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正义是价值观的灵魂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3月14日 转载)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中共十八大及其四中全会除了提出一个“依法治国”这个原先就有的口号之外,还首次提出了由12个词组、共24个字组成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无论“依法治国”也好,还是由12个词组拼凑起来的价值观也罢,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新意了,但一经仔细琢磨和认真研究,便很容易发现其乏善可陈、根本经不起推敲、似是而非而且是聊无新意的状况了。正像以往出现的耳熟能详的开拓进取、小康社会、与时俱进、具有中国特色、和谐社会等不一而足、花样翻新的口号一样,这个由中共十八大所搞出来的所谓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几乎都是老调重弹的曲子,都是似曾相识的官话、套话,更谈不上令人耳目一新、更令人振聋发聩的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应有内容!
    

    一、社会主义价值观没正义
    
    1、价值观不但繁杂,而且没有正义一词
    
    由24个字、12词组所组成的洋洋洒洒的价值观,难道不是虚胖似的臃肿,如背了很大包袱似的有些沉重的累赘吗?试问,究竟是不是有必要做成这么个样子的大大的筐呢,而且又是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没边没沿的大筐呢?这个具有中国特色价值观的大筐,就像“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简直是什么都可以往里面装的了:萝卜、煤球、牙刷、袜子、白菜、炉子、豆角、报纸、甘兰、风箱、猪蹄等,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有用的、没用的,都包括在内了,的确是什么都有,什么都不缺,而且是“胡子眉毛一把抓”!
    
    总体看来,这个价值观可谓面面俱到、样样俱全,包罗万象。但是,拿过来一看,人们就会立刻发现:这里面存在着不能不提的一个重大的缺陷。这就是:价值观里没有最主要的、最重要的和最关键的一个词:正义!
    
    除此之外,在这个价值观里,还存在着一个语意混乱、很不易记的毛病。这就是:不分主次,不知轻重,尽管是排列整齐、琳琅满目,但也立马给人弄得个头晕目眩、眼花缭乱,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繁琐得根本不能得其要领!
    
    既然是个冠冕堂皇的价值观,那么,与其絮絮叨叨,莫不如言简意赅;与其不分主次,莫不如主次分明;与其曲里拐弯,莫不如直接了当、开门见山;与其云山雾罩,一时半会儿抓不住究竟,莫不如一下子就让人印象深刻,而且刻骨铭心!
    
    要想进一步完善谁也不敢说、不能说、更不会说的这个确有漏洞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恐怕还得需要很大的乃至于使出浑身解数的吃奶之力,以调动各级党政军领导干部的积极性,再经过政协委员们的花瓶旋转和人大会议木偶似的代表们的山吃海喝、拉关系、走后门等项,还要来一通早已内定完毕的、无差额的、纯系走过场似的轰轰烈烈的、像模像样的、连小孩子都糊弄不了的、正儿八经的所谓选举,最后方可一致举手地表决通过还不一定给予弥补的相关内容的议案。
    
    需要弥补的内容多乎哉?不多也!不外乎就是两个字而已,不外乎就是一个词组而已,这个词组就是:正义!
    
    价值观里无正义,怎么能行?怎么可以?
    
    没有正义,价值观里就等于没有灵魂了。
    
    没有灵魂的价值观,究竟能以什么样的面目昭示于人、昭示于天下?
    
    2、红色意识形态根本没正义
    
    社会主义价值观之所以没有正义,乃是其来有自的,是有其深远的历史根源的:
    
    首先,在创立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理论的共产党的老祖宗马克思那里,就几乎没有正义的概念。无论马克思,还是恩格斯,在他们的著作中从来就没有谈论过正义的有关议题,更没有对于正义做出过任何明确的阐释。简言之,马克思主义根本不讲正义。正义与马克思主义,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是相互之间格格不入的水与火的关系,更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根本不是一条路。正义要求符合人性的非暴力,而马克思却要进行天翻地覆的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正义要求各得其所的私有制、保护人权的民主制等等,而马克思却要实行大一统的公有制,要用国家的强制力对于整个社会实行全面而彻底的专政;
    
    其次,到了列宁创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时,就更没有什么正义可讲了,干脆就是把正义恶狠狠地踩在脚下了。列宁所身体力行地实行的无产阶级专政,正像他自己所赤裸裸地表白的那样,是根本不受任何法律的约束的,完全是明目张胆的和肆意妄为的红色暴力:想杀人就杀人,想打砸抢就打砸抢,想怎么地就怎么地!在这种情况下,请问,这还哪里有一丝一毫、一星半点儿的正义?没有正义了,只有无所不用其极的红色暴力,只有到处张牙舞爪、耀武扬威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邪恶了。这,就是凶狠暴烈的列宁主义。列宁主义近一个世纪以来给俄罗斯人民和其他国家的人民,包括中国人民,都造成了惨绝人寰的巨大灾难。列宁主义从来不屑于谈论正义,却不乏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的胡搅蛮缠的胡说八道;
    
    其三,列宁之后掌权的斯大林跟他的前任别无二致,同样把正义视若粪土,干脆就把正义予以完全而彻底的抛弃了。在前苏联广袤的大地上,正义毫无立锥之地,邪恶却无所不能、无所不为。正因如此,成百万、上千万的苏联人竟然在和平的年代里统统地死于非命了;
    
    其四,后来在东方兴盛起来的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即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中国化的怪胎——毛泽东思想,也从来就没有正义的概念。毛泽东思想乃是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之集大成。在毛泽东的观念里,根本就没有正义的任何位置,况且,他也根本不知道正义究竟为何物。不懂正义的毛泽东,以铁腕的、腥风血雨的和凶残无比的、阴谋加阳谋的、卑鄙无耻的手段,对中国人民长期地实行腐朽无能的法西斯统治。在被毛泽东思想所彻底洗脑了的中国大陆,其所治下的一切到底能变成什么样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恐怕也就不难猜想的了。毛泽东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表现在他通过发动几十次各种各样的疾风暴雨似的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把偌大的中国推入到万劫不复的灾难之深渊,从而导致了八千万活生生的中国人都统统地非正常死亡了。在毛伟大的手上,除了其所制造的惨绝人寰的绝大悲剧之外,就是其一手导演的江河一般滔滔不已的痛苦、血泪交织的呜咽和叹息!不懂正义的毛泽东,在胡作非为了几十年之后,以顺应天命的死亡,总算是对中国人民做出了唯一值得一提的巨大贡献。
    
    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长期以来一直是由官方所钦定的主流的意识形态,后来又加上了没有理论的邓小平理论、江泽民自我意淫的“三个代表”、还有胡锦涛毫无科学内容的“科学发展观”。这些完全以最高的政治权力作为其后盾的理论也好、思想也好 ,亦或是一句话的奉天承运也罢,都不过是与皇帝诏曰别无二致的现代翻版,都不过是党控媒体自得其乐而大放厥词的自我宣传,都不过是人们再熟悉不过的实际内容极为匮乏的官话、套话而已。
    
    连共产党的老祖宗都不讲正义,那么,言必称马列毛的徒子徒孙们就更没有讲正义的必要了。在他们看来,讲正义,简直就是瞎子点灯白费蜡——纯粹多此一举。对于这一点,真的有无穷无尽的事实,也有浩浩荡荡的证据,完全可以提供给将来的、能够行使独立审判权的中国法庭上。
    
    在中国大陆风行了半个多世纪、现在仍然在无孔不入、到处逞能的红色意识形态,几乎从来就没有讲过正义,也不屑于谈论正义,基本上就像是没有正义这码子事儿似的,甚至把正义长期地踩在脚下,扔弃一旁,置之不理。这,方显无产阶级专政(又名叫“人民民主专政”)横行霸道的雄伟气势和应有本色!但令人遗憾、更令人痛心疾首的乃是:这,正是中国人民巨大悲剧的根源之所在!
    
    没有正义,是红色意识形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等)的重大的理论缺陷,恐怕也是一百五十多年来兴师动众和波澜壮阔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致命基因。共产主义之所以形成了目前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惨遭失败的固有命运,其主要原因概莫能外地就在于正义的缺失和正义的空白。因为在红色意识形态的词典里,根本就没有正义一词。
    
    没有正义,历史的或现实的社会活动或运动,无论其规模多么巨大,无论其影响多么深远、多么轰轰烈烈,无论其力量多么耀武扬威、多么不可思议,其最终的不良下场,乃是避免不了的,也是迟早要完蛋的。因为没有正义,其存在的价值就必然要大打折扣,也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正面的意义,但却不乏迟早要显露的负面作用。
    
    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倘若对整个社会进行全面的指导,那么,整个社会就会变成是非混淆、黑白颠倒、良莠不分、邪恶盛行的下流社会;
    
    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倘若自吹自擂地自我张扬,那么,整个社会就必将自食其腐烂发臭的恶果,其强词夺理和不可一世的理论以及貌似强大的乃至于无所不能的极权专制,只能以滑稽可笑的跳梁小丑的真实面目而遭到人们的最终唾弃。
    
    不正义的一切,哪怕重复一千遍的谎言再重复一万遍,哪怕刺刀的丛林由万紫千红的花朵所掩饰,也就是说,无论其怎么使出浑身解数地进行装潢,无论用多少美妙的言辞来乔装打扮,无论有多少轻、重武器来捍卫,也终归是无济于事的,到头来必将落得个千疮百孔、人去楼空也!
    
    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究竟要把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引向何处?且看现实中层出不穷的邪恶和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就显而易见地可以作出十分明确而肯定的回答了。
    
    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究竟要让华夏故土以什么样的姿态,走向不可测度的深渊似的未来?这个极为严峻的状况,就这么明晃晃地、也无比真实地摆在每一个中国人的面前!
    
    在党控媒体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舆论一律和舆论一律一统天下的境遇中,红色意识形态早已蔚然成风,早已形成所谓中国特色的官方话语。作为官方主流的红色意识形态,也一直无所不在地覆遮着整个中国大陆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段河流、每一个城市和每一个乡村,也如雾霾一样蒙蔽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眼睛和心灵。
    
    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向来以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为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敌对势力,不但反对民主,而且反对自由;不但拒绝自由,而且拒绝法治;不但排斥法治,而且排斥人权;不但排斥人权,而且灭杀人权!真乃是可忍,而孰不可忍?!
    
    3、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不可能有正义的价值观
    
    遍布于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都没有正义,又怎么能够形成对于正义所应有的最起码的正确的理解和认识?
    
    在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指导下,请问,正义的价值观又怎么能够名正言顺地确立起来?
    
    历史的经验和社会的现实告诉我们:意识决定存在,而不是马克思所说的本末倒置的“存在决定意识”。有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存在。没有正义的意识形态从来如此地无往不在、无所不能,又怎么可能有正义的价值观?
    
    4、没有正义的价值观,不可能有正义的社会
    
    由于长期以来风行于整个中国大陆的意识形态从来不讲正义,更没有任何正义可言,所以形成了现在的价值观里无正义的可悲状态。
    
    当正义的价值观还没有得到普遍的和根本的确立之时,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就不可避免地和自然而然地乘虚而入,以弥补正义的空缺,以抢占本应由正义所占据和掌控的价值观。价值观由此而令人扼腕兴叹地变成匪夷所思和荒唐透顶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群魔乱舞且肆意妄为的黑暗场所。
    
    不正义的意识形态通过长而久之的洗脑,就像施行了惨无人道的脑手术一般,把正义的价值观给剔除出去,堂而皇之地植入了不正义的价值观,不正义的价值观于是普遍地而且是深入地有机构成。此种换脑术,也就是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大规模的“思想改造”之过程。所谓的“思想改造”,就是用伪命题的“无产阶级的思想”去改造同样是伪命题的“资产阶级的思想”。至于什么是“无产阶级的思想”,什么是”资产阶级的思想”,谁人搞得清?谁人搞得明?并且,更加不可思议、更加荒谬绝伦的乃是,偏偏要以“无产阶级的思想”去改造、去克服、去战胜所谓的“资产阶级的思想”,以莫名其妙的“兴无灭资”等等的名义所发动起来的各种各样的一波紧似一波的政治运动,直到现在,也是一笔笔有如天文数字般的花销,更不用说其所浪费的中国人民海量的时间、精力了,实在是兴师动众而劳民伤财的荒唐透顶的无用之功,实在是具有中共特色的毫无意义的混蛋糊涂账!这,实乃与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背道而驰的遍及全国的大规模的极其野蛮的政治强奸!这就是说,“思想改造”是一种以毛泽东式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对于中国人民的正义及其价值进行批判、讨伐、围剿、奸污,并完全、彻底、全部、干净地予以灭杀的恶贯满盈之罪恶!毛泽东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终于实现了在共产主义天堂的美妙诱惑下建造一个货真价实地狱的“无产阶级的革命理想”!
    
    正是在这种人类悲剧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境遇下,中国大陆还能有什么令人欢欣鼓舞的正义以及值得一提的正义观?任何敢于表达维护正义之词的有识之士,不是被投入到漫漫无期的监牢,就是横遭割喉、枪杀、身首异处的悲惨命运。没有正义,倒可能犬儒一般地苟延残喘、也稀里糊涂地混得个人不狗样;有正义者,反而生不如死,死去活来,必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不是遭到批判,就是遭到讥讽、白眼、处处得咎,总之肯定不得劲,浑身不自在。在这种黑白颠倒、是非混乱、硬把不是当理说、硬把不要脸当饭吃的情况下,谁还敢讲必将带来磨难甚至灾祸的正义?谁还敢冒着(毛泽东)敌人的炮火奋不顾身、赴汤蹈火地前进?故此,不正义,便成为人们视若无睹且麻木不仁的习以为常的价值,不正义的价值观也由此而得以普遍的可耻确立。
    
    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不正义,必然导致没有正义的价值观。拥有不正义的价值观,人们的所言所行究竟会堕落成何等令人不堪的模样,也就不难知晓了。不正义的价值观业已普遍化,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常态。作为其结果,不正义的社会现实,也就必然成为我们司空见惯乃至于不以为然的可悲存在了。
    
    二、没有正义,就什么都没有了
    
    请问,没有正义,还能有什么?
    
    正确的回答是:没有正义,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正义,一个人的价值岂不是要大大地缩减,乃至于虚无?人的言谈举止不正义,岂能对得起人之为人的一撇一捺?
    
    没有正义,从事教育工作的人,如何能够培养出辨别是非、知书达理的学生?
    
    没有正义,作为国家公权力象征和标志的警察、检察官、法官等,岂不要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大盖帽,两头翘,吃了被告吃原告?如此这般,不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警匪一家,专以收刮民脂民膏为能事、徒有一张穿着国家制服的漂亮的皮?这个样子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恐怕不但不能追究应予追究的罪恶,严惩必须严惩的犯罪,反而还以其令人发指的不作为和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反作为等方式,纵容犯罪、庇护犯罪!在这种职务犯罪大量甚至于广泛存在的极不正常的情况下,也无怪乎,竟每天都会有那么多的、层出不穷的冤假错罪案一波又一波地、长江后浪推前浪似地涌现在我们这个早已被血泪浸染了的和正在浸染着的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
    
    比如,受害人在被犯罪分子残害之后,还要被大盖帽们敲骨吸髓地盘剥一番!真乃是:痛上加痛、悲上加悲!在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孤独无助的凄凉境遇中,请问:还让不让人有苟延残喘的、哪怕是一星半点的希望了,还有没有一条让人在夹缝中可以生存的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了?所有这些仰天长啸的喟叹、泪水连连的呜咽,还有那无处说理的愤懑,不都是由于某些公权力掌握者忽视正义、蔑视正义、毫无正义理念所导致的肆意乱权等胡作非为所引发和形成的罪恶之结果吗?
    
    因为没有正义,所以才有邪恶;因为邪恶的得逞,所以才有正义的悲鸣!
    
    正义不作为,邪恶逞凶狂!
    
    三、正义,应当成为人的本质存在;正义,应当成为社会的本质存在
    
    一个单位、一个组织、一个社会团体、一个政党,乃至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应当热爱正义、维护正义、追求正义、实现正义!
    
    正义,应当成为人的本质存在;正义,应当成为一切政党、一切社会组织,乃至整个社会、整个国家自我运行的内在要求,更应当成为衡量一切的尺度!
    
    1、人,应当确立应有的正义观;正义,应当成为中国人的价值观
    
    每一个人都应当拥有正义的理念,都应当热爱正义、维护正义、追求正义,并尽其所能地实现正义。人,不但要求得自己的正义,而且也要求得别人的正义;不但要维护自己的正义,而且也要维护别人的正义;不能维护别人的正义,而只是维护自己的正义,就不可能真正地实现正义。
    
    热爱正义,要像爱护心脏一样。心脏要是衰竭,生命就会垂危,死亡就要来临;心脏要是健康,生命就会充满活力,无论干什么事情,都会朝气蓬勃有劲头。正义,其实就是人类的心脏。有正义,我们的生活就充满希望,就会有青春洋溢的快乐;没有正义,我们就等同于茹毛饮血的野蛮之禽兽,我们就不配做一个现代社会的文明人。要像热爱一切的美好事物一样地热爱正义,因为,正义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最光辉的;正义,比黄金更宝贵,比阳光更灿烂;
    
    维护正义,就像维护眼睛一样。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眼睛里必须干干净净,有如一汪清水,晶莹明亮。维护正义,就是要排除任何不必要的杂质,摈弃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的污泥浊水,让正义的光芒闪闪发亮,普照人间;
    
    追求正义,就像追求完美一样。只有正义,才能带来不留缺憾的完美;只要是不正义,就没有任何意义的完美可言,尽管形式上或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华丽、也非常完美,但那不过是过眼云烟、转迅即逝的昙花一现而已。正义,就是至真、至善、至美,就是我们所追求的崇高的人生境界;
    
    实现正义,就是要物归其主、各得其所、恰如其分;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属于别人的,一分不能拿,;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做人、做事要诚实;要从根本上杜绝坑崩拐骗偷。不但远离任何形式的罪恶,而且还要尽力消除各种各样的罪恶;要多做善事,莫以善小而不为;要防止罪恶,莫以恶小而为之,等等;
    
    只要具备了如上所述的正义理念,人,才能够堂堂正正地做事,光明磊落地做人,问心无愧地对得起天地良心!
    
    正义,应当是人之为人的本质;人的存在,应当以正义为本质存在!
    
    2、任何社会组织,都应该为正义的实现而奋斗
    
    一个政党,尤其是现代社会的政党,特别是追求现代文明和社会进步的执政党,应该一马当先、义不容辞地确立自己正义的目标,应该使自己的纲领拥有热爱正义、追求正义、实现正义的相关内容。
    
    以实现正义为纲领的政党在自我管理、自我运行、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过程中,一定要以实现普遍的正义为基础,以追求普遍的的正义为标准,并用正义来衡量实际工作的绩效,用正义来作为判断责任与义务的原则。
    
    一个现代文明的政党,特别是一个以推动社会进步和造福人类为使命的执政党,更是须夷离不开作为其本质、作为其标准、作为其原则的正义。如果离开正义的原则,那么,就根本谈不上一个现代文明的政党,更遑论所谓文明社会的执政党了。其执政的合法性究竟何在,恐怕都是一个应当立刻加以解决的莫大问题了!
    
    如果没有正义作为其应有的本质,当然就没有也不可能有所谓的执政合法性!如果在没有正义的基础上来霸王硬上弓地强行执政,那么,最好是现在就应该当机立断地和刻不容缓地用正义的标准,以正义的手段,对不正义的自我进行脱胎换骨的和毫不留情的彻底改造!
    
    3、整个社会都要追求正义、维护正义、实现正义
    
    一个社会,尤其是一个现代文明社会,毫无疑义地应该是一个热爱正义、维护正义、追求正义并尽力实现正义的社会。现实社会中的每一个问题、每一个矛盾、每一场冲突,几乎都或多或少地与我们的这个社会没有或匮乏正义相关联,比如:冤案、野蛮拆迁、贪污腐败、环境污染、权力市场化、公权私授,等等,都没有一个不是与正义的缺失甚或根本没有正义相关连!
    
    一个社会要是不正义,哪怕GDP上去了,哪怕把人们的自由都给限制得死死的(这本身就是不正义),乃至于达到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程度,那也是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社会仍然不能和谐,更谈不上所谓压倒一切的稳定。不正义,终归是和谐不了,也稳定不了的!
    
    一个文明社会,应该、可以并且必须是一个正义的社会!正义的社会,要以正义为基础,以正义为条件,以正义为本质,以正义为目的。在正义的社会里,人人都要热爱正义、追求正义、弘扬正义,并以正义的实现为目的!
    
    4、要以正义为标准,改变一切的不正义
    
    改变一切的不正义,目的就是要恢复正义、实现正义。一切不正义的现实,都是不合理的存在;而一切不合理的存在,都是必须加以改造的,以使之变成正义的、合理的存在。
    
    黑格尔所讲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犯了哲学上的一个致命的错误,错就错在是非不清、好坏不明、正义不彰!这种不管正义与否的稀里糊涂的论调流传甚广,其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无远弗届、登峰造极。对于黑格尔的这种谬论,正确的回答应该是:正义的存在,方为合理;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的存在,则是不合理。
    
    要把一切不正义的存在,改变成正义的存在,尽管为此可能或必然付出千辛万苦的代价、血泪交融的伤害,甚至抛头颅的牺牲,那也是必须完成的艰巨而又光荣的神圣使命。
    
    不能因为不正义的东西现在已经存在了,并且已经存在很久了,便把它视之为具备某种程度的合理性了。要知道,不正义的存在,终归是不正义、不合理的,也是必须加以改变的。不改变不正义的存在,难道还要让不正义的存在一如既往地自我逞能,与时俱进地到处招摇吗?
    
    显而易见,“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这个黑格尔名言,是有着巨大的理论漏洞的,它也的确为现存的不良社会制造了强词夺理的和貌似有理的哲学借口,因而我们必须坚决否定、批判并摒弃这种以哲学的名义为不正义的存在寻找托词的似是而非的奇谈怪论。
    
    作为马克思主义来源之一的黑格尔哲学,的确有不少经不起历史检验和理论推敲的错误,其中的“历史决定论”,恐怕就是一例,但却作为所谓的“合理内核”,被马克思不分青红皂白地一下子给囫囵吞枣了。马克思所制定的机械而又僵硬的历史发展的“五段论”,即所谓社会发展的五个必经阶段: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为共产主义社会的前段),其实就是对黑格尔的“历史决定论”的直接继承。可以说,马克思曾经大段大段地、乃至于长篇累牍地把黑格尔的原作进行了毫不改样的抄袭,几乎全部照搬而来,最后却都给收编为马克思自己的著作了。在一百几十年前的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产生像现在这样的《知识产权保护法》,要不然,马克思毫无疑义地具有对于黑格尔著作的剽窃之嫌了。这样以来,马克思岂不是一个以窃取黑格尔哲学的知识产权为能事的汪洋大盗了吗?马克思在剽窃黑格尔哲学方面做得的确有些不地道、不正义,尽管由于黑格尔长眠地下,对马克思的所作所为也不能从墓穴中爬起来进而提起控告,况且,那时候也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相关法律,想必告也告不赢,那么,就只能作为历史上纠缠不清的一笔糊涂账,而且也只能在这里顺便提及一下而已。马克思的不正义,由此可见一斑。
    
    4、要把不正义改变成正义,是社会改造的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
    
    要把不正义改变成正义,要把不正义的一切改变成正义的一切,对于具有中国特色的当今社会而言,实在是极其巨大、也十分艰苦的社会改造的系统工程。所谓的系统工程,通常指的是一个大系统,这个大系统里面包括无数的子系统;一个子系统里面还可以分为无数的小系统,乃至小小系统。大系统也叫做整个社会,而社会是由各阶层、各行业、各部门、各地区等各个子系统所组成。而各个子系统则是由社会的小系统,即,叫做细胞——人所组成的。每个子系统实现正义的状况,与大系统的最终实现正义,是有紧密关系的。各阶层、各行业、各部门、各地区等各个子系统都实现正义了,作为大系统的整个社会才能最终实现正义。
    
    在这里,人是最关键的主导因素。人是具有决定意义的关键。只有每一个人都确立了以正义为本质的正确的价值观,那么,整个社会就会逐步地走向正义的轨道。而作为组成社会的人倘若不正义,那么,各个子系统就不会也不可能正义,进而言之,就会形成整个社会的不正义。
    
    所以说,每一个人的正义与否,直接决定整个社会的正义与否。人,既是组成社会的细胞,又是社会生活的主人。其价值观是否正义,直接影响并决定整个社会的正义实现的程度。尽管现实的社会里正义程度还处于相当低劣的水平,甚至远远没有达到最起码的要求,也就是说,我们身处于其中的社会几乎就没有正义,但我们为之努力的目的,就是要把正义树立成我们头脑中应有的价值观,以逐步改善、纠正以往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的思想意识。
    
    只有每一个中国人都确立了应有的正义观,我们才能够不断地改良我们身处于其中的各个子系统;当各个子系统都走上了正义的轨道上之时,整个社会的大系统就可能或必然地发生巨大的变化,就会由现在的不正义转入到未来正义的康庄大道上。
    
    尽管作为整个社会之大系统的改变纷繁复杂,绝不可能一触而就,但一点一滴地积少成多,集无数的小胜为若干次大胜,那么,我们就会逐步地改变现实不正义的存在,并在改变所有不正义的子系统而使之转入正义的基础上使得作为整个社会之大系统的正义顺理成章地、也水到渠成尽早实现。
    
    无论是作为社会细胞和主人的人也好,还是作为各个方面的子系统也好,亦或是作为整个社会的大系统也罢,都要把现实的不正义转入到应有的正义上来,都要把正义转型当作义不容辞的神圣使命来考虑,都要把转型正义当作重大的战略任务来完成。这种社会正义转型的极其浩大的社会重建工程,需要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需要每一个中国人的不懈奋斗,需要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等等诸多方面进行艰苦卓绝的创造性的精神文明和制度文明建设。
    
    5、要确立正义的标准,以更正所有的不正义
    
    如何改变不正义的一切,并使之转入正义的轨道?比如,从小学到中学、从中学到大学几乎所有的文科类教科书中都存在着诸多的不正义的现象,是不是应该予以立即的改正为好?
    
    要以正义为标准,更正一切不正义的谎言;
    
    要以正义为标准,更正一切不正义的历史;
    
    要以正义为标准,更正一切不正义的现实;
    
    要以正义为标准,更正一切的非正义、不正义、反正义!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八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808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贻春:文字狱的危害
·郑贻春:我很快就会获得自由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