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南京龙:原教旨社会主义是一个返祖现象!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9日 来稿)
    
    作者:南京龙
    

    在罗素的《西方哲学史》一书的第三卷近代哲学第二篇第二十一章“十九世纪思潮中简述了社会主义发端:
    
    相反,社会主义是在边沁学说的全盛时代萌芽的,是正统派经济学的一个直接结果。跟边沁、马尔萨斯和詹姆士·穆勒有密切交往的李嘉图,主张商品的交换价值完全出于生产该商品时花费的劳动。他在1817年发表了这个理论,8年以后,一个前海军军官托马斯·霍治司金发表了第一个社会主义的答辩《反对资方的要求而为劳方辩护》(LabourDefendedAgainsttheClaimsofCapital)。他议论,如果像李嘉图所主张的那样,全部价值都是劳动赋予的,全部报酬便应该归给劳动者;现下地主和资本家所得的那一份必定是纯粹榨取物。同时,罗伯特·欧文当工厂主有了丰富的实际体验之后,坚信了那种不久就被人称为社会主义的学说。(最早使用“Socialist”〔社会主义者〕一词是在1827年,当时把它应用于欧文的信徒。)他说,机器正渐渐排挤劳动者,而自由放任政策没有使工人阶级得到和机械力量相抗争的适当手段。他提出的处理这种弊端的方法,是近代社会主义的最早期形式。
     
    虽然欧文是边沁的朋友,边沁在欧文的企业里还投资了颇大的一笔钱,哲学上的急进主义者并不喜欢欧文的新说;事实上,社会主义的来临使他们和以前相比急进主义色彩和哲学色彩都减退了。霍治司金在伦敦有了一些追随者,于是吓坏了詹姆士·穆勒。他写道:
     
    “他们的财产观显得真丑;、、、、、、他们似乎认为财产不应当存在,存在财产对他们是一种祸害。毫无疑问,有恶棍在他们当中活动。、、、、、、这些傻瓜们,不明白他们疯狂企求的东西对他们将是那种只有他们自己的双手才会给他们带来的灾难。”
     
    在1831年写的这封信,可以看成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长期斗争的开端。在后来的一封信里,詹姆士·穆勒把社会主义的根源归于霍治司金的“疯狂的胡说”,他又说:“这种见解假使要传播开,会使文明社会覆灭;比匈奴和鞑靼人排山倒海地泛滥还坏。”
      
    社会主义只是政治上的或经济上的主义,就此来说不在一部哲学史的范围以内。但是到卡尔·马克思手中,社会主义获得了一套哲学。
    
    什么哲学?无非就是唯物史观,这个源于希腊德谟克利特唯物论加上黑格尔辩证法的哲学观引申出阶级和阶级斗争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而他的政治经济学却奠基在他发明的剩余价值学说的基础上。从罗素上述简述我们可以发现,其实那个前海军军官托马斯·霍治司金已经说出了大意:现下地主和资本家所得的那一份必定是纯粹榨取物。马克思后来只是为此穷其一生做了论证,完成了一部巨著《资本论》。
    
    以占有生产资料的方式划分阶级,进而断言人类历史是阶级斗争历史,显然是不成立的。而在此之上建立的无产阶级斗争学说就更为荒唐。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到底存在不存在都是个问题。对这个存在都非常不可靠的人群赋予的那些独有的先进性更是向壁虚构。因为对通过社会主义革命实现共产主义自信满满,要与一切现存制度和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于是人为设计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实现方式更是在沙堆上搭房子。
    
    人的局限性决定了再伟大的天才设计总会有依凭和参考。既然,决心与人类文明提供的一切制度观念法律道德决裂,那只有走向极端,走向人类的蒙昧时期,于是,马恩头脑里的理想社会的构图出现了“返祖”现象:经济上部落式的共产主义,政治上权力神授式的酋长、法老、哈里发、皇帝的绝对权力,典型的模式就是柏拉图曾经设想的由像他那么聪明绝顶的哲人王管辖下的没有私人财产的斯巴达邦国,这些成了建造理想社会的最适宜的原材料。在这一点上,如果说马恩还没说清楚,那么,实践者列斯毛以及金家世袭王朝等的执政经历则做了最好的注脚。20世纪以来,凡是文明不发达地区在社会动荡的情况下,最容易接纳马教的指引,而在文明较为发达的地区马教则受到冷落,加上按马教指引的武装集团闹成革命建立的政权无一例外都是极权式的这一现象,雄辩地证明,马恩在人类发展问题上的思维的返祖现象有多么严重!
    
    老毛生前最为简洁明了的执政体会和最直观的执政经验表述就是,秦始皇加马克思。这是句大实话。它进一步证明,返祖的马教能与东方专制主义有机结合而毫无障碍和冲突。这个严酷的事实令那些至今对马教还心存敬畏的人们是难以接受的。难道科学社会主义如此鄙陋、如此丑恶!是的,它与近现代文明格格不入已经被无数实例证明过了,正像当初詹姆士·穆勒说的,这种见解假使要传播开,会使文明社会覆灭;比匈奴和鞑靼人排山倒海地泛滥还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1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京龙:刘润为的文章是在煽动搞文革!
·南京龙:儒家炮制了一条捆绑窒息中国的绳索
·南京龙:“私有制万岁!”有没有喊错?
·南京龙:为何秦始皇加马克思可以成立?
·南京龙:请问社科院院长,你属于哪个阶级?
·南京龙:与英国相比仍相差十万八千里!
·南京龙:比老虎苍蝇更有害的是这些奸佞!
·南京龙:我们比英国女王更不淡定的原因
·南京龙:《北京晨报》在公然炒作血统论!
·南京龙:胜负难料的特色社会主义在路上
·南京龙:石破天惊一句话道出了国人心声!
·南京龙:21世纪网是官办传媒的一个缩影!
·南京龙:为什么故意看不到真正的敌人?
·南京龙:普京对乌行动将加速俄罗斯崩溃!
·南京龙:能不能超越邓小平成为当下的看点
·南京龙:难道张明敏是占中打入反占中的卧底?
·南京龙:红色帝国首脑七分之三是离经叛道者!
·南京龙:看《邓小平》想起那些勇敢的反叛者
·南京龙:让郭美美示众意在渲染网络的危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