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小舟:极权话语中的“我国”与极权统治下的雾霾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5日 转载)
    章小舟:极权话语中的“我国”与极权统治下的雾霾

    章小舟:极权话语中的“我国”与极权统治下的雾霾

    引言

    “我国”一词,不仅遍于共统区的各种文章,还及于共统区之外的文章中。其中,尤以拥共学者、大陆学院派文人们的学术文章和中共官媒的各种文章为甚,举目望去,那文中的“我国”,一片又一片,遍布字里行间,让人作呕,就如同铺天盖地、无孔不入、无穷无尽的PM2.5颗粒。

    笔者将“我国”一词与PM2.5颗粒相提并论,显然,是察觉到了“我国”一词的荒谬性、密布性、扩散性、持续性、危害性,就如雾霾毒颗粒一样,大范围、习惯性地、不事声张地被孕育出来,悄无声息地被民众吸入体内,潜移默化地对民众发生着危害。

    鉴于“我国”论题涉及面很大,笔者写作之前不免自信不足,尝试搜索参考文献,以“我国一词的来源”“我国说法的由来”“我国之说”等关键词组进行百度、谷歌(无屏蔽状态),并在大陆最大的网络图书馆“知网”中搜索,孰料一无所获。

    噫吁嚱!奇乎怪哉!如此大范围的、常态化的学术怪象、新闻怪象,竟然源头不可考,不见始作俑者,比大陆雾霾更难觅其源!面对此种状况,笔者只得以一己之力写作此文。如有不及不当之处,殷盼朋友们指出,共同完善这一论题。

    一、荒谬性

    “我国”等词背后存在大范围的逻辑谬误,如大陆雾霾现象一样,具有十足的荒谬性。

    笔者能够查到的是,在南京国民政府时代,“我国”一词便已出现,在笔者所找寻到的蒋介石的讲话中,便有“我国”一词,但无法确定“我国”是否源于其时。

    据相关资料,在当时,“我国”一词的使用范围并不大,尤其是在当时尚有不少自由空间的学术界、新闻界,全然未达到如今铺天盖地的地步。以此一端,足见威权专制与极权专制之区别,亦可见,国民党的党国体制,使中共受益匪浅,国民党的党国元素,有些基本被中共全盘照搬,有些则被中共发扬光大,如“我国”一词的沿用便是如此,其中荒谬,比之国民党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共统区文章、话语中的“我国”等词,荒谬之处何在?

    “我国”的意思是“我们的国家”“我的国家”,一般用于中共官方话语、大陆的学术文章中;通俗说法为“咱中国”之类,常被央视新闻联播的受众们挂在嘴边。

    经常看到诸如此类的标题或句子——“我国人民欢庆建党节”“我国XX行业治污效果显著”“我国处于历史上人权最好的时期”“我国人民幸福指数不断攀升”······以及通俗化的标题,“咱中国人的日子越来越好”“孩子,记住咱中国”······此外还有近似性题目,如拍马洗脑歌曲之标题“拥护咱们的习近平”。

    在含有类似于上段标题或句子的绝大多数文章中,“我国”“咱中国”“咱们的”,一般用于表述大陆的种种情况。

    在绝大多数语境中,“我国”“咱中国”“咱们的”之类词汇,一般是政治概念,或者含有颇多的政治成分。因此,必须合乎中共的政治标准。

    中共的政治标准是,政治意义的“我国”“咱中国”“咱们的”,不仅包括大陆,亦包括港澳、台澎金马等地区。

    但问题是,台澎金马、港澳等地区各方面的情况,皆大不同于大陆,岂可一概而论?!岂可随意“我”之?!岂可率性“咱”之?!

    当然,就此意义而论,在共统区使用频率也很高的“中国”,亦存在此类逻辑问题,不过,对比“我国”“咱中国”之类词汇,毕竟少了一些粉饰、洗脑、奴化等方面的卑劣居心和危害性(详见拙作第三部分)。

    仅据上述逻辑,便可判断,今日大陆绝大多数学术文章、新闻报道之类,都有严重逻辑谬误!都不合格!而动辄脱口而出“咱中国”之类词句的央视新闻联播的受众们,其言语逻辑亦有问题。

    不过,一般的民众无需撰写、研究逻辑严谨的学术文章和媒体文字,随意一句“咱中国”“咱们的”,也无伤大雅。然而,那些硕博在读、文凭在手、穷经皓首者亦作如是论,那些经常冠冕堂皇地道出“新闻客观性”之类说辞的大陆新闻从业者们亦习惯性无视地炮制出这般文字,实在是有辱了学术研究的严肃性、客观性,践踏了新闻报道的基本原则!

    百度“刘晓波”条目,有段刘晓波先生的话语:“我永远不承认学问好坏由博士硕士决定,我只看具体的人,如果你行,可以不用任何学位。我认为,真正像样的只是极少数。”此条目引来刘晓波先生的这段话语,却是意图污蔑刘晓波先生偏激。

    以本文而观,刘晓波先生的这段文字不仅称不上偏激,且有率真无畏之勇气,预言式地、心直口快地道出了当今大陆学术界、新闻界中的某些真相,其见识,其品格,岂是罔顾良知的百度百科编者和信口雌黄的中共文痞们所能及!

    对于扩散“我国”“咱中国”之类专制毒素的行为,犹太裔著名思想家阿伦特有种概括性很强的说法:“平庸之恶”。“平庸之恶”的对应者,虽然多数主观作恶动机不强,或者缺少主观作恶动机,甚至主观动机是要做好事,但因正义感不够强,缺少识别奸恶的慧眼,被邪恶裹挟,做出严重恶行,产生了严重恶果。如果对“平庸之恶”群体中的具有主观恶意者进一步细分,大致可分为帮闲、帮忙、帮凶,以及指鹿为马,助纣为虐等等。

    一个国家的学术环境、新闻环境,几十年如一日地被“我国”“咱中国”“咱们的”之类词汇污染,在逻辑上,明显自相矛盾,在情感上,使人睹之生厌,然而在实际中却找不到直接性的动力之源,在网络上找不到一段反思的文字,竟然需要一个异议写作者系统指出这一现象。如此荒谬之事,只有在高压专制无孔不入的极权环境下才会出现!

    同样,一个国家的大气环境,污染到十面霾伏、遮天蔽日、晴空少见、时时戴罩的境地,一直没有推出有力的制止措施,最为振聋发聩的报警之声竟然首先由美国大使馆发出,这样的荒谬情况,只有在只顾一党私利和一帮私欲、全然无视民意的极权环境中才会出现!

    是谓:拜极权中共之所赐,“我国”等词背后长时间、大范围存在的逻辑谬误,如大陆雾霾现象一样荒谬绝伦!

    二、密布性、扩散性、持续性

    在密布性、扩散性和持续性方面,“我国”等词与大陆雾霾现象的特征亦惊人相近。

    密布性:“我国”等词的使用范畴,与大陆雾霾分布特征有惊人相似处,铺天盖地,无孔不入,很多时候避无可避,越是中共严控区,分布密度越大,出现频率越高。

    笔者发现,在异议文章中,很少出现“我国”等词,或许是异议作者已理性认识到“我国”等词的荒谬性,或许是异议作者在高度觉醒状态下的潜意识之使然。不论怎么讲,在中共控制不到的异议领域,“我国”等词出现几率不高,反向证明了“我国”等词与中共政权的关联性。

    扩散性:雾霾是大气污染现象,会随着大气环流越过国界,进入域外,殃及别国。而“我国”等词,除了遍布中共控制范围的学术界、新闻界,还随着各种微妙的惯性不同程度地扩向中共控制不到的区域。

    如,个别异议文章中亦有“我国”等词,而此类文章的作者,多有中共官方背景,或有长期生活在体制内的经历,因长期的用词惯性之使然,“我国”等词偶现笔下。

    持续性:污染严重程度无以复加的大陆雾霾,是极权体制的必然产物,是大陆民意不彰和中共良知丧尽、急功近利、一心与民争利、积极污染的综合结果,具有持续性。

    眼下,由于柴静的《穹顶之下》在治污、制度等层面引发了大范围的民意质疑和民意谴责,笔者以为,习共会进行极其有限的治污,将没有官方后盾的污染企业作为目标,罚一批,关一批,以掩盖大陆经济愈发不振的危机,推卸经济发展滞后之责,并甩掉产业链上的部分包袱;习共出于打击政敌、扩权夺位之目的,会以治污为借口,攫夺政敌控制的污染企业或有污染嫌疑的企业,之后最多进行表面化的治污。如此,雾霾污染或许会略微减轻,但只要极权专制的大气候依旧存在,不仅在自然界将一直呼吸不畅,在大陆精神生活领域亦要持续忍受种种污染。

    雾霾污染具有持续性,精神污染和毒化洗脑同样具有持续性。中共十分重视潜移默化的洗脑术。所谓“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集古今中外之邪恶于一身的中共,自然深得法西斯洗脑宣传之精髓,在潜移默化中给人洗脑,等于是不鞭而屈之,不枷而役之,很多时候可收一本万利的奴化之功,这是历届中共独裁者所梦寐以求的,以“我国”等辞藻持续轰炸,强制灌输法西斯式爱国主义,无疑是洗脑良策。

    列宁虽是共产暴政的重要开创者,却对专制爱国主义有精辟的见解: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统治危机愈发深重、骄横顽固刚愎自用的习共,自然要在教科书、喉舌媒体、官方出版物等各种传播载体中变本加厉、连篇累牍、夜以继日、冠冕堂皇地使用“我国”等词,并炮制各种洗脑愚民的精神产品。只要中共极权统治依旧存在,精神生活领域便会一直雾霾弥漫,不见天日。

    三、危害性

    “我国”等词与大陆雾霾现象的危害性亦颇有相似处,皆为慢性毁人,很容易消除人们的警戒心,使人们的正能量渐被蚕食,杀人于无形,毁人不见血。不过相对而言,雾霾之害比精神污染受民众重视,在一个遍布“平庸之恶”的大环境的加持下,“我国”等词所造成的精神伤害,要比雾霾污染伤害要更为隐蔽,更为持久,结果亦更为恶劣。

    笔者在没有觉醒和没有完全觉醒时,也经常不自觉地使用“我国”“咱中国”“咱们的”等词,受害匪浅,思之而心寒,愤懑。此类词汇,对任何未清醒者和未完全清醒者而言,都是极具慢性杀伤力的致幻毒药,“我”“咱”则如毒药外面的糖衣,对专制暴政的丑恶本相进行了人情味的粉饰包装,亦如罩在独裁者狰狞面目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通过营造虚幻的亲近关系向受众们潜移默化地植入奴化思维和法西斯式爱国主义,弱化了受众们的理性思维和判断力,无形之中,使他们靠拢了中共独裁者和专制暴政,甚至对中共独裁者及其帮凶感恩戴德,将苦心打造猪圈环境的中共既得利益团伙视为自己要保护的对象,将中共极权构建的国家大监狱等同于身心相系的家园,患上经久难愈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逆来顺受,不敢抗争,沦为行尸走肉般的极权奴隶!

    对极权统治下的民众而言,“温水煮青蛙”效应是可怕的,无处不在、步步进逼的蚕食,往往比暴烈而至、突如其来的打击更具危害性,更具隐蔽性。一个车祸,几十条人命,或许会换来中共高官们假惺惺的慰问;不知多少人已经被环境污染夺取生命,却从未闻深谙大陆环境污染真相的中共高官们对此有所表示!而洗脑宣传,毁人身心,其整体危害性更甚于环境污染,然而又怎么可能获得中共高官们的善意回应?由于极权本质之使然,其统治常态就是接连不断地制造大范围的人权灾难,因此,越是大范围、隐蔽性的人权灾难,极权高官越要视而不见,其做派严重影响了民众,以至于很多人在面对大范围、隐蔽性的灾难之际全无慧眼,麻木不仁,甚至悠然处之。

    俗话说得好,“慢刀割肉不觉疼”“虱子多了不怕痒”,“好汉也怕病来磨”,在处处都是慢性精神伤害、慢性肉体伤害的极权专制大环境中,很容易消磨人们的抗争意志,很容易让人们麻木不仁,往往是,当我们发现不对头时,已经心受百创、遍体病伤了。而所有极权统治者均深谙“温水煮青蛙”之道,综察而论,历代中共政权中,以习共对此道最为上心,洗脑奴化无所不用其极,我们须高度警惕!在极权高压、专横暴虐的习共统治下,其统治的副产品必然包括不断加重的环境污染,大陆雾霾断无可能获得有效之治理!

    四、欲去空中雾霾,先去心中雾霾

    雾霾污染,源头无数,而最大的源头,是极权专制。

    民生于斯长于斯,力薄财微,难敌大灾大难,畏惧污染;官会调动,有绿色食品等特供,财力充裕,防污染能力强大,加上打造政绩之欲望,升迁之诱惑,在制造污染方面无大心理障碍。而极权体制之下,只有官权,全无民权,只彰官意,不彰民意,于是,工业化过程中可通过宪政民主制度进行有效约束的污染,在极权体制下不知被放大多少倍,毒化了神州大地,三废肆虐,雾霾漫天。

    而极权的存在,在于觉醒力量有限,多数人依旧心存雾霾。

    欲去空中雾霾,先去心中雾霾。

    当然,形成共识不等于达到目标,但是,只有在最广大范围中形成基本共识,才有其他。

    有人或许会说,不少人使用“我国”“咱中国”“咱们的”等词,纵然不清醒,也不过是爱国之情的模糊表达,何须较真。

    但笔者要说,在这片饱受专制蹂躏的土地上,已经有太多的模糊和非理性。

    我们的天空模糊了,我们皱眉忍受,强自适应,结果雾霾漫天,雨雪含毒,地上地下,几无净水,使得九泉之下的祖先犹不能免于水污染!

    我们的思维模糊了,不识共产政权之恶,赶走了国民党专制政权,引来更为暴虐狡诈的中共极权,以至于在世界多数国家都大步走向宪政民主之路的今天,十几亿人依旧被中共专制镣铐牢锁,多数民众终日劳作只不过刚够温饱。

    因此,完全可以说,思维模糊,导致了出路模糊;心中有霾,导致了空中有霾!岂可再模糊,岂可不清醒,岂可不理性!最起码,要明白“我国”“咱中国”等常见精神鸦片的危害性,彻底摒弃与“我国”“咱中国”等精神毒素性质相同的极权专制的、法西斯式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

    三百多年前,顾炎武先生便发出了振聋发聩之声:“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顾炎武先生所言指出了一个常识:在专制之国,既得利益团伙与民众在根本利益上没有交集!所谓的“咱们”“我们”,要么是欺世之谈,要么是一厢情愿!

    纵然是中共创始人陈独秀,亦对爱国有如此理性认识:恶国家甚于无国家!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在当今之世,若依旧将盘剥无度、恶贯满盈、怙恶不悛的专制红朝视为“咱们的”和谐大家园,将民权不彰、官权肆虐、欺内惧外的极权党国视为“我国”,何其愚也!

    有人将民主人士、异议人士视为民族(国家)虚无主义者,分明是中毒极深。曾经为美国摆脱专制枷锁立下赫赫功勋的伟大思想家杰斐逊说过:异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涅克拉索夫则说:对祖国来说,没有比一切都满意的爱国者更可怕的敌人了。对极权说不,力争人权,非但不是不爱国,恰恰是清醒的爱国,理性的爱国,真正的爱国!

    我所了解的民主人士、异议人士很有限,饶是如此,也已知道不少感人肺腑的事实。他们将心爱的汉语锻成匕首和投枪,直刺独裁与暴政,常为苍生鸣不平,面对生存逆境而不改其志,纵然面对亲友误解亦无怨无悔,为了使饱受专制蹂躏的神州大地和中华民族早日沐浴宪政民主的阳光,有的,放弃了出国机会,宁可坐穿牢底,也要坚守国内,如刘晓波先生,秦永敏先生;有的,虽然出国了,仍毅然抛开国外相对优越的生活,回到这片不幸的土地上,直面艰难与牢狱,如张林先生;有的,宁做鲁迅先生笔下的夏瑜,宁愿自己的付出被愚民们变相做成人血馒头,也要直面独夫民贼的刀枪,为公理正义,决然一搏,铁骨铮铮,傲然不屈,如被中共污为暴徒的六四英雄!

    民主人士、异议人士们直面极权,力争人权,为人,为己,亦为国。胡适说过:争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国家的权利,因为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诚哉斯言!为了我们的天赋权利,为了我们的美丽家园,我们惟有携手瓦解极权,驱逐专制!只有极权倒台,才能驱散雾霾!只有专制消失,才有蓝天碧水!只要确立了这样的认识,心中雾霾便已去除大半,空中雾霾必将彻底飘散!

    结语:

    为了中华的天空永别雾霾,首先要剔除中共极权强加在心中的雾霾,弃绝“我国”、“咱中国”等精神污染的词汇,将爱国主义的实质视为争取各种公民权利、勇于表达异议和敢于反抗专制,认识到各种专制毒素的危害,不断提升免疫力,彻底否定专制统治,全面汲取宪政民主思想,逐渐学会各种维权方式,竭力抵制“平庸之恶”,坚决对抗极权伤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瓦解极权专制尽一己之力。事实是,能够这么做的人们越来越多,我坚信,终有一日,我们会彻底驱散极权雾霾,让中华长空一碧万里,清风飞扬!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91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小舟:人权保护与战争正义性之辨析
·章小舟:“习氏三招”破不了极权下的“官员五禁区”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之异同(下)
·章小舟:《零八宪章》与《大宪章》外因条件之异同(上)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章小舟:由四中全会看中共本质和政局特点
·为了权贵,站台到底 /章小舟
·章小舟:富有村“抗强征”血案凸显制度痼疾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章小舟:中共喉舌公然为ISIS辩护——国家恐怖主义本质大暴露
·章小舟:稻草与骆驼的较量——互联网博弈之观察
·章小舟: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章小舟:贵州安顺七眼桥警民冲突事件之启示
·章小舟:香港争取真普选之途:公投入中华民国
·章小舟:中共力推军训背后的极权之恶
·现代版的“窃钩”“窃国”:房云云事件/章小舟 (图)
·章小舟:基于网络启蒙的非暴力街头民主运动
·章小舟:秋瑾精神在当代中国熠熠闪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