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清退社会团体兼职官员释放甚么信号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04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清退社会团体兼职官员释放甚么信号


    规范领导干部在社会团体的兼职,或发放「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加快实施政社分开」讯息。
    
    近日,陕西省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团第一次「瘦身」,包括周一波在内的8名副厅级以上干部,不再担任省书协领导职务,8名副厅级以上干部中,有主动辞职的,也有「被辞职」的。
    
    经此「瘦身」,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仍然臃肿不堪、官满为患。据报道,陕西书法家协会此前共有由「11名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及6名顾问」组成的庞大主席团,8名副厅级以上官员辞职后,仍有27名副主席。
    
    政府在职官员,尤其是退(离)休领导干部热衷于在各种社会团体兼职的问题,已是沉痾日久,全国都十分普遍。我有幸被武汉市里某个协会拉去充任理事,发现就是这么一个并不起眼的协会,也拉了市里离退休下来的原市委常委等「头面人物」兼主席、顾问之职,其他有点名的协会更是可以想象。协会拉我等入会,也自豪地宣称,某某领导是协会主席、顾问,以显示级别地位不低。
    
    其实,拉领导干部到社团兼职,何止是撑门面,实际上是双赢的「买卖」。一者,协会可以仰仗领导干部职权或影响力,给协会提供办公用房、车辆、资金等;也可以打着领导和权力的名义,公然强行要求入会或违规收费、摊派、强制服务、干预会员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甚至有了领导为靠山,协会此为平台,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
    
    二者,领导干部兼职协会职务,手里的权力和影响力得到充分利用,协会总不能白吃白用吧,自然要以薪酬、奖金、津贴、补贴、报销等方式予以回报;至于依托领导的权力和影响力违规从事营利性活动,得到好处,自然也要按「贡献」回报领导。
    
    尤其是一些书画协会,说不定还是领导干部争抢兼职的地方,因为在这些协会兼职,可以附庸风雅,可以闲情逸致,可以结识名家,容易得到雅贿,收受字画。所谓「官而退则艺」,在名家的指点下,自己也练上两笔,说不准被名家吹捧成「名家」,岂不是名利双收?
    
    这就等于说,领导干部在社团兼职的过程中,将手中的权力或影响力部门化、利益化了,社团成了权力捞取利益的极佳管道和平台。而协会因为得到领导的大力帮助,也搞活了,要不然协会的生存维系都恐成问题。以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为例,一年经费据报道仅为1万元,这少得可怜的经费能干甚么呢?领导干部一兼职,大树底下好乘凉,立马「搞活」,拉起赞助驾轻就熟,各类活动组织起来方便多了。所以,领导干部兼职社团,可谓双方所需,一拍即合。
    
    这种现象中共高层显然注意到了,早在2013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就明确提出「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2014年6月25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下发《关于规范退(离)休领导干部在社会团体兼职问题的通知》,一些省市也下发了清退协会内相关领导干部的文件。可见,清理领导干部在行业协会、社团组织的兼职,原本就是中共中央的明确要求和部署。
    
    而周一波相当「识时务」,且作派高调,他此前肯定看过中组部的文件,又「领悟」了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于是先在2014年12月2月在《人民日报》「名家笔谈」栏目刊发署名文章《让书画家协会少一些「官气」》,对官员利用书画协会领导的地位谋取利益的现像展开批评,然后又宣布辞去省书协主席职务。此举有可能遭到同行非议,但毫无疑问,在上面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值得表扬的典型,又或者说,他就是被上面策划出来的典型。
    
    从更深的层次来说,规范领导干部在社会团体的兼职问题,不只是反腐败这么简单,或许释放了社会改革的微妙信号,是「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加快实施政社分开」必然结果。也就是说,在中国大陆,不但存在大量的「政企不分」,权力干预市场,而且存在大量的「政社」不分,权力普遍干预社会组织。表现为,一是不让社会团体成立,阻碍社会组织发展,NGO发育极其缓慢;二则是权力强行插手社会组织,自行组织社团,领导干部兼职社团,社团组织权责不明,不能依法自治,只有依附于行政部门运行,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民间自治性社会组织,致使社会建设严重滞后,已经到了影响社会正常运转,与市场化改革极不匹配的地步。
    
    中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改进社会治理方式」,说到底,关键在于减少权力对社会的干预,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彼此既有联系,又有清晰的界限,社会能够自行解决的事务,政府不能越界行事。具体到一个书法家协会而言,就是不受行政权力干预,独立自主地选择安排自己的管理机构、人员和事务,并在社会中发挥其独特作用而获得生存发展的空间,而不是依靠领导干部才能获得生存发展的资源,这样,也就不会出现民间社团官满为患、腐败重重的怪象。
    
    当然,中共不可能将官员赶出社会团体,就对社会团体听之任之,权力之手并非大撤退,对不听话的社团,随时敲打、消灭那是肯定的,真正要做到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任重而道远,这显然又是另外之话题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409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没必要在赵本山面前装清纯 (图)
·廖保平:文化自信靠开门竞争不是靠关门抵制 (图)
·廖保平:计划有变 反腐不变 (图)
·廖保平:免于恐惧 才能获得自由 (图)
·廖保平:人心坏了 社会溃烂 (图)
·廖保平:军队反腐渐入佳境 (图)
·廖保平:国家公祭 一笔欠得太久的帐 (图)
·廖保平:公务员涨工资如何让人心服口服
·廖保平:大陆人歧视黑人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图)
·廖保平: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 (图)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图)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图)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