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被妖魔化的形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4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被妖魔化的形象工程


    不问青红皂白地将形象工程一棍子打死,其实没什么道理。
    
    不知从何时起,形象工程在内地成了一种很负面的东西,甚至成了官员落马后的一项罪名,舆论场一片喊打之声。上个月,中央中央对全国性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作了一个大总结,其中一项重要成果就是全国叫停663个「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相应地还对一批干部进行了问责。
    
    但什么是「形象工程」,似乎很难判断,实际上缺乏认定标准。官员落马了,人们就会总结他的罪行和错误,其中一项就是搞「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细细思之,似乎大的、花钱的、好看的项目,就是「形象工程」。如果他在台上,这些「形象工程」马上成了他的政绩,舆论则赞许他有魄力、有眼光之类。
    
    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曾经担任广东蕉岭县委书记,其间搞了一个「一河两岸工程」,将城市建设与房地产开发相结合,水利部和珠江水利委员会将其称为「梅州模式」,当时民间口碑也很好,上级领导也视之为万庆良的一大政绩。现在万庆良倒台了,舆论也清算这段历史,认为它是万庆良的「形象工程」。
    
    对于「形象工程」,百度百科有一个解释:它主要是指一些地方党政领导怀着个人目的,在其所辖范围内,利用职权、脱离实际,大兴土木、大搞工程,为自己标榜政绩。据说它有三个特点:一是好大喜功、急功近利,二是权力无限、缺乏制约,三是不科学的发展观。
    
    但揆诸古今中外,「形象工程」不独中国今天才有,事实上「形象工程」本身也不一定是个坏东西。城市规划、建筑学,就是为了让城市有一个好形象,这意味着「形象工程」是一种多学科交叉的大学问。巴黎、伦敦、华盛顿、纽约、圣彼得堡在城市形象上搞了很多任务程,至今人们还对当年的领导者感恩戴德。纽约著名的双子塔,是上世纪60年代美国新泽西州与纽约州政府部门合搞的一个「形象工程」。9‧11后决定重建成「自由塔」,照旧是纽约市政府操持的一个「形象工程」。
    
    在世界各地,不仅有政府形象工程,还有私人、教会的形象工程。欧洲贵族喜欢在山顶、高岗上建宏伟的城堡、庄园建筑,有些人宁肯背上巨债,也要把房子建得很壮观,目的就是为了家族的面子。很多教堂因为工程浩大,花费浩繁,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断断续续建了180年,是典型的「形象工程」。梵蒂冈也是把巨量财富花在鼓捣他们的几座大教堂上。
    
    美国除了「自由塔」是政府「形象工程」外,乔布斯在世时决定花50亿美元重建苹果公司总部,按照他的个人意志,那是一座有点像降落在地球上的宇宙飞船的建筑。苹果公司的一些股东埋怨说,那是乔布斯的「形象工程」。
    
    既然全世界都搞形象工程,不论政府、教会还是企业、私人都搞,难道中国就完全不需要?像大剧院、音乐厅,现在在中国被定义为「公共文化设施」,是地方领导人的「惠民工程」,实际上也是「形象工程」。其中就算在西方,大剧院、音乐厅也被认为是社会精英才有钱有闲去的地方。但如果中国不允许建这类东西,城市的文化精神如何体现出来?
    
    薄熙来在重庆时曾经力挺「形象工程」,他公开讲:「对干部来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就得多做些对人民有益的事。至于说到城市建设,只要符合实际,顺应民意,能有效改善民生,那么,说『政绩工程』也好,『形象工程』也好,都不必在意。」当时薄还在台上,既没有反对的舆论,也没有中央领导人的批评与训斥。
    
    实际上错的不是「形象工程」本身,而是上什么样的形象工程、由谁拍板。现在很多形象工程是少数几个领导说了算,他们拍拍脑袋,事情就定了。个人兴趣,个人私利等,成为城市「形象工程」的推动力。其实也算不上真正的「形象工程」,而是领导看准了的东西,可以给领导带来分赃的机会。它可能占地广、花钱多、看起来雄伟壮观,而实际上城市形象未必因之而真的好起来了,很有可能城市形象反而被毁掉了。
    
    「形象工程」完全可以是合法的、合民意的,关键在于决策程序,背后还涉及公共财政支出的优先级。乔布斯执意要建「宇宙飞船」,该工程必须得到当地市议会批准,原因是大量苹果员工聚集,对周边交通及其他环境构成很大影响。纽约「自由塔」除了专家意见,还要过民意、舆论关,而且要得到小区的批准。有钱建,由合法程序批准了,加上城市规划、建筑学等专业人员把关,搞「形象工程」就没什么错。
    
    因为要坚决否定贪官的所作所为,因为要否定贪官劳民伤财上的项目,就不问青红皂白地将形象工程一棍子打死,其实没什么道理。正薄熙来所说的,把城市形象搞好,也是为人民服务。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09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复旦前校长杨玉良或因言获罪 (图)
·杨彼得:中国「能人」倒掉的第三波 (图)
·杨彼得:「小官巨贪」论似是而非 (图)
·杨彼得:提问美政府是否参与「占中」无意义 (图)
·杨彼得:中日钓岛「共识」是21世纪最大忽悠 (图)
·杨彼得:历史和人民曾经选择过国民党 (图)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图)
·杨彼得:贪官量刑的「公平公正」问题 (图)
·杨彼得:老领导写书巨富做慈善 (图)
·杨彼得:盖棺周永康没有紧迫性 (图)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图)
·杨彼得:北京城的「无名」机关 (图)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注定是一场技术性改良 (图)
·杨彼得:党委领导把「政校分开」搅黄了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前的「德主刑辅」信号 (图)
·杨彼得:中国的科研跟权力一样腐败 (图)
·杨彼得:鞭挞人性成了领袖的一项事业 (图)
·杨彼得:黄金周自虐症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