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5日 转载)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杨彼得:作风之筐容得下所有的腐败


    国内各大机场、火车站等重要交通枢纽将关闭所有民航、金融、电信等行业所设贵宾厅。
    
    今年「十一」国庆前有媒体报道,根据国家相关部门要求,国内各大机场、火车站等重要交通枢纽将关闭所有民航、金融、电信等行业所设贵宾厅。河北一县委书记感叹:虽然坐了无数次飞机,但取消贵宾厅等细致服务后,我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订票、取票、换登机牌等,不问就不知道,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这位县委书记的自画像,很容易使人想到一位旧式老爷:有人点烟,有人捶背,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用中国共产党曾经的阶级斗争话语,这就叫做「腐朽堕落」;用现在的民间立场审视,就是很腐败。这么一副德性,还为人民服务呢,你骗谁啊!这种人只要一查,绝对一个贪污受贿好多年的贪官。
    
    县委书记的毛病,只是《人民日报》「祛除官场坏习气」系列评论所举一个反面典型,也就是说,那是一种「官场坏习气」。据《人民日报》描述,现在党的干部身上坏习气很多,包括去医院不知道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道如何投币刷卡、参加培训会走错教室,还有端不了杯、提不了包、开不了门。有的患上秘书依赖症,没有人代拟讲稿、安排事宜就不会说话、不会写文章,甚至不会思考。一些人对下摆官架子耍威风,对上却极力奉承,全方位、无死角地伺候。
    
    这些问题,被党定义为「不良习气、不正之风」,也就是一个作风问题。但作风不好,作风不端正,这算个啥事儿?所谓作风,按照辞典上的解释,即人在思想、工作和生活等方面表现出来的态度或行为特征。好与不好,端不端正,一是界限模糊,二是标准缺失,三是是非模糊。习近平在党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上讲:「党的作风关系党的形象,关系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说的虽多,而结果只能套用南宋诗人林升的诗《题临安邸》:作风吹得干部醉,直把腐败当作风。
    
    把腐败说成坏习气、坏作风,正是中国共产党话语系统弹性所在,也是其遮蔽、粉饰、解构的力量所在。作风边界很模糊,这就使它可以「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它是一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装。头上长角,身上长刺,或者和儿媳妇爬灰,偷了别人家十五贯钱,都谓之作风问题。套用中国领导人对美国领导人说的就是,作风这个筐够大,容得下所有党员干部的所有毛病。但它遮蔽问题的真相和实质,粉饰党员干部的丑恶嘴脸,解构天下滔天民怨。
    
    作风在党内的广泛使用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向来就是无所不包的,比如政治作风、工作作风、生活作风等。在共产党内,大家都是同志关系,耻谈法律、契约之类的东西,于是善恶与是非只有作风好坏之别。当官做老爷,谓之工作作风不踏实;淫人妻女,谓之生活作风问题。到了现在,「一顿饭一头牛,屁股底下坐栋楼」是作风问题,独断专行、玩忽职守是作风问题,行贿受贿也是作风问题。有作风问题,可能受到某种类型的处分,但既然只是作风问题,就不是敌我矛盾,大家还是党内同志,照样一起干革命。这就使得党员干部免于受到其他追究。
    
    按照《人民日报》的描绘,很多党员干部是浑身流脓,一无是处。即使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国家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一切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必须依靠人民的支持,经常保持同人民的密切联系。但我们的很多党员干部去医院不知道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道如何投币刷卡、端不了杯、提不了包、开不了门,无非是挥霍公帑养一批人伺候着他们,这么干合宪吗?如果有人请律师研究一下,相信不难找到起诉他们的法律依据。更不要说对他们实施「双规」了。就算不起诉、不「双规」他们,这种德性的官员,要是放在民主国家,人民愿意选择他们当「公仆」么?
    
    正是在普通人民不知不觉间,党的话语偷换概念,偷换标准和边界,偷换规则与责任,使官员和人民之间的受托与委托关系变成一笔糊涂账。党的领导人认为,他们树立的道德标准比法律要严得多。也许他们想法很真诚,但那只是出于他们的习惯思维。曾几何时,中国没有任何法治的迹象,中国共产党的确是用「作风」来规范党员干部的。现在他们开始推销「法治」,但他们自己尚停留在前法治时代。他们完全不能意识到,虽然他们动机纯良,但客观效果是人民找不到受让人民权力的责任人。在一句「作风不端正」的自怨自艾中,所有官员原谅了自己的无耻和无法无天。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307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杨彼得:贪官量刑的「公平公正」问题 (图)
·杨彼得:老领导写书巨富做慈善 (图)
·杨彼得:盖棺周永康没有紧迫性 (图)
·杨彼得:军人干政潜流暗涌 (图)
·杨彼得:北京城的「无名」机关 (图)
·杨彼得:最高掌权者慎言个人文艺趣味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注定是一场技术性改良 (图)
·杨彼得:党委领导把「政校分开」搅黄了 (图)
·杨彼得:依法治国前的「德主刑辅」信号 (图)
·杨彼得:中国的科研跟权力一样腐败 (图)
·杨彼得:鞭挞人性成了领袖的一项事业 (图)
·杨彼得:黄金周自虐症 (图)
·杨彼得:最需要规范的权力是「党的领导」 (图)
·杨彼得:无病呻吟,庙堂上的「三世同堂」 (图)
·杨彼得:「依宪治国」的三大原则 (图)
·杨彼得:中国宪法保障的民权与党权 (图)
·杨彼得:瘦死的贪官还是骆驼 (图)
·杨彼得:阅兵车上的中国教育 (图)
·杨彼得:马云的财富与自由之关系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