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丧失人性的无良的马克思主义专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2月04日 转载)
——评“中国奶农倒奶与资本主义倒奶有本质区别”

    
     新华网1月18日发表了《专家:中国奶农倒奶与资本主义倒奶有本质区别》的万字长文,仿佛在说,资本主义国家的奶农倒的是牛奶,今天大陆中国奶农倒的是牛粪——让人看了这种标题就忍不住要笑死了。

    
    很显然,这位专家的目的不是那些奶农的利益,也不是为了促进改革开放,与网友争辩的更不是什么实事求是,他要捍卫的只是“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科学论断”。也就是说,在这位博士后“砖家”看来,一个半世纪前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些说法铁定是“科学论断”,是“真理标准”,即使在一个半世纪后的中国大陆依然完全适用,因此,一切与这个“科学论断”不同或叫相左的,不用说,都是错误的,都要进行坚决反击。这种马克思主义理论专家好像不食人间烟火,只剩下阶级性和斗争性,而毫无人性可言。炮制出这种荒诞理论的中国马克思主义专家还想忽悠进入信息时代的中国网民,实在是脑残患者。
    
    这种论调是何等地糊涂、荒诞不说,为什么几十年过去,我们国家培养出来的还是这种教条主义、落后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博士后专家,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还在作这种僵化式地研究?像新华网这样的党国“最主流媒体”为什么又依然不能解放思想,跟着这种“砖家”学者忽悠中国十几亿人?这样的“砖家”以及他们所搞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对中国大陆深化改革、对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到底有什么用?
    
    三十多年前描写知青生活的作家梁晓声写过一个短篇《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自从读过这个短篇后,篇目上几个字就再也忘不掉了。有谁敢说中国不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互联网上早就有网民把我们这种国家称作“神国家”,在这种“神国家”,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什么不要脸的人都能看到,什么无耻的说法也都能听到。
    
    既然是这么一种“神国家”,“倒牛奶”算什么希罕,而且早在十几年前就在“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大陆出现过——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是因为2002年5月本人就曾以南京、成都等地因牛奶相对过剩而出现将牛奶倒掉的现象后以《“极端事件”》(当年政府将“倒牛奶”称作“极端事件”)为题在《南方都市报》发表过一则评论,见报题目为《评近期出现的倒牛奶“极端事件”》。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深化”再深化,也不知深化多少回了,却非但没能避免“倒牛奶”这种据说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才会出现的“极端事件”的发生,一些所谓研究“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专家学者包括新华网的编辑们反而还说出一些让读者倒胃口的话来,有专家学者甚至还开出了避免发生这种倒牛奶事件的“药方”。看来“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就是比资本主义民主制度要牛B。
    
    不可否认,相对于1949至上世纪七十年代,今天的大陆中国确实强大得多,不再忌讳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才会出现的奶农们倒奶的现象,这可证明,一个国家越是强大越容易透明开放,越不怕曝光丑陋的一面。当然,在信息时代,有些事就是想瞒想骗想隐藏,估计也不像以前那样很容易就把国民“蒙在鼓里”了。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纸更包不住火。
    
    不过,面对众多网友们的一些评论“吐槽”,大陆有关“主流媒体”,特别是一些研究特色主义理论体系的专家们坐不住了。新华网发表了《专家:中国奶农倒奶与资本主义倒奶有本质区别》的万字长文,新华网还在编发正文前还生怕读者不知道他们在鼓吹什么,煞有介事地搞了个“编者按”,其中有些话是这么说的:“近日来,我国多地出现奶农‘倒奶’事件。有人趁机唱衰中国经济,认为‘倒奶’事件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特有现象,它的出现表明我国经济发展呈现出经济危机的征兆;也有人鼓吹历史虚无主义,借机宣扬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的‘倒奶’事件其实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无关。”
    
    原来,有些人就是要与资本主义特别是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的”资本主义划清界线,生怕沾上这个主义脱不了干系。因此,凡是资本主义社会出现的,我们这种主义的国家都不应该出现,即使出现了,也还是与资本主义社会不同。就像资本主义国家的人要吃饭穿衣要过性生活,我们这种国家的人虽然也要吃饭穿衣也要过性生活,但资本主义国家的吃饭穿衣以及性生活,那是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而我们这种国家的人的吃饭穿衣和性生活,那是为了阶级斗争,为了无产阶级革命,为了解放全人类,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如果网友们有谁不是这种认识,那你的观点就一定是“错误的观点”。
    
    然而,实际情形呢,中国大陆比早期资本主义还要恶劣得多,正如有位网友在本人一篇文章的后面跟帖中所讲:现在还有哪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每天要干十多个小时的活?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有没有双休?而在中国大陆,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每星期只休息一天甚至一天也不休息却是十分普遍的现象。可以说,以今天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标准来看,中国大陆“血汗工厂”遍地。“所以说,资本主义在(中国)大陆,并且是最原始的资本主义,是万恶的官僚资本主义”。
    
    那么,如何才能“教育”我们这种国家的众多网民呢?别急,紧接着“编者按”就提醒人们:“面对这些错误观点,内蒙古自治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的专家学者对奶农‘倒奶’事件进行了理论研究,揭示了我国奶农‘倒奶’事件与美国上世纪农场主‘倒奶’事件的本质区别,分析了我国奶农‘倒奶’事件的原因,并开出了化解问题的药方。”
    
    我的娘啊,为了让人们相信中国大陆奶农倒奶与资本主义奶农倒奶有“本质区别”,“主流”和专家们要联手对“甚嚣尘上”的网评文章进行反击。想想也是,那些研究“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专家们天天干什么呢,闲着也是闲着,如果遇不上这种事,可以说就等于纳税人白养着他们。难怪近来当政府要给公务员们涨工资的消息一出,不论是普通网民还是大学教授,都是一片反对声。本人注意到,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朱海就,在接受采访时讲的特别有道理:“‘加薪’有一个起码的前提,那就是政府部门所提供的服务是市场必不可少的,也是市场中其他企业或其他机构无法提供的,即‘人们一定得养’,但是,实际上目前政府所提供的服务大多是社会可以提供的,甚至效率更高,这意味着多数公务员职位没有存在的必要,既然连职位的存在都是没有必要的,还谈什么加薪呢?该裁掉才对啊。”
    
    像毒奶粉、地沟油、毒大米、死猪肉,公务员原本应该做好而没有做好的工作实在太多太多了,在这种情形下还要给他们涨工资,难怪一片反对声。
    
    那么,研究“特色社会主义主义理论体系”的中马专家们对“倒奶”事件以及对网民们对倒奶的评论又是如何评说的呢?从新华网这次发表的长文来看,专家请了好几位,说的话也特别多,我们只来看看其中一位专家即“内蒙古自治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厦门大学理论经济学博士后”肖斌是如何说的吧:“近期,我国部分地区爆发了因企业拒收鲜奶而导致奶农出现‘倒奶杀牛’的事件,此事一经流出,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由‘倒奶’事件所引发的诸多纷争甚嚣尘上。不难看出,各方论及的内容虽然纷繁复杂,但其所有的争论却始终是围绕着一个中心议题,即:‘社会主义倒奶’与‘资本主义倒奶’之间到底有无本质的区别?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一些网评文章甚为奇特,其所持观点极具代表性并颇有市场。文章认为,‘倒奶’都是供给过剩的产物,与主义问题毫无关联,那种曾把‘倒奶’作为‘万恶资本主义’标志的说法是荒谬的;同时,‘倒奶’是很正常的经济活动,对于个体奶农而言,虽然‘倒奶’是悲剧,但却是最理性的选择。很明显,依照这样的逻辑,‘倒奶’不仅被排除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既有视野,而且还被当成一种在任何社会制度下都‘很正常’的经济活动和‘最理性’的选择,这样一来,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科学论断便被兵不血刃地消解殆尽了。透过这些文章,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各方围绕‘倒奶’事件的争论,其实质是其背后的经济学话语权之争夺。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不断被弱化和西方主流经济学不断增强的宏观背景下,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自身一直面临着经济学话语缺失乃至失语的风险与挑战。‘倒奶’事件争论的出现,只是再次证明了矛盾的一般性总要通过其特殊性体现出来。”
    
    原来,这位博士后专家整天在那儿研究来研究去,他不是要实事求是,解决中国的什么实际问题,包括解决如何避免中国大陆继续发生奶农倒奶现象,他研究的目的,是要看网上那些“甚嚣尘上”的“网评文章”的观点是否符合“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科学论断”,防止“科学论断”“被兵不血刃地消解殆尽了”。也就是说,在这位博士后专家看来,不管中国大陆奶农如何倒奶,也不管大陆网友们如何发表意见,只看你说的是否符合马克思的“科学论断”,如果符合,你的观点就是正确的;如果不符合,你的观点就是错误的。
    
    很显然,这位专家的目的不是那些奶农的利益,也不是为了促进改革开放,与网友争辩的更不是什么实事求是,他要捍卫的只是“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科学论断”。也就是说,在这位博士后专家看来,一个半世纪前马克思有关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一些说法铁定是“科学论断”,是“真理标准”,而且即使在一个半世纪后的中国大陆依然完全适用,因此,一切与这个“科学论断”不同或叫相左的,不用说,都是错误的,都要进行坚决反击。
    
    这是何等地糊涂、荒诞不说,也已无须本人再来进行批驳。只想说的是,现在已经到了二十一世纪,人类已进入信息时代、智能时代,中国大陆所谓改革开放也快四十年了,而且早在1978年5月,中国大陆就大张旗鼓地开展过一次“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为什么几十年过去,我们培养出的还是这种教条主义、落后于人类文明进步的博士后专家,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还在作这种僵化地研究?而像新华网这样的“最主流媒体”为什么又依然不能解放思想,跟着这种“砖家”学者忽悠中国十几亿人?这样的“砖家”以及他们所搞的“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发展和创新”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大陆进行政治改革、促进社会公平公正,对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到底有什么用?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3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西方社会主义同样喜欢颠倒黑白 (图)
·闵良臣:人类越文明,越难以容忍不文明
·闵良臣:社会主义跑到资本主义卖淫说明什么 (图)
·闵良臣:经不起幽默讽刺的偶像 (图)
·闵良臣:奴性深重的人民不配称为“伟大的人民”
·闵良臣:要倒退到哪一步为止呢
·闵良臣:害怕西方文化不能害怕到这等地步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图)
·闵良臣:强调不容篡改不如富民强国 (图)
·闵良臣:谁是资本主义?谁是社会主义? (图)
·闵良臣:坏人就在身边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闵良臣:《辽宁日报》不知道党和政府在想什么 (图)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图)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