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7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虎蝇」玩艺不新鲜


    河北小吏马超群(小图)及其家中搜出一捆捆现金。
    
    河北小吏马超群被查,起获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很多人被搞得瞠目结舌,于是产生了一个新词叫「虎蝇」:有着苍蝇的体态,老虎的胃口。其实,这种小官巨贪并不是什么新鲜玩艺,甚至可以说是「光荣传统」。
    
    古代的「虎蝇」最突出的代表非吏员莫属,吏员一般是干满五年,成绩优秀者,朝廷就会授予他们八品、九品官职,相当于现在的副处长、科长和股长级别。乾隆时定制,吏员经过考核后,分别去取,一等授予从九品职位,二等授予流外官职,可见,古代不少吏员是品秩最低的芝麻官。
    
    不过,千万别小看了这些芝麻官的能量,他们其实是官府中的实权派,由于吏员熟悉法律条文和工作流程,能够代官理政,领导不得不迁就依仗,一部分权力就下移到他们手里。比如,郑克先生在《折狱高抬贵手》里说,江西吉水县衙的胥吏很厉害,每回朝廷从外地调来新官,吏员就组织上访户来闹事,让吏员一出面就摆平了,不得不依赖这些吏员为治,想要裁汰他们几无可能。
    
    尤其是中央吏、户、礼、兵、刑、工等各部吏员,又称书吏,虽然职极很低,甚至是未入流的「临时工」,但是领导要么不懂审计、财务等专业知识,要么懒得去管具体的事务,审核权、批驳权落到书吏手里,就有了弄钱的机会,或者向各地来报销钱粮的官员索取「部费」,或者私刻假印,冒名支取国库钱财,中饱私囊,这在清代尤为突出。连嘉庆皇帝都不能不承认,书吏「颠倒是非,变换案例;愚弄堂官,异常狡猾」。
    
    嘉庆十四年的书吏假印案,就是这样来的。嘉庆十一年十二月,工部书吏王书常伙同铺户蔡泳受等假捏盛京等处修理旗薹,利用伪造的工部假公章赴库领得缎疋颜料等物。吃了甜头之后,胆子更大,他们或捏造大员姓名,反复向内务府、户部支领库银;或移咨户部,经户部凭文办札,交领三库银两物料。
    
    至嘉庆十四年案发,他们共作案十四起,冒领银数共计五万余两,冒领颜料缎疋,按例价计值银19000余两,合计69000两银,按照当时一两银子值约200元人民币计算,共贪侵了1380万人民币,平均一次搞近100万。区区小吏敢在皇帝眼皮底下搞钱,至于地方官员向他们行了贿又不敢说的事又凡几何?可想这些书吏多富有。晚清思想家冯桂芬说自己曾经和一个绍兴人做过一个估计,吏部四个司的书吏每年大概能得到三百万两银子的好处费(相当于现今6亿人民币),加上兵部、户部、工部,四部(四个最有油水的部门)书吏每年所得不少于一千万两银子(相当于现今20亿人民币)。外省衙门人数更多,贪要也多,更不止一千万两银。从银子的来源看,其中十分之三来自国家财政,十分之七是民脂民膏。(《校邠庐抗议•易吏胥议》)
    
    所以,晚清文史学家、曾做过监察御史的李慈铭曾说:「京城的官员大多贫困到快不能生存,而这些书吏财产过亿,衣食享用,堪比皇帝。」想来绝非夸饰之言,吏员家里的财物一定是堆积如山,遥想他们的家被查抄之时,面对过亿的钱财,换作现在钞票,烧坏几台点钞机很正常,实在嫌点钞太累,那就论斤论吨地称也可。
    
    王书常等人的贪腐行为后被一工头告发,嘉庆皇帝得报后「殊为愤懑」,或被处斩处绞,或被发往黑龙江为奴,无一遗漏。内务府大臣苏楞额、工部堂官河明阿,本应「两处移文,俱应阅看,使于内务府发银款时,思及工部衙门并未奏此件,一加查核,何难立破其奸?」却被多次蒙骗,嘉庆认为他们,「或谓阅移时前后未看出,则是昏聩胡涂;如意未寓目,更全不以公事为重,直同瞽目」,直接骂他们是瞎子,「深负联恩,岂堪复胜部院之任?」均被革职。其他相关大员,也遭到降职或黜革处分。
    
    对于主管官员的玩忽职守,时人昭梿悲愤地说:「于照常供职之事,尚复泄沓若此,又安望其兴利除弊,致吾民于熙皞之世?」这颇似今人面对频频暴出的「小官巨贪」,不由得生出对对上级官员尸位素餐的愤概和失望。
    
    解剖王书常这样的「虎蝇」可以看出,小蝇之所以变成虎蝇,一是处于业务流程最关键的位置,专业上「非他莫可」,人微权重,「职位低却权力大」、「不是官却有实权」,有了操弄权力并获利的空间。二是小蝇熟悉自己的业务,且其专业外人多不得深入解,对其职务信息不对称,于是胆大妄为。三是小蝇熟悉自己的业务,也洞察流程中的漏洞,在实际操作中大肆钻漏洞。四是上级官员往往依仗他们,甚至将其视为搞钱的好帮手,「掌印主稿之司官,恒听命于书吏,藉以分润,堂官亦间有染指者,他若发饷拨款,亦必假手于书吏,皆有所沾溉。」小蝇更加有恃无恐,等到事发之时,小蝇早已养成了虎蝇。
    
    观古知今,官不在大,有权则灵,官员搞腐败的「本钱」是权力,而不是职级,只要权力不受约束与监督,权力就会倾向于贪腐,再小的权力不受约束与监督,也会积小贪为大贪,进化成虎蝇,最后连老虎都自叹弗如。而打老虎固然重要,能否清除苍蝇,包括虎蝇,同样是严峻的考验。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11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图)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廖保平:华人排队抢购苹果手机不丢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