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非农民落后乃观念和产权落后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2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非农民落后乃观念和产权落后


    《一个小故事:农村人与农村思维》这个寓言般的故事被拿来作为批评农村思维的靶子。
    
    网络上传着一个帖子《一个小故事:农村人与农村思维》,具体故事真假待考,但类似情形层出不穷。故事说:
    
    有人在北京生活、工作了十多年后,决定辞职回山东老家搞生态农业。投入了大量金钱、时间和精力在前期考察后,已经没什么信心了。他在山东某县考察时候听说的一件事情,体现了农村问题典型的复杂性。
    
    该县某村一位杨姓老板,在外面开电子厂发达了,想为父老乡亲做点善事。该村地处山区,平时雨水稀少,他想为乡亲们挖一个水塘,一来干旱的时候可以浇浇地,二来小孩子们也可以进去游泳洗澡什么的。
    
    项目想好之后开始选址。村里最大的杨性派系坚持挖在A地,因为A地离他们的田地比较近。但村里的少数派们坚决反对,他们理想中的地方是更靠近自家一亩三分地的B地。两派争执不下,几乎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最后,村支书──村里最大派系的领头人──出面平衡,他说服了自己的群体,决定将水塘挖在稍微靠近B地的C地。
    
    水塘挖好了,下了几场雨之后,水塘里蓄满了水。有一户杨姓人家发现,这么大一个水塘,空着也是空着,不如放些鱼苗进去。杨家人想到做到,水塘里就多了很多一天到晚游泳的鱼。杨家人勤快,还经常去喂喂鱼食什么的,慢慢水塘就变成他们家的鱼塘了。
    
    碍于同一个杨家,其他姓杨的憋着没说什么。可姓黄的姓刘的不干了,这又不是你们家的水塘,凭什么你在这里养鱼?于是姓黄的姓刘的纷纷买了鱼竿鱼饵渔网,到水塘里捞鱼去了。杨家人一看,这还了得,明明自家养的鱼,变成了全村人的菜,凭什么呀?这户杨家人就跟姓黄的姓刘的在水塘边干起架来。其他杨姓人家虽然不满养鱼的这户杨家人,但好歹也是同一本族谱上的人,于是或主动或被动卷入了混战,最终演变为全村人的群殴,披头散发的、满脸鲜血的、一瘸一拐的第二天,水塘里的鱼──无论大的小的、不管青的红的──全部鱼肚朝上,静静漂在水面上:有人往水塘里倒入了大量农药。
    
    那户养鱼的杨家人哭天喊地绕着村子骂了三天三夜,累得发了五天烧,也没有找到投毒者,这事情也就慢慢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不了了之。
    
    几个月后,水塘恢复了平静,孩子们有事没事又去洗澡游泳了。一个懒洋洋的中午,一声凄厉的哭喊划过整个村庄,接着便是「我可怜的孩子呀」的嚎叫。躺在凉席上睡午觉的人们光着膀子跑出来,看到徐妈妈拖着被淹死的六岁孩子的尸体,哭得不像人样。
    
    村民邻居们很自觉地帮忙料理后事,一些神神叨叨的老人则负责出谋划策。正当大家以为事情都过去了的时候,徐妈妈跑到村支书的家门口,和出钱赞助挖水塘的杨姓老板的家门口,理直气壮地要求赔偿:「你说,要不是你们挖这个水塘,我家孩子会去那里玩吗?不去那里玩的话,会出事吗?出了事,不找你们,找谁呢?」
    
    徐妈妈每天颠来倒去就这几句话,村支书和杨姓老板的爹妈──杨老板仍然在外面开厂──不堪其扰,后来大家实在没办法,由杨姓老板出钱,赔偿了徐妈妈一万块钱。
    
    经过了一连串的事情之后,杨姓老板觉得挖水塘这事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出了一份工钱,雇人将那个水塘填平。从此,村民们聊天的时候总有这么一句:「唉,要是那个水塘还在就好了。」
    
    这个寓言般的故事被拿来作为批评「农村思维」的靶子:「太多了,整天为些鸡毛蒜皮的事,闹得鸡飞狗跳。道德水平低下,全村人只能都穷了。」
    
    这其实是一个公地悲剧的微缩景观,不怪农民道德水平低,只怪产权无边界。因为产权不明,大家都不想对水塘负责,但大家都想从水塘中得到最多的好处。拿来指责「农村思维」,也是作者自身无知的表现。
    
    在这个故事中,只要产权明晰,责权利就可以实现对等,养鱼人可能成为乡村企业家,鱼塘照样可以成为灌溉和游泳的乐园,村民们也许过年有鱼吃,孩子也许不会被淹死,水塘最终命运不是被填平!全村人的道德水平和福利水平,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会得到提高。
    
    鉴于水塘是外出乡贤捐赠给全村人的,用的是村民的地,同时由于对灌溉的重要性等诸多复杂原因,它短期内不可能成为私有财产,但是,养鱼人可以通过向村民承包的方式、在不影响灌溉的前提下获得管理权和使用权。这样,养鱼人不仅可以从水塘获得养鱼收入,而且会加强水塘的维护和管理,孩子们也许就不能再进入其中游泳,或者万一出事也有明确的第一责任人──就是承包人;村民们在享有灌溉水源的同时,还能共同分享承包费。一活俱活。
    
    但是,由于观念和智力水平不够,想不到「产权明晰」这个要害症结,因此,全村人只能忍受道德败坏进而共同贫穷的命运!从智力不够,到道德败坏,到社会贫穷落后,这是一个环环相扣的、异常清晰的因果链条!而认识不到这一点的,不仅仅是村民,还包括原本打算去搞生态农业、讲述这个故事,以及,写下这则故事的「城里人」,以及不加任何评论、视作默认作者观点的转发人。因此,单独拿它来指责「农村思维」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倒是可以说明我们国人普遍缺乏起码的经济学常识是千真万确的。动不动用「道德」来评判和指责他人,事实上,是普遍的无知导致普遍的缺德,普遍的缺德又导致普遍的贫穷落后。
    
    这方面,由于一个小村子内公共资源少,而且大家都处在熟人社会中,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换一种场合,在全国范围内搞「公有制」、「集体所有制」和「民主」,几十、几百、几千亿元被蛀空偷光也许也没有人知道,很多人还在做着「公有」比「私有」更好的千秋大梦!
    
    一切没有清晰边界的东西都是可疑的,包括词语本身。像「集体所有」、「公有」、「国有」、笼统的「贫富差距」、「平等」等等,都非常可疑,也制造了非常多的混乱甚至灾难。因此,这一切都远不如边界清晰之后的「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来得伟大。界定清晰的边界,边界之外,服从合理、和平的博弈及其博弈后共同遵守的规则。
    
    人性都是一样的,差别只在观念和制度。事实上,本故事中,也有深谙事理深明「大义」的人,就是那个杨村长,并没有借简单粗暴的「少数服从多数」偏袒本家杨姓,而是说服本家,把水塘修在了更靠近村里「少数族群」的地块上!想想「五月花号」,100余位衣衫褴褛的旅人,面对广袤无垠得几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新大陆,首先想到的是确立一个共同遵守的公约,然后才慢慢地有了世界第一强国——美国;想想澳大利亚,也是一群流放的犯人,建立起的一个自由、繁荣的国家,其中的要害,也是「契约」!为了一个公正的契约,各自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利益,进行各种博弈,理所应当。所以,在本文讲述的故事中,村民们在水塘选址上的「争夺」,本身就是自然博弈的基本组成部分,无可非议,以此指责村民的「奉献精神」不够,本身就是知识落后观念落后的表现。想想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那也是悉尼和墨尔本长期争持不下的妥协产物,谁都希望首都建在自己所在的城市,最后才决定在两者之间建设一座全新的堪培拉!有什么不对吗?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811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我不对居住证管理办法寄予希望 (图)
·童大焕:泡沫是消化泡沫的唯一办法 (图)
·童大焕:智力发展的第一步就是容纳异己 (图)
·童大焕:城市化一定要走出人定胜天的虚妄 (图)
·童大焕:提振经济要从整肃公安始 (图)
·童大焕:CHINA市长拆迁户请你回来做官 (图)
·童大焕:东台逻辑下多少国人能心安? (图)
·童大焕:不要以正义之名伤天害理 (图)
·童大焕:今后增量改革的两个制度支点
·童大焕:辽宁日报请不要这样毁教育 (图)
·童大焕:从五月花号到美国宪法 (图)
·童大焕:成思危称「政府不会允许房地产崩盘」 (图)
·童大焕:评中国高铁版马歇尔计划 (图)
·童大焕:生命质量在独立思考与应酬之间 (图)
·童大焕:真正的财富是思维而非数字 (图)
·童大焕:金钱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图)
·童大焕:当代中国经济变革得失 (图)
·童大焕:个体强大社会和人类才强大 (图)
·童大焕:恐惧和自由牵引人类前进 (图)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