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贻春:文字狱的危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08日 转载)
    郑贻春更多文章请看郑贻春专栏
    2014年12月10日是世界人权日。这一天,我作为其中一员的独立中文笔会发表了一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严正声明,题目是:“释放因言获罪囚徒,彻底终结文字狱”。文中介绍说:笔会会员高瑜、吕耿松、陈树庆、王藏因自由表达相继被中共加以不同罪名抓捕,其中本会荣誉理事高瑜于上月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庭审未判;会员赵常青、张林、李化平被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超期羁押;加上仍在服刑的刘晓波(11年)、杨天水(12年)、朱虞夫(7年),已有10位会员被监禁。本会荣誉会员仍有2013年林昭纪念奖得主许志永等32人被监禁,其中现年73岁高龄重病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被陷害以“走私罪”于今年5月判刑10年,维吾尔笔会会员、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被诬以“分裂国家罪”于9月被处无期徒刑,81岁高龄的退休记者黄泽荣(笔名“铁流”)被先后加以“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两罪嫌自9月起拘押至今,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自5月被关押后更被相继加以“寻衅滋事”、“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煽动分裂国家”等四项罪名移送检察院起诉;本会狱中作家委员会救援名单上记录的文字狱囚徒,已近60人未获自由,为本会历年记录之最。
    

    看到这些,我这个曾经陷入文字狱七年、后又被剥权噤声三年,即,被强制性地封嘴长达十年之久、已成十年哑巴的笔者,又一次掩卷沉思,不禁悲从中来,揪心痛苦,乃至悲痛欲绝!呜呼!呜呼哀哉!
    
    为什么,文字狱竟可以如此地与时俱进、开拓进取地兴盛不衰?
    
    为什么,文字狱如狼似虎似地涂炭生灵、灭杀良知?
    
    为什么,文字狱依然故我,巧立名目,花样翻新,肆无忌惮,肆意妄为?
    
    为什么,文字狱涂炭精英、害我民族、毁我华夏?
    
    文字狱,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到底何时能够终结其罄竹难书的历史罪恶以及在所谓“依法治国”冠冕堂皇的口号下连绵不绝地制造着的更大的现实罪恶?
    
    文字狱,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到底能不能被我们中国人所彻底地“拜拜”、所彻底地诀别?
    
    文字狱,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到底能不能被我们扔进其适得其所的历史垃圾堆?
    
    文字狱,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难道还要继续其跳梁小丑似的一枕黄粱的美梦吗?
    
    如果我们对于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及其危害,没有哪怕最起码的应有的清醒认知,如果我们对于文字狱的大行其道和横行无忌,仍然无动于衷地置若罔闻,走马观花似地袖手旁观,那么,文字狱岂能不大肚蛤蟆似地“三个代表”呱呱叫、呱呱叫地自我鼓噪拍巴掌?
    
    这,难道不是我们非常熟悉的惨不忍睹的历史的和现实的场景吗?
    
    有鉴于此,哪怕再来一次置人于死地的文字狱,笔者也要把文字狱的阴暗、狡诈、血腥和无耻等等,统统地翻个底朝上,以让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字狱这只死老鼠、活耗子成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不是东西的东西,以还大地一片清净,以还天空一片蔚蓝,以还人间一个公道;
    
    哪怕为了我们这一代人活得有尊严,即活出个真正的人样来,我们也必须把文字狱这个污泥浊水和腐烂发臭的鬼东西拿出来晾一晾、嗮一嗮,让它彻底地暴露在众目睽睽的阳光下,看看它到底有多么肮脏、多么卑鄙、多么惨烈,看看它到底能够兴风作浪到几时?
    
    哪怕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我们也要把文字狱给坚决、彻底、全部、干净地消灭掉!
    
    如果文字狱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里面被捣碎,并使之化为齑粉,那么,我们又有何颜面、又有何理由,向我们的江东父老、向我们的子孙后代们交代?
    
    难道我们还要把文字狱作为我们这一代人的极不光彩的所谓遗产,郑重其事地交付给我们的后来人吗?
    
    稍具文明常识的现代人,恐怕都知道这么一个基本的事实:即,文字狱绝不是什么好鸟!
    
    但是,文字狱究竟有多么糟糕?其危害性到底有多大?这些问题,确实需要我们的深长思之,当然,也更需要我们的一探究竟。
    
    一、文字狱是反人类的杀手锏
    
    文字狱,使人变成非人。人,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存在,而且,更是精神上的存在。
    
    如果没有精神的自由、没有思想的自由,那么,人也就不能成其为人了。在文字狱无所不在的恐吓中,人,别无选择地只能成为没有思想、没有意念、没有主见的徒有其表的行尸走肉。
    
    文字狱以其巨大的恐怖力量阻断了人们的观念生长,从而使人不能随心所欲地展开思想的自由翱翔。这就是说,在斩断了人的精神或思想的条件下,请问,人又怎么能够保持其可贵的本质存在呢?正在这个意义上,文字狱成为反人类的杀手锏!
    
    二、文字狱是反文明的野蛮存在
    
    1、文字狱毁灭文化、取缔文明
    
    人类文明,是人类文化产生并发展的高度结晶;而文化,则是由创造文字开始的,正如仓颉造字是中华文化的发端。说中华文明五千年,意思就是指,从中国文字的产生到现在,已经有五千年之久了。可见,文字是文化的发端,也是文明的发端。诚如西方的哲学流派之一,叫做“符号学”的哲学流派所认为的那样,人类是能够发明符号、创造符号、发展符号,并且运用符号来达到自己目的的高级生物。而文字狱呢,恰恰是把人类所创造的符号——文字作为围剿、取缔并灭杀的根本目标的!
    
    文字狱不但不去发明、创造和发展符号,即文字,相反,还要极力地取缔人们运用符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文字狱,与人类文明的本质背道而驰、正相反对,其所通达的,只能是野蛮的死胡同!
    
    2、文字狱根绝一切自由的思想
    
    思想观念,尤其是不同的思想观念,乃是社会发展的源源不绝的动力。思想的缤纷多彩,莫宗一是,犹如万花筒似的琳琅满目,应该是现代社会所应该或必然具有的生活场景。可是,文字狱却使一切不同的思想成为被监禁、被迫害、被取缔、被灭杀的猎物。思想于是成为鲜血淋漓、悲痛欲绝、生不如死、命运多舛的标志和象征。自由思想者所面临的凄凄惨惨的下场是避免不了的,是完全可以预计得到的!
    
    文字狱就是以这样惨烈的、残暴的而且是毁灭性的打击,泰山压顶一般地向着一切自由的思想极其头颅,发动了猖狂无比的进攻,人类文明于是只能以触目可见的悲剧,并且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莫大悲剧,铺展着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广大范围的文明之墓地和由血泪凝聚而成的黑暗魔窟!
    
    在人类文明啼饥号寒而不能有任何伸张的情况下,请问,还能有什么希望可言呢?毛泽东所一再地蛊惑人心的说辞,即所谓“前途是光明的”,在无所不在的文字狱当中,只能反其意而行之地、实事求是地改为如下的现实:前途是黑暗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是没有一丝一毫光亮的!
    
    换言之,只要存在文字狱,就注定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人类文化、人类文明;只有彻底地消除文字狱,人类文明的建设和繁荣方才有可能提到应有的议事日程。
    
    诚如我们所知,文字是表达思想的媒介。正像有人说的那样,优美的文词是思想的光辉。而思想,必须由文字和语言来表达。可是,文字狱却以绞杀自由思想为能事,以表达自由思想的文字为其肆意追杀和无情残害并极尽屠戮的靶子和目标。
    
    没有自由思想的存在了,那么,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不堪入目的景象呢?
    
    人类文明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自由的思想是社会进步的马达,是人类文明的发动机。而文字狱却使这个马达、这个发动机根本就发动不起来,社会进步也就无从谈起,人类文明也就没有希望、没有踪影,甚至连人类的正常生活也都变得子虚乌有了。
    
    人类社会的正常生活应该是远离文字狱、没有任何思想恐惧、没有任何言论恐惧的场景,应该是各种各样的不同思想蜂拥而出、相互交融、商榷、争辩、去伪成真,并逐渐形成基本共识的波澜壮阔的历史过程。各种各样的、不同思想的融会贯通,有利于不同观点的充分亮相;不同思想的自我显现,有利于人们通过比较、鉴别而掌握应予掌握的一切信息、了解一切所能了解的事实真相以及来龙去脉,有利于人们在了解并掌握全面的或比较全面的思想、立场与观点的基础上,作出切合实际的或比较切合实际的正确判断。但是,文字狱却使一切正常的学术生活、思想交锋以及正常的社会生活,都统统地成为泡影!
    
    文字狱不但阻止自由思想的充分涌流,而且也不允许不同观点的讨论、商榷,更谈不上什么针锋相对的争辩了。文字狱把一切自由的思想都极尽所能地消灭于萌芽状态。文字狱就像一把把高悬在人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其血腥味弥漫的刺刀随时随地都可能而且必然地落将下来,极为严酷地刺杀和平的自由思想者和以和平的方式进行写作的自由言论者。
    
    文字狱常常用冷冰冰的手铐和沉重的脚镣,把所有的言为心声者,都变成了噤若寒蝉的犬儒,使人们无所作为地缄默无语,缄默无语地苟延残喘,如同在1957年毛泽东所发动的“反右”运动,竟使得几百万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都全军覆没了一样。
    
    在文字狱给予知识人以极其悲凉的、令人惨不忍睹的虐待之时,请问,还有谁敢于进行随心所欲的自由之思想?还有谁敢于大胆无畏也直抒胸臆地进行自由的言说?还有谁能够不顾一切地表达自己心中盘桓已久的思想观念以及抒发内心深处长期积郁的思绪,等等?
    
    文字狱,使一切自由的思想观念成为不可能之事。在文字狱肆意妄为的淫威之下,一切自由的思想都统统地被套上了冷酷的并且是巨大的枷锁,都被关进了具有中国特色封建主义的旧监狱或者具有中国特色的由“宇宙真理”主义所统御的新时代监狱!
    
    自由思想者只能面对寂寞无聊的狱墙和高高在上的铁丝网而无可奈何地悲叹命运的不公,社会的残忍无道。除了无以复加的寂寞无聊,就是望不到头的无穷无尽的悲伤和绝望;除了浩荡如海洋的悲愤的泪水,就是像洪水决堤似的滚滚而来的哀叹!
    
    3、文字狱灭杀一切自由的言论
    
    文字狱,使自由的言论成为不可能之事。自由的言论不是成为被无端地指斥为大逆不道的异端邪说,就是被当做追求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反动”言行,或是被当作所谓证据确凿的呈堂证供,并被作为十恶不赦的重大罪行而予以非法枉判!
    
    在耀武扬威的文字狱无所不用其极地彰显其无所不能的邪恶之时,任何独立自主的自由言论,都被打上了原罪的深深烙印。亦即,自由的文字就是罪恶,自由的写作就是犯罪,表达自由思想和自由言论本身,就是罪不可赦的犯罪行为。
    
    在写作之前,在表达自己的自由言论之前,就要做好上刀山、下火海的准备,就要做好遭受到无端迫害几年或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准备,有的甚至还要准备家破人亡,身首异处,并死无葬身之地。如果没有如上所述的种种准备,那么,就根本搞不好任何形式的自由写作,也根本搞不好再正常不过的自由言说!
    
    4、文字狱极端地残害文人
    
    在前苏联、前东欧诸国,共产统治时期的许许多多的作家、诗人、学者,在写出了他们的作品之后,竟要把他们的作品——他们好不容易写出来的诗歌、戏剧、小说或论文等,都给东掖西藏起来,或藏于地窖,或藏于墙内,或藏于壁橱等地,免得被有关秘密的穿制服的和不穿制服的给探索发现了去;同样地,在毛泽东建政之后,中国大陆的很多作家,例如沈从文等,就干脆撂笔不写了,免得惹是生非地横遭不测,免得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必要的大麻烦;当然,也有更多的作家、诗人、艺术家们,都几乎前仆后继地走进了早已被设定好了的、型号不一、大小不同、具有中国特色的红色监狱——黑暗而潮湿的牢房和根本就伸展不开身子,更没有思想言论之余地的极其狭隘的禁闭室!
    
    文字狱以其凶狠残暴的野蛮,以其非文明、反文明的邪恶罪恶凶恶丑恶之态向着人类文明的固有价值及其凝结物——人类思想的大脑,毫不留情地一路砍杀过去、一路丰收在望地大有斩获!
    
    人类文明的头颅一个接一个地、纷纷地掉落在地,只能以血浆喷涌的方式向着不公、不正、不仁、不义的极权专制主义制度发出愤怒的吼声,也发出陷入一片死寂的悲凉的呼唤!
    
    这,就是文字狱给中国大陆带来的泱泱之众的、惨不忍睹的历史场景与现实场景!
    
    5、文字狱为人们设定范围广大的乃至无边无际的禁区
    
    文字狱为人们设定无边无际的禁区:这也不能想,那也不能想;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说;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总之,到处是栅栏、到处是封闭、到处是禁锢;无处不雷区、无处不粪坑、无处不泥泞!如此这般,直到把人们都给捆得死死的、绑得死死的,怎么地都动弹不得,怎么地都是不得劲儿,连翻身的可能都没有,连喘气的机会都不给;简直把人们都给憋得够呛了,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
    
    写土改,行吗?不可以;写镇反,行吗?不可以;写大饥荒,行吗?不可以;那么,写反右可以吗?不行;写文革可以吗,不行;写89•64可以吗,不行!写了也白写,根本通不过,也没地儿发表,可能还要想方设法地挑你病、毫无疑义地追究你:问你是不是别有用心,问你是不是浑身感到不自在,问你要不要到局子里走一趟?
    
    总之,动辄得咎,动则倒霉、动则悲剧!什么都不让:不让想,不让说,不让写。不想、不说、不写,倒可能什么事儿都没有,也根本搞不了什么,既谈不上奇思妙想、汪洋恣肆的大手笔的创作,也谈不上神彩飞扬、惊世骇俗、腾云驾雾的什么想象力以及子虚乌有的什么创造力了!
    
    除了千篇一律的顺风朝屁、鹦鹉学舌、人云亦云的那一套假大空的老调重弹之外,请问,还能存在什么东西了吗?恐怕,就只有而且必定剩下“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了?!
    
    6、文字狱反知识、反智慧,以实现彻头彻尾的蒙昧主义
    
    历史的和现实的统治者为了维持和延续他们至高无上的非法权力,而大兴土木似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大兴惨绝人寰的文字狱。其罪恶昭彰的目的,就是要让整个社会陷入一片混沌的茫茫的黑暗之中,从而使他们能够无忧无虑地、也开拓进取地稳坐在狗尿苔似的金銮殿上,随心所欲地号令天下,依然如故地作威作福、作威作福地骑在人们的头顶上拉屎拉尿!
    
    如果人们有知识,明事理的话,如果人们能够开动脑筋、拥有智慧的话,那么,作为统治者的他们与人民相异化的非法统治,就肯定会像秃头顶上的虱子一样迟早地大白于天下的!如此一来,他们也就根本无法与时俱进地继续招摇撞骗、大摇大摆、威风凛凛地“执政为民”了。他们固若金汤、貌似强大的统治大夏说不定顷刻间就会土崩瓦解、灰飞烟灭了!正因如此,所以,他们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更无所不用其极地大兴文字狱的,他们是一定要不折不扣地实行令人不可理喻、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愚民政策的,他们是一定要千方百计地造成贯穿于整个社会的普遍的蒙昧主义的!
    
    由于文字狱的普遍存在与盛行,整个社会便不免堕入远离文祸的万分惊恐的状态。与其有知识,莫不如没有知识,因为知识几乎等同于罪恶;与其有智慧,莫不如没有智慧,因为智慧几乎等同于致命的危险;与其有思想,莫不如大脑平滑,四肢发达,只懂得吃喝拉撒睡,最好是像个猪似的啥也不想,啥也不管,吃饱了喝足了等着挨宰,就算是烧高香的万事大吉了,就算是OK了,就算是有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权”了!
    
    三、文字狱闭塞社会、造就奴才
    
    1、文字狱闭塞社会
    
    社会如果要发展,那么,就必然要与外部世界取得联系,进行沟通、交流。不管物资交流,还是文化交流或者是其它方面的交流,总之,是一定要进行交流的。倘若不交流,却搞自我封闭,那么,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社会发展的任何可能性的。文字狱不但不能促进这种交流与沟通,相反,却极力地造成社会的普遍封闭,因而绝不可能使社会获得应有的发展。
    
    人类文明是通过相互交流、博采众长、去粗取精、求同存异等方式发展起来的。思想观念是需要争辩,需要不同类型思想的相互融合,需要开诚布公的讨论而自我显现;思想的直接现实,就是人们日常使用的语言。人们对于某些问题的认识,必然通过文字所组成的文章、诗歌、小说、戏剧、漫画、论文等方式予以一定程度的反应和表达。这是人类思想自我表达的正常过程。思想通过文字而结晶成人类文明的某种成果。然而,文字狱却用非思想的外在之力,例如用行政的、司法的甚至武装的力量,对思想及其表达方式进行毫无道理的讨伐和围攻,取缔和灭杀!这,就必然对思想的流通和交流产生并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整个社会的闭塞状态!
    
    2、文字狱给贪污腐败铺平了一马平川的康庄大道
    
    有了文字狱,贪污腐败就可以大摇大摆地横行无忌了,也可以随心所欲地恣意妄为了,因为没有任何阻碍、没有任何制约、没有任何干扰、没有任何破坏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怎么地就怎么地了。因为任何胆敢揭露和批判权力掌握者肆意滥权的思想和文字都被冠以种种罪名而加以形式多样的迫害,任何追求民主自由、坚守正义之士,都被关进具有中国特色的范围广大的文字狱之中了。
    
    贪污腐败团结紧,试看天下谁能敌?
    
    如果没有文字狱,如果没有文字狱给人们的心理所造成的恐怖情绪,如果人们都能够畅所欲言地和无所顾忌地表达对于贪污腐败的痛恨、对于肆意滥权的分析和批判,那么,可想而知,我们的这个世界将会由此而变得何等的清明廉洁,我们的这个社会将会由此而变得多么地适合人居?!
    
    权力,作为公共资源,理应为全民所拥有,理当为全民所享受,理当为全民所治理,此乃林肯先生的至理名言,也是天经地义的普遍真理。
    
    对于公权力,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赞同或反对的声音;对于公权力掌握者,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肯定或否定的言论。这,都是毫不奇怪的、正常的和必须的;这,都是一个正常社会里的题中应有之意。然而,文字狱却使这种本应存在的正常变成了根本不可能之事!而不正常,反倒是专制社会的运行常态!
    
    3、文字狱造就和培养奴才、顺民、臣民
    
    文字狱造就和培养奴才、顺民、臣民,就是不能造就公民。什么叫公民?拥有一切人之为人的权利者,就是公民。那么,什么叫臣民?所谓的臣民,就是丧失自己应有的权利、依附于他人并被他人当作工具来随意使用的、不能自主、不能自立之人。那么,什么叫奴才?所谓的奴才,就是没有自主意识、完全听命于主子而丧失了自我人格、更谈不上任何尊严和价值之人。何谓顺民?顺民,就是唯唯诺诺,不管对与错、不论是与非、都逆来顺受,只要是来自于上级的指示或命令,都要照此办理,概莫能外,即,所谓的“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林彪语)。
    
    由于文字狱专以消除和灭杀不同意见和反对意见为能事,所以,必然形成众口一词、千篇一律的跟风状态,因为任何独立自主的思想和言论及其拥有者都被关进了牛棚,都毫不留情地遭到了劫持,遭到了封杀和灭绝,到了这个时候,当权者的任何胡作非为也就不再能有什么过多、过大的阻力了。这种状况的出现充分显示了极权专制主义统治的邪恶力量!这,正是造成中国大陆普遍灾难的重要原因!
    
    因为无所不在的文字狱,人们一个个都担惊受怕、惊慌失措、无不极力地避免陷入文字狱的狼牙虎口。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冒着可能和必然发生的危险,去放肆一搏呢?哪怕装哑巴或是用口罩把自己的嘴巴给紧紧地捂住,也不要祸从口出,更不能留下不合时宜的什么文字了。
    
    与其当一个自主的人有危险,莫不如做一个顺民、臣民、甚至奴才更安全;与其张口说话表达不同的看法被逮了去,莫不如管住自己的嘴巴,把笔仍掉,平安无事、苟且偷生更潇洒!
    
    文字狱就是以这种方式造就了成百万、上千万的泱泱之众的顺民、臣民和奴才的!
    
    4、文字狱是灭绝人性的屠刀
    
    文字狱的屠刀,斩杀一切的人性。在这把横行无忌的屠刀面前,人的善心、良知、同情心、人的怜悯和慈悲,等等,都只能战战兢兢地、也无所作为地自我缩小,乃至于化为乌有。因为一彰显人性,致命的危险就立马会显示其邪恶的威力,如狼似虎地接近、猛烈撕扯并一口吞噬,甚至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在这种凄惨悲凉的境地中,请问,人还敢于说出属于自己的什么人话吗?那就根本不可能,想也不要想!
    
    人话,不让说,也说不了,那么,还能说些什么呢?人,就只能被逼无奈地和言不由衷地说些云山雾罩的套话、官话、谎话、混话和假大空的鬼话了!
    
    文字狱,正是导致整个社会人性缺失、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的主要的和根本的原因。
    
    结论:文字狱恶贯满盈
    
    文字狱从来就没有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过任何值得一提的一点点的好处,相反,它却给我们带来了神人共愤的恶贯满盈及其所由造成的令人痛心疾首的重重悲剧!
    
    古往今来的文字狱,一桩桩、一件件,无论大,也无论小,无论以什么所谓“高尚”得可以的阳谋,还是以多么卑鄙无耻的阴谋诡计,其所造成的结果,都无一例外地是清一色的灾难。除了灾难,还是灾难,甚至更大的灾难!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707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贻春:我很快就会获得自由的
·郑贻春: 社会中任何罪恶,都是我作为知识分子的罪恶 (图)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郑贻春:流氓政权应该回答的十大问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