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志森:没错,我们的制度值得傲慢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04日 转载)
    
    
    (资深传媒工作者 吴志森)
    
    吴志森:没错,我们的制度值得傲慢


    
    ■内地学者张定淮日前指港人有「制度傲慢」。数据图片
    
    回归初年,中国外交部前副部长姜恩柱出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后来成为中联办第一位主任。他曾经提到:「香港是一本难懂的书」。当年中央派驻香港的官员,明白一国两制殊不简单,对资本主义运作会虚心学习,还有一份谨慎和谦虚,绝对不会颐指气使,指手划脚。
    
    十七年过去,一切变得面目全非。中国财大气粗,香港这本书明明还是读不通,但却不懂装懂,闹出笑话成箩,令人啼笑皆非。例如推销青少年军,京报却说港人「对『制服诱惑』有热情,不妨视之为一种公民运动」。识听的港人,个个阴阴嘴笑。对「制服诱惑」的确有热情,但对象当然并非由梁太唐青仪担任总司令的青少年军。
    
    争着就香港问题发言定政策的京官学者,水平一个比一个低,有时更是语无伦次。最近,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定淮,究竟是官员还是学者,身份很难界定,在香港开研讨会,再就香港问题说三道四,他说,「有部份港人在一国两制下,产生了一种盲目的制度傲慢思想,以为香港的制度优于内地的制度,无论中央提出甚么,港人都不接受。」
    
    绝少认同党官学对香港问题的评论,但今次却要说,真的「不能同意更多」。香港的制度优于中国大陆,不是港人「以为」,而是举世公认的客观事实,连邓小平都同意,不然,他不会设计一国两制。香港的制度确实比大陆优越,因此之故,港人产生制度傲慢,是人之常情,更是理所当然了。
    
    不说别的,就说法治吧。香港人不会因为在家开六四研讨会,在微博推特或面书发表几则尖锐的评论,就会被控寻衅滋事,继而煽动颠覆,再来是分裂民族,罪名一项比一项严重。香港人在网上发起联署,写几篇批评政权的文章,也不会因此被判长期监禁,更连累妻子被软禁被监视全天候失去自由。任何一位神志清醒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得出同样的结论:我们的制度确确实实值得香港人「傲慢」,虽然这种「傲慢」,不知还能维持多久。因为有左派立法会议员主张在香港引入《国安法》,以言入罪,白色恐怖将会渗入港人的日常生活当中,到时,我们再没有任何值得「傲慢」的理由了。
    
    在研讨会上,这位张副主任还煞有介事的谈及有些港人将中央政府称为「阿爷」:「有人在香港社会里面挺好玩的,我看到报纸叫『阿爷』、『阿爷』,嘴巴称『阿爷』,实际上一点不尊敬,是不是这样呢?」「你如果真正把它当『阿爷』,那就好办了!香港经历这么大一场风雨,你当它『阿爷』吗?我不知道粤语里面,『阿爷』是尊称还是蔑称。」
    
    张副主任的发言,除了把他的封建父权心态表露无遗外,更反映他对「阿爷」来由的一无所知。把政府叫作「阿爷」,始作俑者不是香港人,而是广州人,这当然不是尊称,而是讽刺那些事事要作主,懵懂盲塞的封建家长。张副主任,如果不懂,问问懂广州话的同事好了。
    
    有人说过,一国两制,就是由吐痰的人来管不吐痰的人,由甚么都争先恐后蜂拥而上的人,来管甚么都排队守秩序的人。由连一张选票都没见过没摸过的人,来为一个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的人设计选举制度。荒天下之大谬,莫过于此。
    
    来源: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606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志森:引入《国安法》是彻头彻尾的假议题
·吴志森:职业学生遍地开花 (图)
·吴志森:批陈文敏为染红港大 (图)
·吴志森:香港青少年军是群众斗群众的排头兵
·吴志森:青少年军是意识形态斗争武器 (图)
·吴志森:何俊仁的奇怪逻辑
·吴志森:陈佐洱的香港教育极左蓝图 (图)
·吴志森:入闸出闸大龙凤 (图)
·吴志森:枉作小人的「白票守尾门」
·吴志森:当谭惠珠取代施祖祥 (图)
·吴志森:「3个有利」 天方夜谭
·吴志森:警察只有一个曾伟雄就够了 (图)
·吴志森:香港警察还没开枪杀人
·吴志森:选择性失明
·吴志森:共产党人是用特殊材料做的 (图)
·吴志森:三子自首 何罪之有
·吴志森:断错症 开错药 害人害己 (图)
·吴志森:民意逆转 最好时机已成过去
·吴志森:「后占中」青年政策倒退50年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