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曹长青:高墙鸡蛋,我选择站高墙一边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27日 转载)
    
    来源:共识网 作者:曹长青
      

    被西方左派主导的国际舆论,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味地表现“政治正确”——要么弱者就永远是对的,要么大多数就永远是对的。那种“高墙鸡蛋论”就是典型的不问是非,搅乱世界的逻辑。
       
    在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常被指责说,冲突中加沙丧生的人数更多,以色列“不成比例回击”,是以强欺弱;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是侵略者。
      
    怎样看待巴以冲突问题,不仅涉及逻辑常识,更涉及道德取向。
      
    人类从未停止过战争。巴以冲突,当然也是一场战争。评论战争的标准,不是哪方强,哪方弱,而应是正义与非正义。强不等于错,弱更不等于对。但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强弱”的说法误导,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个“高墙鸡蛋”的歪理:“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不管那高墙多么的正当,那鸡蛋多么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
      
    村上春树典型地代表了左派虚伪的作秀:显摆自己“政治正确”——站在弱势一边,说冠冕堂皇的话,而不顾真实,不管对错。其结果往往是助纣为虐。
      
    “高墙鸡蛋论”错在哪里
      
    人们说照顾弱势群体,是指对社会中相对处于弱势的少数族群、尤其是老弱病残。但如涉及犯罪和战争冲突,就绝不能再用“强弱”的标准,而应该用对错、正义与非正义作为衡量原则。
      
    例如警察追击抢匪时,警车性能是一流的,警方配有精良武器,需要时还有直升机配合等。相比之下,犯罪分子的装备相形见绌。那么在强大警方面前,你能说那个处于弱势地位的犯罪分子就可怜、值得同情吗?强大的警方如同高墙,那个犯罪分子简直像不堪一击的鸡蛋,你难道要像村上春树那样“不管高墙多么的正当,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吗?
      
    再比如,美国军队击毙恐怖主义头子本拉登时,更是强弱分明。美国派出的是特种部队,受过特殊训练的精兵强将,更不要说武器设备一流。而本拉登和他的妻子佣人们基本没有什么武装。面对强大的美国特种部队,更是鸡蛋对高墙。在这种一目了然的“强弱”之间,在高墙与鸡蛋之间,你难道还站在处于弱势地位的“拉登鸡蛋”一边吗?
      
    至于巴勒斯坦丧生人数多,以色列被指责为“不成比例地回击”,更是不分对错、不分是非的错误观念。我曾在“以色列进攻加沙应该谴责吗?”一文中讲过,在第二次大战后期,英国对德国的轰炸,美国对日本的轰炸等,都造成大规模平民死亡。更不要说,美国甚至对日本扔了原子弹,瞬间造成10多万丧生。但人类历史记载和评断的是,德国日本这些平民的死亡,不是英国美国故意造成的,而是战争的代价,而这场战争是德国日本法西斯挑起的,他们才应该对本国平民的死亡负责。同理,哈马斯才是导致巴勒斯坦平民死亡的真正罪魁。
      
    “正义与非正义”是根本
      
    所以区分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才是根本。谁先挑起战争,谁先杀害他人,谁就是非正义者。今天以色列进攻加沙,因为哈马斯把那里变成恐怖袭击以色列的基地,从那里旷日持久的向以色列居民区发射火箭弹,并挖了几百条地道,进入以色列袭击杀害平民。哈马斯跟希特勒们一样,是首先挑起战争的罪魁,所以才遭到以色列的反击。哈马斯还是全球恐怖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以色列打击哈马斯,不仅是保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也是对全球反恐的重大贡献。
      
    所以中东冲突的关键,不是以色列以强欺弱,而是他们要生存,一次次打败(阻止)侵略者。由于以色列国力先进,组织有效,更同仇敌忾,顽强战斗,所以每次都把阿拉伯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今天的巴以冲突,哈马斯更不是以色列对手,所以更显示出以色列的强大。
      
    西方左派和阿拉伯世界等专制国家的媒体,总是把巴以冲突的责任归罪于以色列,强调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等。但这种领土纠纷的起源,恰恰是阿拉伯国家首先联手发动战争,要把以色列(这个联合国正式承认的国家)从中东抹掉。
      
    1948年以色列建国第二天就遭到周边五个阿拉伯国家(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以及巴勒斯坦游击队)的联手入侵,要把这个新生国家消灭在襁褓之中。后来1967年的“六日战争”,也是阿拉伯国家要联手入侵,以色列面对群敌,所以才先发制人。1973年十月战争,是埃及和叙利亚联手进攻以色列。这些战争都是以色列获胜,并乘胜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约旦的约旦河西岸,以及当时在埃及控制下的加沙地带等。
      
    “土地换和平”的成败
      
    但以色列并没把这些“土地”永远并入自己版图,而是提出“用土地换和平”,即你们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让我们在这个地区生存),我们就退还土地。这是非常理性的方案,获得多数以色列人的支持。《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曾以研究中东问题的专著《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获得普利策评论奖。他在该书中引述的民调是:在以色列,主张无条件立即退还土地的占5%,主张永久占领的占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75%。这个条件就是阿拉伯人不威胁以色列的安全,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后来埃及承认以色列,以色列就交还了西奈半岛。约旦跟进,也拿回约旦河西岸。对戈兰高地,拉宾当总理时(1995年)就提出以军撤出换取叙利亚承认以色列。当时以色列国会还以54比30票通过决议,支持从戈兰高地撤军,用土地换和平。但叙利亚就是不肯承认以色列(当然,阿萨德政权对自己的人民都用毒气杀害)。
      
    巴勒斯坦的阿萨德们更加愚蛮。在阿拉法特专权独裁(并支持恐怖主义)的年代,无论以色列怎样让步,都无法换来和平。后来以色列强硬派领袖沙龙当总理后,单方面从加沙撤军,把这块土地完全交给了巴勒斯坦人。结果是,土地没有换来和平,阿拉法特的烈士旅(这名字就够恐怖的)和哈马斯们,把加沙变成了恐怖袭击以色列的基地(发射火箭炮,挖了几百条地道)。
      
    约旦国王:道路从这次开始
      
    以色列占领加沙时,该地局势基本稳定,经济也复苏,以色列安全很多。沙龙的妥协让步(单方面无条件退出加沙走廊),使以色列更受威胁。因此沙龙备受批评,左右派都有怨气。以至沙龙(昏迷多年后)2014年初要去世之际,右翼犹太教拉比拒绝为他的健康祈祷,很多鹰派人士不参加他的葬礼,表达对他单方从加沙撤军政策的强烈不满。
      
    今天更清楚地看出,当对方(巴勒斯坦)没有和平意愿、不承认以色列生存的权利,以色列单方面撤军的“土地换和平”方案是不明智的,因为它换来的不是和平,而是挑衅、侵略和对以色列人民安全的严重威胁。
      
    在这次巴以冲突(以色列进攻加沙)中,埃及是调停者,提出停火等方案。就是因为埃及不仅早就承认了以色列(1977年),而且刚当选总统不久的塞西将军,对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势力持强力打击的政策,主张世俗化,反对政教合一。
      
    而真正的解决方案,就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纽约时报》发表的“道路从这次开始”提出的:中东要想有永久和平,阿拉伯国家必须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让它融入这个地区。同时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让巴勒斯人民活得有尊严和希望。
      
    巴以冲突,是典型的一个“高墙鸡蛋,到底应该站哪一边?”的例子。强弱不是标准,多数少数也不是标准。正义的价值才是。那什么是正义非正义的标准?非常简单:那个首先要剥夺别人生存权利的永远是错的!无论他是强是弱、是多是寡。
      
    被西方左派主导的国际舆论,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味地表现“政治正确”——要么弱者就永远是对的,要么大多数就永远是对的。那种“高墙鸡蛋论”就是典型的不问是非,搅乱世界的逻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511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曹长青:台南贿票展示蔡英文无能
·曹长青:突尼斯首次大选传出四信号
·曹长青:奥斯威辛和ISIS反人类罪 (图)
·曹长青:中共领馆为什么给胡平送烟?
·曹长青:胡平王丹“为占中港人争诺奖”何时开始?
·曹长青: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曹长青:为什么西方年轻人加入ISIS
·曹长青:让占中退场,让雨伞革命成功!
·曹长青:请中国人以后不要再绝食
·曹长青:周永康“泄”了什么“密”?
·曹长青:占中问题上不要再做政府的说客
·曹长青: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曹长青:台湾九合一选举 国民党会惨败
·曹长青:嘲讽名人的底线该划在哪里? (图)
·曹长青:谈“敌人”和“政敌”
·曹长青:看伏尔泰是怎么骂卢梭的
·曹长青:太多民运名人是共产党线民
·曹长青:应给胡平王丹开刀割脑瘤
·曹长青:高墙鸡蛋,到底站哪边?
·曹长青:香港,你是自由中国的第一站 (图)
·曹长青接受《时报周刊》专访谈王丹
·曹长青:从薄熙来案看黑道共产党
·曹长青:习近平“造假”有众多新发现
·曹长青:陈光诚是怎么逃的呢?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毁掉《深圳青年报》/曹长青
·曹长青先父病逝,因黑名单无法回去尽孝
·曹长青:阿拉伯恶棍摧毁人类文明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