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6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大陆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现在的国内和国际市场都不能说完全放开,国内市场还有行政、权力垄断;国际市场还有重重人为封闭。
    
    学者周其仁在阿拉善SEE公益机构年会上所作题为《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问题与挑战》的主题演讲,讲到中国经济面临四个问题:中国经济发展难度变大了,但机会也很大;提高空间「经济产能密度」,生产潜能会很快爆发;质量问题,是我们最大的机会;政商关系,是最重大的挑战,被一些媒体转载时改为「中国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
    
    这个问题问得好,如果说大陆经济的第一次机会,源于冷战后美国与西方国家主导的政治与经济全球化,特别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加入WTO,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成为全球最能赢利的国家,那么,经过30多年的发展之后,进入「新常态」,发展难度确实变大了,原先的劳动力优势、低工资优势等丧失,第一次机会已经走到尽头,要是经济转型不顺利,新的增长动力不足,会出现经济停滞徘徊,掉进中等收入陷阱。
    
    所以说,大陆经济确实面临着第二次机会在哪里的问题,且现实而紧迫,周其仁说的四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但我以为,在大陆,这些问题归根到底是市场的问题,如果把市场问题解决好,这些问题可以迎刃而解。
    
    这里的市场包括「两个市场」,一个是国内市场,一个是国际市场。中国经济30多年来的突飞猛进,有人说是源于改革开放,这固然没错,但改革开放最终要落脚为形成市场,现在回头看,改革就主要是形成国内市场,即抛弃搞了30年的「以阶级斗争为纲」,改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打破计划经济,建设市场经济。在「以阶级斗争为纲」和严格的计划经济下,是没有市场的,各种资源的配置是低效的,甚至是负效的,它无法调动人的知识、技能等积极性,哪怕搞了30年,国家仍然一穷二白,最后经济走到「崩溃的边缘」。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核心是建立市场,确立个人产权,准许自由交易,允许合法致富。在市场无形之手的指引下,一切要素被启动,人们爆发出巨大的创造性,30年时间,大陆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前后30年对比,翻天覆地,人民财富积累和生活水平迅猛提高,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早已超英赶美。但这并不是中共和政府的恩赐,而是中共和政府纠正自己的错误(虽然没有赔礼道歉),不再误国害民,回归常识,打破计划经济,建立国内市场,然后,大陆人民通过自己在市场中的辛勤打拼,才翻身过上好日子。他们最应该感谢的是自己,是市场。
    
    如果说改革是营造国内市场,那么(对外)开放则是抛弃冷战思维,从「要准备打仗」的错误判断中走出来,重新分析国际形势,确定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抛弃闭关锁国政策,变与人为敌为与人为友,打开国际市场,允许国际贸易,加入WTO,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这才有了资金、技术、人才的纷至沓来,凭借劳动力、低工资优势,大陆承接世界产业转移,在全球市场价值链中占据一环,从一个「崩溃」的国家,走进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可以说,大陆经济这30年的奇迹,完全得益于两个市场制度的建立,没有两个市场的建立,尤其是国际市场的开放融入,就不可能有今天的大陆,你就是说谁谁多么光荣伟大正确也没有用。事实上,周其仁先生在演讲中也提到:「一个大国经济,怎么可以连续多年年增长10%以上?这跟全球格局有关,不完全是中国人自己努力的结果,很大程度是我们的开放,更准确的说是长期封闭、然后走向开放,释放了一个战后罕见的潜能。」
    
    如果我们把眼光往历史的深入探望会发现,是市场让人类发生了深刻的改变。茅于轼先生提到一个数据,说1820年为止人类过去的几万年中,人口只有10个亿,以后的200年,人口增加了60亿,现在是70亿,几万年只有10个亿,200年增加了50亿;人均寿命在1820年是26岁,现在是68岁,人类奋斗好几万年只活了26岁,而这200年,人类活到了68岁,增加了40多岁,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变化?是市场制度。当然,浅表地看,这是科学技术发展的结果,但茅先生说,只有商品化科学技术才能造福人类,而商品化要靠市场。
    
    比照中国前30年与后30年,难道说前30年的人更加懒惰吗?不,前30年的人,也就是我们的父辈,不晓得比我们现在辛苦多少倍,但是却终年为一家人吃不饱饭而发愁,现在,或许也辛苦,但不会吃不饱饭。所以说,市场是改变整个人类的力量,是改变我们自身处境的力量。
    
    明白此理,应该知道,中国经济的第二次机会在哪里?还是在市场,在两个市场制度的完善。现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都不能说完全放开,国内市场还有大量行政、权力垄断;国际市场还有重重的人为封闭,无论走进来,还是走出去,都有太多限制,中国经济要开启第二次机会,必须「全面深化改革」,对阻止市场化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动真刀动真枪,这些阻力妨碍了产品质量的提升,扭曲了政商关系,消耗了企业家太多的精力,而难以专注于企业的发展。权力与市场的边界模糊不清,终会伤害市场本身,而伤害市场,就等于伤害人民的权利和福祉,为了捍卫自己的利益,我们要支持市场,保卫市场,完善市场。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708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保平:安倍为何自食其言会晤习近平? (图)
·廖保平:从一个商业奇迹看「宪政是个好东西」 (图)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图)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廖保平:华人排队抢购苹果手机不丢人 (图)
·改革派李娜 /廖保平
·洋茅于轼/廖保平
·睡吴良镛/ 廖保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