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0日 转载)
    陈西更多文章请看陈西专栏

    

    i陈西(右一)与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杜和平、李任科合影

    南非著名政治家纳尔逊·曼德拉在其自传《漫漫自由路》一书中写道:“后来我慢慢发现,不仅我没有自由,而且我的兄弟姐妹也没有自由。我发现,不仅我的自由被剥夺,而且像我一样的每个人的自由都被剥夺了、、、、、、自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个人身上戴着枷锁就等于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锁,而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锁也就等于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锁。”

    就是这位充满着传奇色彩的政治人物,在监狱中度过了27年的光阴,最终用他充满仁慈的手砸碎了奴役的枷锁,终结了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在南非长达350余年的独裁统治,成为南非首位黑人总统。因着他对结束南非种族隔离政治所做出的卓越贡献,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桂冠。

    冬夜里捧读这部曼德拉在监狱中写就的奇书,让我不由得想起三度入狱、累计刑期长达23年的中国政治犯、贵州人权研讨会发起人、《零八宪章》首批联署人陈西。尚在服刑的陈西,在黔西南的贵州监狱里,目前的监室温度为零下,因为陈西所处的监室远离食堂,每天只能吃冷菜冷饭,每月的伙食标准为一百元。用不上热水,自入狱3年以来,每到冬季手脚都出现冻疮。监狱里的衣物、被子很薄不足以御寒,家人多次送衣送被都遭到拒绝。每个月,只有在警方同意的情况下,陈西的妻子张群选才能在警察的严密监控之中,需坐着警车前往离贵阳市四百多公里位于兴义市的贵州监狱探监,到达监狱后还要等待监狱方专门利用一个多小时来安装好监控摄像,然后才被允许与陈西有20分钟的会见。

    据陈西的家人介绍:2014年的12月26日得以到监狱探视,陈西已廋弱得不成样子,看上去体重不到110斤,整个人已经脱形。三次牢狱使陈西的身体严重受损,长期的不明原因的拉肚子得不到积极有效的治疗,他的健康状况令亲友忧心忡忡,要求取保为陈西治病的申请没有哪个部门理睬。

    2011年陈西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从刑事拘留、逮捕到开庭审判并当庭判决,历时不到一个月。针对良心犯的审判,陈西一案其定罪判决之快乃自文革结束后绝无仅有。而贵阳法院判决陈西有罪的依据仅仅只是几年来他所公开发表的《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我是民主党人》、《“六四”改变了我也将改变中国》、《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等36篇文章。

    循着陈西的人生轨迹,似乎让人追寻到中共当局之所以如此加快加重判决迫害他的根源。陈西,曾用名陈友才,1954年2月28日生人。七十年代末开始便坚定了民主自由的理念,并在贵阳组织、开展民主沙龙活动,曾任贵阳市沙龙联谊会的会长。一九八九年在以天安门为主的全国性民主运动期间,陈西与志同道合者一起组织贵州爱国民主联合会,积极支持、声援学生反腐败、争民主的社会运动。六四镇压后,陈西即遭到抓捕,一九九零年五月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出狱后,陈西等人因一九九五年着手筹建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而再次被捕,一九九六年三月被指控犯有“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第二次出狱后,两次牢狱加上附加的剥夺政治权利,陈西在五十年的人生之路上,竟有二十余年被直接或变相剥夺了自由!但是,陈西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自由民主的追求,为了每一个中国人不再受奴役,他要拼尽全力去砸毁专制的枷锁。于是,在二零零五年出狱后,陈西又毫不犹豫地投身到民主人权的事业中。在陈西出狱后不久,“贵州人权研讨会”应运而生,陈西与贵州的同道者们一起,公开进行公民维权和争取自由民主的各项活动。多年来,除了每周固定的公民集会和宣传民主理念,贵州人权研讨会还公开举办多次六四纪念研讨会和人权论坛研讨会,凝聚了一大批民主志士及民主维权运动的普通支持者,贵州人权研讨会也因着有了陈西和一批同道者而成为中国大陆争取人权的一个标杆,因此也必然成为了当局忌恨和打压的目标。

    民生观察工作室创办人刘飞跃在《简评“贵州首届人权研讨会”》一文中写道:“这个研讨会的主要活动是准备在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这一天就‘人权’这一现代理念方方面面的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大家都知道,事实上中共当局是不愿意、不允许民间有不受他们控制的这类政治性研究活动和集会活动的。可人权作为普世性的价值观已经载入了中国宪法,探讨和研究人权问题是完全符合中国现行法律的。我们依宪公开举行探讨和研究人权问题的活动,就击中了中共的软肋、、、、、、合法斗争是弱者对付强者、文明对付野蛮最有效的武器。我们不要小看了它的力量,就像我们不要小看了真理和非暴力的力量一样。”

    就是这种依宪法行使公民权利和争取基本人权的抗争,仍然被执政当局所不容。2011年11月29日,陈西突然遭到警方的直接抓捕,15天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起诉,12月26日陈西一案在贵州市中级法院开庭,法庭罔顾律师的和当事人的无罪辩护,只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庭审仅凭着几年来的36篇文章就宣判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成立,判处陈西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如此罔顾事实的违法判决,令全世界都为之震惊和愤怒。这不仅仅是以言治罪,更是对陈西数年来身体力行不懈地追求宪政民主的打压迫害!

    贵州当局在对陈西的判决书中称:陈西曾因危害国家安全犯罪两次受到刑事处罚,2005年5月主刑执行完毕后仍不思悔改、、、、、、诽谤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不守法、任意侵犯人权的黑社会组织”,宣称“我们要走与共产党不同的道路,我们不相信什么马列主义,更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并且,彻底否定共产党专制极权“党天下”、、、、、、贵州当局利用陈西2005年第二次出狱后陆续发表的36篇文章来断章取义,最后贵阳中级法院以“陈西以推翻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利用互联网传递信息快、传播范围广、社会影响大、公众关注度高的特点,撰写并在互联网上发表煽动性文章,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告主观恶性深,犯罪时间长,危害严重,罪行重大,系累犯,依法应从重处罚。”

    中国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早于1998年就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理应遵守联合国就人权保护方面的相关规定和法律条款,但执政当局却完全不顾《世界人权宣言》第九条“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十条“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通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第二十条“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以及联合国《人权捍卫者宣言》第五条“为了促进和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人人有权单独地和与他人一起在国家一级和国际一级和平集会”;第12条“1、人人有权单独地和与他人一起参加反对侵犯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和平活动;2、国家应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确保主管当局保护每一个人,无论单独地或与他人一起,不因其合法行使本宣言中所指权利而遭受任何暴力、威胁、报复、事实上或法律上的恶意歧视、压力或任何其他任意侵犯”等相关的法定条款;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等有关规定,公然违背宪法中“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庄重承诺,对陈西和贵州的人权捍卫者们因坚守良知和争取公民的基本人权实施打击报复。

    陈西被判刑后,他的基本的健康权和生存权都无从得到保护。他的妻子、女儿因为陈西受到当局的监控和威胁,敏感时期还被限制人身自由。贵州的其他人权捍卫者们,也受到严厉的压制,几乎很难与外界联系沟通,时时面临着威胁、传讯,人身自由随时受到限制。“贵州人权研讨会”很难坚持正常的活动。2013年1月陈西的母亲因悲伤、思念陈西而辞世,家属几经交涉和抗争,最后陈西被带着脚镣手铐从监狱回到家中看母亲最后一眼,此时贵州所有的人权捍卫者和良知人士全部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和免于恐惧的权利在受到怎样的践踏。

    此时,在那个冰冷的贵州省兴义监狱里,陈西先生没有足够的御寒冬衣,他的手脚生满了冻疮,用不上热水,吃的是冷饭冷菜,长期不明原因的拉肚子无法得到有效治疗,一个伟岸的男人体重不足110斤,不知监狱里规定的每月一百元的伙食标准能否让他得到温饱。陈西先生,你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了自己的大半生,你为了让每一个中国人身上不再戴着奴役的枷锁,已届花甲之年仍被囚禁牢笼!2021年11月28日——一个多么遥远的日子,还有将近两千五百个日日夜夜,陈西才能重获自由!陈西先生!你为了争取我们每一个人的自由和权利,而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在狱中饱受折磨和摧残,理应受到国内维权人士和国际社会的关注与声援!

    中国民主运动的导师包遵信先生曾言:“中国的民主化需要几代人薪火相传、接力传承,逐步形成中国自身争取民主的传统,累积本土资源,并在此基础上有效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陈西和王炳章、刘晓波、杨天水、刘贤斌、陈卫、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郭飞熊、唐荆陵、张林、赵常青、浦志强、于世文、郭玉闪等许许多多的民主志士为争取自由、民主、人权挺身而出,坐言起行,不怕坐牢,乃是当世的大英雄!必将彪炳史册,激励着千千万万后来人投身建立民主中国!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908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州诸友 (图)
·李金芳:捍卫人权何罪之有?——评张安妮就学案
·李金芳:勇为农民争权益,志在合众建农协——记因“煽颠罪”获刑的赵枫生 (图)
·李金芳:人权捍卫者倪玉兰的境遇透视出中国的人权现状
·李金芳:甘当争取民主宪政道路上的铺路石——胡俊雄 (图)
·李金芳:公民维权领域的实干家赵广军 (图)
·李金芳:铁肩担道义,侠骨映仁心——记人权律师浦志强
·李金芳:碧血化巾帼,引啸为长歌——纪念杰出的人权捍卫者曹顺利
·李金芳:以悲怆的灵魂坚强不屈地抗争——关注狱中的良心犯张林
·李金芳:朱虞夫兄长,你在狱中还好吗
·李金芳:想念秦永敏——这一天,这一刻
·李金芳:丹儿特殊的成人礼(图)
·关于我的邮箱的再次声明/李金芳
·李金芳:关于我的信箱的声明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当今中国禁忌话题:猪瘟、猪头、习近平领导能力/VOA
  •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毛澤
  •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康德不懂哲学
  •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博客最新文章:
  • 少不丁笑谈解放军在香港搬砖
  • 张成觉八秩感懷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 陈泱潮10.中國民主墻組黨等五大事件,是推倒蘇中東歐共產政權的
  • 谢选骏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 胡志伟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红尘
  • 谢选骏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 李芳敏14400017義人哀求,耶和華就垂聽,搭救他們脫離一切患難,
  • 谢选骏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 曾节明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 谢选骏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 陈泱潮9.民主墻運動40周年,2019年【建民論推墻】的感嘆
  • 少不丁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 谢选骏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 徐永海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谈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1)
  • 胡志伟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论坛最新文章:
  • 威尼斯水患持续:新海潮来袭 水高1.6米
  • 黄背心周年抗议 巴黎中国银行被涂撑香港标语
  • 伊朗逮捕40多名参加反政府游行的示威者
  • 区选可能如期举行 建制吁投白票 泛民促投票
  • 理工大成新战场 警散 军戒备 全港学校明续停课
  • 驻港解放军自动清路障 外媒及美议员忧有后着
  •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穿越台湾海峡
  • 斯里兰卡:拉贾帕克萨宣布赢得总统大选胜利
  • 德国有计划派军舰通过台湾海峡和南海以示反对中国的领土主
  • 东盟国防部长非正式会议聚焦南海问题
  • 香港预测今年GDP下滑1.3% 10年来首次
  • 英国忙大选不派新执委 欧盟采取法律行动
  • 玻利维亚冲突釀5死 临时总统威胁司法追究前总统
  • 瑞典笔会授奖桂民海文化部长颁奖 北京威胁报复
  • 香港相对平静 出现集会撑警
  • 伊朗上调油价引发示威活动
  • 以色列军队周六轰炸了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目标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