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9日 转载)
     闵良臣 自由撰稿人
    
    闵良臣:中国不可能例外

?002800
    周小平哪里懂得,中国大陆不好,世界未必也不好。
    
    主要生活在十九世纪清朝的魏源,不仅提出「以夷制夷」、「师夷长技以制夷」,更是明确提醒中国人:「中国是世界诸国之一,不是天下中心。」又过了一百多年,文化老人周有光教中国人「要从世界来看国家,不要从国家来看世界」。而作为中国人,自然是要用全球眼光看中国,而不要用中国眼光看全球。按说,如此一再启蒙,中国人不应该还犯胡涂了。
    
    然而,实际情形并非如此。正如在自由主义思想家哈耶克看来,「只要公众的观念一日不变,政治便一日无法发挥其功效」。现在中国出了个周小平,与周有光的思维相反,他宣扬的就是要用中国眼光看世界,仿佛不是说世界包括中国,而是一说中国就包括世界。在他看来,一个中国人即使移民到国外,只要中国不好,那么这个移民到国外的中国人也不会好,很有点只要中国不好,中国人也就无处逃遁,给人的感觉,这个国家像是一个「魔」,人一沾上,再也无法逃脱。
    
    周小平在《他们的梦想和我们的旗帜》这篇文章要结尾处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请不要再说:『中国与我无关,大不了我移民。』因为就算你移民了,如果中国出事,你也会跟着遭殃。」(引自2014年10月16日《参考消息》)这种逻辑让人很奇怪。一个已经移民到国外的中国人,中国出事,他为何还「会跟着遭殃」呢?尤其是就本人所知道的而言,好像恰恰相反。不说移民至国外了,只说当年大陆人「逃港」,这些中国人就因为逃到了不属于这种体制管辖的英殖民地香港,才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至少比在中国大陆时生活得更像一个人。
    
    周小平哪里懂得,中国大陆不好,世界未必也不好。这中间不存在逻辑关系。你看中国一口气专制了两千多年,让国民像奴隶甚至像猪狗一样地活着,世界该实行民主还是实行民主。1949年后,中国大陆专制又延续了六十多年,世界大多数国家非但没有跟着实行中国这种制度,相反,原来与我们同一个「阵营」的绝大多数国家反而弃中国而去。可见,中国不好,虽然不能说对世界毫无影响,但影响毕竟有限。而世界不好,非常影响中国,倒是有目共睹。甚至不说世界了,只一个美国次贷危机,中国政府就不能不拿出四万亿投资「解救」自己,以至于给现在留下许多难题,像当年大量投资造成的产能过剩就让李克强政府十分「头痛」。除此之外,很多时候中国政府在对外政策上作出妥协让步,其实也都是受世界影响的缘故。
    
    政府自然没有周小平那么傻。天天泡互联网的人可以看到,若按中国某些人的本意,恨不能今天就与美国断交,更有些人恨不得一个早上灭了美国。然而,可惜,习近平在美国访问时公开讲出的话却是中国与美国做的是相同的梦。怎么说呢,在本人看来,即使是双方「唱双黄」,从表面上讲,也还是给了那些仇美者「一记响亮的耳光」。
    
    人的思维虽然千奇百怪,但如果真要划分,其实就只两种,一种是人的正常思维,一种是非正常思维。人类斗争最激烈的,不是王伟光院长重新提出的什么阶级斗争,而是人们的思想斗争或思维方式的斗争,而这个世界上其实也一直是一种正常思维和非正常思维在斗争着。比如周有光要从世界看国家是一种思维,而周小平要从中国看世界是又一种思维。再说到眼前,周小平要歌颂要赞美,是一种思维;而很大一部分中国网民要讽刺要批判,是另一种思维。两种思维,孰优孰劣,孰对孰错,历史自有公论,不是《人民日报》就能说了算的,也不是只要最高层说哪一种是「正能量」就真的是正能量了。
    
    说到这里,恰巧这两天在网上读到蒋经国、胡适两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些纠葛,说到底,还是蒋胡二人在如何看待世界和国家的观点上发生了分歧,「比如,在对国际形势与中国前途的认识上」,胡适认为:「我们中国国家的前途,当然是连系在自由世界前途上,整个自由世界有前途,我们有前途,整个自由世界有力量,我们也有力量。」这里,胡适所说的「自由世界」显然是指西方民主国家,当时的台湾叫「自由中国」。这与周有光的意思异曲同工。而蒋经国反对胡适这种观点。因此,胡适很快就受到了批判,批判者的观点与半个多世纪后大陆上这个叫周小平的意思倒有些相仿:「胡适的话完全说错了,应该颠倒过来说,中国有前途,世界才有前途,现在『蒋总统』复职了,那就表明中国已有了前途,那么,世界就会有前途的。」
    
    如此这般,我们是认为胡适的观点正确还是批判胡适的观点正确,抑或应该相信周有光还是相信周小平呢?反正蒋经国在其个人生命要终结时终于明白「今是而昨非」,将台湾社会引上民主自由的正道。而周有光告诉我们的是,不要急,也不必担心,中国这个国家不论会「走多少弯路,必然会走回来的」,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国家必然还是要建立一种民主制度,真正的不再继续「走邪路」。在周有光看来,人类从神权统治到君权统治(专制)再到民权统治(民主),这是一条必由之路,中国不可能例外。
    
    正如不久前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有篇文章中所言:总有明白人,不会听任中国这艘巨轮像「泰坦尼克」号那样向着冰山撞上去。只要不是傻瓜,即使为了自救,也会通过适当的步骤,使它平稳地转向人类文明共同大道,不要再沿着那条所谓有什么特色的绝路上行驶了。
    
    说得真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