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6日 转载)
     廖保平 独立作家
    
    廖保平:大陆社会为何多犬儒?


    我们生活中有太多这种过早衰退、犬儒地活着的人。
    
    大陆官方杂志《人民论坛》不久前发布「当前社会病态调查分析报告」,指出当前有十大社会病态。美国华裔学者徐贲在《当今中国社会的颓废与犬儒》一文中,把「鸵鸟心态」(逃避现实,「掩耳盗铃」,面对压力与困难采取回避态度)、「思考恐惧」症(鹦鹉学舌,人云亦云,对于谣言或他人观点,不假思索,附和跟风)和「初老症」(未老先衰,心比实际年龄老得快,过早放弃追求、过早妥协),视为是颓废与犬儒的某种结合,并对中国大陆人的颓废与犬儒深表担忧。
    
    我查阅了那份社会病态调查分析报告,认为除了「鸵鸟心态」、「思考恐惧症」和「初老症」之外,「娱乐至死」(崇尚个人享乐主义,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看客心态」(阿Q式的冷漠、麻木与围观,崇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处世哲学);「信仰缺失」(存在信仰与道德有关的精神危机,道德赤字与坏账凸显)等,也是犬儒的真实体现,是中国大陆社会非常严重的病症。
    
    这些病症综合起来看,就是人们得过且过、随波逐流、安于现状。进一步说,就是没有梦想、没有信仰、没有责任、没有道德,身心都过早地衰退。尼采在《偶像的黄昏》里说,「没有什么比衰退的人更丑陋的了」,我们生活中有太多这种过早衰退、犬儒地活着的人。他们及时行乐、漠不关心,像看客,可以对邪恶表现出超强的淡漠,不是说看到歹徒行凶一定要超出自己能力向前阻止,却连基本的愤慨都没有;面对他人的困苦视而不见,不愿意给予举手之劳的帮助,比如把摔倒的老人扶起来;甚至面对绝望得要跳楼的人,还有点「怎么还不跳,浪费我的时间」的冷嘲热讽,「清醒」得冷漠,「理性」得残酷。
    
    对于他人的热血冲动,高扬的理想追求,他们表现出十分不屑,患上「习惯性怀疑症」,不假思索地怀疑一切,不相信食品的安全性,不相信铁路行业解决买票难的能力和诚意,不相信医生没有给自己多开药,不相信政府,不相信专家,不相信媒体,不相信一切。这其实也是「思考恐惧症」的表现,因为不进行独立思考,无法辩识真相,只好走极端,要么盲目相信地跟风,要么盲目不相信地跟风。无论哪一种状况,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看透一切,透着一股犬儒味。
    
    什么是犬儒呢?犬儒主义原指古希腊的一个学哲流派。当时奉行这一主义的哲学家或思想家,提出绝对的个人精神自由,轻视一切社会虚套,习俗和文化规范,过着禁欲的简陋生活,他们的举止言谈行为方式甚至生活态度与狗的某些特征很相似,他们旁若无人、放浪形骸、不知廉耻,却忠诚可靠、感觉灵敏、敌我分明、敢咬敢斗。于是人们就称这些人为「犬儒」,意思是「象狗一样的人」。
    
    犬儒的代表人物是狄奥根尼,以讨饭为生,活得像条狗。关于他有一个很著名的故事,一天,亚历山大国王巡游,遇见正躺着晒太阳的狄奥根尼,亚历山大走到他身边问他:「我能为你效劳吗?」狄奥根尼回答说:「只要你别挡住我的太阳。」
    
    这就是犬儒,早期的犬儒,看起来活得像条狗,但他们过着严肃的精神生活,傲视一切,自我欣赏,无所顾忌,甚至是激烈的社会批评家,他们不仅用自己的理论来批评社会,还身体力行,用行动批评社会,去追求他们所认可的真正德行,是令人敬佩的人。
    
    但是,后期的犬儒却将傲视一切、无所顾忌,变成了满不在乎和玩世不恭。犬儒为什么会衰退堕落成这个样子呢?密尔说得很清楚:专制使人变成犬儒。专制要求人们从肉体到精神的绝对服从,而人正如早期的犬儒一样,永远追求自由无拘,真理正义,希望能藐视一切权威,这是人性的本能。专制恰恰是反人性的,它要把人变成听话的动物,以便于统治,在这一对矛盾之中,个人显然弱小无力,要么被专制极权镇压惩罚于死地,要么自觉放弃理想,放弃追求,甚至反过来嘲笑理想,嘲笑追求,终于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犬儒。
    
    也就是说,犬儒开始是无拘无束,我行我素的,被专制极权一再打压和「反对无效」之后,就委屈求全,在看透了专制欺骗之后,对一切美好的价值失去信心,开始怀疑一切。最后,正如徐贲先生在他的另一篇文章《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中所说,「它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
    
    变成犬儒以后,他们会教导别人说,「生活就像强奸,既然反抗不了就要学会享受被强奸的快感」。从犬儒的嘴里,我们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话:「莫谈国是」,「难得胡涂」,「看透一切」,「躲避崇高」,「就那么回事」,等等。形成这些人生信条的背后,都有一笔反抗专制极权受挫的沉痛教训在里面,才熬煮出这样一副苦涩的怪味之药。
    
    专制不除,犬儒就会生生不息,每一个人都讨厌成为犬儒,但又不得不做犬儒,而且将做犬儒做出「艺术」来,以掩饰自己难堪的面目,结果是陷入更加无可改变的境地,那就是一直将犬儒做下去,所谓的十大社会病态还要断续下去,真到有力量改变这一切为止。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68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无论征收什么税,都需要获得征税的合法性/廖保平
·廖保平:魏司长为何把2亿元放在家里? (图)
·廖保平:废除死刑对弱势群体更有利 (图)
·廖保平:爱国需不需要理由? (图)
·廖保平:「依法治国」? 「以党治国」?
·廖保平:周小平的投降之路 (图)
·廖保平:大陆应全面放开两孩政策 (图)
·廖保平:「民国热」动了谁的神经 (图)
·廖保平:为什么中国大陆人不排队? (图)
·廖保平:人们在挖苦嘲笑朝鲜时在说什么 (图)
·廖保平:理想会在新的地方生长 (图)
·廖保平:挂孔子的羊头卖法家的狗肉 (图)
·廖保平:华人排队抢购苹果手机不丢人 (图)
·改革派李娜 /廖保平
·洋茅于轼/廖保平
·睡吴良镛/ 廖保平
·廖保平:偌大中国竟放不下几个书架 (图)
·廖保平:妻妾不如的研究员 (图)
·吃空饷致宋朝军队羸弱无力/廖保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