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一个值得时代铭记的人——纪念曹思源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6日 转载)
    
    
    王德邦:一个值得时代铭记的人——纪念曹思源先生


    
    我与曹思源先生只匆匆见过一面,那是2010年5月11日上午,我在北京医院参加前中共开明改革派代表人物、“三宽”(宽容、宽松、宽厚)宣传部长朱厚泽老告别仪式后,有朋友介绍我与曹思源先生认识。记得当时因人多,大家都忙着与新识旧友聊天述旧,场面较嘈杂,一位曾参加过曹思源先生2003年在青岛举办的修宪会议的朋友将我领到曹思源先生身边,向他介绍并问好。曹思源先生那孩童般圆乎乎的长相及天真灿烂的笑语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知道曹思源其名是1985年,当时我在北京师范大学上学,当年企业改革与破产问题成为舆论探讨的热点,而曹思源先生则正在中南海领衔起草《破产法》,自然是高校关注时政学生们议论的焦点人物,当然也具有许多神秘而传奇的色彩。
    
    深为曹思源先生的勇敢担当而感动的是1989年,当年春夏反腐爱国民主运动后期,为了在和平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那场运动,也为了阻止暴力戒严可能带来的流血,曹思源先生挺身而出,联合一批全国人大常委签名动议召开人大特别会议,争取取消戒严,一度给运动带来转机,也寄予了善良的人们对社会良性转型的希望。然而,当年6月1日曹思源先生却遭到当局秘密抓捕。三日后,北京出现大屠杀,中国当代一场民族悲剧终未避免地上演了。曹思源冒死推动的议会化解社会危机之路戛然而止,他自己也因此陷狱一年。
    
    八九之后,偶尔也听朋友们谈起曹思源先生,说他出来后仍赤心不改,继续努力推动破产与修宪工作。到2003年终于绕开当局的阻拦而在青岛成功举办了一场民间修宪会议。也因此曹思源先生楼下被加添了值班监控的岗哨,使他失去了常人的行动自由。期间,有位与曹思源先生熟识的朋友,经常与我谈起曹思源先生的情况,并且在我们对时局产生分歧意见时,他就说:“曹思源的境遇就是中国时局的晴雨表。无需空论社会是进步、宽松还是倒退、严酷的问题。只要看看曹思源楼下那岗哨撤了没有,就一清二楚了”。
    
    在知道曹思源先生名字二十年后,有幸得以面见,但由于匆忙,没有聊几句,我估计曹先生肯定记不得我的名字的。2012年,我从网络上看到曹思源先生谈论关于1959年、1960年、1961年三年大饥荒死亡人数的事,其中提到饿死3755.8万人。于是我通过新浪微博私信(2013年我的微博号被封了,现在无法上去查找当时的详细私信记录)与曹先生联系,请教数据出处。说实在的,由于我与曹先生仅仅匆匆一面,不敢指望曹先生会回复赐教。但让我意外的是,第二天就收到了曹先生的回复。曹先生在信中详细说明了三年饥荒死亡人数的来源,并且还推荐了几篇关于三年饥荒的探讨文章,供我去读。
    
    曹先生回信所述就是他后来在媒体采访时讲的内容:“(有关方面)不承认大跃进中饿死人的事实,这个资料长期以来是保密的,1960年到现在也有五十多年了,最近已经超过了保密时限,所以中央把这些解密了,解密以后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是在一定范围里放开了,于是就形成了一种矛盾,部分研究工作者知道这些历史,59、60、61前后这三四年里全国饿死人的总数3755.8万人,3755.8万人是怎么来的呢?是各个地方报上来的。周恩来总理给各个省打电话,让他们把饿死人数报上来,材料集中在周恩来这里然后转报给毛泽东,这个数据是逐级报上来的,显然会小不会大。一个县委,死了五万人,只会报三万人,两万人,不会说死了8万人。没有夸大的倾向,只有缩小的倾向,因此经过研究饿死3755.8万人作为官方统计数字,应该讲是最低限度的数字,分析结果有可能是四千多万,我们不用四千多万,我们用官方的统计数字,也就是3755.8万,这是最低限度的可靠数字,由于这个数字目前只是解密了,并没有全面公布,只有一部分人知道,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对此我有体会,我在一个小会上讲59、60年饿死人的教训,当时有个年轻人说不可能,如果死了这么多人,怎么我没听说过呢?然后我给他作了详细的解释,他还半信半疑。长期的保密数据在一定条件下解密了,多数人还不知道,难免会发生争论。这个争论是好事,不是坏事。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可以让我们对历史上重大的情况了解得更清楚,能更好地吸取教训。”可见曹先生办事之认真,待人之平易,为学之严谨,成论之有据。
    
    再后来,我与曹思源先生建立了网络邮箱通信联系,经常能收到曹思源先生一些最新文章,得以拜读受教。2014年2月27日,我收到曹思源先生的群发邮件,内中有他将向全国人大提交的《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特附信如下:
    
    曹思源 附件2月27日 发送至 密送:我
    
    您好:
    
    送上《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欢迎批评指正。若您认为有可取之处,恭请帮忙联系您或许直接、间接认识的全国人大代表或全国政协委员,争取在今年三月的“两会”上作为议案提出。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也希望作百分之百的努力。麻烦之处不胜感谢!
    
    顺祝安好!
    
    公民:曹思源 20140226
    
    由于我有几日没有上网,当我看到该信时,已是3月3日。我在读完曹思源先生的修宪建议后,产生强烈共鸣,于是复信将自己2013年所写的《制造敌人——后极权政权的敌人“依赖症”》一文发去,以作为附议。回信如下:
    
    在 2014年3月3日 上午8:32,db w 写道:
    
    曹先生,您好!先生为国竭尽心力,令人感佩!为附议先生《四点建议》中之:“二、敌我强分 撕裂社会”,特呈上点思考,请先生指正!敬颂:春祺!德邦上
    
    没有想到的是,去信不到两个小时,马上就接到曹思源先生的回信,如下:
    在 2014年3月3日 上午9:57,曹思源 写道:
    邮件收到,十分感谢您的宝贵意见。您的20页的长文已阅。写得很好,分析的透彻。思源
    
    曹思源先生在《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中痛陈道:“六十多年来深受政治动乱之苦的中国人,莫不痛恨动乱。而细心研究一下不难发现,动乱的根源就在于:全国被强行分为人民与敌人两个阶级。有权者不难以‘人民’的名义实行专政,‘敌人’则是被专政者。按照专政的理论,鼓动人民对敌斗争要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人民的残忍。’于是乎公民之间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就成为常态。(如江西的李九莲因写信给其未婚夫,被未婚夫出卖而于1977年以反革命罪被判处枪毙)一个公民只要被划为‘阶级敌人’,其公民权利就没有任何保障可言了。任何人都有可能今天还属于人民,明天就被打成阶级敌人,由人斗人的工具,变成了人斗人的靶子。以致于谁也不敢拍着胸脯夸口:‘我永远不会成为阶级敌人。’就连曾经的国家二把手周恩来最后躺在病床上还担心地说:‘我死后你们不要在我脸上画叉子啊’;担任过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警卫局局长的汪东兴也曾对其助手邬吉成流露过自己的担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家抓起来。’可见对敌专政几乎威胁到了每一个人。国人被分敌我,相互之间虎视眈眈,没有了安全感。这样的社会不出乱子才怪哩!(以言获罪等等都是以所谓对敌专政为依据的。)‘人民’一词本是人的集合名词,并没有什么政治性。但是在六十多年全党全民敌我斗争的专政实践中,被赋予了太多的政治色彩、太多的阶级色彩、太多的抗敌性和排他性。说‘人民政府为人民’,就意味着只为一部分尚未被划为敌人的公民服务;而另一部分公民一旦被划为敌人,则不在服务和保护之列,这就制造了社会分裂。”最后曹思源先生提出:“因此,我建议在宪法修正案中尽量不使用‘人民’这种已被弄得含义不清的概念,或者以‘公民’取代‘人民’。”由此可见,思源先生于国于民拳拳之忠、赤子之心,真乃光照日月,辉映史册!
    
    思源先生近年来笔耕不止,力作频出。然而,外界许多人并不知思源先生已是罹患癌症,是在与生命抢时间,是在用生命推历史。
    
    2014年11月28日中午,我忽然从网络上看到一条信息:“中国著名宪法学家曹思源因病于2014年11月28日凌晨6时30分在北京去世,享年68岁。”看到此消息,我不敢相信,特意打电话向北京的朋友询问,结果被告知“确实”。闻此噩耗,我久久失神地呆坐于电脑前,心中悲苦莫名,最后不禁泪流满面而仰天呼号:苍天啊!你太不眷顾这个民族了!陈子明先生刚刚去世,现在曹思源先生又匆匆离开。你欲置这个民族于何地啊?--------
    
    痛失国梁民脊,无民表达悲苦。特撰挽联:
    
    痛悼曹公思源先生:
    
    国哀、民痛、山河泪,悲曹公弃身而去;
    产破、宪立、民主行,慰思源舍生以求。
    
    后学王德邦敬挽
    
    特综合网络信息,归纳提要曹公思源先生一生主要所造功业如下,以为纪念!
    
    1.1979年起反复论述改革国家所有制、降低国有制比重;
    
    2.1980年首先倡导破产淘汰理论,尔后于1985年出任国务院破产法起草工作小组组长,主持起草破产法和失业救济法规,并通过院外活动推进其立法,被称为“曹破产”;
    
    3.1981年发表修改宪法的十点建议,主张确立包括股份制在内的多种经济成分的地位、恢复设立国家主席职位等;
    
    4.1987年3月建议设立人代会旁听制度,并促其载入全国人大议事规则;
    
    5.1987年9月提出公有制有多种形式,并促其载入中共十三大文件;
    
    6.1988年首次阐述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安全通道是非暴力主义和议会民主之路;
    
    7.1989年起先后主持召开修改宪法理论研讨会和兼并、破产以及国企改革研讨会,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8.1989年5月“反腐爱国民主运动”期间,联系一批人大常委动议召开人大特别会议,讨论戒严违法,避免流血事件,因此入狱。
    
    9.1994年起多次呼吁并论证改革法院管辖制度,以克服地方保护主义;
    
    10.多年来大力倡导在竞争性产业实行私有化,以产权多元化促社会多元化,走人类文明发展的共同大道;
    
    11. 2003年6月19-20日在青岛成功举办民间修宪会议。从此长期受到严密监控、软禁;
    
    12.2012年罹患癌症后,多次公开呼吁宪政,多次上书人大力主修宪,被称为“曹宪政”,直至告别人世。
    
    曹思源先生永垂不朽!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110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中国「红二代」反腐的底气 (图)
·王德邦:「立人」的遭遇写真中国NGO的严冬 (图)
·王德邦:宪法权威何以树立?
·王德邦:台湾选情激大陆当局更趋保守 (图)
·王德邦:郭飞雄案检示中国人权承诺的国际诚信 (图)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民意 (图)
·铁肩担道义,法律卫人权——记著名律师浦志强先生/王德邦
·王德邦:中国顽固贪腐势力何以充满必胜信心? (图)
·王德邦:《辽宁日报》公开信辨析
·王德邦:「尺子、刻度」和「普世、特色」 (图)
·王德邦:改变拳头代替法槌的「依法治国」 (图)
·王德邦:人权领域的“野骆驼”——记杰出的人权活动家胡俊雄
·王德邦:中国更需召开亚太政合组织(APPC)会议 (图)
·王德邦:极权特控的常态化 (图)
·王德邦:中国“社会生态危机”浅析
·王德邦:防范人文关爱的社会必填充暴戾与极端 (图)
·王德邦:从政法委不同定位看「依法治国」 (图)
·王德邦:如何解开信访不信法的中国困局?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