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高耀洁:望蒋杆——靠吹嘘造假兴盛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11日 转载)
    高耀洁:望蒋杆——靠吹嘘造假兴盛起来


    作者高耀潔醫生
    
    上望蒋杆是中国共产党八路军的一种死刑方式,在执行判决前从不通过法律审判手续,更不会调查验证其罪行,随便对受害人执行死刑判决。
    
    —,你知道望蒋杆吗?
    
    1945---1948年是中国的内战时期,当时蒋介石是中华民国最高的領导人,中华民国政府是中国唯一的合法政府,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共产党八路军在所有的占管地区,成立苏维埃政权,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卖国的政权,做了许多愚民宣传工作,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做那些符合他们集团利益的工作。共产党八路军佔领地区长用望蒋杆,处死雍有土地之伸士们或反他们的人土,也是当时常用的残酷刑罚之一。
    
    那时在我的故乡鲁西南应用较广刑罚,死者不计其数,岁月已经流失了70多年,上望蒋杆这个惨不忍睹的事件,渐渐地被人们所遗忘,那时受过这种刑罚死者们的后人,如今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我很早都想写下来这个残酷的事件作为历史的注脚。
    
    古往今来,人类历史上有许多酷刑,其惨酷的程度,比这种死刑更严惨的不胜枚举,但是”望蒋杆”也有它的特色,首先是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性非常明显,用政敌领导人的名字——蒋介石作为刑罚的命名,把受刑者的政治态度讲的很清楚,他要聁望的是蒋介石。你在各种大辞典上也找不到望蒋杆这个名词。
    
    其具体方法是,用长杆绑一个两竖一横的门字形架子,受刑者五花大绑吊在横杆上,向上面慢慢拉起来,边拉边问受刑者看到蒋介石了吗?没有看到时继续向上拉,显然,拉的越高摔的越重,还不如早点说看到了!
    
    望蒋杆的下面地上,因地制宣的摆放着一些带有尖锐的农具,如犁子、地耙、锄头、大类叉、抓钩等各种尖锐的农具,这些农具都是尖齿向上,当受刑者掉下来时将他全身刺穿而死。
    
    那些受刑者的求生欲望,往往不愿意说看到了,这样就会被拉到不能够再拉的高度,猛然把受害者松下,落地后粉身碎骨而死。
    
    下面有首多年前的诗,(诗出世时,我才十岁左右,近来找我二伯高圣君的照片时发现的,) 是一位姓张的私塾先生写的,可见人们敢怒而不敢言的情况。附录于下
    
    在芒芒苦海里
    
    在芒芒苦海里,
    
    人们进入望蔣杆残酷的深思。
    
    窗外一片漆黑,
    
    大地无光无声又无人性。
    
    在夜芒芒苦海里,
    
    人们进入酷刑惨绝人寰的梦寐中,
    
    太空闪闪的小星,
    
    谁替他们诉说酷刑害人之情。
    
    在芒芒苦海里,
    
    冤天屈地回忆苦难的灾情。
    
    人情簿如蝉翼,
    
    各种政治折磨令人生不如死。
    
    在芒芒苦海里,
    
    人们只能呻吟在政治压力下。
    
    阴影笼罩着大地,
    
    何时会到天明。
    
    二,他死于望蒋杆下
    
    曹县温楼村注名伸土曾庆唐,别人送他的绰号叫“五骚虎”, 因为他排行老五,他爱报打不平管闲事,他骚绕别人象个老虎。曾庆唐为人勇敢、有胆有识,枪法很好,原是当地治安队的领导人,保卫一方民众的平安。
    
    1937年日军向曹县掃荡,他率领当地民众自卫队与日本军队血战,日伏夜出,几经冲杀,终于打退日本军队向曹县地方的进攻,获得当地民众的高度称赞,人口似碑,曾庆唐成为民间抗日英雄。
    
    1939年共产党占领曹县之后,曾庆唐自认为个人群众威望高,没往外地迁移。共产党把曾庆唐视为恶霸地主,给他各种折摩,最后用上望蒋杆酷刑把他处死了。他的原配妻子自杀身亡,全家只有未满十岁的喜娃和他生身的母亲,孤儿寡母相依为命,这是温楼名门伸士,民间抗日英雄的结局。遭受这种酷刑者并非他一人,此处仅举出这一实例,还有更多受害者的事例,无法一、一举出。
    
    曾庆唐的小妾于1933年曾生一个男孩,也是他唯一的儿子,小名喜娃,大名我不知道。1950年我在河南大学医学院读书时,听商邱籍同学说:”喜娃在商邱火车站当搬运工人已二年了······”我算了一下,喜娃开始出卖劳动力时才15岁,现在应是17岁,他还没有成年。他为什么不去读书?是家破人亡之后、可能喜娃没钱读书,为了活命,他只得出苦力干活,其命运是很可悲的,半个世纪过去了,以后我再也没听到喜娃的消息了。
    
     更奇怪,死人也上了望蒋杆,我二伯高圣君1937年冬已患脑中风,1938年春病情逆转、半身不逐,中风不语,1943年8月病死开封。
    
    1938年11月26日,日本军队佔具了曹县,八路军编造高新庄的高圣君是日本汉奸,(高圣君1987年春己患半身不遂,言语不清) 恶霸地主,在1949年土地改革时八路军扎个草人,穿上纸制的衣服,在草人肚子里放一个大的猪色包 (猪膀胱) 内装入大量血红颜色的水液,胸前、背后写上高圣君的名字,把草人五花大绑吊在望蒋杆横杆上,地面上照常放上各种尖锐农具,按常规把草人往望蒋杆顶端拉,拉至最高点时,松绳草人落在地上,农具剌碎了草人全身,猪色包破裂、流出大量的血红颜色的水,一片血红色的水液流动在地血上。这时高圣君己去世六年了,用草人代替死人上望蒋杆受刑,真可谓天下奇闻,小学生唱有个顺口流。
    
    真奇怪:
    
    奇怪、奇怪、真奇怪,
    
    死后六年又上望蒋杆。
    
    政治镇急需要,
    
    随心所欲瞎胡来。
    
    奇怪、奇怪、真奇怪,
    
    草人上了望蒋杆。
    
    张扬淫威生新点,
    
    镇压民众真是帅才。
    
    三,靠吹嘘造假兴盛起来
    
    在这个时期共产党还要自吹、自誇,处处组织农民访贫问苦,开诉苦大会成风,在会上有人说:我穷的没有一间房,有人说我穷的没有一件新衣服,有人说穷的喂不起一头猪,有人说过年吃不起一顿饺子,说到心酸处诉苦人就哭起来,这算是诉苦会的成功,这是中共滑头自誇、自吹善行的伎俩。现在中国道德沦丧,民间风俗也学会了造假、自吹、自誇的技术,本来是经济犯罪人,硬往政治上拉是反共强人,利用中西文化不同,言语的隔陔,逃到西方国家充当英雄,可怜的古老中国,几十年来被共产党领往何方?
    
    有专家评论:说中国的官场令人不快,热情中透着虚伪,庸碌中透着狡诈;而百姓分外可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中共领导人的口号:”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也。前两个其乐无穷只是为了衬托第三个其乐无穷。”总归一句话:以阶级斗争为纲,或是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例如:虚构了许多典型,四川冷月英虚构地主刘文彩设水牢,十几年后澄清无此事,变成民众的笑柄。高圣君真相己有文章見可。类似冷月英之类的假话媚共分子、艺人剧组编演《白毛女》等剧,为阶级斗争做出很大的贡献,其目的是巩固中共政权,毛泽东时代全靠这些骗朮,收买人心人意,最后取得胜利。
    
    直自2015年在山东省曹县网上还有一文,高圣君----山东的刘文彩,现在地主刘文彩设水牢一事己澄清无此事,曹县媚共分子仍然是说假话不知羞恥吗?
    
    2015年2月6日完稿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407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耀洁获2014年“刘宾雁良知奖” 揭大陆艾滋真相 (图)
·高耀洁:中国艾滋病受害者千万以上
·爱滋斗士高耀洁︰中共要我撒谎,死也不回去
·艾滋斗士高耀洁︰中共要我撒谎,死也不回去
·高耀洁:寡妇之悲伤
·高耀洁:艾滋病疫情难掩盖(多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富人往往是贱人
  • 移民最反对移民
  • 老锅的烦恼
  • 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六四屠杀三十年!对死难者如何纪念?
  • 田家英的婚外情
  • 愿谈则谈,要打就打!
  • 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 浮云遮望眼拨云见青天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152
  • 飞虎队中国文人不顾事实真伪只管宏大叙事夸夸其谈的毛病何日能改
  • 孟浪直播瘟龟嗑药现形记
  • 罗勇泉中美贸易----美国的"胆小鬼博弈"能否再次取得成功?
  • 小乔山穷水尽已无路无需“灭爆”必“自灭”
  • 语丝中国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
  • 自由魂后知后觉的预言骗子
  • 语丝中国中美贸易战下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 育婴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反思
  • 孟浪中美贸易战——一场转嫁“原罪”的战争
  • 育婴一错再错终成大错
  • 自由天空中美贸易该如何走下去?事实胜于雄辩
  • 金镳“当委会”之闹剧可以休矣
  • 曾节明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驳经济决定论者
  • 纪念堂改弦易辙也徒劳进退维谷步履艰
  • 不锈晓钢用底层逻辑读懂中美贸易战——想要逆转时代的潮流?看一场
  • 中国“九九归一”论骗神创意千篇一律蹭热激情万里挑一
    论坛最新文章:
  • “威胁论”已是中美双向主旋律
  • 谷歌华为停合作 华为海外手机用户有何影响?
  • 六四30年临近天安门母亲被监控
  • 意副总理萨尔维尼:中国不能掌握敏感信息
  • 特朗普:美对中课关税奏效 企业撤离中国
  • 巴黎上诉法院下令对朗贝尔恢复治疗
  • 奥地利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所有部长集体辞职
  • 《灼人秘密》亮相戛纳 幽默讽刺又令人悲哀
  • 巴黎大塞车:计程车驾校急救车堵路抗议改革
  • 乌克兰前谐星就职总统 解散国会 强调停战
  • 陈小雅评邓小平和赵紫阳
  •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
  • 王全璋被囚1410天不让见家属 其妻怀疑酷刑
  • 习近平赴赣向中共红军长征起点献花 察稀土
  • 孟晚舟抱怨受限 两名加拿大北京囚徒情何以堪
  • 韩表示将争取尽早通过800万美元对朝援助
  • 法新:特朗普禁令 华为和其全球客户危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