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练乙铮:梁齐昕的处境不就是香港人的一个缩影吗?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20日 转载)
    第一家庭发生内讧,属于私事的部分固不必提,其余三类与法律及公众利益相关的,则因为讯息严重不足,孰是孰非目前还未能准确判断,有待传媒及包括议员等专责监督政府行为的人士追查。这三类非私人属性问题分别是:
    
     一、梁齐昕的宪法权利有否受损?事件中,她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不被虐待的权利、接受及时且恰当的公共医疗的权利,有无一度受到非法的限制、剥夺?她最后在FB宣布要「离家一去不回头」(leaving home forever),这份属于成年子女的行动和居住自由会否受到非法抑制?

    
    二、梁氏夫妇有否干犯对梁齐昕侵权?与上述问题一一相应的问题,包括梁氏夫妇有无牵涉禁锢、强制关闭梁齐昕的FB账户、梁妇有无以语言或肢体向梁齐昕施暴、有无以故意误导的方式阻差办公、有无(如梁齐昕所指不止一次)以强制方式阻止梁齐昕接受她电召的紧急医疗救援?
    
    三、与梁氏夫妇非直接有关的法律问题,包括:警方及紧急医护救援人员是否只听梁氏夫妇或其下属、保安、家丁等一面之词,未作足够专业的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便以「致电求助者不需援助」为由,匆匆从礼宾府撤退?
    
    事发当日下午,梁氏代梁妇面向传媒全部否认梁齐昕在FB上的指控,并指梁齐昕有病、情绪不稳定、其身体受伤处不过是旧患,等等,最后还加了一句「只有子女口中不是的父母,从来都无父母口中不是的子女」以表达「天下父母心」。港人听了这些一面之词,却未见梁齐昕现身说法,有鉴于梁氏素来说话够「技巧」,故不免对他有所怀疑而对梁齐昕寄予某种同情;高登讨论区上的一众巴丝打,这次更绝口不说梁齐昕的坏话,几乎一面倒站在她那一边痛骂梁氏夫妇,也许不无一点私报公仇的味道。
    
    替上述一连串问题找出确切答案殊不容易,「占中」期间的「七警暗角打镬事件」花了几个月才拟好报告上呈,内容是否合乎「要求」、「出街」之前要做些什么修正或润饰、「出街」之后针对各种反应,特府有何化解招数,凡此种种问题,还需要给充分时间予当局考虑。调查几个犯事表面证据相当清楚的警察尚且如此拖沓,况乎调查特首伉俪?最后很可能连开始的一步也走不动。不过,就算上述问题的答案永远找不到,我们还是可以从事件的未很确定的轮廓看到关于香港的一面宏观现实:
    
    梁齐昕之于梁家,正如香港之于中国;她的个人处境,好比港人的政治处境。下面,笔者试具体做一些「梁齐昕 & 香港」的比照;着重点当然是香港和香港人,提梁齐昕,只因为有助了解香港的当下。
    
    1.深受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影响
    梁齐昕念国际学校,然后到英国留学,修读法律学位;大家知道,法律是英国文化的精华。梁齐昕关键的思想成长期在英国度过,因此,尽管她生于爱国爱党家庭,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却无疑更多,以致她在FB上的帖文,绝大部分都是以非常地道的口语化、生活化英文书写,偶尔才用到广东话中文。香港受英国文化影响是人所共知的,尤其是在法治与社会管理方面。论时间,香港在有丰富历史记载和集体记忆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由英国管治。
    
    所不同者,香港的英国经验,在历史上是由英国的强加开始的;梁齐昕的英国经验,正如在绝大部分香港殖民时代的精英家庭里的一样,都是父母主动出钱出力买得的。
    
    2.相对其他家庭成员而言,性格开放、外向,甚或不羁
    原因之一,是盎格鲁.撒克逊文化乃当世最开放最外向的文化,例如在移民、归化、商贸、海陆准入等方面的传统和法律,都是近代主要文化当中最宽松的。
    
    另外,梁齐昕在梁氏家庭三名子女当中排行第二,是所谓的「中间子女」,成长心理学一般认为中间子女受父母关爱最少,性格也最独立。此因素甚有可能比梁氏多次提到梁齐昕的病态精神原因更重要;后者只能解释情绪波动,不能解释独立性格。
    
    香港其实也可说是中国的「中间子女」。对中国而言,大陆是长子,当然最重要;台湾是么女,最不能丢,但隔了一重海,却最容易丢。因此,1949年之后,北京对待大陆、香港和台湾,实行了「抓两头、放中间」的策略;花在管治大陆、解放台湾方面的精力,要比搞香港多得多。当年若不是英国人提出,北京还不大愿意收回香港主权。因此,香港平白得到差不多50年的「借来的时间」,发展了自身的「中间子女」独特性。
    
    3.都回归了
    梁齐昕在英国毕业后,纵有该国一流学位,与英国社会文化高度兼容,且更如她所说自14、15岁即与家人诸多摩擦,却依然回归梁氏家庭,当中大概包含经济和职业因素,以及她曾经强调过的家庭关系的拉力,也可能有自己的私人原因;如果她没有居英权、不是拿英国护照的话,则也可能不得不回归。
    
    然则,梁齐昕回归家庭的各种内外因素,恰巧就都是港人当年大体同意回归祖国大家庭的各种因素。当然,彼此回归之前,都会有很大的疑虑;港人是得到北京方面的「民主回归」保证(口头上的和《基本法》里笼统地写下的),才于1997年的时候「安心」回归。梁齐昕归家之前,有没有得到父母的「民主回归」保证,公众当然无法知道,但双方之间若有类似的讨论和协议的话,会比较合情理。
    
    4.回归之后,都得到更多的物质好处
    梁齐昕回归之后,住到呎价当是全港或全球最贵(甚或是无价)的礼宾府;择职方面,除了有她自身的条件之外,还肯定因为有金漆家庭品牌之助而相当顺利,从学法律转换跑道到她比较喜爱的行业,似乎不是问题。
    
    香港整体而言何尝不一样,回归以来股楼等财富增长了很多,沙士之后更获赠大批当时急需的口罩、CEPA,特别是几乎可说是赚钱不劳而获的「自由行」;从前以制造业为主的经济形态,亦通过工业生产力转移大陆而成功迅速转化为以金融服务业为主的新经济。
    
    5.然而与家长的关系不是好了而是坏了
    大抵回归之后都有一段蜜月期,过了之后双方都要面对现实;距离拉近了,什么鸡皮疙瘩,都看得更清楚,无论是一厢情愿的还是受到蓄意误导的幻想,都一一消失,到最后,实话只能实说,真正无法协调的话,关系便只能变坏。
    
    从权势强弱者之间的关系看,弱方既然回归了,进入了强者的势力范围甚或成为囊中物,于是强者就不必再客气摆姿势,可以「任性」而为了。
    
    6.回归者逐渐丧失话语权,并须承担所有致令关系恶化的责任
    回归之后,本地媒体的言论尺度逐步收紧,有些还在社运的某些关节前夕忽然大变。港人反感大陆各方面的恶质表现,却被当权派骂作「反骨」、指为「心理不平衡」,等等。专制家长永远是对的,反对者都是神经失常。
    
    这次梁家内部关系恶化,梁齐昕的FB和Instagram都关闭了,只有梁氏出来说话,把事件归咎于梁齐昕:病了、精神有问题、情绪大反复、不能适应新环境,等等,然后反过来说:「只有子女口中不是的父母,从来都无父母口中不是的子女」。
    
    7.与父及母的关系双双恶化
    之前,梁齐昕只说过痛恨其母,对其父却夸奖有嘉,也许是一般的母女、父女情意结的性质不同之故;但是,她这次却对父母一起诅咒(I honestly wouldn't give a single f__k if my parents died right now right this minute)。这也许是因为梁氏近来也开始对梁齐昕施压,父女关系因而变差。
    
    再看香港,如果我们以党与国比作父与母,则近年的变化也差不多一样:一直以来,港人都恐共(党),却往往在民调中对中央政府(国)表示更多的信任和好感。但是,政改愈到后期,来自国家机器的压力愈发强大,人大常委(国)的8.31决议通过后,港人对「国」的反感也加强了,对党对国的态度遂趋同。
    
    8.最后,回归者有悔意,要求独立自主、命运自决
    梁齐昕反感来自家庭的压力,对父与母皆失望之后,萌生去意,为了自身幸福,宁可放弃父母可以提供的丰盛的物质生活,也要追求独立自主,最后更在FB宣布要离家出走不回头。港人一样,回归之后,先是于国教洗脑一事上反赤化与共产党划清界线(曾钰成指国教压力直接导致港独),再于政改事上对国家政权进行公民抗命,最后提出了「命运自决」的诉求。家庭解体、国家分裂,一般都是万不得已、令人神伤之事,但弱者鼓起勇气毅然求去,往往都有值得同情的理由,而强势家国之首长,无论怎样吹嘘自己理直气壮,亦必有严重理亏失误处。在近日发生的事情里,这点都很清楚。
    
    梁齐昕回家之后又要离家自立,港人回归之后又现离心倾向;前者是后者的一个缩影,后者是前者的一个大写。原因和过程一一若合符节,如此巧合,或者需要更深入一点理解。
    
    笔者断章取义,从爱尔兰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1854-1900)的讽刺剧《一个轻于鸿毛的女人》里借用一句话:「起初,为人子女都爱慕父母。稍长,他们会批判父母的是与非,但结果很少会原谅父母的。」这句话并非放诸四海皆准,作为警句亦略嫌简单,不过,在原剧里用来讽刺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上流社会里的道德虚伪却非常精妙。王尔德是笔者念高中时的最爱作家之一,当年年少气盛兼反叛,读到这一句,竟过目不忘。这个对父母的「爱慕—批判—不原谅」程序,是否就是梁齐昕自觉或不自觉符合了的程序,笔者无从得知,但起码是一种可能。然而,这个三段程序,用在陆港关系之上(拟人化为政治上的父子关系),可能更恰当。
    
    港人本来都爱国,特别是在几乎整个80年代里都如是;不少人包括泛民,爱的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爱的本质,虽经历了8964却终无变化,尽管有些人对具体的政权的态度可能大大不同了。但是,这种「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情怀,在新一代人的心里眼里,已经变得愚不可及。这些人因为生于自由,活在信息世纪里,知道的比以前多,更学会了思考、批判,不会再接受「天下无不是的父母」的那种论调,绝对不能宽恕国家、政权做过的、还在不断做的种种坏事,连带他们认为是「愚忠」的上一代也无法宽恕,或者就认为是一体的两个面。既无法宽恕,就无法接受,于是楚河汉界、井水河水,一刀两断,就如王尔德剧中的儿子否定老子那么坚定洒脱。
    
    政权犹如父权,落实到具体处,累累的恶行会有同样后果,虚伪的言辞掩饰或者丰盛的物质买贿都终归无用。这个借意,反而是近日发生于第一家庭里的事最可令港人深思的一点。
    
    来源:香港《信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307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练乙铮:柴静若坚持 或成翻版魏京生 中共享完即弃
·练乙铮:大陆经济放缓 维稳变本加厉料出动军队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