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30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


    日本人素质高,其实,素质也是好制度的结果,不仅仅是多读几本书就自然而来。
    
    前几日,我在东网专栏发表文章《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后来转载到自己的博客上,被网友骂得很厉害,很多脏话都用了,我都不好意思在此复叙。既然那么多人对这个问题有兴趣,且有人质问我什么样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我在这里回答他们,日本的「路不拾遗」值得向往。我知道,这可能又触痛了五毛的敏感神经,要他们向往谁都可以,唯独不可以向往日本。
    
    我没有去过日本,但关于日本的阅读让我看到,大量去过日本或在日本生活过的大陆人都由衷地说,日本是一个「路不拾遗」的社会,他们列举了大量的例子:日本的房子一般不装防盗门,很多门是非常薄的木板门和玻璃门;多数自行车不上锁,晚上连摩托车都放在外面;无论是火车上、在旅店、在会议室,甚至在餐厅,再值钱的包,放在那里根本没有人动;住完酒店,把费用结清就可以走人,不会像大陆住酒店,离开时要查房;要是在外面丢了东西,有人捡到会交给警察局,或是找到地址将东西寄回来;在自助加油站,自己加多少油自己放钱进去,从来没有人不付钱加油;无论商场,超市,还是自动贩卖机都从来不装所谓钱币识别系统,因为没有人使用假钱;日本人在商业闹市区逛街,手机或钱包就放在牛仔裤后兜上,不会有小偷偷走、、、。这当然不是说日本绝对没有盗窃行为,而是从总本来说,日本是一个堪称「路不拾遗」的社会,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很好。
    
    为什么日本会「路不拾遗」?我在《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中说,人是理性的,人们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考虑,如果说毛时代小偷少,「路不拾遗」是事实,则一定是因为偷东西的成本太大,大到人们不愿偷、不敢偷,觉得是件非常划不来的事,就没有人或是极少人去做了。而这种成本主要来源于政治的打压,偷盗会祸及自己一生,甚至自己的祖宗八代、三亲四戚被「连坐」,让人难以承受。成本考虑的道理同样适用于日本,日本小偷少,路不拾遗,也是因为偷东西的成本太大,大到人们不愿偷、不敢偷。这个成本主要是法律成本和诚信成本(囿于篇幅,诚信成本在此不谈)。
    
    就法律成本而言,日本对盗窃的处罚相当严厉。2012年2月22日,官媒一则报道说,66岁的鹤年正文(音译)在西部城市和歌山一座寺庙偷取一枚10日元的硬币时被捉,一家法庭最初判处他20个月监禁,他上诉到大阪高等法院,声称自己是出于「好玩」,最后获刑1年。
    
    根据日本法律,盗窃数额较小的,处3年以下徒刑,或者罚款,盗窃罪最重可判10年监禁或处罚款至多50万日元(6000美元)。而根据大陆2013年「两高」《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盗窃公私财物达到「数额较大」标准,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但行为人认罪、悔罪,退赃、退赔,并具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没有参与分赃或者获赃较少且不是主犯、被害人谅解及其他轻微情节的,可以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由有关部门予以行政处罚。所谓「数额较大」是指个人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人民币1000元至3000元以上的。「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可见,在日本,盗窃罪的门坎很低,偷盗10日元,约合不到一块钱人民币,竟被判刑一年,显示出日本人对偷盗行为的「零容忍」态度。中国大陆法律虽然在最重处罚上严于日本,但对小偷小摸行为较为「宽容」,成本很低,偷个自行车什么的,认错退赃,接受行政处罚就没事了,这就使得小偷小摸相对要多。
    
    相信没有多少日本人会冒着坐一年牢的成本去偷一块钱。要么不偷,要么搞一票大的,可是搞一票大的,被查处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虽然不会判处无期徒刑,但是被监禁10年,毫无自由,无论处在哪一个年龄段,都是难以忍受的痛苦,权衡利弊,还是不偷为好。
    
    再有一点,日本人视捡到他人遗失的财物据为己有为盗窃行为,据说日本民法早在明治三十二年(1899年)就专门制定了《遗失物法》,规定捡到东西据为己有算「遗失物横领罪」,可处以一年以下徒刑及10万日元以下罚款。因为日本人认为,无论主人的财物是放在家中,还是遗失在外面,其所有权并没有发生改变,捡到明明知道不属于自己的财物,和有意偷盗并无二异。
    
    在日本,从幼儿园开始,就对孩子进行法律教育,告诫学生,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绝不能碰,即便捡到东西也要主动交到警察署,否则,视为偷盗,是违法行为。
    
    有了这样严厉的法律,以及从小就接受的教育,日本人往往不敢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将捡到的财物占为己有,为了避免占有之嫌,势必想方设法物归原主,或主动交到警察署,这样做的好处不只是避嫌,还可以获利。据日本作家桥本隆则先生介绍,日本对拾金不昧有很详细的奖励制度,拾到财物以后交到警察署的,在一年之内如果失主出现的话,可以获得整个财物的10%的份额,如果失主不出现,可以获得100%的份额。日本有位垃圾场的工作人员捡到近两亿日元,马上送到警察署,可楞找不到失主,于是这个垃圾工就合法地拥有了这笔意外之财。
    
    一面是对偷窃、盗取他人财物严厉惩罚,一面是对归还、保护他人财物大方奖励,这使得日本人不但不愿意偷盗,而且捡了他人财物会主动物归原主。我们这些外人,不明白日本社会的法律和习俗,只能感叹日本是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日本人都是活雷锋,超爱拾金不昧,赞叹日本人素质高,自叹国人素质低下。其实,素质也是好制度的结果,并不仅仅是多读几本书就自然而来,知识越多越坏的例子多的是;更不光喊几嗓子道德喊得出来,更多的是制度约束与鼓励的结果。
    
    当大陆人为偷窃成风而苦不堪言,为捡到别人的东西该不该索取报酬而争论不休,不断地回过头去怀念毛时代的「路不拾遗」时,不如开眼向洋,向往一下日本的「路不拾遗」,跟日本人学学如何建立一个「路不拾遗」的社会。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1509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图)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图)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