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练乙铮:依足法例搞批斗 茶余饭后商夺权—港大怎么办?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7日 转载)
    在共和国的领土上,革命就是夺权。无论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文化大革命、习近平发动的亚文革及延伸到本地由台前台后地下党挑起的小文革,都一样。斗争对象排次,一般都是「先易后难」,启衅必找最讨厌的知识分子堆下手。毛氏当年搞「文化」革命,首先针对的就是文化部,罪名是专搞封资修艺术、轻视社会主义作品,一口气把文化部封为「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或者外国死人部」。今天,特府当权革命派要「解放」香港、令「一国两制」变成空壳一块,选择打击的第一对象便是香港大学,从校长、院长、教授一直打到学生。这与毛氏的手段何其相似!
    
     特府要夺权十分容易,而且往往可依足条例有根有据,因为在关键处,殖民地专制法权保留下来了。在港英统治晚期的特定历史条件之下,统治阶级意志与社会主流价值,或是大致相符、或是平行而少有互相干扰,法例所赋予政府的专制权力,便可备而不用,或用而不引致社会反感。惟九七之后特别是梁氏当政以来,政权与社会形成对立,殖民法权便成为统治者的现成武器、夺权斗争的切入点。例子之一就是大学校监由港督╱特首出任,大学管理委员会成员大部分由港督╱特首直接或间接委出。港人当年广受「民主回归」幻想催眠,把这些殖民主义东西「袋住先」,以为之后的五十年里还有很多机会「优化」,今天后悔莫及。

    
    上周,陈文敏教授认为应该检讨特首在高等教育环节的权力是否过大、若干行为是否恰当,无疑应该,却已然太迟,除非绝大部分本港各大学师生加上分散每一行业角落乃至全世界的各届旧生,都能够猛然警醒振臂一呼,否则无法改变现状;但那是难以想象的行动,因为大学培养出来的精英,大多数已经进入社会建制中上层,容易按自身经历认为固有体制「无问题」。然而,把事实挖深一层,把本地大学最高权力架构与西方及大陆的名牌大学作比较,有利明白自身处境,还是很有益的。
    
    剑桥大学
    
    与港大比,英国的「金三角」大学最为合适,因为当今府中圣上要求他的儿女择友配偶,务必以剑、牛、伦的学生为准(此非小道消息,而是各大报报道过,来自特金梁么小姐本人)。「金三角」之中,笔者选剑桥,主要因为曾经到过,而且她还是中国知识分子最熟悉的那片「西天的云彩」。其实,剑桥这所八百年老大学的历史本身就非常浪漫有趣,但不属本文正题,惟有割爱。
    
    关于剑桥大学最高层权力架构的数据很丰富,除了大学网址上的简单介绍,还有一本厚达1047页的详尽法律条文专书Statutes and Ordinance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mbridge,里面清楚界定了剑大的五个权力中心:Chancellor(Ch)、Vice-Chancellor(VC)、Senate、Regent House(RH)和Council。下面,笔者简介此五者的产生办法、权限及彼此之间的关系。由于这五个名词经常在其他大学的权力结构里出现,涵义却往往迥然不同,无法统一意译,因此笔者保留英文原词,只用中文解释。
    
    Chancellor︰这是剑大的法定终身首长,行校监之职,由Senate全体成员一人一票选出;其提名方式有两种:一是由Council全体成员加十六名Senate成员组成的提名委员会提名,一是由任何五十名Senate成员联署提名。这种结合提名委员会和「公民」提名的做法,值得港人学习!提名对象完全开放;Ch之职于1976-2011年由英女皇皇夫爱丁堡公爵菲腊亲王担任,而继任者却是商家出身的盛伯理男爵(剑大旧生,1998至2006年间任科技与创新大臣,在上议院代表工党,其祖父却是英国第二大超市Sainsbury集团的创办人)。此职位高名重而权虚,却对维系「组织精神」有莫大作用,是英式重要典章制度里常设的一股软实力。
    
    Senate︰这是很独特的一个民主组织,由Ch、VC等官员、RH全体成员及所有在世的剑大颁授的博士、神学士、理工科以外的硕士学位持有者组成(为何S&O里列明此「重文轻理」传统而大学网站简介里没有提及此点,笔者不知道也不明白!所以到底今天还有没有这个学科歧视,要靠知情者告诉笔者)。Senate的权责,列明的只有一个:选出Ch和署理Ch;后者的正式名称是High Steward。Senate的成员有多少,无法确切知道,理论上估计应该不止十万。
    
    Vice-Chancellor:大学实际上的行政首长,即通常意义上的校长;人选产生办法是先由Council之下的一个顾问委员会提供推荐名单,供Council选择一人作实质提名、公布之后由RH作委任仪式,任期五年,之后最多可续任两年。由此VC产生办法可见Council的权力很大。
    
    Council:这是大学的最高行政和制订政策的机构,负责决定大学的使命、资源运用、协调大学与下属学院之间的关系等,下设多个常务委员会。成员人数不多,主要由选举产生,包括Ch、十六名学术人员,内含四个学院的院长、四位教授(Professor或Reader)、三名学生,以及四名由RH委任的校外人士,由VC当主席。理论上,Ch有权自任主席,但实际上不会发生。Council的权力不限于学术方面,还掌握财政、管发展方向;所谓「教授治校」,便是体现在这个机关里。注意:校外人士只占这个机构成员的少数。
    
    Regent House:这是大学的最高立法行宪机构,行使直接民主,成员3800名左右,主要是大学各级教职员;RH的大会由Ch召开,审议和通过所有递交予大学的正式报告,包括VC提交的年度工作报告。
    
    大家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到剑大最高权力架构的三个特点:一、剑大是一个高度独立自主的机构;外部政治力量没有体制渠道干扰校政,校外人士只占权力架构里的很少数,其中最高级的Chancellor,不仅是虚衔,还是由大学大家庭(Senate)数以万计的成员把关,以包括「公民提名」的方式经普选产生的;二、Council的实权很大,总揽学术、财政、发展方向等大权,而VC作为其主席,要得到起码八位学术巨头成员的支持,才能顺利决策施政;这个再加上管大学宪制和法规的RH的主体是各级教员,因而可以说,权力架构体现了「教授治校」;三、大学的五个最高权力中心之间有充分的互相制衡,基础却是民主选举。其实这三点是全世界绝大多数一流大学的特点,并不限于剑大。
    
    港大与剑大比
    
    港大的最高权力架构分为三个中心机关:Court(校董会)、Council(校务委员会)、Senate(教务委员会)。
    
    Court:负责香港大学的宪制和法规,特首是其当然主席,成员约112人,包括Council及Senate所有成员;除了约七名校方人员,其余的都是校外人士,特别包括二十名由特首委任的。总体而言,有一半的成员来自校外。
    
    Council:掌控港大财政、发展方向和总体人力资源等实质行政运作,主席由特首委任(现任是梁智鸿医生,由曾荫权委任,今年6月任满);共有约24名成员,当中规定三分之二是校外人士,其中6人由特首委任(现有一位悬空,余的今年6月任满),另外6人由Council自己委任。这是大学权力最大最集中的机关。
    
    Senate:负责港大教研和学生事务,由VC马斐森教授任主席,成员约48名,全部是教职员另加三名本校学生。
    
    与剑大相比,港大的最高权力设计有以下特点:一、VC(一般意义上的校长)的权力范围很窄,只限于他当主席的Senate;特别是,他没有大学的最高财政权。在其他两个权力机关里,VC只不过是普通一员。二、特首在港大的名义权力很大,不仅是Court的主席,还直接任命Council的主席及二十名Court的成员、六名Council的成员。若特首是一个虚位行事的校董会主席,那还可以,但换作一个「依法施政」、权力欲极大的特首,其在港大的实质管治能量便大得惊人,VC无法比拟;在这个情况之下,教授不可能治「校」,只能治「学」,而且是很狭义的、短观的「学」,因为他连大学的发展方向也无从置喙。三、外力有强大的体制渠道渗入港大最高权力架构,而这些渠道主要是由特首控制的,因此特首若要夺得更多的权力和人事位置,容易不过;由一个按特定政治意识形态积极干预大学事务的特首当校董会主席,大学的独立自主能力将荡然无存。
    
    上述最后一点是所有现在和过去的港大一分子(港大大家庭成员)未曾见过、难以想象的。然而,在港大即将发生的事,将来还会在其他各所大专院校逐一重复。殖民专制法权的残余部分,明天由地下党全面接收、发扬光大;港人虽然反感,统治者却可指出那是完全合法的。习惯守法的香港人要乖乖认输了。
    
    北京大学又如何?
    
    然而,当权派从来不相信、也从未接受过「五十年不变」的说法。即使港大的规章制对现时统治阶级夺权大有利,对当权派还是不足够的;在他们的意念里,本地的大学必须向大陆的大学多方面靠拢、最后看齐。这个「最后」,快则十年,不出二十年;幸运的话,我们这一代人都可以看到。此乃笔者断言。
    
    那么,到时的本地大专院校将是如何景象?很简单,大家只要看看大陆的高等教育规例,以及大陆教育部为其一流学府如北京大学订出的章程,便知梗概。为此,笔者引用一些官方数据,特别选取其有关学校内部最高权力机关的条文;其他技术性的部分暂且忽略,条文中的大量非关键词眼和各种「例牌」词句也略去。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高等学校章程核准书第24号:《北京大学章程》(2014年9月3日实施):
    第二十五条—党委统一领导学校工作,其职责是:(四)讨论、决定学校内部组织机构的设置和内部组织机构负责人的人选;(五)讨论、决定学校的改革、发展、稳定(维稳?)以及基本管理制度等重大事项;(七)领导大学工会、学生会和教职工代表大会。
    
    第二十六条—校长每届任期五年。······学校设副校长。
    
    北大的这个章程很简单,一万字不到,大约是剑桥大学S&O的1%,所以很多关键的权力问题无法在章程中得到答案;例如,文件连校长╱副校长是如何产生的也没有说。这些,要看更高阶的文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1999年1月1日起实施):
    
    第四十条—高等学校的校长、副校长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任免。
    
    从美国投奔祖国的大科学家钱学森非常不喜欢大陆的高教制度,但很多年都不敢说出口,临终时终于鼓起勇气把不满都告诉到医院看望他的温家宝,于是国务院进行了「改革」。上面便是「改革」后的一些大学办学要点。说老实,香港人大概没多少个会认为那是很好的高等教育体制的一部分。不过,特府却依然会在本地大学强势夺权,之后会加倍提供资源推动本地学生和官员到大陆高校交流培训,同时把本地大学的发展方向推向与大陆大学趋同。虽然,特府领导人却会继续把子女送到剑、牛、伦、哈、普、史等西方一流大学,并且要求子女交的朋友配的偶也必须是那些顶尖学府的学生。
    
    The CE may lie, but the father does not.
    向港大夺权的密锣紧鼓声中,这到底包含了一点人性光辉与天良。
    
    来源:香港《信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412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练乙铮:为势所迫中共左转 无端受辱港人反面
·练乙铮:”新常态”:大陆GDP增幅还要跌多少?
·练乙铮:借题发动小文革 青军是否红卫兵
·练乙铮:谈护照国籍—— 论港人成为少数民族
·练乙铮:无谓咨询.Unfriend中国.占领经济学
·练乙铮:严防特府以法打压 参考绿营柯陈模式
·练乙铮:退场输目何必计较 时间站在民主这边
·练乙铮:台湾以选票向上加压! 香港以武力向下施暴?
·练乙铮:极端意识形态治港的恶果陆续浮现
·练乙铮:命运自主不等于独立 追求民意不代表开明
·练乙铮:警棍遇上软实力 三粒星赢了五粒星 谁是占中人
·练乙铮:占中不收科·守土出艺术·党爷斗田少
·练乙铮:了无新意何可服众 寸步不让逼人离心
·练乙铮:政权面对正气 大陆面对港独 梁特面对英镑
·朱安:从练乙铮板块论看遮打革命前景
·练乙铮:梁特弹压狂态毕露 占中世代华丽登场
·练乙铮:专制国家教你搞民主.近墨者食黑油
·练乙铮:细论民主失利与社运的转轨转型
·林保华:练乙铮为亲共的台湾政商拉警报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