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中国城市化的两大明显趋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6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中国城市化的两大明显趋势


    不论是在东部还是西部,大城市圈内部的人口和产业聚集趋势也越来越明显。
    
    左边是山居仙境,右边是都市繁华;抬头是明山秀水,低头是大道通衢。鼓励中小城市落户,控制特大城市落户,历来是「民心所向」和「政策所指」,于今尤甚,甚的是对权力的自负和对政策的迷信。这个源头,甚至可以追溯到《桃花园记》,可以追溯到百年前晏阳初们的乡村建设运动,更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大三线小三线建设,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的乡镇企业和小城镇建设成为国策,追溯到西部大开发和东北振兴,追溯到包括曹妃甸、天津滨海新区等等在内的各种开发区建设。之所以会如此,「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和「区域均衡发展」两大幻觉是重要原因。
    
    但东风不与周郎便,现实总和理想拧。城市化发展的大趋势,不管从整个世界还是整个中国的角度,还是从城市群内部看,都是不断地集中,集中,再集中!而不是分散,分散,再分散!城市综合承载能力是个伪问题,恰恰是人口越多效率越高就业机会也越多,因为服务业分工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业,根本不需要计划性地创造就业机会。而那些通过大建工业开发区之类人为「制造」就业机会的地区,一遇产能过剩就上演全城衰退的戏码。
    
    2014年12月30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和《瞭望东方周刊》等联合承办的「《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2014》发布会」在上海举行。这份报告由上海交通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教育部《中国都市化进程年度报告》课题组主持完成,从人口、经济、社会、文化和均衡性五方面,对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山东半岛、中原经济区、成渝经济区六城市群进行综合考虑和评价。报告显示,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的综合发展水平依然具有绝对优势,山东半岛城市群的发展水平虽落后于三大城市群,但远高于中原经济区和成渝经济区。中原经济区和成渝经济区的综合指数数值均比较小,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发展质量都相对落后。
    
    纵向比较,从2007年到2011年,六个城市群的综合指数均呈现出上升趋势。其中,京津冀和长三角的综合指数持续上升,尤其是长三角在2011年的上升十分显著。与之相比,珠三角在2007年到2011年的综合指数值持续波动,是其在2014年排名中退居次席的主要原因。而新加入排名的成渝经济区和中原经济区,综合指数增长幅度较小,2011年甚至出现回落,这与中西部城市群发展基础薄弱、抗干扰性差是一致的。山东半岛城市群的综合指数除2008年有所下降,一直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是体量不大但在总体发展水平上却超过成渝经济区和中原经济区的主要原因。
    
    横向比较,城市群之间层级分化突出,且日趋固化。比如,山东半岛城市群尽管在东部仅居于二线,但总体发展水平仍高于中西部的成渝和中原。中原经济区和成渝经济区不仅经济基础薄弱,发展速度和发展质量均滞后,在发展思路与模式上也比较被动,依附并受制于东部。在具体指针上,中西部城市群环境污染情况不容乐观,主要是东部城市群落后产业、环境污染产业转移导致,急需规避。
    
    如果我们把目光聚集在城市圈内,以更加科学合理的城市聚集体(空间上连成一片的建成区)概念来定义和研究城市群,一定会发现另一个规律:不仅城市群外的人口不断向城市群、向东部一线城市聚集,而且会发现城市群内部,人口和产业也在不断地加速集中。换句话说,城市化不仅带来中西部差距的拉大,而且城市群内部也在加速人口和产业集中以及由此带来的区域分化。形成与当年行政主导的大三线(向西部进发)和小三线(各省各区域内部向山区开发)刚好完全相反的城市化走向。傅蔚冈《人到底应该去哪儿》给我们揭示了更清晰的人口流动方向数据:
    
    「以安徽省为例。安徽省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省年末户籍人口6928.5万人,而常住人口为6029.8万,人口净流出近1000万。根据第五次和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全省16个地市中,除了省会合肥的常住人口是高于户籍人口,其他15个地市都是常住人口少于户籍人口—这意味着绝大多数地区都是属于人口净流出。
    
    这些人口流到哪里去了?当然是到了那些经济发达地区,而且很大一部分是特大城市。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安徽省共有960万人流动到其他省,流动到上海的最多,占到全部安徽籍流出人口的27.0%,其次是江苏和浙江(上海、江苏和浙江都属于长三角大都市圈──大焕注),分别占到26.8%和23.7%,三者之和占到安徽全部外出人口的77.5%,如果再加上到北京的4.5%的人和到广东的4.6%的人,那就意味着超过85%的人是到了中国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区(即三大都市圈──大焕注)。
    
    「事实上,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安徽省,河南、四川这些人口流出地省份或多或少也存在,绝大多数人口都流向了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和北京这几个省市。而在这些人口流入地中,那些省内最大的城市占了绝大多数份额。以广东为例,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该省有常住人口1.04亿,广州、深圳、东莞和佛山四个城市所占人口就将近36.98%,而在第五次人口普查时,这四个城市所占的份额为33.71%。换句话说,在广东省内,人口也在不断集聚。」
    
    国家发改委小城镇研究中心主任李铁最近的调研发现,在地级市的主城区,人口进入的速度在大幅度下降。李铁认为是因为城市发展的方式出了问题,因为城市化的成本过高──新城区过于豪华、给企业的用地成本过低和大型基础设施的过于超前,这一切成本,政府都要在土地出让上获得回报,由此导致的房价过高令当地农民接受不了,因此主城区人口进入的速度大幅下降。对于这个解释,我赞成傅蔚冈的判断:李铁的这个解释看起来很有道理,但实际上并不成立。这些地区之所以人口流入速度下降,根本原因并不在于房价是否过高,而在于这些区域没有办法提供就业。北上广深的房价远比这些城市高,为何人口还在不断增加,以至于这些城市不得不通过各种手段来清理人口?
    
    至此,中国城市化的两个明显趋势已经一目了然:不仅全国范围内的人口和产业向东部大城市圈聚集的趋势越来越明显,而且不论是在东部还是西部,大城市圈内部的人口和产业聚集趋势也越来越明显。那些以为可以通过交通和产业布局等调整达到「区域一体化」相对均衡发展的半计划经济思维,在城市化的自有市场规律面前已经out了!希望自己大赌一把,能够在「区域一体化」中开垦投资处女地、发现财富新大陆的人们,等待着他们的命运,多半是中国古话讲的「竹篮打水一场空,美梦怎与当时同」!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010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 (图)
·童大焕:治安状况深刻影响城乡格局 (图)
·童大焕:养老地产多是「断代产品」 (图)
·童大焕:道统 法统和政统 (图)
·童大焕:乡村沦陷─管制失败加剧管制和落后 (图)
·童大焕:理性经济人假设错在何处 (图)
·童大焕:中国的天下永远是东南部的天下 (图)
·童大焕:谁让孩子成为正义的牺牲品 (图)
·童大焕:非农民落后乃观念和产权落后 (图)
·童大焕:我不对居住证管理办法寄予希望 (图)
·童大焕:泡沫是消化泡沫的唯一办法 (图)
·童大焕:智力发展的第一步就是容纳异己 (图)
·童大焕:城市化一定要走出人定胜天的虚妄 (图)
·童大焕:提振经济要从整肃公安始 (图)
·童大焕:CHINA市长拆迁户请你回来做官 (图)
·童大焕:东台逻辑下多少国人能心安? (图)
·童大焕:不要以正义之名伤天害理 (图)
·童大焕:今后增量改革的两个制度支点
·童大焕:辽宁日报请不要这样毁教育 (图)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