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子健:旺角清场:警方的战术、权限和思维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9日 转载)
    警方改进清场战术
    
     近两三日警方于旺角清场,攻防战术明显比先前高明。

    
    十月十七日,于学联与政府对话之前,警方已开始于清晨突击清场,结果惹怒大批群众,不足一日旺角便遭重占。至此又逾一个半月,对话路尽,上京无望,占领者师老兵疲,同情者亦已逐一离队。警方以逸待劳后,继而施展一招「狐假虎威」。
    
    以前警方正面进攻,占领者实时因怒生勇,顽强抵抗,警力难以应付。于是政府想出利用民事禁制令,由执达吏为警方领路。多数占领者不愿因违反禁制令而遭逮捕,自动退出,走上行人路,警员遂可行清场之实。但他们知道占领者只会暂时撤离,必有重占举动,于是汲取昔日教训,决定要更「果断执法」。
    
    十月十七重占当晚,警方未有驱逐路人,只封锁马路,于是大批占领者聚集行人路,伺机而动,只待有人牵头冲击便一涌而上,人数之众令警方失去坚守信心,因而放弃行动。有鉴于此,警方这次的战术原则是「斩草除根」,不分马路和行人路,一概驱逐,甚至用上催泪水剂,事先清除敌人的后备兵。
    
    然后大家有目共睹,是次警方更落力于「杀一儆百」,挑些走避不及的倒霉鬼,制服拘捕,甚至打到头破血流。警员如狼入羊群,抓住一个来打,吓得绵羊们自动四散逃逸,退入内街。届时警方可以步步进逼,分割包围。占领者愈向后退,人数愈少,分布愈散,最终为警方各个击破。
    
    古惑仔与占领者
    
    警方本身具有驱散「非法集结」的权力,即使以协助执达吏为名,行清场之实,充其量只能说其卑鄙狡猾,难言越权犯法。至于其「果断执法」之方式,我认为既野蛮又霸道,但绝不感到惊讶。
    
    一般平民少有惹上严重官非,不会常与警察打交道。虽则执法争议不绝于闻,如警察虐打嫌犯,可我们只当八卦新闻轻轻带过,自觉事不关己,绝少认真看待和分析。直到占领运动拉近市民与警察的距离,我们才惊讶地认清现实:警察拿着对付古惑仔的法例和权限,转过来对付占领者。
    
    因严谨条文缺乏诠释空间,古惑仔可以利用灰色地带,「合法地」挑战警员判断,逃出法网。故此我们有「非法集结」、「公众地方行为不检」、「阻差办公」等等至为空泛的罪名,为对付古惑仔「度身订造」。此等条例赋予警员执法弹性,几可全凭一己判断,藉小事发难,先发制人,实时合法拘捕古惑仔,消弭「治安威胁」于无形,减低其聚众生事的机会。
    
    警员一向可自行诠释条例,拥有广大执法权限,即使其滥权,受害者亦难以追究。可过往「受害者」是金毛公仔佬,我们心里觉得合理,于是只眼开只眼闭;如今警方掉转枪头,一如既往地滥用执法空间,拿着空泛条例充当动武借口,只不过打击对象是尚称和平非暴力的占领者,大家才会如此惊讶。
    
    可笑又可怕的模拟
    
    观乎近来警察滥权之严重,似乎他们正形成一套危险思维,慢慢将占领者等同于金毛公仔佬,将政治立场与治安威胁两者挂钩。
    
    以空泛条例对付占领者,本为一时权宜之计,但因占领威胁无日无之,对抗日久之下,于警察眼中,占领一代如同黑社会,成为治安禁忌和日常打压对象。于近日旺角街头,警察明显于不知不觉间,应用学堂训练,记下占领者的共同形象。这是可笑又可怕的模拟过程。
    
    警员看到配带黄丝带和「我要真普选」标语的市民,已自然比作金毛公仔佬,要上前截查;他们见到群众手中拿着口罩和眼罩,即如见到有人手持武器,立刻予以警戒及驱散;遇上出言不逊、粗言秽语的占领者,有些警员懒得警告,实时动手制服,除了发泄情绪外,更重要的是以武力树立权威,形成一套「兵与贼」的潜规则,「教导」占领者要自动离开其视线范围。
    
    长此下去,警员会逐渐习惯以政治立场为治安威胁的标记。因为于其脑海中,高喊「我要真普选」的市民,似乎如同自称三合会成员的「义气仔女」,很有可能做出违法之事。如论当中思维,警员不一定心怀政治目的,为此滥用治安手段,迫害占领者;相反,警员作为处理治安问题的工具,只是看上政治立场的标记功能,用来确认治安威胁之存在。
    
    镇压与反抗的恶性循环
    
    我们正陷入一个镇压与反抗的恶性循环。自九二八后,社会大众普遍抵制以催泪弹和防暴队为镇压手段,于是政府就指使警方,找出可强制驱散又不会激发民意反弹的处理办法。这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政治问题,警力解决」。
    
    只要一日没有政治方案以解决问题,警方镇压力度愈大,占领者反抗也愈大,接着警方再升级镇压武力,辗转循环。这正是今日旺角攻防战的情况,亦是占领运动的短期困局。
    
    占领者大多看得出镇压与反抗的恶性循环,这样下去只会是「累斗累」的消耗战。计算起来,警队训练有素又有严密组织,可以利用合法武力,必然占上风,如是升级运动的选项和程度皆有限。更为要者,若然警队自此抱持上述危险思维,视民主运动为潜在治安威胁,一意打压,将会严重威胁言论及集会自由,甚至是变相政治迫害。
    
    我们都认同,政府乃无可争辩的始作俑者,妄图用治安手段消灭政治问题,令警队成为磨心,其操守声誉几毁于一旦。市民要求政府提出政治方案,作合理响应,这是理所当然,但我们也要想办法跳出恶性循环,避免投放所有精神和资源于一场对抗警方的泥淖战,忽视躲在警力背后的政府。
    
    虽则政府与学联对话方为解决正途,但事已至此,清场行动已开始,双方难有对话契机,占领者惟有筹划其它行动。正如学联及学民所强调,对于如何升级,要谋定而后动,团结一致,还要为长远计,转化占领运动,走入小区做争取民意的工作,对政府而非警队作长期政治抗争。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9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子健:三十年来「本土意识」之转向
·郑子健:中共治术与中港关系——从《环球时报》评沪港通说起 (图)
·郑子健:占领僵局:学联患上白鸽病
·郑子健:中共权谋与占领运动——兼论作为防疫区的一国两制
·郑子健:致等待无血清场的学联:怎样走下去?
·郑子健:辞令、观众和议题:政府与学联首轮对话观后感 (图)
·郑子健:边缘主流:夜游人与重占旺角
·郑子健:梁振英:作为占领运动的政治符号 (图)
·郑子健:学联的政治能耐与谈判困境
·郑子健:我们需要大会吗?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 华人战胜了洋人
  • 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 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 中国打组合拳反制美国美国NGO躺枪
  • 彭真窮奢極侈周恩來巧言令色
  •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 陳正人玩弄花旦汪
  •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11.2.今日中共比當年日本軍國主義更甚、更惡劣
  • 李芳敏14400015但我跌倒的時候,他們竟聚集一起歡慶;我素不相識的聚集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谢选骏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独往独来习近平副手败逃香港向心宁做间谍不做省长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谢选骏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陈泱潮11.1.中共正在步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後塵,勢必危害亞太地
  • 胡志伟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少不丁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胡志伟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廖祖笙廖祖笙:习近平——又一个窝囊的党魁
  • 胡志伟《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三鞠请安说说广州塌陷处安装钢烟囱的秘密
  • 陈泱潮10.重要的是改變人心:中國人應當認真借鋻日本明治維新的
  • 谢选骏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生命禅院仙性/雪峰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陷入舆论风暴
  • 惊传美国商会会长入澳门遭扣2时后驱离
  • 过半英人欢迎持英护照港人在英国生活
  • 华为有失民心后官方怪罪美国
  • 回击国际批评 中国官方发新疆反恐影片
  • 法国:改革不了的国家?
  • 德国宪法保护局呼吁提防中国 黑客袭击
  • 新曝巴基斯坦少女卖嫁中国沦奴 巴官方疑捂盖
  • 日本文件自证征慰安妇是国家行为
  • 在巴黎西南郊,一个住有大约600名西藏人的营地被拆除
  • 2021: 世界普装摄像头10亿 多在中国
  • 谣传总统选票造假 有党酿20万人监票 台湾国选会辟谣
  • 敏感时机英国军船穿台湾海峡
  • 中国兰州兽医研究所爆发布氏杆菌病 疑扩大趋势
  • 孟晚舟来信为何引发中国人反感?
  • 余文生家属呼吁世界律师大会关注 欧盟律师协会回应徐艳
  •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