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苏晓康:赵紫阳留下的遗憾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0日 转载)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了。人们爱说“一个人逝去,一个时代结束”那一类的话,我觉得,只有赵紫阳配得上这句话,也令我想起一些悬而未决的话题,值得再议。
    
     “六四”是一个双输的结局,八十年代的改革势头,一败涂地;更糟的是,中国二十五年大倒退,贫富迸裂,山河破碎,人们会问,这个最坏的结局难道不能避免吗?

    
    学生绝食和赵戈会的“抛邓说”,是当年的两大关键。赵紫阳说出“最后决策人是小平同志”,在民情汹汹的当下,无疑坐实了邓小平“垂帘听政”的大忌,导致情势急转直下。二十年后,有论者评说赵的抛邓,乃“画蛇添足,一言丧邦”。
    
     赵紫阳事后称他“始料不及”;在留下的“录音谈话”中,也未对后世交代清楚这桩公案,可知他忌讳、顾虑甚重。我们不知道,这个悬案,今后将会以怎样的面目获得澄清?
    
    赵紫阳成功几率渺茫
    2007年初,宗凤鸣记述《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在香港出版,立刻上了香港畅销书头名。争鸣杂志刊文称赵家后代及赵的一些秘书并不赞成发表此书。
    
    赵谈到天安门学潮。5•4亚银讲话后,七所大学复课,形势已缓和,这时何东昌却放话说赵讲话跟“426社论”不一致,不代表中央。赵紫阳在谈话中说:“由此学生就越发有顾虑,要求对‘426社论’有个说法,而那边一些人则坚持‘426社论’不能退,并还搜集一些有刺激性的材料往邓那里送,还发表一些刺激学生情绪的话,搞两面挑。而我和学生也没有联系,两面都不买我的帐,我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学生这边愈要求对‘426社论’有说法、对政府施加压力,邓的那边决心也越来越大;学生闹得越越厉害,李鹏、北京市委对邓小平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这就形成了僵局。”
    
    此乃一场历史大波澜的漩涡、风眼、关键细节,一个低劣格局的政治运作的奥秘。它也令人联想起晚清,光绪下了秘诏给谭嗣同,后者却去找了袁世凯,于是帝制维新的契机丧失,王朝崩溃、军阀坐大,社会解体,又为血流成河的革命作了铺垫。
    
    一个偶然的因素,某个人的选择、错失、性格毛病等,导致了长久的历史走向,其背后的制约因素,则是极为浅显的。颟顸的历史怪兽哪里会有什么规律可寻?不过是无数人的偶然行为的一个综合结果而已——前现代社会的结构,没有横向联系,特别是其权力结构中,上层与下层更无联系渠道,所以权力顶峰即使存在所谓“改革者”,其成功的几率也很渺茫,毋宁只是运气和赌博。
    
    假如赵紫阳赢了
    
    他会不会是另一个叶利钦?叶氏当政九年,搞私有化贱卖国产,两年里制造出27个十亿美元的富豪,而全国民不聊生,人口持续下降。后来叶利钦选普京接班,重拾“大俄罗斯主义”(一如今日中共的“爱国主义”),继续跟欧美搞冷战。实际上,历史背后的制约因素,即俄国的落后社会诸因素,苏联七十年暴政的后果,均要浮现出来的。共产社会转型,也不是一场可以人为设计的工程,同样无法靠哈耶克所批判的“致命的自负”取胜,毋宁依然是一场人吃人的游戏而已。以共产社会之粗糙、野蛮、低级程度,经济组织之简陋、人性之低劣,种种配合条件之不具备,去走资本原始积累道路,只怕是比十八世纪更血腥——这后来由江泽民、胡锦涛两代完全验证了。
    
    邓氏改革因其不过是要“改革”前面的一场毛式乌托邦试验,而不免仍旧是一场试验。这场实验原本就是一场共产党保江山的政治赌博,其前提是没有所谓“民众意愿”的,其衡量标准也只有一个,看它能不能奏效,指标只有一个:经济起飞,它弄成了就是它赢了,别人也是无话可说。
    
    赵不下台的话,由他来主持后来的所谓“改革”“起飞”,是不是会不一样呢?这种预设虽然没有意义,但社会的制约是同样的,换了谁来做,大概结果不会大不一样。从他的晚年谈话来看,对于“把鱼汤重新变成鱼”,他似乎也只有“市场经济”一个思路,而对其血腥也并无想象力。大概共产党人的理念以反私有制为圭臬,要他们“变通”出市场概念来是不可能的,一如不是共产党人的张五常,日后替江泽民设计“市场经济”,虽也借助赵紫阳的理念,却是彻头彻尾的血腥的“羊毛吃人”。
    
    赵紫阳的突破
    
    赵紫阳的光彩,在被废黜之后。第一次拒绝检讨,是拒绝了保留政治局委员的诱惑;第二次拒绝检讨,又放弃中央委员,接下来就是长达十六年的软禁,这都在中共历史上创了纪录。党史上拒绝作检讨的总书记只有两位:陈独秀和赵紫阳。
    
    赵紫阳拒绝认错的更大意义,很少有人论及,此意义在于,他突破了共产党纪律的约束。
    
    中共这种“列宁式政党”的特色,是“全党服从中央、中央服从一个领袖集团”,这要靠所谓“党的纪律”来保障,党员服从“纪律”,乃是“党的生命”,也是这架机器的运作机制。所以,周恩来說过一句经典名言:“你可以犯政治错误,不可犯组织错误。”
    
    我们可以比较两个人:赵紫阳和万里。
    
    “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这几乎是八十年代的一个传世佳话。
    
    但是后来所发生的,却是一个“米(万里)有愧于粮(紫阳)”的故事。
    
    万里曾被赵紫阳反反复复地引为“志同道合”者,说他是中央领导人中“坚定支持改革的人物”,在八九学潮中,万里也曾预定召开人大常委会否决戒严令,后来万里被软禁,他的尝试被邓小平轻易摆平。
    
    万里后来在压力下沉默了。邓小平去世后,赵紫阳又呼吁万里站出来,“小平在时不可能有别的说法,小平不在了,我觉得万里不应该再有什么顾虑了。谁能怎么样他?”但万里依然沉默,其实他已噤若寒蝉。1997年9月赵紫阳给十五大写信,再次要求重新评价“六四”,宗凤鸣请张广友将这封信送给万里,据说万里看到此信后,神情紧张,叮嘱不要外传;另一个传说,在家中,万里的子孙两代人,站成一个圆圈,齐刷刷朝老爷子跪下恳求:您一旦站出来,我们所有人的前程全都完了!
    
    赵紫阳与《河殇》
    
    《河殇》的命运,跟赵紫阳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其背后又牵扯一个极为重大的权力问题、政治危机,是直到今天,大部分人都并未觉察到的。
    
    赵紫阳在录音带里说:
    
    “李先念在‘反赵’行动中非常积极,他既是前线人员,也是幕后主脑。1988年10月,第13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大会上,曾有计划公布架构重组。但王震突然攻击《河殇》,要求中央委员会正式发出批判。我没有理会。那次事件之后,叶选宁(叶剑英之子)告诉我,王震当着他面前极力告发鲍彤,说他是支持制作《河殇》的无赖──这是王震从李先念口中听到的指控。”
    
    我们要问,1988年左右,所谓“八大老”为什么要在“倒胡”之后,紧接着就“倒赵”?“六四”这场冲突,有一个早就被人们忘怀的背景,那就是中共的权力继承问题。经过“文革”,老人帮的教训是,他们打下的江山,只有交给他们的子女才放心。“六四”冲突提供了一个契机,使他们如愿以偿,中共这个政权也从此变成一个封建的“家天下”。“六四”屠杀二十年来,中国和世界都遗忘了许多,却从未明乎于此。
    
    “倒赵”是一个典型的阴谋。起初,赵紫阳阻挡王震攻击《河殇》,仅仅是不想再回到“文革”旧路上去;但当王震进一步莫须有地指控“鲍彤支持制作《河殇》”,就是为了构陷赵紫阳支持“自由化”——别忘了,胡耀邦就是被指控“纵容自由化”而下台的;由此,老人帮也终于找到了颠覆赵紫阳的“政治罪名”,所以“八九”风云一起,李鹏便乘势扳倒赵紫阳,是注定的。
    
    当年的这个历史背景,在今天颇有参照的意义。习近平终于在“六四”二十年后,从江胡手中接过江山,“太子党”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仍然是“夺权”——25年前“八大老”和邓小平,不惜野战军开进首都杀人,初衷就是要把江山交给“我们自己子弟”;到头来,习近平、王岐山必须先整肃政敌,扳倒徐才厚、郭伯雄,才拿得到军权;同时,也必须扳倒“上海帮”周永康、“团派”令计划等。只有一个“反腐败”名目,还给他们剩着,尽管“太子党”其实是最腐败的。坊间有一种论调,称“大老虎”周令徐等,是所谓“平民党”,似乎习近平之“选择性反腐败”,俨然是一场“阶级斗争”,好像我们老百姓又快要“吃二遍苦、遭二茬罪”似的。照这种说法,近二十年来的掠夺、强拆、冤屈、血腥,还有无数的荒淫无耻,就一笔勾销了。所以,横竖中国都是平民的地狱。
    
    “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
    
    来源:纵览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308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晓:为苏晓康先生辩护
·苏晓康:怀念另一位“长胡子的"
·苏晓康:野蛮的未遂崛起
·苏晓康:莫名其妙上黑名单 中国比25年前更糟 (图)
·苏晓康:遇罗锦比她哥哥毫不逊色
·苏晓康:“让我们来讲故事”—阅读廖亦武兼谈见证与文献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 学习就像雕刻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世界律师大会”:对法律与人权的嘲讽
  • 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 胡志伟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 孟泳新陈奎德先生必须给个说法
  • 胡志伟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 谢选骏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 胡志伟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 谢选骏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 生命禅院生命禅院的自由理念/经纬草
  • 谢选骏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 独往独来中共空军0:4败于泰军空军大校演讲泄真相
  • 滕彪瑞典国会议员要求将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驱逐出境
  • 谢选骏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 胡志伟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简要版本
  • 谢选骏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论坛最新文章:
  • 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贪污罪名成立 被判关押两年
  • 海龟背感测器 大幅提升海水温度长期预测精确度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当选总统承诺对话
  • 德球星厄齐尔发推涉及新疆问题 引陆网民愤怒足协回应
  • 德国5G:执政大联盟打算阻止华为
  • 法国西南暴风洪灾釀1死5伤 6万家庭断电
  • 香港5青少年被拘捕 涉环卫员工被砖砸死案
  • 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有待正式批准签署
  • 朝鲜声称再次进行了“重大试验”
  • 厦门豆腐渣工程引关注
  • 香港未来:近半在职青年穷 忧反修例运动后加剧
  • 陆商贸分析平台封四成反修例消息 难达兼听则明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