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章文:让中共党内各派从黑暗中走出来
请看博讯热点:令计划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4日 转载)
     章文 知名评论员
    
    也说「拉帮结派」
    
    章文:让中共党内各派从黑暗中走出来


    「拉帮结派」是人类社会中正常现象,有共同兴趣和志向的人易走到一起。
    
    「拉帮结派」从词面上看本是一个中性词,在中国却是绝对的贬义词。古代有所谓的「朋党之祸」,今天则有「搞小山头、小圈子总有一天会出事」的说法。
    
    其实,「拉帮结派」是人类社会中的正常现象,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有共同兴趣和志向的人容易走到一起。社会中各种组织,诸如协会、兴趣班,都是在拉帮结派。大家在此过程中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北宋大文豪也是政治家的欧阳修在其《朋党论》中说:臣闻朋党之说,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此自然之理也。
    
    欧阳修是在「一家天下」大背景下作此阐述的,他寄希望于明君去辨析君子和小人。所谓「朋党」,实质不是「党」,只是臣子们在维护皇家统治的前提下,由于对问题看法不同而形成的松散派系而已,他们没有也不敢有自己的纲领和组织,否则便有「篡逆」的嫌疑。
    
    史上最有名的「东林党」也不是政党,而是明朝末年以江南士大夫顾宪成、高攀龙等人为主的官僚政治集团。考察他们的三项具体主张(开放言路,反对宦官干政,反对矿税),便知他们也不是反对皇权的反对派。
    
    现代意义上的政党,按照新华词典的解释是:为了政治目的结合起来的团体。所以在「拉帮结派」的后面,有「结党营私」的说法。听上去,好像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但这里的「营私」是指组党去竞夺执政权,而不是谋本党团伙的私利。
    
    观之西方民主国家,其各种党派的成立都是为了通过选举上台执政,实现自己党派的治国愿景。这些党派处于公众、媒体和国会的严密监督之下,是很难谋取小团伙私利的。
    
    中共建政初期,毛泽东也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可谓深谙现代政党的真谛,可惜他只是说着玩的。在实际中,对外他只允许民主党派接受中共领导,担负「参政议政」的功能,绝不允许轮流坐庄;对内,则大力打压不是自己一派的势力,为了除掉威胁自己地位的刘少奇一派,不惜发动文革搞乱中国。
    
    也就是说,只准自己「拉帮结派」,不准他人树山头。但是正如色情服务业一样,扫黄只会令地下卖淫更猖獗,不准搞小圈子也只会使地下圈子更多。前段时间媒体热炒的「西山会」,不过是中共内部派系的冰山一角而已。几乎每个大佬的背后都有一个小圈子,这是公开的秘密。
    
    更恶劣的是,由于不准公开化、缺乏有力监督,这些小圈子全在暗中运行,谋取的也基本上是小团体的利益。而且往往还不惜损害国家和公众的利益。结果是肥了团伙,瘦了国家。
    
    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事件已经给中共敲响了警钟。政治人物都是「野心家」,只有将其「野心」置于监督、制约之下,则其「野心」就会变成为国为民谋福利的「雄心」。若一味强压,则很有导致灾难的发生。
    
    埋头当鸵鸟,是不明智的做法。何妨正视现实,让党内各派从黑暗中走出来,各自展现自己的观点,推选自己的代表人物角逐党魁?窃以为,这才是真正的党内民主。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005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章文:法律不会绕过孔庆东 (图)
·章文:网上召开政协会议? (图)
·章文:「吃人」的体制 (图)
·章文:官员性欲为何这样强 (图)
·章文:当的士司机渴望「两党制」 (图)
·章文:反腐败和「党政分开」 (图)
·章文:在自由与暴力之间 (图)
·章文:没有自由,哪来创新? (图)
·章文:粗鄙时代下的社会人心 (图)
·章文:靠什么粉碎「政变」 (图)
·章文:「官不聊生」也不正常 (图)
·章文:如何杜绝冤案 (图)
·章文:为什么冤案必须追责? (图)
·章文:革命语言死不休 (图)
·章文:是谁将周永康「带病提拔」到党中央? (图)
·章文:宪法顶个球? (图)
·章文:曹思源的「宪政梦」 (图)
·章文:无人敢把互联网办成局域网 (图)
·章文:「外交为民」有待进步 (图)
·章文:推荐三本书,推荐《家国天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