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不要太把诺贝尔奖当真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11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第一部份:
    

    (318)
    
    1988年瑞典文学院宣布 :将本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埃及作家马哈福兹,理由是他“通过大量刻画入微的作品──展示了洞察一切的现实主义,以唤起人们树立雄心──形成了全人类所欣赏的阿拉伯语言艺术。”
    
    没有得到“诺贝尔文学奖”的大区域以前是中国、阿拉伯、非洲,而现在仅仅是中国了。(1986年,尼日利亚小说家、诗人和戏剧家沃尔·索因卡获诺贝尔文学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黑非洲文学家。 )
    
    中国的落伍甚至缺席,表明中国“还有希望”,还有“成为一种新文化策源地”的巨大潜能。中国尚未被欧洲文化的要素深深地侵入;中国或许还有真正的自新能力?中国还没有唾弃自己的“特色”、还没有习惯于仰望他人、并对未来还怀有一种巨大而又飘渺的青春式幻想?
    
    现代的人们!不要轻视了这种历史大气候的征兆!它虽十分微弱,终将异常强劲。潜伏在这种“无能获奖”的冷醒冰屋之下的巨大暗流──正使世界历史的轴心,向“非欧洲”的方向,缓缓旋转。“非欧化”,将是下一个历史回合的主题!
    
    1988年
    
    (412)
    
    恶梦
    
    我被一个深刻的忧虑困扰着。这忧虑包括着无名的悲衰和真正的恐惧······我梦寐以求的新统治阶级(新文化阶层与新武士阶层的合壁)──当他们已成功地使中国复兴之后,自身反被一种腐蚀性的命运支配了。他们如何抗拒成功带来的腐败呢?如何避免自身的泡沫化呢?
    
    “精神食粮”和普通粮食有一个共通的妙用:使人发胖。“精神食粮”比普通粮食还有一个妙用:使人内心满足,从而减少普通食品的消耗。“精神食粮”对于一个粮食极度匮乏的“红区”而言,真是一个杰出的发明,应该授之以“诺贝尔和平奖”──它延迟了一场内战的爆发。“精神食粮”对于一个粮食极度充裕的“白区”而言,则是一个冒险精神的引子,鼓励人们向往红区、向往贫困、向往原始和野蛮。
    
    1991年
    
    (摘自《被囚禁的中国》,1991年)
    
    第二部分:
    
    一,高行健的得奖对全体华人都是好事
    
    1,对中国共产党是好事:高行健曾经作为中共党员,比普通中国人得到了更多的培养机会,无论怎么说,他的获奖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项历史成就。如果没有共产党员的特殊身份,他的道路显然无法直接通往诺奖的。虽然高行健1989年以后由于某种原因脱离了共产党,但是在共产党看来,这只能说明高行健“堕落了”。一个堕落了的共产党员现在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那么还拥有好几千万没有堕落的共产党员的这个庞大组织,当然会因为高行健的得奖而变得形象更大。所以我认为,中国政府对高行健得奖的不满是令人困惑的,很可能是表面的,姿态性的,甚至是暗中高兴的。有人甚至会说,“高行健再了不起,不还是我们培养的吗?并不是国民党培养的(台湾人),也不是英国人培养的(香港人),更不是其他国家培养的土生土长的华侨。你们看,还是祖国大陆伟大吧,一个在国内不起眼的人物,到了海外就能拿诺贝尔奖,而他的作品甚至是在国内打好基础的。”
    
    2,对不喜欢共产党的中国人是好事:高行健虽然是共产党培养起来的,但他终于站了出来表明自己的反对立场,他的得奖因此表明国际社会对于共产主义的批判。这也是某些人认为的,诺贝尔文学奖已经政治化或是“和平奖化”。同时,这也表明了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已经取代了前苏联的角色,成为西方社会的头号假想敌;而高行健2000年得奖的政治意义,恰好等同于索尔仁尼琴1970年的得奖。稍微不同的是,高行健在国内对政治并非冷漠,不仅没有像索尔仁尼琴那样蹲过监狱,还是一个共产党员;他不是流放出来的,很可能还是“公派出国”的。
    
    3,对中国(大陆)国籍的人是好事:高行健虽然已经不再是拥有中国国籍的中国人,而是拥有法国国籍的法籍华人,但他的获奖作品是用中国大陆的汉语写作的,甚至是在北京居住期间构思的,无论如何他的生活经历都是在中国大陆形成的,他的作品是在中国初具规模的,他也是依赖中国背景而在20世纪的最后一年,以象征性极重的方式,获得了西方世界边区的瑞典人的赏识的。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首先是给予中国背景,免得诺贝尔奖因为中国的缺席而变得缺乏代表性,然后才落实到高行健其人的身上。
    
    4,对港澳台同胞和海外华人是好事:高行健的获奖作品虽然在社会文化的意义与他们关系不大,但毕竟是用港澳台同胞的母语写作的,即使对海外的土生华人虽然不是同文依然还是同种,而且高行健的得奖表明国际社会对于海外华人的重视甚至是某种偏爱,已经超过对中国大陆的原住民。
    
    5,对文学从业者(作家、评论家、研究家)和爱好者来说是好事: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作品比高行健更好,大可不必愤愤不平,而应该高高兴兴,因为你本人的货色已经达到并超过了“诺贝尔奖的水平”;如果你作为普通读者觉得高行健的作品不来劲也不必口出怨言,既然有那么多比高行健更好的中文作品已经问世,那么我们的文学兴趣应该有更多的机会得到满足了,看来我们的一生会越来越丰富了。
    
    6,对那些丝毫没有文学兴趣的汉语读者或是非读者也是好事:至少我们有点新闻事件可供茶余饭后的谈论消遣了。
    
    最后,一个综合的好处就是:我们所有的华人或叫汉语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语来阅读诺贝尔得奖作品了,而不必再通过翻译,或仅仅是用外语来阅读与欣赏了。这种通过翻译或是通过外语的阅读,不可避免会因为隔膜而产生某种神话,某种脱离现实的过度想象。
    
    以上是就积极方面而言,那么有没有消极方面呢?当然有。据不完全统计,半年以来,有关这次获奖事件的长短评论已经超过500篇,其中多为负面的、批评性的、表示大大失望的。
    
    ······
    
    四,不要把诺贝尔文学奖偶像化
    
    我想,这次诺奖事件给中国人的最大收益,除了终于解开国人期待诺奖的焦渴悬念外,就是破除了那困扰中国文人近百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的神话,使我们回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现实中:诺奖就是诺奖,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是;诺奖就是诺奖本身,并没有什么皇帝的新衣。
    
    (摘自谢选骏《诺贝尔文学奖的神话与现实》,2001年2月4日。)
    
    第三部分:
    
    在诺奖尘埃落定之前,是中国人的,就不要太把诺贝尔奖当真,更不要为此吵闹,不要让抛出诺奖的委员们感到好笑,更不要“二桃杀三士”的悲剧发生在华人世界。
    
    中国不仅是一个“大国”,而且是一个“文明”;中国应该有自己奖项,比诺贝尔名气更大的奖项,当然,这只能在“中国文明化”以后才有可能。但在这美好的一天到来之前,还是不要太把北欧人的诺贝尔奖当真,免得《克雷洛夫寓言》里的厨子又一次拿出他的绝活。
    
    2010年10月11日
    
    《“刘晓波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读后感》
    
    什么时候,中国人不把诺贝尔奖当回事情了,诺贝尔奖就会滚滚而来了。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909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加奴性
·谢选骏:共产党革命本质上是场宗教战争
·谢选骏:日本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鞭子
·谢选骏:洪天王与毛主席
·谢选骏: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是全球内战
·谢选骏:基督教与民主政治
·谢选骏:《马云洗脑最厉害的10句名言》的遗漏
·谢选骏:中国进入十字军时代
·谢选骏:债务经济与十字军东征
·谢选骏:“香港民族论”是毛泽东思想的残渣余孽
·谢选骏:期待新的天子及新的仆从
·谢选骏:豪宅与死亡——圣弗兰西斯的恐慌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首都应在嵩山周围
·谢选骏: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谢选骏:美国国会图书馆纪行
·谢选骏:打破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下)
·谢选骏:敲打论语(论语本文升级版@中)
·谢选骏:你有宗教感的生理基础吗——兼谈无神论和预定论
·谢选骏:向孙海英致敬兼驳“军报记者”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