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匡政:范曾难道批评不得?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9日 转载)
     叶匡政 独立学者
    
    叶匡政:范曾难道批评不得?


    范曾骨子里的商人意识,使他无法容忍别人对他的批评。
    
    近日,画家范曾成了网上热门人物,对他曾经的作为,有种种议论。这并不奇怪,属于网络常态。奇怪的倒是,大陆一些媒体把这种热议,称作「围攻」,甚至认为这背后的动机让人警觉,话讲得不清不楚、神神秘秘,无非是想给这些批评扣上一顶政治帽子。这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了。范曾既然是公众人物,民众就有批评议论他的权利,这些媒体的论调倒是与范曾本人有得一拼。
    
    记得2010年年底,因被批评「流水线作画」,范曾将收藏家郭庆祥告上法庭,要求郭庆祥赔偿精神损失费500万元。后北京昌平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认为郭庆祥文章中通篇对范曾的诗、画、书法、作画方式及人格分别做出了贬损的评价,如「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虚伪」等,造成其社会评价的降低及精神痛苦,郭庆祥的行为已构成对范曾名誉的侵害,要求郭庆祥向范曾书面道歉,并赔偿人民币7万元。
    
    当年我看到范曾胜诉的判决,就非常吃惊。对范曾的人品和画品,只要了解一些当代文化和艺术史的人,自有判断,不用我来赘言。但仅从一个画家因一篇艺术评论就起诉评论者,并要求对方赔偿精神损失费500万元来看,范曾对艺术精神的理解,还是一个门外汉。艺术的灵魂只有两个字:自由。自由不仅是艺术诞生的动机和最后归宿,也主宰着与艺术相关的每个环节。我们说的自由,既包括艺术创作或艺术家精神的自由,也包括受众审美和批评的自由。就像范曾有自由去画各种人物一样,公众也同样有自由以各种方式来评价他的绘画,那怕是以贬损的方式。这是艺术世界一个起码的原则。即便是已成经典的作品,人们都有批评的自由,何况对范曾这样远未「盖棺定论」的画家?这是文学艺术的常识,所以我们常看到对作家画家的各种批评,却绝少看到这类作家画家诉诸名誉权的官司。
    
    当时我就在想,这个自称「坐四望五」的画家,为何会拙劣到以官司来响应对他作品的批评。我想无非两点,一是自视过高;二是他并不认为自己从事的是艺术,而是一种获利大、有品牌的商业活动。「自视过高」从郭庆祥引用范曾的的话就可看出:「画分九品四品,已成大师,凤毛欧伯;五品,谓之巨匠,五百年出一位我是坐四望五,以待来日。」这种自我评定大师,甚至公开宣称者,确属当世罕见。
    
    我还读过诗人安琪评论《范曾自述》的文章,文中也引了一段范曾自己的话:「我的艺术的进步简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全社会震惊,我的画也以空前的速度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仅仅十年的时间,我像从激烈的地震颤动中,大地被拥起的奇峰,直插云天。」读到这段话时我哑然失笑,这哪里是在谈论艺术,分明是在谈论「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一种商品。我想可能正是范曾骨子里的商人意识,使他无法容忍别人对他的批评,因为这会影响到他的市场行情。
    
    范曾的这些言论和行事风格,显然与中国水墨画的精神相背离。中国水墨崇尚的文化意识是「澄怀观道」「含道映物」「渊静修己」「损己利物」,追求的是「腹中火候」与「豁达无所营」。至少我很难想象,一个平日蝇营狗苟于名声和金钱的画家,能画出体现中国艺术精神的作品。因为中国水墨讲的是发于心源、识心见性,所以在中国传统文人意识中,人品代表了画品,人格代表了画格。所谓「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我想范曾肯定是早就懂的,如果一个艺术家连别人对他作品的批评都无法容忍,那他的人格和境界如何,我们也可揣测一二了。而郭庆祥的文章在我看来,写得理性平和,不仅未点名,甚至连「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等用词也非常温婉,批评的也是艺术界流行的市场意识与包装手段。如果这种文章都能对所谓「大师」造成精神伤害,那这个大师的精神无疑太脆弱了。
    
    范曾起诉在我看来,有一种人格的必然,并不让我惊讶。真正让我惊讶的,是当时法院竟会判范曾胜诉,这显然有违现代法律的精神,和当下大陆媒体的做法倒有相似之处。范曾是一个公众人物。当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与民众的批评权、知情权发生矛盾时,多以尊重民众的批评权、知情权为主,这体现的也是法律的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原则。因为公众人物比普通人占有更多的社会资源,当他们利用这种资源获得利益的同时,也应承担比普通人更多的社会义务。公众人物所具有的影响力,会对社会和民众会构成影响和示范,所以对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进行限制性保护,属于社会监督的一种方式。这种监督自发地来自于社会舆论,一个人的影响力越大,他被限制的名誉权、隐私权也会越多。比如范曾所用的「流水线画法」,如果成为一种艺术常态或市场价格极高,就可能损害到真正的艺术精神和艺术市场。郭庆祥和普通网民敢于对范曾的创作或作为进行批评,应当说是对艺术市场有利的一件事,这种行为本身就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今天在多数国家,新闻和批评在法律上都有一定的优先权,就是在涉及到公众利益和公共市场的情况下,为确保意见的表达和沟通足够充分,法律会优先考虑保护舆论监督的权利,其次才是公众人物的名誉权、隐私权等人身权利。因为很显然,每个公众人物都希望把自己光明一面曝光于媒体,而关于自己的负面新闻和评论,外界知道得越少越好。但从批评权和知情权来说,民众有权利知道他们想知道或应该知道的事情,尤其在关系到公众利益和公共市场的情况下。我国虽然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款,但在司法实践中,一直遵循的也是对公众人物的名誉权和隐私权限制性保护的原则。特别对像范曾这样市场价格特别高的画家来说,尤其应当如此。因为这样的案例,如果不保护民众的知情权和批评权,真正受损害的就可能是那些收藏家与整个艺术市场。
    
    我想无论是艺术家或普通民众,都会觉得郭庆祥的评论或当下线民对范曾的批评,是一种善意的批评与舆论监督。作为公众人物的范曾,即便感受到某种伤害,凭借他在社会和媒介的影响力,有足够的管道对作者进行反驳,否则就只能对这些言论予以容忍。这是当下大多数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的一个基本行为规则。奇怪的是,法院最后的判决以及当下大陆媒体对网民批评所持的一种奇怪的政治解读,反倒让一切显得诡异。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809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叶匡政:谁来进行法治考评? (图)
·叶匡政:军队反腐民众也应有知情权 (图)
·叶匡政:希特勒究竟在想什么?
·叶匡政:大行其道的官员家族贪腐 (图)
·叶匡政:什么是儒学之本? (图)
·叶匡政:被扼杀的乡村文化自治
·叶匡政:要提防政府制造「财政幻觉」
·叶匡政:「一把手」限权有用吗? (图)
·叶匡政:专制国家为何害怕情色? (图)
·叶匡政:「大义灭亲」只会制造人伦废墟 (图)
·叶匡政:别沦为「公公」知识分子 (图)
·叶匡政:财税改革能推进到什么程度? (图)
·叶匡政:「懒政」或许是件好事 (图)
·叶匡政:地方政府禁办企业怎没了下文? (图)
·叶匡政:公务员加薪没那么简单 (图)
·叶匡政:协商民主有可能吗? (图)
·叶匡政:国家完全缺位的儿童保护 (图)
·叶匡政:大陆网民需要的是网络自治 (图)
·叶匡政:打破「逆淘汰」的政治黑箱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