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金芳:自由王国里的“良心犯”主题集会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11日 转载)
    李金芳:自由王国里的“良心犯”主题集会

    暮春时节,在一个叫做“自由”的王国里,蓝天白云,绿树成荫,燕舞莺啼,碧波荡漾。自由王国奉行人权至上,自由为王,法律为保障人权而订立,宪政为拱卫自由而设置。在自由王国里充分享受四大自由的人们,举行了一场主题为“良心犯”的集会。好奇、期许的表情充溢在每个人的脸上,人们很有礼貌地交头接耳:什么样的人是良心犯?在这个自由王国里,“恐惧”、“谎言”、“专制”、“暴政”、“迫害”等等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人们只能从古老的历史书中才能了解到先辈们曾经为了现在拥有的毫无禁忌的生活所付出的牺牲。

    在此之前,有一天,自由王国里的一位青年人到国外旅行时偶然发现:在神秘而又古老的东方,有一个人们从未真正了解的国度,暂且先叫它“专制王国”吧。在那里:臣民们被剥夺了自由言说的权利,监狱里关满了想做“公民”的男男女女。这与专制国度一直对外宣扬的“自由、平等、人权”的理念完全相反。于是,震惊的青年决定放弃旅行,冒着失去自由的危险(值得说明的是,青年并不懂得失去自由意味着什么,因为在自由王国里没有什么人或什么组织敢于任意剥夺他人的自由),关注、了解被关进监狱里的人们的真相,他把专制国度监狱里被关押的这些人统称为“良心犯”。

    青年虽然经历了他从来不曾体会过的“被带手铐、黑头套、辱骂、驱逐”等等的恐惧,但所幸他也收集到很多很多良心犯们的资料。经过漫长的准备过程,终于,一场主题为来自专制王国的“良心犯”的集会在人们热切地期盼中,在自由王国召开了。

    因为所有良心犯都被关在专制王国的监狱里,所以集会现场只有一个巨大无比的屏幕在放映着关于良心犯们的一幕幕的影片:

    高瑜

    美丽的容颜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是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着她刚直不屈的心?在她的人生旅途中,她三次因捍卫新闻自由和思想自由而入狱。已然71岁的她,再次被专制国度的当权者指控“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而获刑7年。她,拖着孱弱的病体,坚韧而高傲地屹立在铁窗前,令所有具有良知的人都为之地动容和尊敬。而所谓的“国家秘密”竟然指的是完全背离世界主流文明的“中央9号文件”即臭名昭著的“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不要讲,司法独立不要讲”。

    如果专制国度的执政者们将“七不讲”作为压制异见和思想的武器,专制国度就会成为现代版的“1984”,这不能不令文明世界和所有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人士们不寒而栗。因此,高瑜女士站起来揭露了这一切,邪恶终不能让她高贵的灵魂屈服,因为她是为自由和真实的新闻报道而生的,虽然她又一次失去了自由······

    浦志强

    怀有一腔赤子情怀,曾被誉为“社会中流砥柱”的他,因为年年、月月、天天不敢忘记了一场叫做“八九六四”的争取自由民主的社会运动,因为他要让专制的国度变成法治的国度,因为他要挖掘出真相,因为他要用“踏踏实实做好每一件小事”的行动去改变社会,于是他成了良心犯!一年的关押,从“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到增加一项“涉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逮捕,再到加控“涉嫌煽动分裂国家和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一年之中,专制国度的执法者们挖空心思,终于锁定他的30几条微博,并以此作为四项控罪的证据,这种跳梁小丑式的表演简直就是对公众智商的污辱。

    暴政下不仅没有压断公民的脊梁,还孕育了铮铮七尺男儿浦志强,孕育了一个堪称伟大的家庭:他的妻子说:“所有的自由与幸福,都是经过一代代人努力、抗议、奋斗、牺牲而争取到的。安全的社会,是一个人人都愿意承担的社会,所以,为了子孙后代的美好生活,我们愿意承担!”他的儿子说:“做人要堂堂正正,可以呼吁可以抗议,唯独不能求人。面对社会最黑暗一面的时候更得挺直腰板。既然爸爸自己选择的道路,咱们作为家人就支持到最后吧。”这位名叫浦志强的人权律师和他的家庭,足以能让专制国度里还在胆怯的人们,去奋力争取自己的幸福与尊严!

    陈云飞

    银屏上的他,憨态中透出幽默、豁达、智慧,不威严,不做作,像极了你邻家兄弟的形象。许多许多年前,坦克开上街头,机枪对准和平抗争的人群,一场被称为“六四”的大屠杀导致很多人失去生命,也因此改变了“六四一代”人的整体命运。慢慢地,专制国度里臣民们或于恐惧,或于意识形态的强力封锁,忘记了或者是根本不曾有机会了解那一段历史。他便别出心裁以广告的形式,公开喊出了“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的“不和谐”口号,举世讶异之后,他自此被专制机器们长期维稳。他,就是陈云飞。

    他拒绝遗忘,坚持当年的理想,使徒般矢志不渝地行走在充满荆棘的路上,足迹遍布并不自由的国度的各个角落。思想警察们手中关于他的黑材料越积越厚,终于在又一个纪念“六四死难者”的途中,被百余名荷枪警察拦截,等待他的无疑是与世隔绝的监狱,涉嫌寻衅滋事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被肆无忌惮地扣在他的头上。一天又一天过去了,监狱里的他,并不能知晓外界对他的声援和关注,监狱外面的人们,也并能不了解生性自由的他在经受着怎样的别样人生。

    唐荆陵

    他的身体里蕴含着怎样神奇的力量,在一场传说中的关于“花”的革命中,他被秘密警察关押连续十天不允许睡眠,还要不间断地遭受洗脑和审讯,直至连生命都受到严重的威胁,强迫失踪半年后才得自由。离开暗无天日的黑监狱,他是否该放弃——为了活着。但他,怎么还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梦想: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建造民主和自由的国家。这样的梦虽然美好,可却为专制国度的当权者所不容。

    响当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强加在唐荆陵律师的身上,谁都明白,这其实是对他在公民和平抗争运动中最好的嘉许。和他一同获此殊荣的还有:袁新亭、王清营、谢文飞、王默、张圣雨、苏昌兰等同道。

    刘晓波

    “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警察,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是的,他的敌人并不是具体的个人,而是罪恶的专制制度。他,因为发起和签署了一份能真正让专制国度变得进步和文明的纲领性治国良策《零八宪章》而入狱,铁窗和高墙囚禁了他的身体,但他的思想和心灵都应该是自由的。

    由303位公民共同发起签署的《零八宪章》向全世界昭示:“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一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21世纪的中国将走向何方,是继续这种威权统治下的‘现代化’,还是认同普世价值、融入主流文明、建议民主政体?这是一个不容回避的抉择。”《零八宪章》运动通过网络等手段迅速在社会上传播,更由于刘晓波的入狱,由此唤醒了专制国度各个阶层的人们不顾打压奋不顾身参与到《零八宪章》的公民运动中。

    在所有的奖项中最隆重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有一张奇特的空椅子,为一位叫刘晓波的人而预备,一张空椅子,带给刘晓波和专制国度里所有的公民们莫大的荣誉,同时也带给专制国度里执政者们极大的耻辱。

    ······ ······

    在这个专制的国度里,良心犯的罪名千奇百怪。可以被指控为“颠覆国家政权”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也可以被指控为“为境外非常提供国家秘密”或“非法窃取国家秘密”,还可以被指控为“寻衅滋事”或“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经营”,等等等等。

    很多的良心犯终于服满了刑期,但又开始了为下一次的入狱做准备;很多的良心犯走出了带有围墙的监狱,但又回到了专制国度的社会大监狱。在这样一个专制的国度里,每一个想做公民的人,都被视为“潜在的罪犯”,他们,时时处于监控之下,庆典、纪念日、民间节日都有可以成为他们失去自由的理由!

    名单好长好长啊,很多很多的良心犯已经慢慢被记忆所淡忘,一年、两年甚至是更多年,也没有他们在监狱里的消息了。陈西、朱虞夫、王炳章、杨天水、吕耿松、陈树庆、赵枫生、许志永、丁家喜、赵常青、张林、伊力哈木、郭飞雄、郭玉闪、陈卫、刘贤斌、姜力钧、于世文、刘萍、魏忠平、李思华、王藏、追魂、张淼、朱雁光、贾灵敏······他们在监狱里,还好吗?

    就这样,专制国度里良心犯们的事迹在所有有着人类文明的地方传诵着。于是,专制国度里对外标榜的“法治、人权、自由、民主”的谎言不攻自破,专制国度为此而蒙羞。但它不仅不顺应文明的主流,反击更变本加厉继续着暴政的统治,缠在臣民们颈上专制的绳索愈来愈紧,紧得让臣民们艰难地喘息。没有人生来就甘愿做奴隶,为了挣脱奴役的锁链,彻底打破独裁的桎梏,一个个公民们效仿着良心犯们,迎着监狱的铁门勇敢地站起来了。

    今天,在专制的国度里,良心犯们越来越多,自由的思想越来越被认定为犯罪,这看起来真是令人绝望。但与此同时,你应该发现,封锁不住的网络、朋友圈,打压不断的公民维权、公民聚会等等,让臣民们慢慢地开始拒绝谎言和欺骗了,拒绝再过动物庄园式的生活了。

    公民们开始传阅、诵读着一部《世界人权宣言》的书,这部六十多年前就成为人类文明世界里普世价值的一份宣言,在专制的国度里仍是一个不公开的禁书,思想警察们上门抄家时,此书往往会作为“罪证”被查抄。

    但是,《世界人权宣言》的理念已经开始传播到专制国度里的角角落落,曾经的臣民们对着一项项的条款,终于找到可以堂堂正正做一个人的理由:“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这就是说,自己再也不能让专制的机器们随便地关进黑监狱,再也不能随意地被限制在家中不得自由或被强行带走软禁,再也不能被无故地关进监狱或受到莫须有的指控而接受审判。”

    “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原来,思想和思想者都是无罪的。专制国度常常以一篇文章、微博里的一句话为思想者定罪,不仅荒唐,更是有违《世界人权宣言》和人类的文明准则。

    “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以确定他的权利和义务并判定对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法律和法庭不是为某一个人或某一个政党而设的,任何个人或政党都无权凌驾于法律之上,每一个人都有权利接受法庭独立而公平的审判。

    坚定地站起来做公民的人们,在专制的国度里热烈地探讨着、抗争着:我们要去争取做人的权利!我们要有思想的自由······

    热血在沸腾着。尤其是,良心犯们争取权利和反抗暴政的勇气给公民们带来无比的希望,觉醒的公民们也越来越多,他们再也不会被恐惧所吓倒,无数的公民们前仆后继站出来,汇聚成具有无限生命力的公民社会!

    你应该明白,只要人们冲破了禁锢在心头的那所监狱,带有围墙的监狱是永远也锁不住自由的思想和心灵的。我坚信,终有一天,黑暗的夜晚会过去,“良心犯”这个称谓也会在曾经专制的国度里成为历史,每个人都将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和自由表达的权利!唯望那一天,大家再聚首,为所有为了自由、平等和人权而不懈努力的公民们召开一场真正的盛会,以表彰他们在专制国度里那个最黑暗的时段,为人类所奉献的勇气和希望!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704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与妻书》与"写给我的蓝丝母亲"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天堂的失落
  •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 明天香港二十三条立法与双直选二者缺一不可
  •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 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八秩感懷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 陈泱潮《民主墻運動的理論基礎和指導思想《特權論》不容抹殺》附
  • 张杰博闻将有大事发生香港人在为中共挖一个大坑
  •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 张成觉八十感懷(修訂版)
  • 吴倩你们的耶稣:天主不会再传授其他教义,因祂的圣言早已给了
  • 谢选骏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在巴西发狠话,暴露出它失去了权力
  • 谢选骏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我执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 曾节明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 喻智官《殉葬者》尾声归宿
  • 曾节明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
  • 谢选骏“中国”的地缘价值
  • 李芳敏14400020耶和華保全他一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容折斷。
  • 谢选骏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论坛最新文章:
  • 理工大自首学生900 遭暴动罪拘
  • 北京或尴尬 传朱镕基孙女参加理工大示威抵抗被特别救出
  • 港高法能否判违宪吵翻天 北京或观动向
  • 港警2000精锐为何铁通围攻理工大?
  • 蔡英文今登记选总统 指中港压力下求连任
  • 货柜39尸惨案 越南爹妈变卖家产也要运回孤魂还乡
  • 旅德中国作家周勍谈柏林墙倒塌30周年
  • 惊闻香港泛民大老支联会主席何俊仁遇袭受伤
  • 《新苏黎世报》:殴打或焚烧公民是不可接受的
  • 港高法以出国潜逃风险大为由拒黄之锋出国演讲与领奖
  • 中美贸易虽好消息不多 股市却信自嗨
  • 雅虎与“连我”合伙 欲摆脱中美IT霸位
  • 港理工大抵抗尾声? 拘捕及犯罪嫌疑登记1100学生
  • 香港理大“围城”第三日 仍有约百人据守抵抗
  • 中国人大批港高院: 或拉响港法姓党的警钟
  • 惊传又提六四黄雀行动 此次却是要台人救港生
  • 青年画家路航成长之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