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元霸:后占中的撕裂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转载)
    
    占中运动划下香港历史的新一页。这是无容置疑的。
    

    有人喜见香港人的高素质,亦有人担忧香港陷于分裂对峙的局面。且让笔者在此先划一条线,这样才有理讨论。
    
    占中运动是一个新的里程;同样,观察这场运动对香港带来的冲击,亦要有一套新的思维,新的准则。就等于1997年出现的金融风暴,与2008年出现的金融海啸,看似相通,但结果却天渊之别。 (2008年因「旧有思维」而卖楼套现者,相信对笔者的讲法极有感受。)
    
    过往的政治运动,来来去去都是六四集会,催谷士气;七一上街,以壮声威。千千万万的诉求,但求宣泄一下对管治者的不满,唱几首励志歌曲便「自我感觉良好」;(这亦是社运界称之为「左胶」模式);继而在议事堂中接力,挟民意之威在议士堂中「代出头」,以「政治骚」来吸取支持。
    
    过往的十七年,民众只受到政党的号召,站在不同的旗幡之下,不断地被「骑劫」;其之名曰「民主」;实则是「寡头垄断」式的民主。民意只是不同政党的「弹药」或「工具」;成为议事堂中「相互挥舞」的「啦啦球」。
    
    笔者不看「占中」的对错;相信原本「占中」的策动者;当初亦是希望旧瓶新酒;改站为坐,改坐为躺,将民众亦是当成政治谈判的筹码。但「民众的觉醒」是策划者所未能预计;「民众」的不受控,正是香港民主步入新的时代。
    
    香港的民主,不是「政党」的民主;民众不再是政党的「筹码」,反过来,真正成为「政党」的主人,「政府」的主人。
    
    这种现象其他的评论者亦有提及,当议会内的政党代表不了人民,人民会将政治带入街头,而政党亦只得顺应民意而改变。所以笔者在前一篇有提及,那些离地而领有金漆招牌的大党,在占中运动后将会成为「灵活」的小数政党吸取养份的对象;市民的支持已经是按其独立思考而非再靠「惯性收视」。
    
    笔者纯以观察来作出上述的假设;在市民封闭政总当天,李卓人的强行介入已焦头烂额;网上亦流传刘慧卿在公众地方受到市民的揶揄;毛孟静及张超雄在旺角亦只能作为民众的「守护者」;主仆角色的互易已经显然易见。
    
    换一句俗一点的说法,「政党抽水时代已经终结」。
    
    民主的种子是需要时间去孕育及栽培,今天我们世代的努力,为的就是下一代的福祉。笔者在上一篇预期过因为政党板块的改变而让建制得益,但这亦是民主进程中必须承受的阵痛。民主是以「数量」作为决定的依归。追求「民主」,靠的是去「改变」民意。这点需要时间。
    
    市民「民主」的程度带来了突破;但同时亦令人担忧社会出现分化。政见的不同本属正常,为何突然间出现这种「加剧」的现象?是否真的一句「收咗钱」或者「无人性」便可以归纳概括?别忘记,这些「突然立场鲜明」的人,当中包括你的家人,朋友,甚至夫妻,他们与你长时间相处,真的可以一日成魔?
    
    笔者解释这种分化,在于「信念」的不同。
    
    人类信念的形成,是按每个人不同的「学术背境」及「程度」,再加上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而形成。所以,修读同样学科的人,对每件事的看法都有分野;当中并无对错之分。
    
    修读文学哲学的朋友,「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已是几千年的争拗。修读经济科,都会出现「共产」与「资本」的不同。所以,笔者认为对于「雨伞运动」所带来的「信念」分歧,与学科及程度无关;因为,那不可能是突然间的「原爆」。
    
    笔者认为当中的原因,是源于「恐惧」。而「恐惧」勾起了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的回忆;所以壁垒分明。
    
    雨伞运动让人有的第一印象,绝对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的重演。由学生主导对社会的改革,换来执政者无情的打压;那一响「催泪弹」催出了全香港人的「眼泪」;革命的浪漫唤起了市民二十五年埋藏的热情。风萧萧兮易水寒,泪眼中所看到的已经分不清是金钟的政总还是北京的天安门。对解放军入城的「恐惧」,对「镇压」的恐惧,令到市民蜂涌而至,不惜代价慷慨就义,以这种道德感召来保护学生。
    
    事件的发酵来自黑社会及市民的冲突,(笔者希望持平,黑社会事件单指「黑社会」)。学生的坚守据地,寸步不让,镜头及画面却勾起了另一些市民心底里最大的「恐惧」,文化大革命。
    
    众所周知香港是移民城市,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为了逃避国内灾难而离乡别井来港谋生。他们当中所经历的,是家破人亡,土改批斗,五伦悖逆,法纪不彰;好不容易在香港找到「稳定」的生活;但对于那场改变一生的「学生运动」却是「不想回忆,未敢忘记」;连续数天不断的电视画面,那埋藏在心中四十八年的「恐惧」一下子释放出来;骨肉分离的画面,至亲被批斗的景像;学生领袖的慷慨激昂,亦令他们体内的血液沸腾;大量的伤痕文学;加上父母辈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亲身经历」,「求稳」亦成为他们的终极追求。
    
    Fear keeps us focused on the past or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If we can acknowledge our fear, we can realize that right now we are okay. Right now, today, we are still alive, and our bodies are working marvelously. Our eyes can still see the beautiful sky. Our ears can still hear the voices of our loved ones." - Thich Nhat Hanh (一行禅师)
    
    笔者以自己的观察来让港人明白大家各自的恐惧源头,借用上文一行禅师的智慧,如果大家能明了各自的恐惧,就能好好掌握今天所做的事。 「包容」可能在今天的香港已被视为「过气」,但拥有独立思考的各位,分裂的民意,正是权力争夺者的最爱。
    
    因为,制造仇恨,才容易令人迷失,再而接受「领导」,这亦是那些「推手」预设的剧本。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4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元霸:回应究竟北京在做什么?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逃犯都是合法的
  •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陈泱潮19.中共國免於民族大殺戮大流血四分五裂的唯一道路,只有
  • 谢选骏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上官天乙“颜色革命”终需退场,香港人民亟待安宁
  • 谢选骏苏轼的汉奸哲学
  • 张杰博闻孔识仁:是自由主义呢?还是改良主义呢?何时正本清源呢?
  • 台湾小小妮中美貿易協議的玄機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八)—生命的感受原理/乾坤草
  • 台湾小小妮賴清德: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
  • 滕彪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曾节明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陈泱潮18.中共繼續堅持一黨專政,中國分裂解體就具有合理性、合
  • 严家祺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康正果波多黎各环岛行
  • 台湾小小妮無家可歸
  • 谢选骏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首富贝佐斯手机遭黑 沙特否认王储涉案
  • 孟晚舟引渡案庭辩:律师坚称美国引渡控罪不成立
  • 武汉肺炎:朝鲜下令禁止游客入境
  • 医院拒收 海鲜市场患者为打吊瓶每天上街扩散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 武汉肺炎病毒传染与研究跟进
  • 马克龙出访以色列
  • 封锁重大疫情信息 党国体制办大事
  • 武汉发热女子承认用退烧药降温后进入法国
  • 世卫组织建议:个人预防武汉肺炎系列防护措施
  • 针对武汉肺炎,美国研发新疫苗
  • 武汉肺炎蔓延四成半省市 440人染病9人死 卫健委忧病毒有变
  • 袁国勇:新型肺炎可能已扩至第三波爆发 澳门现首宗确诊病
  • 港民主派两取消资格议席决不补选 仅及关键少数 议员忧难截
  • 蔡英文:中国应与台湾共享疫情信息 WHO不应排除台湾
  • 武汉肺炎病毒依然神秘
  • 武汉肺炎 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