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1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大学应该是思想市场的桥头堡


    今天的大学,学术行政化,学校衙门化,学界官场化严重。
    
    大陆大学教师是不是如某官媒所说,在大学课堂上「呲必中国」,惯于批评中国社会和政府,谈到好的,都是外国的,不好的,都是中国的,中国成了负面典型的案例库?
    
    我想凡事有正反,这种现象应该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此前闹得满城风雨的杨师群事件,就是一个证明,有学生举报杨师群反革命,指责他批评中国文化,批评政府,杨师群自己也承认,在上课时,「当然会批判一些与课文有关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某些传统文化问题上如果与当今有一些关系的话,我也会联系当今和批评政府。」
    
    然而,说这种情况多么普遍,我大抵是不相信的,不是说我对大学有多么了解,我是从逻辑推理出来的。今天的大学,学术行政化,学校衙门化,学界官场化严重,权力通过利益的掌控,完成对大学,对学术,对学者的全面掌控,体现在严格的课程设置,教学安排,教案教法,考试形式,学术研究,项目申报,以及教学与科研评估,都按权力意志设计,最终都与资源分配挂勾。
    
    这样的制度设计是「权力治校」,并非「教授治校」,行政主宰一切,资源的分配由权力说了算,无论是教学还是科研,都以权力之马首是瞻,按照权力规定的游戏来玩,否则就会受到冷落,分不到一杯羹。被拿捏了经济命脉,有多少教师为了生存,掩藏自己的个性和锋芒;有多少教师丧失独立人格,对权力点头哈腰拍马屁;有多少教师追名逐利,将学术场变成名利场;有多少教师心不在焉,应付教学与科研?权力的威逼利诱早已让他们精神奴化,多少人敢拿「呲必中国」赌明天?这是不利于他们在大学校园里生存发展的。
    
    在这样的大学生态里,我不相信教师不清楚教学科研的「红线」、「雷区」、「厉害」、「纪律」在哪里,能够站出来批评社会,批评政府,定然是少数,是需要勇气的,正是这点勇气使他们成为真正的知识分子,难能而可贵。殷海光先生在《怎样才算是知识分子》一文说:知识分子必须是他所在的社会之批评者,也是现有价值的反对者。批评他所在的社会,而且反对现有的价值,乃是苏格拉底式的任务。连这「一小撮」批评者都不允许存在,只能说权力认为自己的威慑力还不够大。
    
    批评当然不等于造谣诽谤,恶意攻击,肆意漫骂,情绪宣泄,批评必须建立在理性基础上,摆事实,讲道理,合乎逻辑,令人信服。对信服者,可以进行平等公开的辩论,允许对方说不。这与其说是学院式的辩论,不如说是大学应有之义。大学的使命在于培养公民之健全的人格、自由的心灵和创造的能力,如何实现这一使命?重要的一条,是培养学生的质疑精神或者说批判精神,这样他们才能发现问题和不足,然后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质疑和批判就像钥匙,能打开萎缩的心灵,扩展狭隘的眼光。在专业学习上如此,在对待与自己息息相关的社会、权力等也应如此,倘是没有质疑和批判,大学精神,学术志业,思想兴盛等等从何谈起?
    
    就算是教师囿于见识,在课堂上批评不够客观,讲错了,也不是什么洪水猛兽。首先,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有基本的判断能力,能够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次,在今天这样一个信息化的时代,学生接受信息的管道很多,无论是「呲必中国」,还是「赞必中国」,对他们来说,无非多一个参考维度,「货比三家」有利于他们建立客观理性的认识,形成健康的世界观,不然,世界都没有观过听过,何来世界观?不要认为从污泥里长出的莲花一定很臭,故意夸大教师在大学课堂上批评社会和国家的作用,是不客观不真实的。
    
    也许有人会说,课堂不属于政治,大学教师不应该在课堂上批评社会,批评政府,但这应该有一个前提:政治不属于课堂。如果大学行政化,课堂被政治所统领,然后又说课堂不属于政治,算不算是权力的傲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在高度行政化、一统化的大学里,可怕的不是有几个批评社会和国家的教师,而是没有「思想的市场」,丧失知识的创新能力。现代经济发展主要靠知识创新、知识流通和知识应用,而知识创新是源泉。倘是没有思想的市场,基本的言论学术自由都没有,思想被禁锢,就不可能有知识创新,就算有知识创新,也会烂在肚子里,束之高阁,不能进行交流和应用;倘是没有思想的市场,钳制思想,思想问题高度紧张,社会就不会平等自由,不会有宽容之心,就会无趣如死水一潭。
    
    人是有思想的动物,人类之所以比猿更能创造,因为人类有思想,能发现知识、创造知识,并运用于世界的改造之中。大学集聚了社会最顶尖的知识分子,应该是发现知识、创造知识、寻求真理的乐园,应该为他们创造一个「兼容并包」的制度环境,允许异质的思想观念进行交流,包括在课堂上的思想交流,碰撞出新的火花,这些思想火花激发出知识的创新,最终变成国家社会发展的动力,这对于面临着经济社会转型的中国尤为重要。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506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图)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廖保平:华人排队抢购苹果手机不丢人 (图)
·改革派李娜 /廖保平
·洋茅于轼/廖保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