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3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毛时代的「路不拾遗」不值得怀念


    在毛时代,政治运动多且十分残酷,给你上个纲、上个线,一辈子都要遭灾。
    
    网上看到一个五毛说毛泽东时代社会治安好,举例说他老婆的老爷凭票买了一辆自行车,放在大街上,画个白圈,就没人偷,只有一次,有人留了个条:有急事,借用一下。第二天就还回来了。说现在小偷成风,毛时代的社会风气就是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我承认,现在小偷多,我今年就被偷了一辆自行,停放在商场外的广场上,买东西回来,就不见了。报了警,警察说这种事太多,管不过来,也不好管,偷车的人多半是吸毒的人,急寻毒资。
    
    这样比较,现在确实是小偷多过毛时代,似乎社会风气大不如从前,举目望去,谁家不是防盗门,窗子外边还装个防盗网。即便这样,小偷入室偷盗的新闻也屡见报端。但即便这样,我仍然丝毫也不羡慕毛时代的「路不拾遗」。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人是理性的,人们做任何事情都有成本考虑,小偷偷东西也一样,在成本的考虑上,我不相信毛时代的人跟我们现在的人就天壤之别,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如果说毛时代小偷少,「路不拾遗」是事实,则一定是因为偷东西的成本太大,大到人们不愿偷、不敢偷,觉得是件非常划不来的事,就没有人或是极少人去做了。
    
    这并不是某些人所说的,毛时代穷得没有东西可偷。虽然那个时代的人不如现在人富裕,没有奔驰宝马,不像贪官那样家藏上亿现金。但是,那个时候的粮食、衣物、家具等等在当时也是值钱的东西,也应该为小偷所看重,绝不能说没有东西可偷。但就在偷窃的成本上,毛时代的成本不知要高出现在多少倍,这与当时的政治社会形态密切相关。
    
    在毛时代,差不多每个人都是单位人,无论城市还是乡村皆然。在城市机关、学校、工厂自不必说,就是在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后,乡村大队就是一个个的单位,每个人都在干部的领导下锄草挖地干农活,计工分得报酬,跟单位上班的人相差无几,只是收入更低。
    
    这种单位制将每个人像螺钉一样拧在机器的某一个部位上,从属于单位,生死病死依靠单位,彼此是完全的人身依附关系,单位对人进行无处不在的控制,脱离了单位,变成无业游民,游手好闲,会被抓起来进行劳动教养。与单位的领导搞好关系则是基本的生存法则,他简直撑控着单位里每个人的生死荣辱,如果搞不好关系,被领导穷小鞋,那霉运就来了。
    
    那个时候,政治运动多,且十分残酷,给你上个纲、上个线,一辈子都要遭灾,谁都害怕自己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成政治斗争的对象。在单位制中的人,要是自己有偷盗行为,被别人发现,领导发动群众斗你,随便上纲上线到跟政党、国家和集体作对,你在单位还能呆吗?或许你会想,我可以离开这个单位,到别的单位去,那么我告诉你,当你的档案上被记上偷盗这样一笔,且跟政治挂上勾,你一辈子就像脸上被鲸刻了字的犯罪,你到哪个单位,档案翻开一看就知道,不敢要你。
    
    而且,经常还不光是批斗偷者一人,还可能「连坐」家人,祖宗八代、三亲四戚都牵连进去,同样一辈子不得翻身,你的子女也会被人叫做「小偷的儿子」,如影随形。有时候可能是一失手犯下的错误,却将整个人、整个家人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吃尽苦头,甚至不堪凌辱而「自绝于人民」。试想,如此高的成本,谁还敢偷呢?没有人偷,不就「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了。
    
    然而,这样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送给我,我也不愿意要。在法治社会,犯罪严重的,就应当重判,犯罪较轻的,就应当轻判,罚当其罪。也就是说,偷多少东西,受到多惩罚,而在毛时代,对偷盗的处理是罪罚不相适,一些小偷小摸,性质并不十分严重、社会危害性也不大、情节比较轻,但是遭受的惩罚可能超乎想象。
    
    就是偷了,也未必敢拿出来用,在单位制的社会,去哪都要介绍信,人们不能随便迁移。城市中很少有外来人口,农村基本是熟人社会,彼此知根知底,突然冒出一些东西,比如一辆自行车,那得多遭人眼,自暴犯罪事实。
    
    再有,就是对于富户人家,根本不需要偷,给他上个纲上线,就可以「合法」地抄家,实际上就是通过政治运动来抢劫。很多时候,所谓的「造反有理」,并不真是为了伟大的政治梦想,就是打着这旗号抢劫罢了。这种「合法」抢劫比偷盗要来得「光明正大」、「理直气壮」多了,也卑鄙邪恶多了。
    
    将纯粹个人行为政治化,使得人们谨言慎行,「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社会风气看似好,其实以邻为壑,人与人互相提防,相互盯梢,关系紧张,甚至家人都处在相互监督之中,没有什么真诚的交流,在假话之中活着,是群可怜虫。
    
    我不明白这种个人权利不受到法律保护,人人活在恐惧之中的社会,有什么值得怀念的,这样的「治安好」,有什么值得夸耀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在我看来,是对毛时代的一种讽刺,而不是夸赞。现在小偷多,是因为偷盗的成本降低了,而这个降低下来的成本,其中很重要一部分就是人们的权利,即超出了他本不该支付的成本,超出了他本不该承受的惩罚。我们要誓死捍卫一个人不应该被剥夺的权利,这个可能会有点负作用,但这是一个自由社会必须付出的代价。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411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图)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廖保平:华人排队抢购苹果手机不丢人 (图)
·改革派李娜 /廖保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