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金秋:徐才厚死在两会落幕时
请看博讯热点:军队高层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8日 转载)
    黄金秋更多文章请看黄金秋专栏
    
    
    (内地时事评论员 黄金秋)
    
    黄金秋:徐才厚死在两会落幕时


    
    ■因涉贪下马的中共将领徐才厚日前因病逝世。数据图片
    
    二○一五年三月十六日凌晨,新华社公布中共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因膀胱癌终末期全身多发转移、多器官功能衰竭医治无效在医院死亡」。当局指徐死亡的时间是三月十五日,正好与中共两会落幕同日,引起外界极多联想。
    
    徐才厚究竟是不是死于这一天?是自然死还是人工死?外界揣测纷纷。这不奇怪,因为从一年前的三月十五日徐被立案调查,外界就传他已病入膏肓,要靠吊盐水和插管维持生命,在此状态下生存了一年,为甚么偏偏是两会结束这一天死了,不是前一天,也不是后一天?
    
    徐才厚真正的死期可能是个谜。因为中共一贯掩盖真相,总是根据政治需要向公众发布消息。陕甘宁边区创始人刘志丹之死、中共开国领导人高岗之死、毛泽东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之死等等,当局开始都是振振有词,说得合情合理,但后来历史证明,真相远非如此。这与中共整个历史就是黑社会式黑箱操作符合。
    
    我们从内地网易、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报道也可见一斑。三月十六日凌晨第一时间,它们都转发了新华社通稿,但同时都关闭了评论功能。也就是说,不让读者揣测议论。第二天海外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披露,原来是中宣部下发报道禁令:徐才厚因膀胱癌死亡一事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首页不做头条,关闭评论。
    
    这说明中共当局对徐才厚死的消息公布时间安排,是有充份考虑的。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军队高官称,有关徐才厚死亡的消息公布「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因为「现在许多人都感到,为徐案定案很难」。这位高官甚至指,徐才厚「应该死于数天前。但公布他死亡的消息不太可能,因为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抢人大这部重头戏」。
    
    所以对于徐才厚之死有两种说法:一种是他死得不是时候。当天李克强记者会正在进行,按规定徐的死讯要上报中办由中办再请示高层批准,公布需要时间,所以公布时间选在了次日凌晨后。本来,两会期间缅甸军机越境丢弹致使边民死伤新闻已爆棚,徐的死讯更加会冲淡人们对两会的感觉,所以必须把其死讯拖后公布,可见徐连死都死得不是时候,倒霉到甚么程度。
    
    第二种说法也是最流行的说法是,徐才厚之死死得恰到好处。因为他这一死不仅让自己逃脱了军法审判之苦,还令大批涉其案的军队和地方政要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尤其是那位亲自将徐从沈阳军区政治部主管拉进总政治部,又拉进中央军委,最后成为军委副主席的大伯乐、前中共总书记,大概闻讯更应抚着蛤蟆肚,放喉歌唱「我的太阳」。
    
    胡锦涛时期虚有军委主席名,甩手让徐和另一位军中大老虎郭伯雄掌军十年,中共军队现职将领绝大部份是由他们两人签字批准任命的,在习近平口口声声要「肃清徐才厚影响」的吆喝声中,在涉案将领如骨牌般倒下的时候,徐大老虎及时地病死了,相信军中不少人也会如释重负。
    
    有人说,徐之死释放了大批司法资源,在军内反腐不断深入背景下,可让军队腾出更多人手加速肃清徐案影响,可让高层聚精会神地围猎下一只老虎。但习近平王岐山可曾想过,他们的打虎与其说是反腐,不如说是正在煽动造反——海外有报道指,军队老虎们不甘就擒,策动中央警卫局造反——不管这一传说是否属实,但已明确透露出一个讯息:那就是习近平的打虎方式和速度,可能成为动摇自己政权的风暴。
    
    古语说得好,苛政猛于虎。比起军队和地方那一大群贪腐的老虎,中共体制本身就是更庞大的恶虎——每年几千亿的军费,几千亿维稳费,几万亿的公帑,严酷的所谓法治和制度,没完没了的道德思想洗礼,却遏止不了贪腐分子此起彼伏,阻挡不了中共这个无产阶级先锋队向全世界最大的贪腐集团方向演变。这就是徐才厚之死,以及中共对徐才厚死讯的处理方式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108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金秋因代笔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声明被传唤
·被杭州国保非法驱逐 黄金秋提起行政诉讼
·“新三反”主编被离职 黄金秋(清水君)再挨整 (图)
·《杭州生活周刊》执行主编黄金秋(清水君)被离职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
  •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 林昭的革命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徐沛戴口罩挺送終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滕彪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李芳敏14400011耶和華的謀略永遠立定,他心中的計劃萬代長存。
  • 吴倩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来世的王国的钥匙已准备妥当。
  • 谢选骏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 陈泱潮視頻:顾为群、陈泱潮:中共会崩溃吗?新疆民族问题的出路
  • 张三一言支持習近平反分裂中國[三篇]
  • 张杰博闻四中全会前权斗激烈纽约时报出手奇袭温家宝
  • 谢选骏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雪峰式共产主义
  •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 台湾小小妮239
  • 滕彪国庆还是国难
  • 徐永海用两面各写着男厕女厕的一扇门来讲解半导体
    论坛最新文章:
  • 林郑报告避重就轻 议员继续抗议闹场
  • 圣让德吕兹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婚庆之地
  • 赵紫阳冥诞百年 亲人故旧撰文呼吁中共改弦更张
  • 台湾空军:失踪幻影战机的黑匣子找到 将送法国分析
  • 欧洲峰会:英国脱欧协议的悬而未决
  • 地图又惹祸! 迪奥紧急道歉
  • 香港立法会开局次日 林郑再遭泛民议员抗议 议程中断
  • 台湾三对军方同性伴侣不堪压力退出三军联合婚礼
  • 时隔两年半 安倍内阁有大臣参拜靖国神社
  • 香港人获提诺贝尔和平奖:争取民主自由事关全球
  • 赵紫阳:台港成就源于自治 望中央放权地方
  • 岑子杰再遇袭 议员和学者忧为取消区议会选举铺路
  • 美要求中国官员通报在美接触对象 中使馆回应
  • 华为第三季收入重回高增长 5G合同多来自欧洲
  • 菲律宾外长呼吁民众抵制涉南海争议动画片《雪人奇缘》
  • 软禁中的赵紫阳谈中国政治改革
  • 无锡高架路坍塌官方消息姗姗来迟受批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