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伯炎:习近平效法毛泽东意欲把中国引向何方?
请看博讯热点:习近平观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8日 转载)
    
    
     四中全会开过之后,习近平加快了集权的脚步,立即实践当年做毛泽东的红小兵和红卫兵时熟记的毛主席语录“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林副主席语录“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靠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靠这两杆子”。

    
    10月15日,习近平仿效毛泽东1942年5月在延安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亲自出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据官方报导,习近平在讲话中呼吁文艺工作者“要把爱国主义作为文艺创作的主旋律,引导人民树立和坚持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增强做中国人的骨气和底气”,鼓吹他提出的“中国梦”和中宣部一直提倡的“主旋律”。实质是要笔杆子为党服务,致力于宣传党和党的领袖。
    
    10月30日—11月2日,习近平又仿效毛泽东召集中央军委全班人马、四总部、大军区主要负责人、副大军区级和军级单位政治委员等420多名高级将领召开“新古田会议”。1929年的“古田会议”是毛泽东掌握军队领导权,确立“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原则的发源地,九年之后,老毛又把这一原则简化为“党指挥枪,而绝对不能枪指挥党”——这句话言近旨远,流传至今,被中共历代领导人奉为圭臬。现在,“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条公然与军队国家化的普世制度背道而驰的党卫军、私家军原则仍被中共奉为解放军的“军魂”。明眼人一看即知,小习效法老毛,实质是惟恐军权旁落,要把军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以维护红色帝国的稳定和延续。
    
    此前,中共四中全会重提“依法治国”,并专门作出决定,官媒体声称此前没有前例,意思又是创举了。鼎革65年,才来讲依法治国,从前,一代一代打江山坐江山的,死时都谥为无产阶级革命家,这些权力大腕,他们都在干打碎旧世界的革命,别说三坟五典、金人玉佛,全打碎了,传统与现代精粹,皆以“破四旧”名义,灭得断代或绝种了,甚至连公检法也砸碎了,成了专制的军管会,毛泽东的无法无天,在这片大地由他胡搞蛮干了几十年。怎么,还说要以这改革这三十年,去继承毛统治的三十年,不收拾他无法无天整烂的物质与精神世界,不清除他无法无天的流毒与谬种,要真正的以法治国,岂非痴人说梦。
    
    中国这百年来,从辛亥革命开始,皇权就废除了,民权与法权开始兴起,虽未完备,仍具型制。可是自1949年老毛坐上龙廷,皇权专制变型为党权专制,民权与法权复衰,衰到异议就是反党,就问罪,不拍马就是敌对。甚至废了审判的律师辨护制,法学的无罪推定论,要由有罪推定论代替。毛时代造的寃狱寃案千千万万,他死后,也还构寃杀害了王辛酉、李九莲这类青年志士。今天,对毛泽东无法无天留下的烂事与烂账,不清理清除,去讲依法治国,有可能吗?
    
    眼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这也是十七年前,与英国签了约,联合国奋了案,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吧?怎么港人的自治权,只有选举权,没有被选举人的提名权,港人治港,岂不是变成党人治港、党人控港,哪还有什么“高度自治”?当瓦斯与暴力镇压出现,这以法治国,就变以暴治港矣,对北京讲法治,岂不成了讽刺与嘲弄吗?
    
    眼前,历史由暴力制造的政治寃民,还未得到清理,绝对权力制造腐败的同时,又在制造万千经济寃民,乃至环境破坏造成的冤民,上访喊寃之众,已达到史无前例的规模。不也是无法无天的后遗症吗?
    
    今天,对以法治国的阻力和障碍,并非是说点建议批评话语的知识人或维权者,更非国内外“敌对势力”那种假想敌,而是由毛时代成长起来的政治特权集团和权贵家族,在邓时代汇入经济潮里,再扩张了经济特权,这更坐大的特权资本阶级,他们是毛氏无法无天的维护势力,他们的特权本性,就是无法无天的,他们认为任何法,奈何不了治不了他们的特权,法就只会治到无特权的平民身上,当前,反贪打虎,没打出一个太子党的老虎(薄熙来是胡温后期打下的),可是,却用“寻衅滋事”的罪名,抓逮了一大批说点二话、讲点不同意见的平民知识份子,这不是对“依法治国”的嘲讽吗?
    
    造成今天法治这尴尬与困窘的现状,老根仍在毛泽东那乱国的30年里,不妨从他治国乱国的罪责深入挖掘。有人说他什么“建国有功,治国有过,文革有罪”仍是“三七开”公式的演绎,他建个挂共和招牌的党权专制国,功在民众吗?只功在他们的特权阶级!让我们来翻开毛译东上台就开篇的乱国祸国历史吧:
    
    他一进北京,便声称“一边倒”就是效俄治国。他用统购统销,效列宁的余粮收集制,搞人民公社,效史大林的集体农庄。再用他战场的人海战术搞大跃进,赫鲁晓夫在天上放卫星,毛泽东要田里放卫星。人家放真的,他放亩产万斤十万斤是假的,饿死三千多万人,彭德怀气了,在庐山说真话,遭批。刘少奇怕了,也说半句真话,说死人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其实是十足的毛祸,结果被戴上一顶“中国赫鲁晓夫”的帽子,弄死在开封。赫鲁晓夫提出的和平过渡、议会竞争的路线,被说成是修正主义,要暴力夺权才叫革命,并向亚非拉国家大撒中国人的血汗钱,鼓动暴力革命,那些为他打江山牺牲战场的农民的子孙又在老毛要充当第三世界领袖的挥霍中饿死。他搞反修治国的十年文革,实是十年乱国。叶剑英在文革结束后作总结时说:整死两千万,祸害一亿人。毛泽东全盘苏化治国,却乱国祸国,可一手包藏起来,去讲依法治国,讲得通吗?
    
    当他死前4年,穷途末路时,他脑袋也被逼急转弯了,把他视为仇敌的美国总统尼克松请进他的书房,又搞联美抗苏治国,因为恐惧勃列日涅夫在边境陈兵150万,不是美国总统阻止,苏联的核弹已丢向北京了!50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那时老毛把明太祖朱元璋的口号“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改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在全国各地成立人防工程办公室,又像在朝鲜打上甘岭那么挖地洞。成都被李井泉偷工取巧,把城中心绿水垂杨的御河放干水,用水泥覆盖,充了人防工程了,却一下雨又成河,终于作了废。
    
    毛泽东近30年统治中国,耗尽民力财力与一切资源,包括他以钢为纲,森林砍光付出的生态代价,这些皆是习近平所亲历亲见,能吸收成正能量吗?我们不妨来看看老毛用了哪些魔术法术治国:
    
    1,以武治国。老毛偏用老粗治国,开国时的政治局,几乎全是将军武夫,公检法机关尽用转业军人,不仅把副总理陆定一、习仲勋等人打倒,用文盲陈永贵、吴桂贤担任,文革中还用工宣队与贫下中农管理学校。他的喉舌《人民日报》也撵走邓拓、胡绩伟等知识份子,让文盲鲁瑛执掌,留下一本《鲁瑛笑话集》在编辑部流传多年。
    
    2,以巫治国。文革中大兴造毛神运动,远远超过义和团设坛拜教活动。毛泽东不仅成为教主受全民祝祷朝拜,每天早晚,家家祝他万寿无彊;还规定祝林彪永远建康;贵州省还把革委会主任李再含搭上,给他的祝辞降格,只能祝他比较健康。老毛用拜神运动,把中国搞成君师合一政教合一的野蛮制度,还说他把马列主义发展到顶峰,留下的权力崇拜,今天仍在作祟与作恶。
    
    3,以奴治国。不用人才,只爱奴才。他大权在握,把党内外人才除尽,儲安平、罗隆基乃英国工党祖师拉斯基学生,章伯钧乃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的门徒,不过以现代政治理念表白一点治国建言,就被作为历史同路人抛弃。作家老舍被逼跳水,翻译大师傅雷被逼上吊。而党内精英、史学家翦伯赞、吴晗被斗死,郭沫若变成太监人格才保全性命。乃至党内大秀才、有点独立见解者,从邓拓、廖沫沙到田家英,一律扫进牛鬼蛇神的垃圾堆,以致今天这奴才化运动,仍在承续,从党校扩大到高校。以致今天奴才的文化素质,也不如毛时代,那时,写奉命文章的,还有陈伯达、张春桥、姚文元、徐景贤等人。今天,就只剩下周小平、花千芳之类没文化的小马屁精,岂非老毛开创的以奴治国种下的遗祸吗?
    
    若要抖出老毛治国的邪路子,还有枪杆子打天下,枪杆子治天下,用商鞅韩非的严刑苛律治天下(即他说的千载皆行秦政制),还有斯诺说他的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不就是阳谋阴谋类计谋治天下吗?
    
    毛泽东的这一切治国之术,只能把国家治成开历史倒车,走不进现代,更没有文明。如今,习近平不但不清除毛泽东这笔负资产,还紧紧抱着不放,效法毛太祖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和古田会议,企图用强化党的领导和政法委体制、强化党对军队的领导、强化党规党法来树立个人权威,一统天下,使劲煽动民族主义,拼命打压自由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造成人人自危的社会氛围,以此来维护红色帝国,进而谋求党国中兴,称雄于世界,其司马昭之心不是昭然若揭吗?
    
    伍岳三在“为什么总书记一个比一个狠?”一文中指出:“下手狠的总书记会看到集大权于一身的好处,会逐渐沉溺于集大权于一身成功的兴奋之中,会把对人民下手的逻辑与手段用到自己同僚身上,他会身不由己地把自己周围的权力场变成绞肉机,他在镇压和清除别人的同时增加提防与恐惧心理,这又刺激他进一步的镇压和清除,不变得众叛亲离,不变成孤家寡人,他不会停手。毛泽东晚年的经历生动地说明了这一点。而文革的结果告诉我们,高度专权的党的一把手即使没有败于纯粹的民众反抗之中,也会败于残忍的宫廷政变之中。”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000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曾伯炎:撕下“中国特色”这画皮
·曾伯炎:撕下“中国特色”画皮
·曾伯炎:王伟光重提阶级斗争和阶级专政意欲何为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曾伯炎:可耻的新造神运动
·曾伯炎:拒绝宪政民主的反腐是缘木求鱼之举
·曾伯炎:深层解析中国的贪腐现象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曾伯炎:中国的出路在于突破毛式权斗的鬼打墙
·曾伯炎:党国坐收“一国两制”钓饵引发港人强烈抗争
·曾伯炎:习近平的半吊子反腐 (图)
·曾伯炎:毛泽东的斗争哲学之批判
·曾伯炎:驳毛泽东时代没有腐败论
·曾伯炎:毛泽东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暴君
·曾伯炎:习近平说的正路和梦路都是逃路
·曾伯炎:台湾模式给大陆民主化的启示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历史和现实都在打王小石的嘴巴/曾伯炎
·曾伯炎:我记忆中的成都“六四”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