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西单民主墙是一面镜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2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西单民主墙是一面镜子


    西单墙成为民主运动的代名词。
    
    辽宁日报这样的党媒不去分析,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对党国不满,在哪些方面有不满,党和政府应该如何进行改进。也许中共高层已有共识,认为根本的制度无法改革,政治上一搞宪政,「就上了西方人的当」,体制内的当权者就没有了特权。
    
    人们都感受到,一场针对知识界的整肃风暴又已来临,有人说这是习近平内部讲话引发的,习走的就是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氏文革路线;有人说这是保守派刻意发起的,并非习的本意。体制内有无不同政见,我们现在无法核实,我们看到的事实是,习当政二年来,有关部门对网络与纸媒、知识界、律师们的打压,远超过江、胡时代。
    
    现在打压民运人士与知识界,最使人联想到的是七十年代末的西单墙事件。
    
    许多人对文革结束后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感觉是百废俱兴、意气风发、自由开明,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是:(中共)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但邓小平与毛泽东一样,尊重的知识与人才,其所指是科学技术方面的工具化人才,1977年5月,邓小平在要求恢复高考时说「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科学技术和教育整整落后了20年。科研人员美国有120万,苏联90万,我们只有20多万,还包括老弱病残。」所以要大力发展教育与培养科技人才,而邓小平树立的标志性人物,是陈景润,我们没有看到有人文社会学科的学者入了邓小平的法眼。
    
    邓小平是天安门四五运动的受益者,当时人们纪念周恩来、支持邓小平,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后,人民日报开始思考如何总结天安门的历史教训,避免这样粗暴践踏民意的罪恶重演,党应该如何正确对待草根民主运动,这就有了1978年12月21日「本报特约评论员」文章《人民万岁》,此篇评论员文章与光明日报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雄文,都是当时的标志性文章。它们的出现不仅使这个时代有了理论高度或理论转折点,也使人们看到,国家政治转型的希望。
    
    在西单墙民运之初,邓小平宽待大字报、小字报,1978年11月26日、27日和12月初,邓小平利用接见日本、美国和法国外宾的机会多次表示,尊重人民利用大字报表达自己不满的权利。但西单墙延伸到大学(如北京大学三角地)、西单墙运动与工人维权运动开始结合,西单墙成为民主运动的代名词,并开始提升理论追求,要求中国实施政改,进入第五个现代化(政治文明现代化即宪政民主),西单墙运动开始成为国际新闻热点,一位署名江春泽(曾任国家体改委国外司副司长、发改委司长)的文章,写邓小平封杀西单墙背后的隐情,邓基于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一度公开支持西单民主墙,而当西单民主墙前聚集的人数从一天七千人增加到二万人时,当多地省委被申冤的民众包围时,邓小平无法忍受了,这个时候,他没有激流勇进,而是迅速退回到专政时代,以极权专政方式来求政治稳定。
    
    1979年3月22日,《北京日报》发表《人权不是无产阶级的口号》一文。3月25日,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贴出大字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指名道姓批评邓小平「走的是独裁路线」,3月29日魏京生被捕。
    
    中共内部从来就不是铁板一块,叶剑英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说「西单民主墙是人民民主的典范」,胡耀邦认为西单民主墙是「人民新的觉醒」,邓小平从支持西单民主墙,到打压民主运动,有一个过程,根本原因是邓小平对民主运动是工具性地利用,四五运动被他利用,知识界提出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也被他利用来打击政治对手,保守派提出的二个凡是,无非是更为坚定地守护毛泽东的思想与决策,但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呢,一直是政治改革不可逾越的高墙。
    
    但胡耀邦却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运动,据胡绩伟回忆,1979年6月,胡耀邦在五届人大二次会议发言,公开表示了不同意见:「我始终支持任何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希望大家都在宪法的保护下享有最大的自由。尽管在中央工作会议上,以及在这次人大会议上,不少同志点名也好或不点名也好,批评我背着中央、支持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所谓民主化运动,助长无政府主义,但我仍要保持我自己的看法。我奉劝同志们不要抓人来斗,更不要抓人来关。敢于大胆提出这些问题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监牢。魏京生抓了三个多月,至今没有作过检讨。听说他现在还在绝食。他一死就会在群众中成为烈士,是人们心中的烈士。」
    
    胡耀邦的这番讲话完全是预言,魏京生确实被塑造成了民运英雄,中共在打压民主运动过程中,一直在制造敌人,塑造英雄,而像刘晓波这样的英雄,已然摘取了诺贝尔和平奖。不幸的是,中共一直以制造敌人为自己的神圣使命,把好好的和平年代,做成了烽烟四起的战斗状态。
    
    比较一下西单民主墙事件与当前对公民运动与知识界的打压,会发现历史惊人的相似,甚至是其克隆版。
    
    前面邓小平刚刚说过,宽待大字报小字报,这是人民表达言论的自由,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有北京日报抢占理论制高点,将人权拱手让给西方,中国无产阶级不讲人权(现在呢,中国也开始讲人权了,而且有官员说比西方国家还好过五倍),这使人想到什么呢?高瑜因为在专栏文章中或接受外媒采访时,涉及到批评中央领导人,公开中共的内部通知「七不许」,所以以泄密罪被拘捕,与当年魏京生待遇一样,而将宪政与普世价值,说成是西方的东西,这与当年北京日报提出的「人权不属于无产阶级」一致,邓小平公开表态宽待言论自由,而习近平也讲过,中共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中共要依宪治国。
    
    接着呢,就是警方对民运人士的扫荡。当时还有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通告凡是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大小字报及所有宣传品,一律禁止公开,中共中央则转发公安部党组请示报告,对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民间组织进行打击,打击的理由与现在所谓的寻衅滋事一样,就是禁止「妨碍交通的集会、游行」;「冲击党、政、军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造谣惑众,煽动闹事」;「拦截车辆,无票乘车」;「任意张贴和涂写标语、海报、大小字报」等活动,等等,当年叫六项罪,现在警方概括能力强了,统称之为「寻衅滋事罪」。
    
    再后来就是群众运动式地清除各墙面大小字报,当时的净墙活动,现在呢,是净网运动,是封杀博客与微博客,拘捕异议人士的手法,使用口袋罪的方式,与当年几无二致。
    
    西单墙触及到了邓小平的底线,就是点明了邓是独裁者,这令邓无法容忍,所以四项基本原则大帽子就飞了过来,北京日报的声音就覆盖了过来,警方的棍子也就打了过来。那么,现在的网络与大学教授们触及到了习近平的底线吗?习刚一上台,知识界甚至是持积极乐观的心态对待习新政的,因为习的家庭背景,因为习从政过程并没有激烈的反民主宪政言论与行为,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面对庞大封闭的中共政治体制,任何个体都是卑微的,强人习近平也不例外,他像一块小鲜肉,被包进了体制里。他必然完成体制化生存,首先要保住的是这条大船不翻,就必须依赖专政手段,举着毛的旗帜,用着邓小平的手法,在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狂奔。
    
    难道这是中共领导人的宿命?出了红墙,就遭遇西单民主墙。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这些党媒,一点不长记性,北京日报完全忘了自己说过的:人权不属于无产阶级,现在又在炮制宪政、普世价值不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过不了多久,还会这样说:中国的宪政与普世价值好过西方国家五倍。
    
    西单民主墙是一面镜子,习近平在镜子里看到了邓小平的影子,还是毛泽东的幽灵在向自己招手?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7510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打压知识分子的运动又开始了? (图)
·吴祚来:点评习奥瀛台夜话:站在光绪一边,还是站在慈禧一边 (图)
·在文艺座谈会上的一篇重要发言/吴祚来
·吴祚来:人民的「儿子」与人民的「大大」
·吴祚来:儒教与党教 都是政教合一 (图)
·吴祚来:儒教能否取代「党教」? (图)
·吴祚来:周小平、范曾、赵本山 三人行 (图)
·《反间谍法》:又一个口袋像天网一样张开/吴祚来
·吴祚来:极权也是一只笼子:不仅指挥文艺,还要指挥枪 (图)
·吴祚来:制造敌人,保卫党国? (图)
·吴祚来:党依法治国 与人民有何干系? (图)
·吴祚来:耻污像荣誉一样都会归于习近平 (图)
·吴祚来:公民运动中的休场与转场机制 (图)
·吴祚来:陈子明只能在天国里等待真相与正义 (图)
·吴祚来:占中是89民运的继续,“广场”迁移到了香港 (图)
·吴祚来:历数中共建政后四中全会的罪与错
·吴祚来:中共四中全会与依宪治国 (图)
·宣传部做局 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吴祚来 (图)
·吴祚来:刘云山给习大大喂苍蝇了?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