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中国更需召开亚太政合组织(APPC)会议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14日 转载)
     王德邦 时事评论员
    
    王德邦:中国更需召开亚太政合组织(APPC)会议


    中国今日的问题是处于「中等收入陷阱」还是另有原因,这存在争议及值得深究。
    
    11月5日至11日在北京召开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习近平《在APEC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闭幕辞》中谈到「我们开拓了全新的合作领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互联网经济、城镇化等重要新兴议题进入我们的视野,启发了深入讨论,产生了重要成果。」其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议题进入视野的提法颇耐人寻味。
    
    无可否认,中国社会发展近年来陷入徘徊不前,各种混乱与怪像丛生,社会矛盾激化,冲突动荡日炽,阶层裂变加剧,社会迷茫情绪弥漫的深度困扰中。中国改革已步入深水区,面临涉险啃难的攻艰阶段,已成为世人的共识。然而,中国今日的问题究竟是处于世界许多国家经历的「中等收入陷阱」还是另有原因,这是个存在争议而值得深究的课题。
    
    持中国陷入发展国家「中等收入陷阱」观点者认为: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2012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100美元,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偏上国家的行列。从世界发展历史经验来看,当今世界绝大多数发展中的国家,到人均GDP3000美元附近,会出现快速发展中积聚的矛盾集中爆发,自身体制与机制的更新进入临界,经济发展自身矛盾难以克服,发展战略失误或受外部冲击,产生经济增长回落或长期停滞,从而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的困境。像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2007年,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GDP3000至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见不到增长的动力和希望。中国近年来经济领域的一些现象,也显示出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阶段。为了尽快摆脱这个阶段,应该着力加紧经济改革,调整产业结构,实现产业更新换代,尽快完成经济从传统型向现代型的转型。
    
    针对中国近年来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持与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观点不同的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认为:中国今日发展面临的不是「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而是「转型陷阱」问题,即改革或转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格局锁定了改革或转型的进程,将某种处于过渡状态且有利于其利益最大化的体制因素定型化,并由此导致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中等收入陷阱」的突出表现是原有支撑经济发展的有利因素耗尽而形成的经济停滞,而「转型陷阱」的主要表现则是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在孙教授看来,中国现在所处的状态既不是改革处于胶着状态,也不是改革受挫,也不是改革处于停滞状态,甚至也不是向旧体制倒退,而是将转型中某一特殊「过渡形态」定型化,形成以维护既得利益为主要目标的「混合型体制」。为此,孙教授开出的药方是:融入世界文明,开启政治改革,打破「转型陷阱」的逻辑,在公平正义的基础上重新凝聚改革共识,坚定不移地走向现代文明。
    
    从上面对中国问题持「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两种不同观点来看,各自立足点不同,路径与目标也相异。持「中等收入陷阱」者认为,中国是改革发展中出现的经济问题,是患了一个世界发展国家的通病,开出的救治药方是加大加快经济改革;持「转型陷阱」者认为,中国在改革发展中形成了特殊的既得利益集团(也称权贵集团),产生了不同于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病症,开出的救治药方是开启政治改革,融入世界文明。前者认为过去多年国家发展的价值理念与目标没有问题,是改革过程中方法产生的问题,所以坚持经济改革,不提或忽略政治等其他领域的改革,这就是过往多年的唯经济改革派观点。而后者认为过去多年国家发展的价值理念与目标已经被改革中形成的权贵集团所扭曲,中国要想走出今日困境,就必须实行全面改革,尤其要及时开启以融入世界文明为方向的政治体制改革,即从价值理念与目标上来矫治中国产生的问题,这就是全面改革派观点。
    
    从中国近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史来看,前三十年是背离人类主流文明而陷入的动乱,后三十余年是经济上不断融入主流世界而获得一定程度的发展,但价值理念与政治体制上拒绝融入而产生社会畸形化。在这种路子下,中国与世界交往,就出现经济上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甚至如胶似漆、难舍难分,没有什么生意不能做,没有什么金钱不能赚,只要有利于推动GDP增长,那就OK,而政治上与价值理念上却抡拳挥脚,唇枪舌剑,提防、敌视,甚至仇恨相向,形成了一种类似分裂人格的分裂国格。正是这种分裂国格,导致中国今日掉入的不是世界通病——「中等收入陷阱」,而是中国特色的「转型陷阱」。
    
    由于对中国问题「中等收入陷阱」的误诊,在与世界交往时,只讲经济合作,寻求经济突破,拒谈政治沟通,不言政治互补,一味相信只要经济增速,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本着这种意识,北京积极主办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大谈经济合作,探讨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而不闻政治改革话题。而中国今日问题的实质却是陷入政治滞后引发的「转型陷阱」,要摆脱中国目前的困境,不仅与世界需要经济合作,更需要政治合作,需要吸取世界文明国家治理经验,找到一条「将权力关入笼子」的有效途径,以克制、清除阻碍改革的既得利益集团,以使中国真正摆脱社会畸形化的困境。因此,中国今日需要将经济领域奉行的「互信、包容、合作、共赢」原则,延伸到政治领域,走出过往经济上努力与世界融合而政治上拒斥的分裂国格局面,实现世界无障碍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的全方位融合。为此中国今日不仅应该召开亚太经合组织(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会议,更应该召开一个亚太政合组织(APPC:Asia-Pacific Politics Cooperation)会议,不仅要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纳入视野,而且更要将「转型陷阱」摆上研讨日程。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2808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极权特控的常态化 (图)
·王德邦:中国“社会生态危机”浅析
·王德邦:防范人文关爱的社会必填充暴戾与极端 (图)
·王德邦:从政法委不同定位看「依法治国」 (图)
·王德邦:如何解开信访不信法的中国困局?
·王德邦:公民社会是智库成长的沃土 (图)
·王德邦:黑夜明灯——纪念陈子明先生
·王德邦:决策责任追究制的绳索将套向何方?
·王德邦:戴着「紧箍咒」的依法治国能走多远? (图)
·王德邦:记1986年末北师大学生雪夜争选举权游行
·王德邦:回避时代苦难的文艺缺失良知与责任 (图)
·王德邦:公民言论、出版权利与繁荣文艺 (图)
·王德邦:反腐上的官心与民心 (图)
·王德邦:香港公民抗争使北京当局现出专制原形
·王德邦:中国路线斗争再次被摆上台面 (图)
·王德邦:寻求「敌人」救济的顽固腐败势力 (图)
·为姜力钧的自由呐喊 ——调兵山会见姜力钧记/王德邦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王德邦:没有公民社会的协商民主就是寡头交易 (图)
·王德邦痛悼陈子明先生
·紧急关注:八九学生领袖王德邦被警方带走
·王德邦:北师大八九民主运动部分学生骨干25年来之简况——纪念“六四”25周年
·桂林当局强拆王德邦亲属房屋后还抓人打人 (图)
·紧急关注:维权人士王德邦妻子因强拆受伤,侄儿被抓入派出所
·“八九”维权人士王德邦家属受株连,妻子被绑架,房屋被摧毁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