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闵良臣:十四亿国民的自由与福祉才是至高无上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8日 转载)
    
    
     近日,本人在针对大陆地方政府官员把十五万亿卖地款大部分装进自己腰包的一则新闻评论中认为:事实表明,中国大陆一个个地方政府官员毫无公心,往往都是先肥了自己再说。他们巴不得自己城市的房价涨到天上去!所以说,中国大陆没有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只有百姓与这些贪得无厌的地方政府官员的斗争。大陆百姓的自由幸福绝不能寄托在这些地方政府官员身上。

    
    之所以会出现地方政府官员变着法儿将卖地款据为己有的这种丑恶现象,说到底还是国家政治体制问题。而提起政治体制改革,已经不是新话题了。自邓小平时代就说起,一说说了几十年,一直拖延至今。这大概也正体现了“中国特色”吧。好在大陆一些有识之士对这个话题一直念念不忘,且不时地“敲边鼓”。那么,这些有识之士为何就那么盼望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呢?因为人们从这个星球上二百多个国家的对比中不难认识到:中国大陆社会走到今天,只有真正实行政治体制改革,中华民族才能有脱胎换骨的进步,赢来中华民族历史上的大发展,大飞跃,而认识不到这一点,必将误国误民。
    
    然而,近段时间,一个又一个现象,比如北京文艺座谈会,比如福建古田会议,特别是听着国家领导人的那些“重要讲话”,很多大陆同胞又悲观起来,一个个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尤其是对中国大陆实行民主政治的前途,感到悲观失望。本人有理由相信,这种情绪一旦在大陆漫延开来,什么深化改革,什么依法治国,更多的人都一定会持怀疑态度。歌颂,就是“正能量”,批判,就是“寻衅滋事”,那么,大家都唱“东方红”好了。“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反对军队国家化”,只能“党指挥枪”,如此这般,还怎么让人相信这个国家在走向民主,走向法治?我们将来实现的“中国梦”又会是怎样一个“梦”。
    
    不过,也就在此时,本人在互联网上先后读到知名政治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剑涛在深圳“大梅沙创新论坛”接受专访谈政治改革的文章,读到《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先生在“大梅沙创新论坛”开幕式上的精彩演讲。
    
    他们所讲的核心其实就是希望和推动这个国家能尽快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而实行政治体制改革,说到底还是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为了十四亿国民的自由和福祉。这说明,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到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呼之欲出,或者说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了。正如周瑞金先生在演讲中所言:“目前存在的很多问题,都与政治体制改革滞后相关。需要一代领导集体大智慧、大胆略、大手笔,以强烈的时代责任心,真诚的理想主义、人道主义情怀,来大胆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而任剑涛教授说得更直接:“我们必须开放国家的前途讨论,放开权力分享和个人发展的广阔空间,释放民族的智力,提升民族的心智,中国才可能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动心忍性,认真面对,理性思考,求得解决。而孤芳自赏,是极端有害的,是对民族不负责任的表现。”
    
    那么,在什么样的前提下中国大陆政治体制改革才会有实质性进展呢?本人的看法是:
    
    一,对所谓社会主义,包括“中国特色道路”,对作为“指导思想”的马克思主义,以及对执政党自身,都要有一个客观正确的认识,用任剑涛教授的话说,就是不要继续在那“孤芳自赏”了。千万不能再自欺欺人,更不要听信有些所谓专家学者的忽悠,咬定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而一说是“科学社会主义”,就以为只要按照马克思说的去做,就真的能获得“最后胜利”。有些人就不肯动脑子想一想,人类史至今都没有出现过所谓“科学社会主义”,而马克思的社会主义也更不是什么“科学社会主义”,否则,大半个世纪来,也不会有那么多国家弃之而去,就连这个星球上所谓“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不是在二十多年前也不再坚持了吗?
    
    二,有了客观认识还不够,还一定要有勇于否定自我的决心。不能说因为坚持了大半个世纪,即使认识到错了也还是要坚持走下去,这非但不符合“人间正道”,也不符合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名言,就是“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判”。谁又能说对今天而言,这个“一切”不包括马克思主义自身呢?
    
    三,真正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或者说十四亿国民的利益看得至高无上,至少要在执政党的利益之上。中国大陆毕竟只有八千多万中共党员,即使这些人全都是为了国民利益,他们也不可能完全代表这八千多万之外的十三亿中国人的利益。因此,绝不能把中国广大国民利益与执政党的利益混为一谈。更重要的是,如果说“党的利益”就是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甚至就是十四亿整体中国人的利益,很多事讲不通。别的不说,不断强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反对军队国家化,就表明“党的利益”与“国家利益”不是一回事。否则,“军队国家化”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什么不同?在这里,如果不能说执政党不相信自己的国家,不相信这个国家的人民,也就只能说执政党把自己放在了国家之上,认为国家与执政党不能“平起平坐”,或者说既然连国家都是执政党的,再来强调执政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然而这种情形在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是说不通的。也就是说,要么国家实行民主,军队国家化;要么实行专制极权,“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二者必者其一。没有听说过一个国家一边吆喝着要实行民主,要依法治国,一边却又在那坚决反对军队国家化。
    
    可见,如果对上面所列三条——即对现在坚持的东西有个客观认识;要有勇气否定自己;以及把十四亿国民的利益看得至高无上——做不到的话,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就没有多大希望。本人当然知道,有很多同胞总是强调中国的事只能“慢慢来”,这只能说明,很多中国人实在太善良了,总是抱着美好的希望等待,即使到死也没能看见,也还是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真个是自己死了还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一直相信中国自由民主的那一天总会到来。可也正是这种思想成全了统治者无限期的拖延,用周瑞金的话说,让中华民族错过一次又一次政治体制改革的大好时机。
    
    那么,你说做到那三条难吗?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印象中李克强不是已经强调了中国深化改革要有“刮骨疗毒”的决心吗?如果真有这样的决心,那还有什么可怕的?有什么能比“刮骨疗毒”还难以接受?再说,中共不是一直强调自己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吗,既如此,在中国大陆,还有什么人的利益比十四亿国民的利益更高?还有什么比十四亿国民的自由幸福更重要?为了十四亿国民“心齐气顺”,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用任剑涛教授的话说,“释放民族的智力,提升民族的心智”,执政党还有什么利益舍不得丢弃呢?时至今日,执政党必须认识到,在我们这个党政合一或叫党国合一、党在国上,而且党又领导一切的国家,不论是经济发展的好坏,国民素质的高低,在外人眼里,都被看作是执政党的好坏和执政党素质的高低。
    
    果真像执政党天天挂在嘴边上的,为十四亿国民自由幸福计,为了中华民族的真正崛起,或者说就算是为了大陆新一届领导班子提出的所谓“中国梦”吧,有些人也应该放弃那些举世公认是错误的思想观念,放弃国家仍在坚持的错误意识形态,再也不能孤芳自赏、执迷不悟地在这种所谓“中国特色道路”而其实在众人看来是一条荒唐透顶的道路上走下去了。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800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闵良臣:谈谈资产阶级思想 (图)
·闵良臣:无民主无选举 「依法治国」成空谈 (图)
·闵良臣:「反党」是顶「大帽子」 (图)
·闵良臣:不打点不办事就是制度出了问题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闵良臣:如何认定一个社会进步了 (图)
·闵良臣:让国民自由讨论比「本人很不赞成」好 (图)
·闵良臣:从谁不爱国谈到香港普选——是要求“爱国爱港”还是要求“爱党”
·闵良臣:「手撕鬼子」与背后的国情 (图)
·闵良臣:一个天天说假话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
·闵良臣:中国社会有可能「共识」吗 (图)
·闵良臣:关键在于用什么保证「依法治国」 (图)
·闵良臣: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和真理乃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
·闵良臣:中国城市须从「无耻」的认识中走出来 (图)
·闵良臣:中国人应该“共识什么”是关键——兼谈为何“朝以为是,野以为非”
·闵良臣:周永康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图)
·闵良臣:真要深化改革,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变的
·闵良臣:西方有多腐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