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害怕西方文化不能害怕到这等地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8日 转载)
    
    
     我们说一种文化是否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有其自身规律,不是谁想传承就能传承、谁想发扬就能发扬得了的。我们这个国家自己在全世界疯狂地建孔子学院,几乎“遍地开花”,却反对本国大学生过西方的圣诞节不说,还把自己的这种行为称作什么“抵御西方文化扩张”,这是何等地不理智,与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精神又是何其背道而驰。如果过了一个洋节就有这么严重,那么看看在中国城市里满街跑的外国汽车,再看看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百姓身上穿的西服打的领带,中国岂不是早就“国将不国”了?

    
    一
    
    浙江、湖南、陕西等地的一些校园为了所谓抵御西方文化扩张,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坚决反对大学生过西方节日,西安有所大学在圣诞节前夜亦即西方所说的“平安夜”,封住校园,不许大学生走出校门半步,老师甚至在教室门口把守:谁过圣诞就处分谁。这种封校园不让大学生过圣诞节的心态和举措也实在是太荒诞了。读了新闻报道,就觉得这哪里是一所大学,简直就是一座牢营。真不知这所学校的这种权力是谁给的?
    
    进入高校的大学生,一般都到了十八岁甚或过了这个年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都已经长大成人。从法律上讲,一个成人不仅有人身自由,而且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且不说大学校园不是军营,不可能按军队纪律那样来管理,只说依常识,大学校园原本就是社会中思想最自由、最解放的地方,大学生更应该有自己的独立人格,因此,学校非但不应限制学生,还应鼓励学生独立思考才对。如果连学生们过个西方的圣诞节也要干涉,这还像一所大学吗?此外,在大学校园干涉成人自由,往小了说,是愚昧无知,说大了,就是在违法。一所高等学府居然连这些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我真希望明年不再有高考学子报考这所学校,因为这里不是要培养有知识、有思想、独立自由、人格健全的大学生,而是要么培养奴隶甚至奴才,要么培养狭隘民族主义者——本人很难相信,这所学校能培养出优秀的创新人才。
    
    近年来,也不知怎么了,已经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国家,竟出奇地害怕起西方害怕起西方文化,甚至害怕到连大学生们过个圣诞节也要干涉。遥想改革开放之初,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大陆)是多么地希望更多地“西风东进”,吹进这个国度,在改变中国物资落后的同时,也能改变中国人落后的思想意识。在本人的记忆中,三十多年前,在毛泽东折腾下,中国的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国民的思想也更是单纯得不得了,然而即使如此,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西方害怕美国。
    
    谁能想到,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加之信息时代的到来,中国大陆民众不论在物质还是在思想精神方面,都远远强于改革开放之初,或者说,当今的中国比彼时的中国也不知要“强大”多少倍。然而奇怪的是,这个国家,特别是在思想文化方面,现在不是更开放、更宽容,反而是更担心、更害怕,并因此变得更狭隘、更孱弱,也更古怪起来,动不动就说要警惕西方“敌对势力”,而且最担心的不是别的什么人群,就是大学校园里那些有知识有思想的莘莘学子们。有些人不仅对自己的社会制度、管理技术缺乏自信,且尤其害怕西方文化对年轻人的“侵蚀”,发展到现在,竟有组织有计划地在大学校园中反对大学生们过圣诞节,真不知那有些人为何害怕西方文化已经害怕到了这等地步。
    
    这如何能解释得通呢?中国是个一党执政的专制国家,在这种国家,大学校园与外面的其他行政机构没什么区别:同样有一套行政领导班子,不仅有校长有书记,而且那校长书记也都是党组织委任的。地球人都知道,1949年后的中国大学,并非教授治校,而是一切听行政领导的,或者说都是政府管着。在这样的学校中我们还害怕什么“敌对势力”,而“敌对势力”又还有什么“机会”?就算有些大学老师可能并不完全“听党的话”,有时在课堂上对社会上的一些不公现象顺便发几句牢骚,但我敢说没有一个老师在校园在课堂上一张口就所谓“呲必中国”,因此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辽宁日报的那些胡说八道简直就是他们的想当然。
    
    众所周知,今天还在大学教书的老师们,99%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他们自己接受的都是党化教育,也早已无数次地被强制洗脑,只是各自被洗以及接受的程度不同而已。更重要的,大学老师们早已被告知,他们端的是共产党的碗,吃的是共产党的饭,因此,一个个大学老师不能不考虑“饭碗”的问题,更不说一个老师倘若不听党的话,在评职称以及拿“课题费”方面都一定会遇到麻烦。如果非要说有些老师在课堂上有时给学生们讲的不完全合乎“党的要求”,那也只是因为大学老师们作为知识分子,无论怎样被洗脑,有些老师大约也很难完全彻底地“党化”,因此,大学老师也就往往还会发出一个不仅作为知识分子而且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的声音,否则,这些老师也就不能称其为“知识分子”而完全应该叫他们“机器人”了。
    
    二
    
    再说文化。基督教是一种信仰,同时也更是一种文化,圣诞节不过是这种文化的一种表达方式。不论是一种信仰,还是一种文化,如果它是文明的,进步的,合乎现代社会人道的,谁都无法阻止这种信仰或文化对人们的吸引。相反,一种信仰或文化如果腐朽落后,与现代人类文明格格不入,那么,吸引力自然也就要大大弱化甚至会被人们无情地抛弃。就像湖南一所大学的几名学生在“平安夜”穿着所谓的民族服装,举着横幅要人们抵制西方圣诞节文化,让人看着别扭死了。请问这几名大学生平时也是穿着“汉服”生活的吗?这些学生平时生活中享用的西方文化太多了,包括电脑、手机等同样也是西方文化的结晶,他们为何不拒绝不抵制呢?
    
    一所大学把大学生都教育成有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人,且不说害了这些学生,对国家又有什么好处?有狭隘民族主义思想的人,很容易成为民粹分子,发展下去,离“法西斯”也就不远了。而这些大学生,明明生活在现代社会,却不了解人类的文化知识更新都在快速之中,不是与时俱进,跟随时代而进步,反而要复古,真有愧自己大学生的身份。
    
    我们说一种文化是否能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有其自身规律,不是谁想传承就能传承、谁想发扬就能发扬得了的。我们这个国家自己在全世界疯狂地建孔子学院,几乎“遍地开花”,却反对本国大学生过西方的圣诞节不说,还把自己的这种行为称作什么“抵御西方文化扩张”,这是何等地不理智,与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精神又是何其背道而驰。一种文化能不能传承下去,关键还要看这种文化的生命力,与维护它的人有没有“自信”无关。京剧是国粹,国家就是舍不得让它“死”去,于是政府每年都要拿出大笔资金补贴扶持,然而谁都知道,只要继续深化改革下去,只要有一天政府不再拨款给京剧班子发工资,京剧就一定会很快死掉。没有一种文化是依靠政府用钱能保存下来的。唐诗宋词好不好,今天的政府为何不大力扶持并发扬光大?
    
    节日也一样,其他国家不说,美国的唐人街是出了名的,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美国不论公立还是私立的大学不许美国学生过中国的春节。人们喜欢过什么节日,完全凭自己的感觉和兴趣,与东方西方无关,与中国美国无关,更与什么“文化集体无意识”、“媚俗西方洋节”无关。我不能相信,那些不过圣诞节的大学生将来就一定是“华夏优秀儿女”,而过了圣诞节的学生就忘了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如果过了一个洋节就有这么严重,那么看看在中国城市里满街跑的外国汽车,再看看从国家领导人到普通百姓身上穿的西服打的领带,中国岂不是早就“国将不国”了?
    
    人类精神文化以及思想观点,总是要不停地碰撞,在此期间,会不断地出现此消彼长或此长彼消的现象,但经过长时间的搏弈,孰优孰劣,人类自会判断,自会选择。而一种文化,是否应当传播应当传承,只能由人们自由选择,它们自身的价值也决定了它们能否被继续传承下去,国家强行传承某种文化,不论曾经是多么优秀,都不仅是徒劳的,而且往往适得其反。清代著名启蒙思想家、政治家魏源在《筹海篇•议守上》中就曾一针见血地指出:“今议防堵者,莫不曰:‘御诸内河不若御诸海口,御诸海口不若御诸外洋。’不知此适得其反也。”为何今人之见识远不及古人也?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71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毛泽东的千秋功罪当任人评说 (图)
·闵良臣:强调不容篡改不如富民强国 (图)
·闵良臣:谁是资本主义?谁是社会主义? (图)
·闵良臣:坏人就在身边
·闵良臣:就是要把公民教育喊到“甚嚣尘上”
·闵良臣:《辽宁日报》不知道党和政府在想什么 (图)
·闵良臣:吃“敌对势力”的饭,砸“敌对势力”的锅
·闵良臣:高房价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图)
·高越农:对于闵良臣《中国还有很多人在等着道歉》的读后议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图)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