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生物学意义的天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2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生物进化理论认为:恐龙经过数千年的进化,逐渐拥有了鸟类的特征。
    

    爱丁堡大学2014年9月公布的一份恐龙谱系图表明,双腿站立的食肉恐龙在数千年的时间里逐渐拥有了鸟类的特征。一旦鸟类的一些基本特征出现,比如说翅膀、羽毛和叉骨等,那么鸟类的进化就开始了。
    
    研究表明,在古老的恐龙和现代鸟类之间没有迹象表明存在“缺失的环节”;现在存活的鸟类也是恐龙霸主——霸王龙的远亲。霸王龙属于兽脚亚目恐龙,这个种属的恐龙都是双腿站立,而且包含地球上曾经存活的最大陆栖食肉动物,而所有的鸟类都是兽脚亚目恐龙的后代。
    
    爱丁堡大学地球科学院的Steve Brusatte博士负责了这项研究,他声称:“恐龙变成鸟类并没有发生在某一时刻,而且它们之间没有缺失的环节。我们认为鸟类的标准骨架是经过数千万年的过程逐步拼凑而成的。一旦完成,就会激活巨大的进化潜能,让鸟类快速进化。”
    
    但事实上,“快速进化”还是有我称之为“天子”的重要环节构成的。尽管这些环节是环环相扣的、没有缺失中间环节的。
    
    科学家们分析了150个灭绝物种超过850个身体化石,并且将这些发现与统计技术相结合建造谱系图。最终结果表明,1.5亿年以前鸟类的出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随着时间的发展一些恐龙变得更像鸟类。他们的研究也支持了在1940年代最早提出的一个理论:物种群体中新身体结构的出现能够引发进化浪潮。这就是“天子的诞生”。
    
    研究的合著者,来自牛津大学的Graeme Lloyd博士称:“我们的研究从不同的角度分析了这个问题,但是似乎针对这个问题的所有研究都认为鸟类的起源在地球历史上真的是一个特殊事件。”
    
    在这种意义上,说圣经没有记载恐龙也不绝对,因为鸟类尽管特殊,毕竟拥有恐龙祖先。
    
    ——————————————————————————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1
    
    天子,仿佛宇宙派给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帝降夷羿,革兹夏政。”由此展开新的种族、新的文明。
    
    2
    
    种族与文明的原型原生不是实验室里的科学发现的,而是宇宙造物者的奥秘;这需要我们用生命的高级部份去体验,而不是用生命的低级部份去经验。
    
    3
    天子是指向新的方向的细胞核,他满载良善健康的宇宙编码。他的诞生与时代(包括当时的天体环境)发生神秘的共振,并以特异的结构性脉冲辐射四周(包括当地的人类环境),优异的范本具有强烈的向心力,形成生命体的同心圆运动。这是从种族命运的角度看。
    
    4
    
    从文明史的角度看,则与通常的想象相反,所谓文明与野蛮:分别是对天子的离心运动(文明)与对天子的向心运动(野蛮),也就是说,文明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背离,回到野蛮则是细胞再度趋近同质化过程,因此也是对天子的回归。
    
    5
    
    同样与通常的想象相反的是,人类成员彼此间残忍的对待,乃是异质化行为,是离心的文明化过程的现象;而人类成员彼此间仁爱的对待,则是同质化行为,是向心的野蛮化过程的现象。所以,是爱创造了世界,而上帝也就是爱。在这种意义上,野蛮并不像许多意识形态教导的我们那样,是所谓通向死亡的;它也许血腥一点,但并不像文明那样苍白贫血,缺乏生育力。实际上,文明过程才是通往整体的死亡的。
    
    6
    
    苦难,是细胞的异质化过程所产生的痛感,所以同质性高的原始社会的苦难,并不会多于异质化强烈的文明社会;幸福,则趋向细胞的同质化过程的宁静,所以文明的退化有时带来的并不是苦难的骚动,而是幸福的宁静。
    
    7
    
    所有的社会成员乃至所有的人类成员都是一体的,也就是源于同一个细胞。文明的异质化过程,并不能消灭人类细胞的同质性起源这一事实。所以凡偏待人的,就是自己偏离了正规,从而陷入了异质化的不正确、不良善、不健康的状态。这还表明其自身细胞,已经具有高度缺陷。
    
    8
    
    唯心,唯物:是因为看见核的不同与相同。
    
    9
    
    革命:原生细胞征服派生细胞。
    
    10
    
    腐败:细胞角色混乱,并因混乱而畸形、变态、败坏。
    
    11
    
    在极端病态的社会里,原生的范本细胞“天子”反而被显为是极端的、病态的甚至不可取的。
    
    12
    
    从天子派生出来的人们,不仅仅是兄弟姐妹,而且包容在一个广延的种族细胞内,这个广延细胞的原生形式就是天子。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常人也是天子的退化形式。而常人的健康,就是从决意回归天子的那一刻,开始的。
    
    13
    
    天子的天职在于从根本上兼容并蓄,像自然一样生养万物,而不是某一种动物或是植物那样迫害其他的动物和植物。敦促其他的动物和植物把纷扰嚣腾的分裂对峙升华为一个宁静肃穆的统一秩序,是可以的;但决不是通过种族斗争或是阶级斗争的肮脏手段来加剧其他的动物和植物的分裂、特化其他的动物和植物的对峙,从而为整个社会秩序埋下了一个破坏力无比的定时炸弹。
    
    天子第一版附注
    
    2006年6月24日
    
    华裔科学家蓝田的人类基因进化理论
    
    “在人类短暂的若干万年历史中,我们的生物学特征——甚至是大脑——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这样的变化还在持续。可以预见,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人类的外貌和行为将与今日大不相同。这种不可避免的现实,也给那些抱有种族意识或部落意识等观念的人们传递了一个警醒信号”。美国芝加哥大学华裔科学家、中山大学“干细胞与组织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蓝田在一篇文章中写道。
    
    据华尔街日报报导, 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时,父母均为物理学家的蓝田已经到哈佛大学就读。他把自己的好奇心转移到遗传学,对Y染色体获得突破性的研究进展,一举成名。2000年他到芝加哥大学任职,并荣膺霍华.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获得充裕研究经费,使他得以从事各种富有创意的计画。
    
    近年来,蓝田开始对人脑复杂的结构产生了兴趣。一直以来,研究人员认为人类与黑猩猩约有96%基因相同,可是人脑约是猩猩的4倍,而人脑大小与智商有关。蓝田带领的研究生搜集世界各地59个不同族群的1184人的基因样本进行研究,发现一直到最近一千年,这种演进还在进行,而且新的基因变异在一些族群迅速蔓延,并显然为这些族群带来优势。
    
    蓝田承认现有证据并不能据以做任何结论,不过他认为这些基因突变导致脑部更大和更聪明。他指出,在大约四万年前出现的一次突变,刚好是人类开始在洞穴作画之时。另一次突变估计在5800年前出现,主要表现在中东和欧洲人身上的突变,刚好赶上城市和书写文字的发展。
    
    这些情况显示脑部演进可能与重要文化改变同步发展。他用地图展示这些改变在欧洲、亚洲和美洲迅速扩散,可是在撒哈拉沙漠南部的非洲却不普遍,显示有些族群没有赶上人类演进过程。
    
    而最令人吃惊的发现在于,人类大脑中的一组“人性基因”仍在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进化。由于这组基因的进化与人所处的社会的文明活动有关,大脑的加速进化还可能带来一些社会后果——可能会导致不同社会中的人种间的智力发展不平衡,而这一研究结果刊登在美国学术期刊《科学》杂志上。
    
    据蓝田的博士后项鹏介绍,从1998年开始,蓝田通过对全基因组范围内与神经系统有关的两百多个基因的系统性研究,并对人类、猴子、大鼠和小鼠进行比较,发现灵长类(人、猴)的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比啮齿类(老鼠等)高出30%;而在灵长类中,神经系统基因的进化速度尤其迅速。
    
    此前,人类学家认为20万年前现代人出现之后,人类进化就“定型”了,蓝田等人的研究可能引起人类学家对现代人进化速度的重新关注。科学家认为,这两个“新基因”可能决定人脑的容量,进而可能影响到人类的智力水准。
    
    科学家推测,这两个“新基因”的出现可能与农耕、语言、文字等人类文明活动的出现有关,这似乎表明了人类基因进化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而推进,两者之间存在一种因果关系。另一方面,由于人类文明发展速度不平衡,一些落后地区的人大脑中“人性基因”的进化速度可能较为缓慢。
    
    蓝田解释说,这种进化并不是同时发生在整个种群中,而是一个漫长的选择过程。极少数个体率先发生基因变异,出现新的单模态,而基因的新单模态使这些个体获得生存和繁衍的优势,然后在整个种群中传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11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谢选骏:伊斯兰国有可能成为新的罗马
·谢选骏:中国基督教化的滚雪球趋势
·谢选骏:网络攻击是文化战争的新形式
·谢选骏: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
·谢选骏:申繻首开“轴心时代”论
·谢选骏:三说“天赋人权”说来自《圣经创世记》
·谢选骏: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谢选骏:美国的新闻自由也是争取来的
·谢选骏:如来佛的掌心与地心引力
·谢选骏:普京可以让俄罗斯死得慢一点
·谢选骏:科学技术和自我崇拜的宗教
·谢选骏:林肯之死是美联储的胜利
·谢选骏:穿越剧和时间感
·谢选骏:天主教功罪,源于西罗马毁灭
·谢选骏:《Out Rage》与华盛顿纪念碑
·谢选骏:略论日本人的中华意识
·谢选骏:关键部位再度崩溃,中国大举召回动车
·谢选骏:习近平到底是康熙还是光绪?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