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北京外迁高校就是瞎折腾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30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北京外迁高校就是瞎折腾


    把北京的高校外迁,政府看重的是「人口疏解」作用。图为北京大学。
    
    眼下北京市正在召开地方「两会」,北京高校是否外迁,成政协委员关注的话题之一。据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介绍,首都高校外迁的总体规划正在研究,相应的规划会配合北京产业转移和人口疏解。但同样是这个李奕,几天后在北京市人大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又表示,目前北京还没有首都高校外迁的总体规划正在研究。
    
    北京高校要不要外迁,就这样被一名市教委发言人布成了迷魂阵,人莫知其可否。自2013年习近平提出「京津冀一体化」命题以来,北京市委书记声称「令北京市豁然开朗」,各方面立马加紧规划和方案论证,其中一个举措是要将北京高校外迁,名曰「向外疏散」。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透露「首都高校外迁的总体规划正在研究」,其实早就全国人民都知道,至于他说没有「首都高校外迁的总体规划正在研究」,反而显得「其心可诛」。
    
    把北京的高校外迁,政府看重的是「人口疏解」作用。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2151万多,政府和居民本身都嫌人多。而北京的高校有54所,在校大学生约80万。通过高校外迁,就可以一下子「人口疏解」80万,多痛快啊!多找出这么几个行业,「人口疏解」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解决了。
    
    但这是一种不动脑子的想法。高校外迁之后,政府总不至于锁上大门,让曾经的高校成为「彼黍离离」的地方吧?真实的结果,很可能是土地挂牌拍卖,接连拍出一个个新「地王」,而开发商为了捞回本钱,将房子建得又高又密,人口越聚越多。则北京市不仅没有「人口疏解」,反而往常住人口3000万的路子上狂奔起来,到时候恐怕后悔都来不及。
    
    这是一个浅显的道理,但专家想得就是比普通人更深一些。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教授对着电视镜头说:北京作为首都,把自己定位为经济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各高校最看这些东西。他的言外之意是,高校不可能愿意外迁到北京周边甚至河南的中小城市。
    
    但这位专家可能忘了,只要政府下决心折腾,它不把你折腾死它就不会收手。政府有总书记的指示精神、尚方宝剑,有「京津冀一体化」的宏伟目标,「高校外迁」只是一种手段,而中国政府是不太在乎手段本身如何的,是否可行、是否有效、代价多高它都懒得去管。至于高校的意愿如何,就更不在政府考虑之列。一切都可以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政治方针掩护下,先干了再说,而且很多地方不是立法规定,为了改革的目的,犯错可以不被追究责任。外迁高校,既张改革的大旗,又有总书记担任护法,还有什么不敢实施的。
    
    事实上,北京市有一部源远流长的高校被外迁的历史。上世纪30年代日本侵华,北大、清华等高校南迁,属于不得已而为之,不说了。「文革」期间,国家提出搞「三线」建设,北京有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电力学院、北京地质学院等十三所高校被政府外迁全国各地。1999年,北京市在河北廊坊搞了个东方大学城,次年9月将北京服装学院、北京城市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等北京院校迁入。可见,「高校外迁」是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由不得高校本身置喙,个人可以保留不同意见,但行动上还必须服从「集体决定」。
    
    总结北京高校外迁史,算不算成功姑且置而不论,说它是瞎折腾,一点都不言过其实。「文革」那拨外迁,相关高校在各地倒是落地生根了,但到后来又在北京搞复校,到现在不少高校一块牌子两地用,人才和资源分散,使学校元气难复。至于东方大学城,教师经常要坐班车跨省教学,舟车劳顿,自是叫若不迭;上完课收兵回城,东方大学城剩下学生,从某种意义上俨然是一所「孤儿院」,失去了「教学相长」的作用。
    
    实际上每所大学都是有它的生命、历史与传统的,严格来讲是不许随便迁移的。在今日中国政府官员的思维中,一切都可以拆掉再来,长江边上的白帝城可以移往更高的山上,北京的圆明园毁了可以重建,整个北京城都可以推倒重建。但地球上各种文明、文化与地理环境、气候等因素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其实一所大学特质如何,其所在城市甚至甚至小区的地理、历史、文化氛围等也参与到型塑过程中。比如假如要把北大迁离未明湖畔,对于北大师生对学校的认同恐怕是灾难性的。政府可以重建一所大学的躯壳,但已经杀死了它的灵魂。北京外国语大学负责人说:「大学外迁,不像把一棵树刨起来栽到另外一个地方那么简单。」的确说到了要害上。
    
    但很难保证北京市的高校领导不会配合政府的外迁计划,事实上近十年来大陆高校一直忙着跑马圈地,扩大办学规模。推动高校跑马圈地的力量,其实是腐败。很多高校既建新校区,又设科技产业园、创业园,大学规模一个个由原来的不到1万学生快速膨胀到几万学生。在此过程中,各种工程项目、资金流纷至沓来,高校领导乘机权钱交易。新校区建成,旧校区被用来捞外快,还是校领导人分赃获利。
    
    中国的高等教育就这样被折腾死了,不是死于政府折腾,就是死于校长和书记的折腾。这就是当代中国大学的命运。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00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溯源 (图)
·杨彼得:胡锦涛悲剧,习近平瞧不起共青团出身的 (图)
·杨彼得:在中国免费加油? (图)
·杨彼得:大陆每年公款吃喝花销有多大? (图)
·杨彼得:中国公共政治的密室特征 (图)
·杨彼得:周永康死刑猜想 (图)
·杨彼得:上帝死了但先知活着 (图)
·杨彼得:只许州官作秀 不许百姓陈情 (图)
·杨彼得:「百官共廉」神话被杨卫泽再踩一脚 (图)
·杨彼得:反腐败终于露出权斗底色 (图)
·杨彼得:作家莫言的诺奖 党组党官的政绩 (图)
·杨彼得:文革式「造成舆论」的复活 (图)
·杨彼得:中国CEO李克强 (图)
·杨彼得:尼加拉瓜运河是中国人观念的试金石 (图)
·杨彼得:水亭上的蛀虫反蛀运动 (图)
·杨彼得:中国责任伦理的崩坏 (图)
·杨彼得:山寨外国意味着中国建筑在求变 (图)
·杨彼得:大陆政改的可能性有多大? (图)
·杨彼得: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也是迟来的正义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