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老徐:高速公路岂能成为「高束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30日 转载)
     老徐 独立评论员
    
    老徐:高速公路岂能成为「高束路」?


    全国究竟有多少个收费站?去问交通部长恐怕也说不清。
    
    用百度地图搜索「收费站」,会出来一大堆密密麻麻的小红点。这些小红点就是遍布中国城乡的公路收费站。中国到底有多少个收费站?每年到底收了多少钱?你去问交通部长,他恐怕也说不清。
    
    「贷款修路,收费还贷」,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具有中国特色公路建设的成功模式。在这个模式下,中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取得了辉煌的成就,高速公路总里程早已超过美国,高居世界第一。目前全国10万多公里的高速公路中,九成以上要收费,一年收费在4000亿元以上。高速公路成了名副其实的「印钞机」。不少高速公路被包装上市,出色、稳定的盈利能力,使其成为了不少基金的标配品种。
    
    然而,交通部公布的一组数字,却完全改变了人们对高速公路经营状况的印象。数字显示,每收取10元的通行费,有8.62元用于偿还债务本息。剩下的钱不够养路和养人的,所以亏损了。2013年度全国收费公路整体亏损661亿元,并且已经连续亏损3年。也就是说,几百万名公路行业的从业者,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干了365天,最后平均每天亏损1.81亿。
    
    这条消息令社会震惊,完全颠覆了人们的传统印象。难道那些高速公路上市公司靓丽的财务报表都是假的?交通部公布这些数字,究竟是在传递什么信号?显然,由于明年不少高速公路的收费期限即将陆续到期,此时公开收费公路亏损数据,是为了试探市场反应,为修改以前的收费期限规定、延长收费制造声势。
    
    「拦路抢劫」的还喊亏,这真成了世界奇闻。现在的车流,远远高于十几年前的测算,按理收的钱早就够还本了,应该提前结束收费期才对。高速公路在给人流、物流提供便利的同时,高昂的收费已日益成为企业、个人的沉重负担。现在人们开车出行,除了油费,各种过桥过路费是另一项主要的支出。高速公路已经成为了「高束路」──高度束缚经济发展的瓶颈路。
    
    据统计,去年收费公路的运营管理支出有457亿,竟比公路养护的390亿还多。这些钱究竟「运营」给了谁?从前腐后继的14名落马省级交通厅厅长来看,答案不言自明。此前,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高速收费进行专项审计,发现大量资金被闲置并没有用于还贷,有些资金被挪用于兴建楼堂馆所、投资股票等,从业人员一边享受高额福利,一边人浮于事、超编严重。
    
    老百姓交的过路费,被一帮腐败分子和一帮败家子拿去挥霍,能不亏损吗?一边是公众对高速收费喊「贵」,一边却是利益集团对高速运营喊「亏」,企图将马上到期的高速公路「换个马甲」后继续收费。高速公路背后的腐败成本,正在由全社会为之买单。
    
    高速路岂能成为束缚经济发展的「高束路」?延长高速公路收费不是小事,直接关系到每个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直接关系到反腐是否敢向顽固的利益集团挑战,直接关系到依法治国是否能落到实处。亏损容易弥补,亏心了想弥补,就不那么容易了,这一点确实值得高层决策者三思。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609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老徐:腐败成本岂能让全民买单? (图)
·令计划后面还有“大老虎”吗?/老徐时评
·老徐:警惕官场上的「演员」! (图)
·老徐:法治,呼唤远离政治! (图)
·老徐:周永康、徐才厚会被判死刑吗? (图)
·老徐:党内监督真能做到没例外不留空白吗? (图)
·老徐:政坛双面人! (图)
·老徐:政法委书记为何频繁落马? (图)
·老徐:得青年者得未来 (图)
·老徐:女贪官到底是和谁通奸? (图)
·老徐:究竟有多少人给徐才厚送过钱? (图)
·老徐:贪官为什么喜欢藏钱? (图)
·老徐:中国能够改造世界吗? (图)
·老徐:发「反腐红包」利国利民! (图)
·老徐:「双十一」狂欢中执政者应反思什么? (图)
·老徐:吐槽APEC也是一种民意 (图)
·老徐:网络大V能够培养吗? (图)
·老徐:贪官的烦恼,为藏钱而烦恼 (图)
·老徐:王岐山讲话透露出什么信号? (图)
·老徐:反腐「三部曲」:不敢、不能、不想 (图)
·老徐:中央反腐传递出新信号!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