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美国内心的荒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4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美国纽约曼哈顿市中心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经常会发生谋杀案,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那里有一个后山区域,完完全全的自然状态,不仅一点都市味没有,就连一点乡村味也没有,一点人味都没有,完完全全的荒山野岭。
    
    我称此为“美国内心的荒野”。
    
    (一)
    
    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区大型的都市公园,面积843英亩(3.41平方公里),长4公里,宽800公尺,是常居于狭小单元的当地居民的一方绿洲。由于经常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剧中,令它成为世界上最有名的城市公园。
    
    公园北面为中央公园北街(公园以西称大教堂大道,以东称110街),东面为第五大道,南面是哥伦布圆环及中央公园南街(第五大街道以东称59街),西面为中央公园西街(哥伦布圆环以南称第八大道)。
    
    公园由后来开拓布鲁克林区Prospect公园的Frederick Law Olmsted和Calvert Vaux设计。看似天然的公园,其景观实际上经过精心营造:内有数个人工湖、漫长的步行径、两个滑冰场、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多处草地供各种体育爱好者使用,以及儿童游乐场。由于吸引到候鸟前来,这里也是观鸟的好去处。长10公里的环园道路深受慢跑者、骑自行车者以及滚轴溜冰喜爱,尤其是在周末,以及晚上七时后禁止汽车通行的时候。
    
    (二)
    
    中央公园本来不属于1811年纽约市规划的一部份,然而,在1821至1855年间,纽约市的人口增长至原来的四倍,随着城市的扩展,很多人被吸引到一些比较开放的空间居住(主要是墓地),以避开嘈杂及混乱的城市生活。不久以后,当时的Evening Post(即现在的纽约邮报)编辑和诗人威廉·卡伦·布莱恩特表示纽约需要一个大型的公园。在1844年,美国的第一位景观建筑师唐宁亦努力宣传纽约市需要一个公园。很多有影响力的纽约人亦认为需要一个可以露天驾驶的地方,就像巴黎的布隆森林和伦敦的海德公园。1853年,纽约州议会把从59街到106街的700亩(2.8平方公里)划为兴建公园的地点。它是曼哈顿岛上最大的公园。
    
    纽约州成立了中央公园委员会监管公园的发展,并在1857年举办公园设计比赛,由景观建筑师奥姆斯特德及卡尔弗特·沃克斯的“草坪规划”成为得奖设计。
    
    在公园建造前,原本在该土地居住的居民需要离开,而他们多半是贫穷的非洲裔美国人、德国或爱尔兰移民。他们多居住于比较小的村庄(例如塞尼卡村)。1857年,在公共用地征收法规下,该土地被收回,而塞尼卡村及其它群落则被拆除以让出空间兴建公园。
    
    1860年,奥姆斯特德被安德鲁.哈斯威尔.格林取代成为中央公园的负责人,成为委员会的主席。但他仍然努力令公园的建造工程尽快完成,并且结束在公园北边的106街及110街额外购买65亩土地的协商。
    
    1860年至1873年之间,中央公园的工程取得极大的进展,而很多困难亦已经解决了。期间,在新泽西州有超过14,000立方米的表土被运送过来作为支撑树木及各种植物。最后,中央公园终于在1873正式完工。
    
    随着公园的完成,它很快就陷入衰落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塔马尼派的漠不关心,塔马尼派是纽约当时最具影响力的政治机构。
    
    约在二十世纪初,中央公园就面对着各种的新问题。当时汽车已发明了,并变得愈来愈普及,汽车带来了污染的问题。公众的心态亦有改变,公园不再只是用作散步及野餐,亦要作为运动或其它娱乐活动。在中央公园委员会于1870年解散后,安德鲁·格林亦不再参与中央公园的计划,而沃克斯亦于1870年去世,公园开始无人负责维修及保养,甚至没有人移走公园内已枯死的树木等。数十年来,当局对于公园内的破坏行为及弃置垃圾等问题都不加理会。
    
    1934年,当共和党的费雷罗·瓜迪亚被选为纽约市市长后,这一切终于有改变了。他联合了当时五个和公园有关的部门,并派摩西斯负责整顿公园。在一年间,摩西斯除了整顿中央公园外,亦顺道清理纽约市的其它公园:他重新种植了草坪及花卉,移去枯萎了的树木,把墙壁重新喷砂及维修桥梁等。公园亦被重新设计及建造,草坪规划的目的是打造一个田园景色,摩西斯认为公园应该用作消遣用途,于是把两个计划结合在一起——公园将拥有十九个游乐场、十二个球场及手球场。在罗斯福新政中,摩西斯得到一笔资金,并获得公众的捐款,使中央公园再次热闹起来。
    
    1960年代标志着中央公园的“大时代”,它反映着当时广泛的文化及政治潮流。从1970年起,中央公园就成为各大小规模活动的举办地点,包括政治集会、示威活动、庆祝活动及大型音乐会等。
    
    此后,纽约市正经历着经济及社会危机,居民纷纷离开纽约市,移居到郊区。当时的犯罪率十分高。而公园并面临经费被削减及缺乏具经验的管理。
    
    (三)
    
    美国的核心地带有这样的荒野,太不可思议了,不理解这一点,也许无法理解美国何以能在日本投下原子武器。
    
    中央公园后半部这一“美国内心的荒野”,其荒凉程度完全可比“熊山纽约州立公园(Bear Mountain State Park)”,熊山的外型看起来很像一头卧倒的熊,故由此得名。我多次从熊山的后面攀登上去,对它的荒凉深有体会,但是中央公园后半部这一“美国内心的荒野”却和“熊山的荒凉”有个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危险:前者是位于都市中心,周围充满贫困的游民。不像后者,没有汽车是无法到达山下的,因此也就排除了许多宵小的存在。
    
    野蛮并不可怕,野蛮加上了文明就很可怕了。
    
    “文明其精神,野蛮之体魄”,这是一句耳熟能详的格言,现在已成街头巷尾的俗话。不过看来,野蛮的体魄加上了文明的精神弄得不好就会演出中央公园里的悲剧了。究其根本,还是从野蛮的精神开始的。美国内心的荒野不仅表现在中央公园这样“西方文明的心脏地带”,而且也表现在美国好莱坞大片的毁灭场景中。甚至阿拉伯策划的九一一恐怖袭击,也是取法于好莱坞大片所体现出来的野蛮精神。
    
    2012年11月2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210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意大利是欧洲的费拉社会
·谢选骏:生物学意义的天子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谢选骏:伊斯兰国有可能成为新的罗马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的滚雪球趋势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谢选骏: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
·谢选骏:申繻首开“轴心时代”论
·谢选骏:三说“天赋人权”说来自《圣经创世记》
·谢选骏: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谢选骏:美国的新闻自由也是争取来的
·谢选骏:如来佛的掌心与地心引力
·谢选骏:普京可以让俄罗斯死得慢一点
·谢选骏:科学技术和自我崇拜的宗教
·谢选骏:林肯之死是美联储的胜利
·谢选骏:穿越剧和时间感
·谢选骏:天主教功罪,源于西罗马毁灭
·谢选骏:《Out Rage》与华盛顿纪念碑
·谢选骏:略论日本人的中华意识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