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元霸:后占中的撕裂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22日 转载)
    
    占中运动划下香港历史的新一页。这是无容置疑的。
    

    有人喜见香港人的高素质,亦有人担忧香港陷于分裂对峙的局面。且让笔者在此先划一条线,这样才有理讨论。
    
    占中运动是一个新的里程;同样,观察这场运动对香港带来的冲击,亦要有一套新的思维,新的准则。就等于1997年出现的金融风暴,与2008年出现的金融海啸,看似相通,但结果却天渊之别。 (2008年因「旧有思维」而卖楼套现者,相信对笔者的讲法极有感受。)
    
    过往的政治运动,来来去去都是六四集会,催谷士气;七一上街,以壮声威。千千万万的诉求,但求宣泄一下对管治者的不满,唱几首励志歌曲便「自我感觉良好」;(这亦是社运界称之为「左胶」模式);继而在议事堂中接力,挟民意之威在议士堂中「代出头」,以「政治骚」来吸取支持。
    
    过往的十七年,民众只受到政党的号召,站在不同的旗幡之下,不断地被「骑劫」;其之名曰「民主」;实则是「寡头垄断」式的民主。民意只是不同政党的「弹药」或「工具」;成为议事堂中「相互挥舞」的「啦啦球」。
    
    笔者不看「占中」的对错;相信原本「占中」的策动者;当初亦是希望旧瓶新酒;改站为坐,改坐为躺,将民众亦是当成政治谈判的筹码。但「民众的觉醒」是策划者所未能预计;「民众」的不受控,正是香港民主步入新的时代。
    
    香港的民主,不是「政党」的民主;民众不再是政党的「筹码」,反过来,真正成为「政党」的主人,「政府」的主人。
    
    这种现象其他的评论者亦有提及,当议会内的政党代表不了人民,人民会将政治带入街头,而政党亦只得顺应民意而改变。所以笔者在前一篇有提及,那些离地而领有金漆招牌的大党,在占中运动后将会成为「灵活」的小数政党吸取养份的对象;市民的支持已经是按其独立思考而非再靠「惯性收视」。
    
    笔者纯以观察来作出上述的假设;在市民封闭政总当天,李卓人的强行介入已焦头烂额;网上亦流传刘慧卿在公众地方受到市民的揶揄;毛孟静及张超雄在旺角亦只能作为民众的「守护者」;主仆角色的互易已经显然易见。
    
    换一句俗一点的说法,「政党抽水时代已经终结」。
    
    民主的种子是需要时间去孕育及栽培,今天我们世代的努力,为的就是下一代的福祉。笔者在上一篇预期过因为政党板块的改变而让建制得益,但这亦是民主进程中必须承受的阵痛。民主是以「数量」作为决定的依归。追求「民主」,靠的是去「改变」民意。这点需要时间。
    
    市民「民主」的程度带来了突破;但同时亦令人担忧社会出现分化。政见的不同本属正常,为何突然间出现这种「加剧」的现象?是否真的一句「收咗钱」或者「无人性」便可以归纳概括?别忘记,这些「突然立场鲜明」的人,当中包括你的家人,朋友,甚至夫妻,他们与你长时间相处,真的可以一日成魔?
    
    笔者解释这种分化,在于「信念」的不同。
    
    人类信念的形成,是按每个人不同的「学术背境」及「程度」,再加上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而形成。所以,修读同样学科的人,对每件事的看法都有分野;当中并无对错之分。
    
    修读文学哲学的朋友,「性本善」还是「性本恶」;已是几千年的争拗。修读经济科,都会出现「共产」与「资本」的不同。所以,笔者认为对于「雨伞运动」所带来的「信念」分歧,与学科及程度无关;因为,那不可能是突然间的「原爆」。
    
    笔者认为当中的原因,是源于「恐惧」。而「恐惧」勾起了不同的「经历」及「生活体验」的回忆;所以壁垒分明。
    
    雨伞运动让人有的第一印象,绝对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的重演。由学生主导对社会的改革,换来执政者无情的打压;那一响「催泪弹」催出了全香港人的「眼泪」;革命的浪漫唤起了市民二十五年埋藏的热情。风萧萧兮易水寒,泪眼中所看到的已经分不清是金钟的政总还是北京的天安门。对解放军入城的「恐惧」,对「镇压」的恐惧,令到市民蜂涌而至,不惜代价慷慨就义,以这种道德感召来保护学生。
    
    事件的发酵来自黑社会及市民的冲突,(笔者希望持平,黑社会事件单指「黑社会」)。学生的坚守据地,寸步不让,镜头及画面却勾起了另一些市民心底里最大的「恐惧」,文化大革命。
    
    众所周知香港是移民城市,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为了逃避国内灾难而离乡别井来港谋生。他们当中所经历的,是家破人亡,土改批斗,五伦悖逆,法纪不彰;好不容易在香港找到「稳定」的生活;但对于那场改变一生的「学生运动」却是「不想回忆,未敢忘记」;连续数天不断的电视画面,那埋藏在心中四十八年的「恐惧」一下子释放出来;骨肉分离的画面,至亲被批斗的景像;学生领袖的慷慨激昂,亦令他们体内的血液沸腾;大量的伤痕文学;加上父母辈从小到大耳濡目染的「亲身经历」,「求稳」亦成为他们的终极追求。
    
    Fear keeps us focused on the past or worried about the future. If we can acknowledge our fear, we can realize that right now we are okay. Right now, today, we are still alive, and our bodies are working marvelously. Our eyes can still see the beautiful sky. Our ears can still hear the voices of our loved ones." - Thich Nhat Hanh (一行禅师)
    
    笔者以自己的观察来让港人明白大家各自的恐惧源头,借用上文一行禅师的智慧,如果大家能明了各自的恐惧,就能好好掌握今天所做的事。 「包容」可能在今天的香港已被视为「过气」,但拥有独立思考的各位,分裂的民意,正是权力争夺者的最爱。
    
    因为,制造仇恨,才容易令人迷失,再而接受「领导」,这亦是那些「推手」预设的剧本。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404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元霸:回应究竟北京在做什么?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吃中国这口饭(林夕)
  •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卜少夫傳
  • ABC神学的蔓延
  • 香港需要放放血
  •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 香港运动延烧大陆人发声为何那么难?
  • 關於香港事態的緊急聲明
  •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 李芳敏14400017想靠馬得勝是枉然的;馬雖然力大,也不能救人。
  • 张成觉書生見識,學淺才疏-評李偉東《、、、、、、戰略檢討》
  • 陈泱潮12.中国爲什麽和怎样才能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
  • 上官天乙西方欢呼“和理非”下的香港白热化暴乱
  • 吴倩你们的耶稣:咒骂我的人将被詛咒。
  • 谢选骏哥伦布的GDP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提升振动频率
  • 张杰博闻为什么中共四中全会像鬼子进村?一场雷雨即将到来!
  • 谢选骏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 陈泱潮11.【聖君立憲-光榮革命】開創者之身後安排
  • 喻智官这面五星红旗上沾着你父亲的血
  • 谢选骏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 孟泳新第二部分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一)
  • 谢选骏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 陈泱潮10.实行【聖君立憲-光榮革命】的样板:英国、丹麦等國家
  • 李芳敏14400016君王不是因兵多得勝,勇士不是因力大得救。
    论坛最新文章:
  • 一美国华裔海军军官涉泄密罪今出庭
  • 管他送中还是贸易战 中国流行熊猫狗
  • 港台一宗错综复杂的政治司法案使林郑月娥伤透脑筋
  • 澳大利亚学生起诉中国外交官煽动死亡威胁
  • 追求储蓄稳妥 法国人依旧不愿尝试有风险的高回报理财
  • 泰式宫廷剧 国王再开6宫廷臣官或涉被黜贵妃争位
  • 北京蔡奇新规遭指驱赶“中端人口” 或有再卖土地大略
  • 伦敦附近发现卡车藏尸39具 未确定是难民
  • 在港有乐园 迪士尼老板小心不对反送中说是与不是
  • 刘鹤开会要求清欠民企账款 工信部:将进一步对外资开放
  • IMF下调了亚洲经济增长预期 陷10年最低速
  • 滴滴出行扩展在日本市场
  • NBA湖人传奇侠客奥尼尔勇挺火箭队总经理所言有理
  • 港人发起声援加泰罗尼亚示威集会 获警方不反对通知书
  • 英下议院拒速审脱欧协议 10月31日协议脱欧可能性无
  • 陈同佳案:管浩鸣指只是一个小孩子 不要用死刑吓唬他 陈今
  • 陈同佳今出狱为“弥天大罪”向潘女家人及双亲和港人道歉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