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冀维烈、马屿人、郑涵四位民国当归派论女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永苗:立场有着准信仰的样子,尤其在行动或者被行动攫取身心时。我认为各种立场到了最后其实是不可通约的,也是没法改变的,除非被高于自己的重大情势变更所攫取或者抛掷。这有点像我自己的基督教信仰状态,我就是耶稣所说的需要神迹才能信靠交付的人。即使最为亲密无间的爱人之间,个体灵魂之孤独是绝对的,没法完全交付给对方的,只是爱与行动,责任会让绝对性缓和转化为相对性,不会时时都在统治整个人的心灵,而是隐藏成为暗中的王。如果没有爱与行动与责任,那么个体灵魂之孤独就会绝对起来,不爱人如己,就如此,人对人是地狱。光有立场,没有行动,就会同立场与同立场的因为利益情感而拥抱成一团,不同立场和差异的相杀,试图相爱而相杀,为了一致而加剧冲突。有了维权之行动,民间政治之内战局面有所缓和,而也有了安置部分身心的地方,不再完全受焦虑的控制。对不同立场的批判,如对当下女权运动的,我是从可能性结果和其所预设的前提条件是否与现实和解出发,可以交互于行动或互相行动,然而立场相同之强化要求,就会要求对方完全交付自己。这便有统治关系之产生,基于崇拜,利益或强力征服,造成没有群己分界。专制与立场一致这种要求,分离不开。在行动或共同上追求一致,这里有自由产生。
    
     陈永苗 :朋友圈一交流女权话题,大家都是女权主义者,以捍卫女权和女性尊严为荣,可是酒一多,就开始控诉自己在现实中饱受”女权”之压迫,再喝下去就要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自由在英文中本为特许,在政治自由的政体中因政治自由,特许权获得普遍性变为自由,在专制中的自由,永远是特许。鸟瞰世界历史,男权之暴虐女权之弱本是事实,女权需解放,可是社会改造如果借籍政治手段,如毛的女权解放,其结果就是人工赝品,是花瓶。可以说女权解放至少在东亚与宪政自由,并没有统计学上的关联,专制中的中国,女人的地位比民主的韩国日本台湾更高,甚至高过美国。在专制下的特权,服从于统治阶级的需要,往往会比民主国家的自由程度更高。就从社会结构的内在关联而言,女权的畸形解放,是一种整体的不幸,少数人的虚无,于女权整体之自由进程,未必是最前面的火车头,就像中国之经济自由未必牵引民主化进程。镶嵌于专制之内的当下女权运动,与任何一种小市民小资产阶级的权利运动一样,缺乏这种彻底的自我反思,它基于自我保存之必需性和恐惧,就像弱者穷人攫取财富保障安全一样,而且无止境地攫取才能让他们有安全感,因此就可以把无限攫取和扩张当做自我保存,为了自我保存当然可以不择手段,不顾别人自由之边界,马基雅维利主义之势利成为其人生哲学。当在暴力和恐惧支配的领域,女人是当然的弱者,这时候法律不管男人的个别正义,保护女人。如强奸罪,如果女人完全抵抗强奸是毫无可能的,因此可以说没有女人不同意的强奸,之所以违背女性意志是强行的推定,是因为在暴力与恐惧支配的领域,必须保护女人作为违背自然逻辑的规定。可是暴力与恐惧支配的领域,经过文明的驯化,已经缩小了很多,在中国城市里,已经有女性的性交支配”权”占了上风,这时候女权还那么弱吗。我倒是认为需要保护的是底层农村女性的女权,城市里白领精英的女权哼哼就算了吧。

    
    冀维烈:我看到一些女性都在反对中国女权,批判她们那不是女权。比如这些人提出更弱势女性才最迫切需要维权,这些女性遭受的破坏,不简单来自男性,反而现在没有权势的男人很弱势,真像蚁穴里的工蚁。比如底层妓女她们遭受迫害来自官府,来自警察蹂躏和敲诈。这不是简单性别战争能解决了的,也不是卖淫合法化就解决的了。极权制度即使合法化卖淫,也不会得到法律保护,会更加毁灭社会。城市里女权主义者打出的符号,是抄袭了民主自由世界,一般是知识女性。自由民主制度下女权对性别社会化差异矫正。在中国没有财富地位没有权势的男性,打比方像工蚁,并不夸张。他们将遭受生殖剥夺,有个笑话说,穷不过三代,因为第二代没钱娶老婆自然就绝后了。看似是笑话,实际是这样的残酷。而城市女权主义的主张,打出的符号,跟底层弱势女性没有关系。所以被诟病为极权中的特权,也有其道理。
    
    冀维烈:没有权势和社会地位的男人感到严重的剥夺感,当面临女性攻击和加筹码时,男人感到更大被敲诈的危机。
    
    马屿人:现在看到的大多数是精致的女权主义,倒是叶海燕的颇有些返璞归真的意味。
    
    冀维烈:极权比普通专制会更加扭曲人性,使人更加媚势。他们希望男人都处于主宰地位,比如掌握权力和财富,事实上这些资源只掌握在极少数特权者手里。现实的资源在极权扭曲分配,官员富商可以拥有比过去多妻妾制度下更多的女性资源。贴着权力来分配,掌权的官员拥有二奶三奶以致n奶,司空见惯。工蚁怎么办?
    
    郑涵:确实那些“精致的女权主义”或者要求“特许权”而非女性普遍权利的话语更吸引眼球。我觉得这还是小市民社会规范道德的延伸。这很难打倒(例如台湾网络上讥讽台北人为“天龙人”,典出漫画海贼王,讽其优越傲慢)。把“上海丈母娘”作为一个符号,有些话即使她们不说,她们仍然会去做。也正是她们把“女权”污名化了。能看到还是有很多人在女性普遍权利(例如家庭暴力,歧视,性犯罪等等)上努力,言说和行动都有。农村女性权利状况比城市更为糟糕,但就我所知还是有人在努力。共党确实在政治上,例如规定女性官员达到多少比例,但是这与女性普遍权利其实无关。普遍女权本来就是人权的一部分,它是一系列实体权利,实际上女权行动者就是一种较为抽象权利的维权,我认为女权行动者可以是我们天然的盟友。
    
    陈永苗:一路向左,不断向底层靠拢,这是自我批判的一种简便方式。本来女权主义运动就是激进左翼运动,可是在中国只要打开市场有了较大影响力,就像固话在右翼。固定在右翼,不断扩张不断在场就会显示其与专制之间的暧昧性。以无政府主义激情为发动机的小市民小资产阶级权利运动无不如此,例如经济自由,如言论自由。成为专制二奶与底层妇女,这是底层民间发展的宿命性空间,如官场经济与市场经济在中国混合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这时候强调市场经济的原教旨面目的知识解决,是没用的。正如强调女权运动的原教旨,无助于解决城里精英女性与乡村底层女性的女权之间差异。政治问题从来不是知识问题,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也不会因为强调原教旨而没了主导的官场经济。如果要捍卫市场经济,就要一路向左向底层靠拢,正如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显示,底层更需要真正公平的市场经济。我相信底层乡村妇女更需要真正的女权运动。权利运动就是对自己权利的主张,首先要的就是能跳出私域,走上公共舞台。由于国内殖民和政治贱民的规定,以及中共体制的吸纳分赃机制,底层乡村妇女是走不上舞台的,没有话语权的,流氓燕找不到几个,所推动的得不到较大关注,相反正是依附于毛泽东时代开始的妇女解放的政治空间,小市民小资产阶级的女权运动很有市场,并与国际社会接轨,拥有较大的话语权和公共舞台。这种女权运动有着好大的嫌疑,是依附于体制和男权的女权,是固定在右翼的。这是维权运动发生在中国的通病,需要不断一路向左向底层靠拢,不断激进化左翼化,方能达到自我批判和超越。
    
    陈永苗:不好说,暧昧,而且永远暧昧,除非已经决断出胜负才会是盟友。
    
    郑涵:是有暧昧的地方,但我们可以尝试排除暧昧部分,不纳入我们盟友范围。小市民道德的部分,既然它们只是小市民道德,我们可以尝试在话语上把它们开除出“女权”,帮真正女权主义者一把,同时减少对“女权”的污名化
    
    冀维烈:不算污名吧,是建议,是反抗要接地气,抄袭一些人家的符号,于我们这里产生不了多大意义。这或许是比较看重吧。不看重的,懒得理睬,更别说批判一下。官方塑造极权文化观念,消费审美娱乐都严重渗透污染。不能去过多追随迎合,哪怕把话语与叶海燕贴近一点,做一个案例,效果会不同的。政治话语不是时髦游戏,不需要在此刻追随潮流,迎合显赫的势力,而在于对未来趋势预判。比如改革话语,既有官方支持,又有许多支持,看似显赫。不用在意那些。哪怕此刻孤单的只有几个伙伴,但不影响往正确的可能方向驱动。
    
    冀维烈:占领男厕所不如去揪斗一个钓鱼敲诈卖淫的警察
    
    郑涵:不是说我们把“女权”污名化,而是女权“被污名化”。这是一些人把小市民道德硬塞进女权之中造成,旁观者又以之批判女权。实际上国内很多公共讨论都有这个问题,“民主”“自由”等等一样被塞进很多小市民道德和审美在里面。
    
    冀维烈:任何权利不靠自己争取,靠赏赐本来就搞笑。个人首先考虑强调自我。比如女权争取,当然首先是女性的联合,无法要求男性去主动做多少。相反只要女性群体争取的势力很大,男人群体自然妥协。所以权利抗争、获取确立、捍卫,背后的机制是势力的对抗,共识就是对抗妥协。即便有了共识,背后的对抗始终存在,一旦失衡,前期形成的共识妥协,就是一纸空文。我们来看,民间不依附极权制度的权力打转也是基于此,没有实力乞讨不来,委曲不会得到更多,倒是强势力量的更侵进一步。性别分化看上去好像跟性别有关,如果要矫正,在于女性自身的独立精神和抗争的实力形成,否则就是花瓶。就像改革改良派依赖极权制度,围绕体制打转,不但没有讨要到什么,结果被利用吞噬。改革派跟二奶拿着某种主义造反有什么区别?
    
    冀维烈:强权没有制衡力量时,乞求委曲,善意劝谏,发生的动力在哪里?就像我们无法要求改革改良派去超出他们范围做什么,这是另一种乞求。批判他们是为了把他们当靶子,营造话语对抗气氛,其他没意义,他们也无法迫使我们改变什么,我们也没办法让他们改变立场。
    
    冀维烈:父权家长专制结构,一般由男性充当家长,但是如果家里男性无能软弱,女主人强势,她就替代男人成为这个专制结构里的主宰。谁处于这个位置,都会维持这种结构。这种小结构扩展到社会各方面,传统的专制政治是这种结构的最大版。权威在于处于家长那个位置。
    
    陈永苗:我把男权之当下自我主张当做对女权运动之自我批判,自我批判是内部的,在不否定的前提下要求调整或者反对,批判本来的含义就是促成完善,而不是摧毁,自我批判更是完成这一目标,就像《天龙八部》之扫地僧用佛经划去少林武功之戾气。批判尤其是道德批判,本来致力于维护统一性,却对手段是否达到这个目的不加以自我审查,还有因为批判把批判者自己带进场的影响因素,没有加以审查,总是棒打别人而自己灯下黑,因此批判者需要自我批判和别人的反对提醒。自我批判依托于女权运动之行动,其批判者不需要自己身体在场和行动。而批判则需要。当莫之许本来是对八十年代知识分子身份建构的自我批判,却”激进”搞成批判,这时候就会被要求莫之许要求别人所做的:行动(革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01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陈永苗:占房运动的“四人帮”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陈永苗:从台湾公民运动找到“兼职革命”之路
·陈永苗:民进党必将是横跨台海两岸的反对党
·陈永苗:南周“读懂中国”牌匾落下来
·陈永苗:民国回归的当下性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陈永苗:二批刘吉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欧阳劲、陈永苗在烟台开展中国占房运动(视频、组图) (图)
·党内民主派是白色五毛 /陈永苗
·陈永苗:我与太子党们对着干
·陈永苗:上海自贸区是催眠造梦的形象工程
·陈永苗:学界之外逆流:共同行动塑造共识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