燮庭:清明赵公十周年祭,深刻揭示赵公在民众心中的份量和企盼。人心所归、民心所向,足显当前社会矛盾突出和民间苦难深重。我们不愿看到,当年血和泪的历史仍在今天延续。我们殷切期望,当局必须深刻进行反省和汲取历史教训,为赵公彻底平反,以声张社会正义。只有进行深刻的政治改革,我们的国家才能兴旺发达,我们的民族复兴才有希望;只有坚持依法治国和致力实现社会公平,人民的共同富裕和幸福生活才有充分的社会保障!
    
    ●谢庆庆(红二代):看到那些访民的悲惨世界,心中再愤怒,也是深感无可奈何!只觉得共产党欠全国人民的太多太多,永远也还不清!为什么赵紫阳的冤案没有结论?是他们根本没资格、没能力、也没办法做的事。
    
    ●孔国平(北京某出版社退休编审):尽管当局刻意淡化赵紫阳,但人民没有忘记这位清正爱民的已故领导人。回想“六四”期间,如果他的对话主张得以实现,就会开启民主新时代;如果绝食学生听其劝说,则会避免流血。但历史不能假设,我们应正视历史,吸取教训。清明我曾想到赵总书记,今见此文,如临现场。继承遗志,任重道远!
    
    ●刘庆云(教授):清明纪实,黑白岂容颠倒,是非自在人心!送上纪念耀邦和紫阳的诗作《湖口》:
    
    石钟山上秋风起,探胜吴头观楚尾。
    
    安得人间是与非,有如分界江湖水。
    
    ●周明:我国的穷苦人们通过缅怀好王(赵),纪念忠烈(林昭等)获得了一种精神支持。一个民族的信仰决定了民族的核心价值观,而这将决定这个国家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要让百姓从官本位的旧思想中解放出来,就需要一个崭新的信仰,这个新信仰将带给中华民族新生命。老百姓得道了,内心就发生改变了,天下才会有道,社会才会和谐。台湾就是例子。
    
    (完稿于2015年5月11日)
    
    参考文:
    
    ▲胡赵十年真改革 遗留大爱在人间——赵紫阳逝世十周年祭(2015年1月17日)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36179
    
    ▲探苏联神话破灭 问中国制度究竟——送别曾彦修被警方打压看《天堂往事略》的启示(2015年3月9日)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42505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215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俞梅荪:斯人已去 政念长存—赵紫阳十周年清明祭
·缅怀右派分子家父,反右维权任重道远 /俞梅荪
·俞梅荪:铁骨柔情•铁血囚徒
·铁流:一个构陷.毁灭一个家族,一件冤案.摧残一代精英--我为俞梅荪先生鸣不平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2
  •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 懼於中國「粉紅軍團」威脅抗議哥倫比亞大學取消講座
  •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 香港人应该用暴力打退中共的暴力
  •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文化评论/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 谢选骏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 胡志伟戚本禹想染指李訥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 张杰博闻谁是新疆绝密文件的泄密者?谁是中国当代的辛德勒?
  • 谢选骏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 度北独裁政权覆灭前的悲鸣狂想
  • 上官天乙请撕毁《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 谢选骏大众民主的缺陷
  • 曾节明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
  • 谢选骏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无我无相
  • 谢选骏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 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 曾节明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论坛最新文章:
  • 台陆委会:1至10月来台居留港人4352人 年增21%
  • 自爆受陆“国保”刑虐 郑文杰承认嫖娼及忏悔视频
  • 港理大仍有近百名示威者被围困 多人情绪崩溃
  • 王岐山:中国面临复杂严峻的内外挑战 成长成熟各有烦恼
  • 图瓦卢外长访台称拒中方援建人工岛:维持与台关系
  • 拼多多三季度巨亏23亿 800亿蒸发 亏损狂飙110%
  • 大马破获“史上最大”网络诈骗集团 逮捕680名中国嫌犯
  • 基辛格:美中冲突没有赢家 盼经贸磋商成功
  • 反中反共是香港青年身份认同的核心部分
  • 已有四百多位港生教授申请到台各大学附读或当访问学者
  • 曾钰成再惹批评“假营救真围捕”及“吃人血馒头”
  • 香港英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在中国的恐怖遭遇
  • 香港理大仍有示威者固守 警方伺机抓捕
  • 马尔他逮捕涉及谋杀著名记者的大亨芬内克
  • 北京回应英方关注郑文杰控刑求:不接受交涉
  • 美国政府向部分公司发放向华为供货许可证
  • 法国政府提应急方案因应法国公立医院大罢工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