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范燕琼:柔弱小女子苏昌兰也能颠覆国家政权?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0日 转载)
    
    
     广东佛山小女子苏昌兰被警方带走快一个月了。

    
    我一直认为:苏昌兰很快就会回家吃饭的。可是,随后得到的消息却让人大跌眼镜——说什么苏昌兰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好一个莫须有的“颠覆罪”!
    
    的确,咋一听说苏昌兰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我在第一时间的感觉是可笑,而且是非常非常的可笑。
    
    天知道,这事连毛泽东老婆都干不了的事,一个来自平民阶层、也只关怀平民阶层难民的小女子怎么可能去做、又拿什么去做这一胆大包天的事呢?这使我不禁要问:究竟是哪个天才把这么离谱的、石破惊天的罪名、独具匠心地镶在这位柔弱善良的小女子身上?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笑话归笑话,但细细一想:苏昌兰这次“被失踪”,不知何时才能够获得自由、回到家的怀抱啊,我突然又有一种悲凉、甚至是想哭的冲动。为此,这些天来,我只要有上网,就特别留意她的消息,还不时的想起与她交往的点点滴滴——
    
    我认识苏昌兰是在自己判刑后的第一次家属“会见日”——即2010年8月份的一天。在此之前,时任的福州市第二看守所黄所长带队领我去各大医院做各种检查的时候就亲口对我说:“我们会让你的同学来看你。”
    
    黄所长的这句话,让我顷刻间心潮澎湃,以至连续两天在硬邦邦的通铺上辗转反侧个不停:究竟是哪位同学会到这种鬼地方来安慰我呢?答案终于在“会见日”这天揭晓了——
    
    这天中午大概10点多钟,当两个少女犯将我坐的轮椅推进“会见室”的时候,我一眼便看到自己的女儿和站在其身边的天理(陈启棠)。而这个时候的苏昌兰就站在我女儿的另一边,手拿摄像机正对我拍照,但由于之前并不认识,我也就没有在意她的存在。
    
    由于自入狱以来,我一直都被剥夺与家人的通信自由,这种“生死两茫茫”的残酷迫害,折腾的我骨瘦如柴,因此,我尤其珍惜这次会见的机会,便一个劲地与女儿家长里短,根本没有精力去关注他人,也几乎听不进别人的话,完全融化在“母女相逢”的世界里、、、、、、
    
    对这位以“同学身份”冒充进来会见的天理,也只记得一句话——那就是不断的鼓励我说:“你是我们的骄傲!你是我们的骄傲!”而苏昌兰对我说的话,我是一句都听不进,只觉得她那带着浓重广东腔的声音很甜美,也很有穿透力,仅此而已。
    
    我第二次见到苏昌兰是在自己的家里。大约是出狱后的半个月,她与天理带着一台崭新的吸氧机前来看我。进门后,只要与她交流,她总是用一种极其温暖的目光看着我,安抚着我,还不时地说我是英雄、很是崇拜什么的。而介绍她自己的时候,她却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也什么都不懂、甚至什么也没做、、、、、、这着实让人觉得——她就是一个只知道“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主妇。
    
    但此后不久我就多方了解到:苏昌兰其实做了很多救助妇女儿童的维权事务,只不过她所做的一切,就像我在得“诽谤罪”之前所做的一样——忙忙碌碌且实实在在而又默默无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Skype上有了苏昌兰的账号。常言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的确,无论我什么时候打开Skype,也无论彼此距离多远,只要一看到对方“在线”,彼此就会天南地北、家里家外的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诚然,维权人谈论最多的是“维权话题“。而苏昌兰特别侧重妇女儿童的保护问题,尤其是谈到计划生育当中的”强迫人流”,我们都感到好无助!好无奈!甚至好沮丧!一天,我们聊着聊着,居然发现::彼此都想到寺庙里去“打退堂鼓”,甚至准备结伴而行、、、、、、这一切,无不体现出彼此内心的焦躁与脆弱。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段较长的时间,我打开Skype总是看不到苏昌兰“在线身影”,为此,我常常暗暗在想:莫非她独自一人去寺庙里了?这使我的心里感到空落落的。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夫君出车祸了,这段时间她正忙于照顾而没能“在线”。
    
    再后来,我因进入又一期的治疗而没空上网。从那时起,我与苏昌兰的交往变得不再“热恋期”。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加我“微信”,于是,我们又开始热恋起来——
    
    就在她被带走的几天前,她微信说:天理在厦门;再后来,她微信又说:天理又被拘留10天了。再再后来,我只能看到别人的微信在说她——苏昌兰被国宝带走了;随之别人的微信又说她——苏昌兰被以“颠覆国家政权”了。
    
    由于难以置信这样的网络传言,我在看到这一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连忙打电话给天理——他证实了这一网络消息,同时,天理也觉得,当局将这样天大的罪名扣在苏昌兰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女子身上实在荒谬绝伦!
    
    毋庸置疑,苏昌兰是个心地善良、心灵脆弱而又富有爱心的小女子。把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安在苏昌兰身上是反道德、反善良、反人性的可耻行为!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所谓颠覆国家政权,其实是颠覆官员的座椅。一语道破了“官机”!由此可见,官员为了“永保座椅”、而绑架了国家、而绑架了人民、最终以绑架法律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
    
    毫无疑问,我们进入了一个荒谬绝伦的时代,一个不仅要做“中国梦”、还要做“亚洲梦”的时代。无论你愿不愿意,“民主自由”这四个字,只能看,而不能说,甚至不敢说。
    
    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总会有人敢吃螃蟹,敢说这话,并且一个接着一个的站出来,大家相互守望,互相激励,勇往直前,甚至前赴后继、、、、、、于是乎,“坐牢’这个原本是与”罪恶”成正比的处罚措施,现在却相当广泛地与”良知”成正比,甚至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殊荣”!
    
    2014-11-1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90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范燕琼:勿忘【国耻日】,更勿忘【人权日】!
·范燕琼:重判刘萍、魏忠平、李思华三公民是赤裸裸的流氓行径!
·范燕琼:“无敌论”是“方法论”
·一个令我敬佩的维权人——张建平/范燕琼 (图)
·范燕琼:不关心国家进步的访民不配我们大家为其维权!
·范燕琼:法律成了独裁暴政的“自慰器”
·范燕琼:独裁没有朋友,人民没有敌人(多图) (图)
·范燕琼:今天我特别高兴!(图)
·中盟:请用关心与爱心支持范燕琼!
·关于福建范燕琼、游精佑、吴华英诬告陷害案的二审模拟辩护稿
·范燕琼的女儿:新年,我只有一个愿望
·范燕琼女儿:妈妈是英雄(附视频采访)(图)
·范燕琼:干预黑恶审判,唤起正义力量
·范燕琼:武夷山有关当局威胁我
·范燕琼:一个中国公民的自述
·福州维权人士范燕琼因为发起声援纪斯尊的签名活动被骚扰
·范燕琼:联名要求释放福建纪斯尊先生
·特别关注: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被南平国保带走
·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深夜受到警方骚扰
·范燕琼参加声援福州冤民每周一聚,高院前拉横幅喊口号 (图)
·范燕琼:六四-国殇 (图)
·范燕琼:开房找我!声援叶海燕! (图)
·范燕琼:南平、福州两地的公安:务必停止你们的不法骚扰吧!
·范燕琼:用高清百万像素网络监控正义人士 是对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人权论”的极大蔑视!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
·范燕琼请求紧急关注:公安今天已经到达我家门口……
·范燕琼:向我开枪!向我开车!
·范燕琼到福州市就医被国保劫持失踪
·范燕琼:无良制度 无一幸免
·范燕琼:满世界找我为哪般?
·范燕琼:共产党现在对付我的手段是——特务加流氓 (图)
·范燕琼就南平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作废其护照提出行政复议(图)
·范燕琼女儿写给妈妈的信
·范燕琼:武夷山当局威胁我(图)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谢选骏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附件
  • 谢选骏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胡志伟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家庭教会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附录一: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重大疑问及
  • 胡志伟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陈泱潮中國光榮革命聖君立憲的必要性、可行性、緊迫性和路徑.跋
  • 廖祖笙廖祖笙致函境外出版商及广告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