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奴性深重的人民不配称为“伟大的人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4日 转载)
    
    2015新年到来时,中国大陆领导人在“新年贺词”中说是“要为我们伟大的人民点赞”。也就是说,在大陆领导人眼里,这个国家的人民应被称作“伟大的人民”。如果真是伟大的人民,当然应该点赞,不仅国家领导人要点赞,人民也可以给自己点赞。如果说人民需要“自我批评”,那么人民同样也需要“自我表扬”。
    

    其实,没有一个国家不说他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也没有谁敢说“来源于动物界”的整体人类不是伟大的。人虽然被“不仁”的天地视为“刍狗”,但也毕竟仍为“万物之灵”。也正是从这一点而言,说人民是伟大的,既无可厚非,也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观点。
    
    然而,国家虽然不分大小,可由于地理环境,由于“一方水土”,更由于各自的传统、不同的统治方式以及统治时间长短的不同,每个国家人民的品性还是有所区别。当年美国一位叫艾尔布里奇•盖里的评论就说:“我们的同胞中,愿意接受君主制不加反对的,一千个里也挑不出一个。”世界上有几个这样的民族呢?
    
    前不久从互联网上读到这样一篇题目的文章《如果五月花号上载的是中国人》,作者黄鸣鹤,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作者在文章中说道:“在过去的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中,数量众多的中国人因为各种原因背井离乡飘洋出海。但他们的出走模式,绝对不可能像‘五月花号’那样复杂无序,出走者们肯定有一个权威的组织者或一个组织架构,所有的男人、女人和小孩都服从在这一组织者的领导和决策之下。”
    
    而亚里士多德在其《政治学》中更是认为欧洲蛮族比希腊民族富于奴性,而亚洲蛮族又比欧洲蛮族更富于奴性。我们知道,中国在五千年来是完全有资格代表亚洲的,可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他们常常忍受专制统治而不起来叛乱”。“亚细亚的人民多擅长机巧,深于理解,但精神卑弱,热忱不足;因此,他们常常屈从于人而为臣民,甚至沦为奴隶。”
    
    就一个国家而言,人民,即大多数人是不是真的很伟大,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反正就我所知,真正的思想家从来都不认为“人民”是伟大的。因为人民是大多数,“大多数”不可能是伟大的。伟大的只能是人民中的极少数,甚至是极个别“异端”。哈耶克老师冯米塞斯在《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中就认为:人类的进步大都是通过“一小部分人偏离大多数人的思想和生活习惯开始,直到他们的行为最终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和接受,从而形成了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的更新。”
    
    如果大多数人民真的是伟大的,那么,人类社会早就比现在进步一百倍甚至一万倍了。难怪就连道行极高的老聘在《道德经》第五章一开头告诉人们“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后紧接着又说道:“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可见,百姓在圣人眼里,就像草狗(祭祀时用草扎的狗)一般,用今天的网络语言,百姓就是“屁民”。
    
    为什么说伟大的只是极少数人而不是大多数人民呢?我们翻开人类史即可看到,那些在历史上起作用,特别是起大作用,并且足以“青史留名”的人才真是伟大的。人类的进步并非靠大多数人民推进,靠的是伟大人物。大多数人都只会“随大流”。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很少能够独立地思考;在大部分问题上,他们所接受的意见都是现成的意见;他们无论是生来具有还是受人哄骗接受这套或那套信仰,都同样感到满意,这些都可能是真实的。在任何社会里,思想的自由可能只对很少的人才有直接的意义。”(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第156~157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大陆最能证明这一点。
    
    即使发生暴力革命,发生陈胜吴广那样的农民起义,起主要作用的也不是大多数人,而是极少数乃至极个别人。没有陈胜吴广这种领袖人物,很可能就没有大泽乡起义。说人民创造历史或说历史是人民创造的,都是忽悠,至少说不通。
    
    美国开国时,我们只能说华盛顿是伟大的,约翰•亚当斯是伟大的,本杰明•富兰克林是伟大的,托马斯•杰弗逊是伟大的,那一班制定人类第一部成文宪法的人是伟大的。就广义而言,如果大多数人民是伟大的,我们现在也就不必提老子提孔子提庄子,也就不必提李白提杜甫提苏轼,也就不必提岳飞、提文天祥、提谭嗣同。应该把这些人都忘了,只提大多数人民。至于外国就更多了,如果说大多数人民是伟大的,那苏格拉底呢?柏拉图呢?亚里士多德呢?牛顿呢?爱迪生呢?诺贝尔呢?爱因斯坦呢?居里夫人呢?他们就是人民中的极少数。他们不代表人民,人民也不代表这些人,因为人民无法代表他们。
    
    所以说,其实大多数人民一点也不伟大。伟大的是在人民中产生的极少数乃至极个别精英人物。他们虽然来源于大多数人民,但他们与大多数人民有质的区别,一如人来源动物界却与动物有质的区别一样。
    
    不然,我们就真的太对不起“伟大的人民”了。谁都知道,就连习近平在新年贺词中也不能不承认,在我们“伟大的人民”中还有不少人生活得很不好,有很多难处,至少比我们一些并不怎样伟大的官员的生活要差得多。贺词中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但我们时刻都要想着那些生活中还有难处的群众。我们要满腔热情做好民生工作,特别是要做好扶贫开发和基本生活保障工作,让农村贫困人口、城市困难群众等所有需要帮助的人们都能生活得到保障、心灵充满温暖。”这就说明我们还有很多“伟大的人民”,没有享受到相应的待遇,生活在贫困之中,甚至需要“扶贫”才能苟延残喘,才能生活得下去。他们之所以“享受”到的是这样的生活,可以说就是因为他们不伟大。如果真是“伟大”,国家和政府绝不会这样对待他们。
    
    再联想到自身。我住的这个地方水管经常停水。为什么会经常停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肯定是这个地方的人民不伟大。我相信中南海就不会经常停水,甚至从来都不敢让中南海停水。为什么?就因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认为“中南海伟大”,至少认为中南海里面一直住着同时也不断地变幻着这个时代的“伟大”人物。
    
    大多数人民非但不伟大,还常常是社会进步的“绊脚石”,迎合统治者的腐朽意识,甚至麻木不仁。明朝那个真正伟大的民族英雄或者说真正伟大的人物袁崇焕被朝廷“凌迟”处死时,明朝“伟大的人民”都做了什么?有人会说人民被蒙蔽了。为什么会被蒙蔽?正说明大多数人民非但不伟大,而且还是很无知很愚昧的,因此很容易被蒙蔽。不仅明朝是这样,1949年后的毛泽东时代难道不是这样吗?不然,林召怎么不被蒙蔽?张志新怎么不被蒙蔽?遇罗克怎么不被蒙蔽?二战期间,德国很多知识分子包括大学教授都被希特勒“蒙蔽”了,可爱因斯坦怎么不被蒙蔽,他怎么就知道要往美国跑?往自由世界跑?
    
    去年互联网上流传一个帖子,中国人写的:《德国人的感叹:“中国人简直太能忍了”》。作者是这么说的:“由于长期在中国和德国两边跑,因此,遇到事情的时候总会不知不觉进行中德对比。以我个人的观察,最让德国人吃惊的是,中国人太能忍了:忍受空气污染、有毒食品,忍受低工资、高物价,忍受贪官的层层盘剥和小吏的欺压,忍受教育不公平,忍受看病难、药价贵。这事要放到德国,早暴怒了,中国人居然很淡定。不少德国人都想知道,中国人为啥不生气?”
    
    后来又有一个跑到中国来的德国大男孩雷克,在中国一部分人群中还有一定知名度,新浪网还专门采访过他。新浪网问他:如果能见到习近平,你有没有想问他的一句话?雷克说道:“我很想问他,、、、、、、你想不想成为一个林肯一样的人物?”这个德国青年为啥要问这句话呢?在本人看来首先就是希望习近平应该像林肯那样,废除奴隶制度,彻底解放奴隶。当今中国当然没有奴隶,但造就奴隶的社会制度还存在,这正是习近平大有作为之处,或者说有成为林肯那样伟大人物的用武之地,关键就看他肯不肯成为像林肯那样的伟大人物。
    
    此外,雷克还认为中国上世纪50至70年代之所以没有破产,也是因为“中国人如此能忍耐”。什么叫“如此能忍耐”!说白了,就是中国人奴性太重,甚至甘愿做奴隶。当然,在雷克看来,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今天的中国“多元化了,而且个体化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而且人越来越不害怕了”。也就是说,中国大陆百姓到今天才开始学着如何摆脱奴性,学着做真正的“伟大的人民”。在本人看来,称得上“伟大的人民”,一定没有奴性,或者说奴性极少。只有没有奴性的人,才算得上一个真正现代意义上的国家公民,而奴性深重的人民是不配称为“伟大的人民”的。只有摆脱奴性的民族,才有资格说自己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309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要倒退到哪一步为止呢
·闵良臣:害怕西方文化不能害怕到这等地步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图)
·闵良臣:强调不容篡改不如富民强国 (图)
·闵良臣:谁是资本主义?谁是社会主义? (图)
·闵良臣:坏人就在身边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闵良臣:《辽宁日报》不知道党和政府在想什么 (图)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图)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