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冯时:私权法案之前世今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5日 转载)
    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民主虽然不完美,但就是好于专制。”这话貌似有理,不过我遇事总要穷根究底:既然大家都承认民主不完美的事实,也就是说这一点大家是能够达致共识了,那么究竟不完美在哪儿?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努力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呢?为此,我思考过一段时间,查阅过某些宪法以及联合国公约,希望在现今风靡于世界的民主宪政的法律框架基础上得出最完美的解释,但总觉得有瑕疵。由于当时不太上心,我没有深入思考。
    
     思想转变于2011年,当时我与强权政府有了一次面对面的交锋,他们理直气壮地警告我,要求我遵守他们的法律,也许他们自认为其杜撰的强权法律是可以理所当然管制我的。但我的回应方式不是象其他人那样迷糊愣瞪地在山大王的伪宪法之内寻找心理安慰,什么哪条保障我的言论自由、哪款保障我的结社权利之类等等,而是直接了当拒不承认他们的法律。看得出来他们对我的反应相当错愕,问我为什么?然后我不得不以激辩的方式为他们讲解人大为什么没有立宪权的道理,宪法的权威性为什么应该来自于全民公决所体现的多数人意志。一场恶语雄辩下来,看起来我的话似乎能暂时说服他们,但在辩论刺激下紧跟着从脑子里进一步推理出来的问题就说服不了我自己了:既然多数人意志的授权决定了宪法的出台与修改,而宪法决定着权力运作框架和子法律的产生,那么多数人意志理论上便获得了通过宪法决定一切规则的权力,但多数人意志有权民主到每个人无关他人的个人私域吗?多数人意志所体现的相关规则保人身安全真能靠谱吗?历史上每一轮的改朝换代,事实上都缘起于多数人暴政,继而演变为少数人暴政。而且希特勒的出现,就是民主宪政规则保不了人权的极端性例证。为此,我注意了美国宪法保人权的方式,是将人权条款列为不可修改的修正案而存在,也就是说表面上看多数人意志似乎动摇不了它,但这又涉及到了经不起推理的强权逻辑:倘若人人都同意修改,那么是谁给了条款制定者不可更改的权力?更何况,美国宪法就闹过推出禁酒令紧跟着又取消的明显违反人权的儿戏修正案。历史事件呈现给我们的一幕一幕,都在佐证着一个道理:但凡经不起推敲质疑的强权逻辑,最终都会推演成悲剧!由此,我以我一贯天马行空的发散型思维,摒弃前人“天然自由”、“契约自由”之类似是而非的思想成规束缚,以单纯人身安全的保护为方向,自然地联想到将世界现行民主宪法中的人权保护条款单独成案,置于全球所有的宪法地位之上,因每个人私域不容其他人干涉,所以以私权领域人人本该具备的一票否决权规则给多数人意志的活动范围划下一道不可逾越的红线,那么,相关疑难就顺理成章地迎刃而解,可以很好地弥补民主宪政的美中不足。

    
    谈到一票否决权,我有必要再度批评一下现存世界上最大的强权规则:联合国安理会的一票否决权!由于联合国是一场血雨腥风的世界大战诞下的强权怪胎,生来具备弱肉强食的丛林属性,所以当几大战胜国凭借实力为自己设置一票否决权规则时,没有任何弱国敢提出质疑。但是,在私权法案推出之前,国与国之间的事务从来都属于公共事务,公共事务的处理方式只能适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规则,方能服众,不然,谁要拿仅可用于个人私域的一票否决规则强行处理公共事务,那就是如假包换的霸权行径,要么此路不通一事无成,要么激起众怒挑起争端;而私权法案推出之后,只要是遇到冒犯私权的事情,则任何人都有权依私权法案予以干涉制止,且无需过问民主程序的允许与否。当然,如果是国家以公权干涉的话,那么由于有的人愿干涉有的人不愿干涉,所以除开紧急干涉外,国家机器还是需要征得一国之内民主程序的许可的,而这道程序,也仅是适用于当今世界“国家”藩篱还存在时不得不理顺授权逻辑的无奈之举。今天的叙利亚,之所以会发展成这种人人都不愿看到的结果,很大程度上便是拜联合国的一票否决权所赐,强权规则粗暴阻挠了其它国家在某个暴君侵犯人权时的干涉权,纵容了恶棍,从而导致悲剧愈演愈烈,对此,联合国安理会是难辞其咎的。当然,叙利亚的悲剧,阿萨德才是罪魁祸首;其次,叙利亚自由军自身行为的不检点,也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但如果联合国这个怪胎不脱胎换骨的话,将来还会推演出更大的悲剧!
    
    假定世界只有一个人,他是不需要受任何规则约束的;而只要有两个以上的人,人与人之间就首先需要和平共存,然后才能徐图分工协作、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以求得更美好的生活。私权法案,我一开始将它定名为人权法案,推出的目的,正是为了保障每个人在与别人共存时的人身安全,只有在安全无虞的前提下,人们才能有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宪政模式决定分工协作规则以追求更高生活质量的条件。后来,之所以把人权法案改名为私权法案,是在推法案时引发的辩论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于是我为了便于人们的理解,使问题归于简单,改动了一个字,方便人们区分“私域”与“政治权利”等涉及公权的概念,以及各自适用的不同表决规则。
    
    法案中两个难点困扰了我很长时间,其一是第二条第三款的生存权,其二是第六条的司法任务。生存权不同于其它人与人之间可以毫不含糊泾渭分明的权利,每个人的生存环境都和其他人缠夹不清。鉴于私权法案一旦产生影响,其修改的可能性就趋近于零,所以关于生存权保护条款的表述若有一个字不合适的话,就很容易造成过度保护的尴尬局面,阻滞社会的进步。生存权之难,旁人是无法体会的,我没有其他人可以商量,只能动用一个人的大脑所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对生存权条款进行推敲,自我质疑并自圆其说。我甚至一度产生了放弃用私权法案保护生存权的念头,准备把它扔给宪法,靠多数人意志去协商解决。但当我真的把生存权从私权法案中剔除了以后,再看私权法案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被阉割了的太监,全无昔日的美感。于是,我将生存权的表述尽量简化,并尽可能给未来多数人意志的协调解决预留足够的解释空间。至于第六条的司法,难点在于:还得依赖多数人意志构建的司法体系裁定疑案。这样就在逻辑上产生了矛盾,我的本意是要给多数人意志划红线的,最终却又陷入了拿多数人意志当裁判的怪圈,会不会由此而触发新一轮的多数人暴政?后来我想通了:民主政体下的司法体系还是卓有成效的,虽然总的来说由多数人意志授权的宪法构建,但判断疑案时反映的还是努力追求真相的陪审团的意志,而不是容易被感性思维左右的多数人意志。而且私权法案只需管住其它的法律不被违反,无须操劳个案的真相。所以,就私权法案所能引发的疑案,无非就是其它法律是否违反了私权法案的裁定,而裁定之疑,也无非就集中在生存权条款上,应该对人身安全是不会构成太大威胁的。未来的司法体系还将处于不断的变动与完善中,故而我相信未来人们的智慧,参考美国宪法设置修正案条款的做法,将司法任务扔给后人用补充条款解决,使其适应未来的社会变化,当无大碍。
    
    推法案所遭受的冷遇是我始料未及的。本来我一直认为道理并不算复杂,只要把我的想法开诚布公地告诉大家,晓之以理,每个人都会思考,应该是比较容易得到响应的。所以一开始我都没打算自己来编写这个法案,我不愿出风头,我乐意成就别人的大名,而我自己默默无闻地归于尘土。不过现实令我失望,我吆喝推销了很长时间,但无论对方是法学大律还是贩夫走卒,扔给我的始终是嘲讽与不屑,要不然就是莫测高深的沉默。我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也许人们习惯了前人设计的现有模式,大脑已然僵化,形成了很顽固的惰性思维,容不得半点打破常规的质疑。残酷的现实,迫使我不得不违背意愿站到历史舞台的中央,亲自撰写私权法案并假装高调地努力推广。
    
    即便如此,我的苦心也依旧收获了不少的口水与人身攻击,时常被人当成精神科患者。现在,私权法案已经推出,但若得不到人们的理解与认同,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因为如果我们与强权的抗争行动不能受到私权法案权利保护规则制约的话,几乎难保我们不会堕入叙利亚反抗军那样的魔道。人在遭遇到丧心病狂的畜生时,只能用人的手段去消灭它,但偏偏有很多苦大仇深的糊涂人,忒容易被满腔怒火灼昏头脑,动辄自我贬低到与畜生同一级别,用畜生手段缠斗畜生,结果只会让ISIS那种极端恐怖势力得逞,害苦所有善良人。我不想害人!人们复仇的火焰愈炽,我便愈发胆战心惊,不敢轻举妄动,我不想在身边制造人间地狱,不想祸及子孙留下千古骂名!没人能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只能无助地彷徨。我要的是构建美好未来,而不是沉浸于过往,陷入复仇的泥潭,所以如果私权法案无法发挥效力,我宁愿一事无成!但愿,私权法案不会落得被我悄无声息带进棺材的凄凉结局!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50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 谢选骏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香港当局失去正当性
  • 大型中国传统灯会将在法国尼斯亮相
  • 新国会在争议声中通过安乐死法案 明年公投
  • 北京确诊2名鼠疫患者 官媒:未出现后续病例
  • 玻国宪法法院核准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指控政变
  • 玻利维亚宪法法院核准埃涅兹任临时总统 跑路总统莫拉莱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