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6日 来稿)
    
    当全世界“新年快乐”的道贺声响起之时,上海却以一场悲剧迎来了2015年。当人们对外滩踩踏惨案的疑点和问责刚刚泛起时,上海市委和政府就打算草草翻过这一页。上海主要报刊对惨案轻描淡写,死亡人数被官方强行定在35-36人,踩踏遇难者家属已基本上被软禁起来。像历来发生的所有惨案过后一样,真相是中共致命的黑箱。
    

    尤其令人费解的是:上海已有连续三年举办跨年灯光秀的经验,这次却没有制定任何疏解拥挤人群的预案;市委和政府已将灯光秀 转移到另一只能容纳几千人观看的地点,却让近30万人涌到狭窄的外滩观景台;当外滩已是人山人海时,警方才匆匆增派几百人的警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 上海惨案发生的同时,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百万人也在欢庆新年到来,警察却控制人流井然有序,而且持续百年平安无事。
    
    其实,善良的人们还忽略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上海市委、政府和警方在外滩公共场所监控方面,无论在技术或机构上都不存在缺陷。可以说,上海警方对2014年外滩跨年灯光秀人流 变化的全程情况了如指掌。这是因为上海是一个名列世界前茅的用高科技装备起来的,对公共场所进行24小时全天候实时立体监控的警察化城市。
    
    上海摄像头林立,比路灯还要多。上海城区6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总共有20万只摄像头,相当于平均每平方公里300多只。黄埔区2.5公里长的外滩观光长堤是全市监控的重中之重。外滩的监控系统采用专为广场监视而设计的JVC高速智能球摄像机,具有低照度(夜间)、高分辨、高速旋转、大倍变焦等专有性能,能够在人流密集地段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控。图像由派出所上传公安分局,再上传到市公安局,实现多级管理,可多点多人同时监看外滩现场图像,随时做出决策。12月31日从下午、晚上,直至午夜出事之前,警方一直密切观察人流变化。到当晚8时后,外滩人流空前拥挤,已经出现异常。这时,仍有时间可采取封闭限流 措施,但警方视之任之。这就说明,上海警方不存在信息掌控方面的原因,而是故意不作为,直到踩踏发生以后,才疏散周边人员和协助救人。那么,为什么相关方面不作为?
    
    是不是上海市委和政府及警方短时间调不出警力?完全不是。在执行保卫党和江泽民的维稳任务时,上海警方出警迅速。当时江和周永康 在上海的亲信-上海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吴志明和市长韩正打着“警力跟着警情走”、“平安上海”的口号,在发生突发事件时,15分钟内出动警力,形成覆盖全市的三道防线查堵网,并且警力大幅度向夜间和街面倾斜,实现多警种深夜协同作战。在保护江参加的一系列会议时,警方随时保 持“海陆空”临战姿态。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后,上海警方因此受到周永康嘉奖。同时上海警方借维稳和反恐对民众实行严密监视和打压,建立了对付民众 的“治安巡逻防控”、“武装应急处突”和“群防群治防护”“三张网”,尤其对上访民众和弱势群体进行残酷迫害。换句话说,上海政府出警是为了 保党保江和镇压民众,而不是保卫人民。外滩民众看灯踩踏跟保党保江没关系,所以事先既不做预案,也不大力公告灯光秀改地点,甚至事态严重时也睁眼闭眼,或装模作样地做些摆设,任由民众相互踩踏至死。这就是政府和警方故意不作为,即犯下渎职罪的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是因为保党保江而顾不上保民,而导致惨剧发生,那么上海市委“康办”的韩正和杨雄以及隔壁“江公馆”的江泽民就是真凶。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07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天笑: 《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 (下)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 (上)
·李天笑: 台湾才是钓鱼岛事件的核心
·李天笑:钓鱼岛纷争 中共进退维谷
·李天笑:温家宝为何敢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天笑:中共为何喜欢上人权对话了(图)
·李天笑:百姓被高速 铁还是那块铁
·李天笑:小沈阳领衔两会 “吃饱撑”胜过习近平
·李天笑:布下奥上 变与不变 谁更具争议性?
·李天笑:以色列新年重击哈马斯意图何在
·李天笑:G20大宴 胡锦涛为何画饼充礼?
·李天笑:刘翔转身金不换
·李天笑:格鲁吉亚炮声压过京奥风头
·李天笑:北京奥运在天灾人祸中开幕
·李天笑:恶搞奥运 中共玩起行为艺术
·李天笑:奥运难题 当鸟巢遇到倾盆大雨
·李天笑:跑了“范跑跑” 跑不了“党跑跑”
·李天笑:从希拉里败选看奥希配的荒诞
·李天笑:六四到汶川地震 中共的变与没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