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兵团经历之四/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兵团经历之三/伊利夏提
    

幼儿园事件
    
    大概是1997-98年盛夏的一天,儿子5-6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校工会一位姓吴的女负责人给我打来电话说:“伊利夏提,学校今年在机关内幼儿园争取到了一两个名额,学校决定一个名额给你们家;这两天,你尽快找个时间去机关幼儿园办妥你儿子的入园手续;祝贺你!”
    
    我放下电话,赶紧给教研室的人打个招呼,骑上自行车就往机关幼儿园跑!
    
    石河子市(农八师)机关幼儿园不仅是石河子(农八师)最好的幼儿园,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为市师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子女服务的幼儿园;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女进入机关幼儿园,机关事业单位职工都打破头想尽办法,甚至有人不惜花钱走后门!
    
    我这平头百姓,不知因何缘故,突然被天赐良机给予一个名额,我哪敢怠慢办理入园手续呢!?
    
    我兴冲冲地来到坐落于石河子(农八师)市中心,石河子(农八师)党委办公大楼附近的市师机关幼儿园,放下自行车,小心翼翼地进入园内,打听园长办公室。
    
    没费太大的力气就找到了园长办公室,小心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连个女士,不知道是幼儿园老师,还是什么人?我战战兢兢、忐忑不安地等园长问话。
    
    园长抬头看了我一下:“你是?”我赶紧解释:“你好!我是石河子《自治区技工教师进修学校》的老师,今天校工会通知我,我可以送我儿子进机关幼儿园,我是来办手续的。”
    
    园长似乎并不是很高兴,她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目光看着我问道:“你是少数民族吗?”我赶紧回答:“是、是,我是维吾尔族。”
    
    “那我得先跟你说好;我们这里没有清真餐厅,我们的锅碗瓢盆餐具只有一套;如果你特别讲究,最好你别送你孩子过来!”
    
    我有点莫不着头脑:“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明白?”园长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什么意思,不明白吗?我们这里没有分开的民汉饮食,大家一块儿吃;所以你要是特别讲究、不吃猪肉,就别送来!”
    
    有点愤怒,但我还是尽力控制住自己:“园长,你是不是想说,如果我儿子不在乎吃猪肉,我就可以送过来,如果讲究、不吃就别送来!是这个意思吗?”
    
    园长:“你怎么理解是你的事;反正我丑话说在了前头。”
    
    我不用控制自己了,我激动地说道:“我是很讲究的;我不吃猪肉,我儿子也不吃猪肉!我们吃清真餐,如果不能送我儿子到你这幼儿园;你认为我应该送我儿子去哪里的幼儿园?你这是在变相排斥民族职工子女!”
    
    园长:“我不管你送哪里的幼儿园,反正如果你和你儿子讲究吃清真,最好,你就别送你儿子进这个幼儿园!”
    
    “别忘了,园长!尽管石河子(农八师)是属于兵团的,但你脚下踩的是维吾尔自治区的土地!这里不是北京、上海,也不是四川、广东!如果没有清真餐,你可以向石河子市政府、农八师申请、想办法,但你无权以‘讲究、不讲究’作为你的标准来歧视、拒绝民族职工的孩子!再说,石河子(农八师)机关事业单位吃清真餐的各民族职工家庭至少也有几百户!并不仅仅是我一个维吾尔人!更何况,这不是你家的私人幼儿园!”
    
    这位园长更牛逼:“我就这话,就这么说;你愿意告状,愿意去找市师领导,你去找,你告去!”
    
    我气得火冒三丈:“我会的!我会去找市师领导,回去找相关部门;我再一次告诉你,记住,这里是维吾尔自治区!早晚,你会知道这里是维吾尔自治区!会知道,我们的儿女也有在保持自己民族风俗习惯的前提下受教育的权利!”
    我气呼呼地走出了机关幼儿园大门。站在大门前,望着幼儿园,我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岂有此理!
    
    我想了一回儿该怎么办。然后,我先是给石河子经济广播电台的节目部李主任打了个电话,问他电台是否能报道一下此事;他苦笑了一下告诉我,经济广播电台要报道这类事件,还得经领导批准,百分之八九十的可能是领导不批;李主任最后建议我去找石河子市师领导、找人大、找妇联等。
    我想了想,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
    
    先是去找人大,找到了一位在人大办公室负责信访的哈萨克朋友,给他把情况讲了一下;他非常支持,他要我就今天发生的一切,写个报告,找尽可能多的市师各机关事业单位维吾尔、哈萨克等吃清真餐的民族职工签名,然后将报告交人大、妇联。剩下的他说他会努力,也一定会给我一个答复。
    
    我尽管信存狐疑,但在没有其他选项的情况下,也只好就此离开人大办公室。
    
    走出市师政府大楼,走过农八师党委楼时,我想到我和马副市长(副师长)在被宣传部借调帮忙时,有过一面之交,就决定再去找市长反映、反映!
    
    我走进了党委办公楼,好不容易找到了马副市长的办公室。敲门,是个秘书膜样的人开的门,我告诉他我想找马副市长反映问题,他问我是否可以给他讲一讲什么事。
    
    我坐下,开始给他讲今天发生的事,我越讲越激动、越气愤!声音也开始高了;这位秘书模样的人似乎有点不耐烦;打断我说:“你别太激动,就这么点事,至于吗?园长不过是说了个事实,你有必要那么生气吗?”
    
    这一说,我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来自机关幼儿园出来,一直没有找到发火的地方正憋着一肚子火呢。我以更高的声音说道:“我为什么不激动,为什么不生气;这是在公然地歧视我们维吾尔人、歧视我们的信仰、嘲弄我们的风俗习惯,这是在排挤我们民族子女。我们的子女和汉族人的子女一样,有权力在公平、公正条件下接受教育。”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继续激动地说道:“抗日战争的时候,如果日本人让你送你的孩子去日本人的学校,再告诉你在校期间,你儿女只能服从日本人的习惯,你是什么感情,你不生气吗?你不激动吗?”
    
    秘书模样人的声音也开始高了:“小伙子,你不能这么比!你不能将你个人的民族问题和抗战时的中国人感情比!”
    
    我也一点不示弱,继续抢白道:“我就这么比,为什么不能比?这是一样性质的民族问题!你们汉族人有民族感情,我们维吾尔人就没有民族感情吗?别忘了这是维吾尔自治区,你脚下踩的是维吾尔自治区的土地!维吾尔自治区的抬头还没有拿掉呢!?”
    
    我们正争吵时,马副市长走进了办公室,我们都停了下来;我看门外,还站着几个人,很明显,大家都听到了我的争吵。马副市长不耐烦地看看我:“伊利夏提,你有什么事?”“我想找你反映问题,有关机关幼儿园拒绝接受民族职工孩子的问题。”
    
    “我今天很忙,没有时间。你把事情经过写个报告送过来,如果我不再,就把报告留给我秘书。你还有事吗?”
    
    也只能是这样了,马副市长这是在下逐客令;他没有叫警察把我从办公室轰出去,算是给了我一点点面子。
    
    我走出市师党委办公楼,感觉极端疲惫;想着回家该怎么给家里人解释,肯定又要埋怨我总是多事!我推着自行车垂头丧气、边想边往家走。
    
    第二天,正好学校里没有我的课;我坐在办公室将昨天在机关幼儿园发生的事写成了一个报告,经过几次的修改后,工工整整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打听到我们学校另一位维吾尔老师的女儿也在机关幼儿园,就决定先找他签名,再通过他打听其他儿女在机关幼儿园的民族职工签名!
    
    很快,我找到那位维吾尔同事,告诉了他昨天发生的一切;然后,我将写好的报告递给他,要他看完,如感觉没有问题就请签个字。
    
    出乎我预料,他看完报告,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不能签字!
    
    我问为什么?他说:“伊利夏提,我女儿已经在那里了,我不想让女儿失去机关幼儿园,那里园长说了算!再说,我认为这没有用;伊利夏提,你应该知道,能到机关幼儿园当园长的不是什么一般人!要么是市师领导的家里人,要么是市师领导的七大姑八大姨,你搬不动的!别费力气了!”
    
    “可是,你知道吗?这是公然的民族歧视,是对我们民族职工儿女公平受教育权利的严重侵犯!我们的儿女有权利使用自己的民族语言、在保持自己民族风俗习惯的前提下,和汉族人的孩子一样,公平地享受教育,这是中国的《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赋予我们的权力!我们不能这么逆来顺受!人大信访办的说了,只要我们写联名信,有足够签名,他们就会调查,给予我们一个答案。”
    
    无论我怎么说,这位民族老师还是嘟嘟囔囔地重复着他的话;最后,我在极端失望中问他,你真的不能签字吗?他说:“对不起,伊利夏提,我不能签字,他们幼儿园的知道了,会给我女儿穿小鞋的,我女儿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我失望地问他能否告诉我,其他还有那些民族职工的儿女在机关幼儿园;他哼哼唧唧了半天,也不愿意告诉我其他儿女在机关幼儿园民族职工的姓名,我也就只有放弃了!
    紧接着几天,我找遍了所有我认识的在市师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民族职工,和他们讲了情况,给他们看了我写的报告,反映非常、非常地冷淡,可以说是出奇地冷淡!大多数人都觉得我是吃饱撑得,没事找事!?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有两名两维吾尔人签了名,没有让我彻底失望!
    
    就这样,我将包括自己在内的我们三名维吾尔人签了名的报告,送到了人大信访办那位哈萨克朋友那儿,还将一份复印件送到了市师妇联。当然,也没有忘记给马副市长办公室送一份复印件,马副市长不在办公室,他那位秘书虎着脸拿了复印件,看过一遍,在确定我没有说太过激的话后,将报告留下了。
    
    我连续跟踪了几个星期,人大、妇联总是告诉我要耐心内等待。
    
    我先是也耐心等了几个星期;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我知道,我可以耐心等待,但儿子的学前教育不能等;结果,找朋友帮忙,我儿子去了石河子大学幼儿有,那里有清真餐。
    
    后来,我也给那位人大信访办的哈萨克朋友打过几次电话问他结果,他总是告诉我等待,我一直等到离开石河子为止,也还是没有等到任何结果!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207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伊利夏提:香港“占中”与维吾尔人
·热比娅:伊力哈木被判重刑让维吾尔人更加觉醒
·伊力哈木的无期徒刑使维吾尔人任何形式的反抗——合情、合理、合法
·增进维吾尔人权利上的平等感/李英之
·回敬余磊:维吾尔人民伊利夏提
·张弛《一个维吾尔人家庭史》中的谎言/伊利夏提
·《一个维吾尔人的家庭史》采访手记/张弛
·解放报:维吾尔人向中国堡垒发起攻击 (图)
·曹建明张春贤撥维吾尔人铁心分裂 我习俞救火
·为何维吾尔人选择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中国新疆政策把一些维吾尔人推向好战
·维吾尔人的脊梁还是直的/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在步车臣之后尘/伊利夏提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2013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双重标准,恐怖主义成为维吾尔人的标签?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中共政权正在迫使维吾尔人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被迫放弃使用智能手机/伊利夏提
·中国因何严待维吾尔人,宽待回族人?
·八名维吾尔人被执行死刑 世维大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一名维吾尔人因提到新疆屠杀被逮捕 (图)
·网传新疆莎车维吾尔人遭到大屠杀 3000人被杀 (图)
·新疆维吾尔人的生活状况如何? (图)
·维吾尔人袭击天安门画面 首次曝光 (图)
·中共对维吾尔人民实行的所为优惠政策的本质
·“伊力哈木事件”给维吾尔人的印象
·新疆巴楚5名维吾尔人持刀高喊"圣战"袭警 3人被毙
·半岛专栏:中国的维吾尔人声称遭受文化“种族灭绝”
·北京民惧 街头维吾尔人遭清光
·北京镇压新疆:用维吾尔人惩罚维吾尔人
·BBC:新疆维吾尔人为何要南下越境 (图)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视频
·吾尔开希:维吾尔人反抗斗志越来越高
·官媒选择性采访维吾尔人:犯罪就抓 该毙就毙 (图)
·震撼视频:新疆街头追杀击毙持刀维吾尔人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