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金荣贵:农民徐纯合之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10日 转载)
    
    来源:共识网 作者:金荣贵
    

    还是放过一个死去的父亲,趁着现在目光还没移到他处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救救他剩下的孩子吧。或许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徐的死是一场慢性谋杀,而每个人,不是凶手便是看客。
       
    
秒针永远欢快地在铁盒子里打转,时间的日历已经揭去5月9日这一页。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不过是又一个普通的日子;对于庆安县的农民徐纯合而言,这是他的“头七”。是的,他已不在人世。依照旧俗所言,他的魂魄应该已经回过他那位于丰收乡丰满村的家。
      
    那么,他应该是笑着离开的。按照相关报道说法,他的生前愿望已经全部实现:他的母亲、妻子和三个孩子分别被送往养老院、精神病医院和福利院,还得到一笔数额10万至30万之间的补助。
      
    不过,有一点肯定会让他感到诧异——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出名”。
      
    依照已有说法,拥有一个妻子有病、母亲老迈、孩子多负担重的家庭,自己身患多种疾病,他就是一个极其普通可怜甚至有些“无能”的农民,不能独力养家,只会“无能”地将微薄的希望寄于政府救助。普天之下,像他这样的人不会没有,只是上访岂能谋生,政府也不可能答应,解决一个后面那些排队的又该怎么办?只是这个人过于执拗,在上访“一票否决”的制度下,几次三番地让当地的官员头疼不已。
      
    而对于我们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而言,他这样的人,就像是“多余”的人,生前可有可无,甚至惹人生厌。也许在刚走过的街口路旁,也许在刚播完的电视面前,我们还见过一两个他,还在心里说上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这样一个“多余”的人能够“暴得大名”,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在我们这个国家,肯定是发生了不一般的事情。
      
    那天的庆安车站,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像不久前长沙上演的故事一样,同样众说纷纭。根据已有报道,基本情节整理如下:徐在当天本欲乘车前往大连金州,后疑被车站安检人员认出“访民”身份,因而拒绝让其上车;徐被指有安检口拦截旅客行为,以及当天曾经喝酒;徐被民警控制、列车发车、徐被放开;徐与民警再起争执,进而被警击毙。无意煽情,徐被毙于自己的母亲以及孩子面前确为实情,不过目前争论焦点集中于双方争执过程:按照相关说法,徐曾被民警控制后放开(网上有徐被反剪双手图),那么双方缘何再起争执?争执过程之中徐的危害性有多大?徐的行为是否需被一枪毙命?
      
    “据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消息,2日12时许,一名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子,在哈尔滨铁路局管内庆安站候车室安检口处拦截旅客进站乘车,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执勤民警予以制止,该男子不听劝阻,并抓住一名5岁左右幼童向执勤民警抛摔,抢走民警携带的警具,并抢夺枪支”,当日东北网即有记者发消息描述事件梗概。依照最初报道说法,“抛摔幼童”、“抢走警具”、“抢夺枪支”等行为的确值得一颗子弹。事实上,消息刚公布的时候并未引起舆论热议,当时大家的注意力还在成都被打女司机身上,少数评论也是“抛摔幼童丧尽天良”、“危害公共安全该杀”等,将其归于之前的砍杀幼儿事件之类。
      
    不过随着事件情节的陆续披露,当人们发现罪大恶极的暴恐分子只不过是一个身患疾病、缺乏劳动能力的上访农民时,质疑的声音开始加大,之后那些横尸车站旁有幼子老母哭泣的照片以及视频片段的流出更让舆论持续发酵。当地政府的官方公信力受到了极大质疑,这个时候面对这样的问题,最直接有效的证据莫过于当日车站监控视频。视频是否存在?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有报道称“死者家属查看了全部监控视频”,而且据称3日晚有新华网记者“看到了当时的监控录像,在警方人员的介绍下,还原了当时现场的情况”。只是面对那份描述详尽的案情还原报道,不少人仍有疑问,既然言之凿凿,何不公开这个确凿证据呢?
      
    更加吊诡的是,事发后第二天即5月3日,有报道称“庆安县委常委、副县长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了事件中的受伤民警。董国生对民警为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负伤情况下坚持与歹徒搏斗的行为给予了肯定”。事件起因和处理方式是否合理,需要检方介入调查之后才能给出答案,事件过程还未明晰便被当地政府定性?这么早地表态支持无疑是种失策。而且,“代表省市领导慰问”,试问徐到底何德何能,惊动了哪里的省市领导?而这之后,警方和徐家属达成“协议”的公布,更是错上加错,不去直面问题,反而想法简单地用钱解决,反倒显得自己理亏,更给旁观者留下想象的空间。维稳机制下“上访”实行一票否决,而如今领导得以省心、警员得到慰问、家属得到安抚,当地政府动作之迅速漂亮,使得故事的发展就好像欧·亨利那出著名的悲喜剧反转一样,悲剧的开头突然间有了皆大欢喜的结局。
      
    面对舆论愈演愈烈的质疑,遗憾的是,事件当初那个发布消息迅疾如风的当地政府却动作迟缓了,监控视频迟迟秘而不宣,反而开始像不久前的长沙一样懂得沉默是金。如此种种,使得徐纯合案更加迷雾重重,当地政府的公信力也被严重破坏。车站安检人员是否有权疑其上访而阻其乘车?徐在争执过程之中有无夺枪摔子等过激行为?执勤民警在案件中是否处置失当?政府在事件未有定论之前表态和奖励警员是否妥当?警方匆忙与其家属达成协议是否有据可依?这些问题目前均无定论,正是需要媒体持续跟进的时候。此时不禁让人想起Gray Smith在体育画报上发的那篇名作《游骑兵之死》,眼下的我们,正需要有人能够站出来完成这样一篇作品,一篇讲述真话的《父亲之死》。
      
    于今而言,徐纯合案中执勤民警是否存在判断有误、处置失当等有关问题,公众还应留待检方调查结果,不宜妄断。大家眼下对于此案如此热情高涨,或许正如海涛评论所言:“徐纯合来自社会最底层,当他活着的时候,几乎得不到同情。人类对于活在底层的同类,基本上是嫌弃的。只是,当徐纯合遭遇横祸死于非命的时候,我们才有了兔死狐悲物的伤感和恐惧,并迅速把他遭遇与自己关联起来。毕竟,面对枪口,所有赤手空拳的人,都属于最底层”。眼下维稳形势日益严峻,警员持枪执勤已成日常,谁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站在枪口前面,碰巧对面又没能将枪口抬高一公分。这种疑惑和不安是如此沉重,使得旁观者也暂时无心只做一个“旁观者”。
      
    此外,正如近来发生的其他热点事件一样,徐纯合案也成为了两派意见不合队伍撕扯的战场。他们不仅能在刚有风吹草动之时便气势汹汹赶到,而且脑子聪明擅长迂回包抄战术,惯于将战火移到其他战场。这不,其中一方举证徐“好吃懒做,对子女有家暴行为”,另一方便开列副县长董国生同志“学历造假、妻子在政府部门吃空饷”。徐纯合人已不在,而董国生本人暂无回应,相传“绥化市纪委已紧急督办此事,庆安县纪委也已介入”。至于网传律师进城、庆安警方全城搜查云云,总有似曾相识味道,何况每次TF的出现总是恰到好处。目睹眼前乱象,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站在荒原之上,看着倒下的羚羊腐骨旁,两拨鬣狗正剑拔弩张,而秃鹫,正自天际飞掠而至,令人不寒而栗。
      
    不过呢,诚如先生所言,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刘和珍君也许会在师友心中微漠的悲哀里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而徐纯合呢,生前籍籍无名、死后被人利用,他会在他的孩子心中留下什么?我们这个世界呢,又会在他的孩子心中留下什么?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只怕仍是一副刀光血影。
      
    所以,我们这些闲人,还是放过一个死去的父亲,趁着现在目光还没移到他处的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救救他剩下的孩子吧。或许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徐的死是一场慢性谋杀,而每个人,不是凶手便是看客。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215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纯合上访违法吗?警察杀人应该被嘉奖?
·网友齐声呼喊要求庆安当局公布警察击毙徐纯合视频 (图)
·中共设立信访局诱杀徐纯合等访民 访民打横幅抗议 (图)
·谢燕益律师与徐纯合妻子的三姐签订律师代理协议 (图)
·徐纯合堂哥出卖调查律师 警方传讯出租司机(视频) (图)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终结维稳体制——民生观察关于黑龙江徐纯合案的声明
·庆安徐纯合被击毙事件调查:律师发现家属被培训过
·要真相:各地维权访民声援黑龙江被枪杀的徐纯合 (图)
·在京30余访民拉横幅谴责枪杀徐纯合的犯罪行为 (图)
·网友人肉表扬开枪杀害徐纯合的警察的庆安副县长
·安检员有权阻止徐纯合上访吗?
·在京维权访民集体发声 谴责庆安警察枪杀徐纯合
·网友继续质疑黑龙江庆安警察击毙徐纯合案件(视频) (图)
·博讯独家发布“徐纯合被击毙片段”引发强烈质疑 (图)
·数十访民打横幅声讨周永康 抗议枪杀无辜徐纯合 (图)
·国民的心声:给庆安被果断击毙的上访者徐纯合一封信
·访民徐纯合被警击毙 各方人士鸣不平、呼吁彻查 (图)
·庆安被警察击毙的徐纯合家属获得政府的数十万元补偿 (图)
·著名维权人士屠夫吴淦悬赏调查庆安警察击毙徐纯合案件 (图)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