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恐惧和自由牵引人类前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0月17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童大焕:恐惧和自由牵引人类前进


    中国经济规模将超越美国成世界第一,但大家都没有安全感,没钱人「贫贱不能移」,有钱人纷纷选择海外移民。
    
    恐惧是一种人类及生物特有的、与生俱来且相伴终生的一种心理活动状态,是对异己环境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人类进步发展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摆脱恐惧获得自由的过程,自由在前方指引,恐惧在身后推动,把人类不断地从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黑暗中拉出。其中的桥梁,是智慧。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万物之灵长,成为告别恐惧程度最高的群体,至为根本的原因,就是智慧。
    
    从生到死,从一个阶层到另一个阶层,每个人不同的人生阶段都有不同的恐惧。很多人踩着别人的肩膀、脑袋甚至尸骨往上爬,以为那样就能告别恐惧,但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里,强中自有强中手,而猎食者,总是首先盯着最容易下手的肉,同时又首先防范着最强的对手。这也是物竞天择之必然。所以我们看见那样的社会,其实是任何人都没有安全感的社会。
    
    今天的中国大陆,庶几可以称为人人没有安全感的时代,下至升斗小民,上到高官巨贾,莫不如此。这便是时代的吊诡与悲摧之处:虽然我们已经号称GDP世界第二,甚至于2014年世界银行预测,按购买力平价(取什么商品做指标可有大学问),中国经济规模将在2014年超越美国成世界第一,但人人感同身受的是:大家都没有安全感,没钱人「贫贱不能移」,有钱人纷纷选择海外移民(家人和财富在国外,人和生意在国内)成为时代潮流。马斯洛说人生有五个层次的需求,当下中国人中的绝对大多数,却仅仅满足了最低层次的温饱等物欲需求,连第二层次的安全需求尚且不得保障,免于恐惧的自由遥遥无期。而没有安全感的共同原因,便是权力不受法律的严格约束,朝秦暮楚颠三倒四。
    
    如果权势阶层已经在巨大的既得利益获取中成为铁板一块,那么社会断无改革进步的可能。问题是你问一问:6000年的人类文明史,有过这样的铁板一块吗?答案是从来没有。公民的自由和权利越是依赖于权力而不是法律保障的时代,金字塔结构下的权力竞争与厮杀也越激烈、越残酷。身处其中的人,命运的无常感与不安全感甚至远超普罗大众——不管是在位者,还是即将上位者,抑或是已经退位者。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先生说:权势者如何处理自己的安全感问题是未来社会变革的重要因素。此论一语中的。他说,现在是一个新30年的开端,这30年和过去30年很不一样。未来30年可能是各种力量交织、博弈的转型的30年。过去30年的改革分为两个阶段,前面阶段是真正的改革,后阶段则是权力和资本逐渐共同形成稳定的利益格局,甚至形成坚固的利益集团,改革停滞。两个阶段的分界点就是众所周知的89事件。中国绕不过权贵这堵墙。权贵通过维稳形成一系列弊政。必须从反腐败进而转向清理弊政,进而为权力设定不得侵犯人权的底线。未来的改革路线是,反腐败破权贵清恶政求宪政。
    
    除了「坚固的利益集团致改革停滞论」我不赞成,孙立平先生上述其他观点我都赞成。 1978年至今的改革30多年本质上是试图回避宪政法治改革、用经济增长强化权力合法化,但经济增长自有其不可抗拒的规律在,不是你想增长就能增长。中央党校教授周天勇用图表揭示了一个规律:增长为何突然下行?下图(略)是台湾和大陆比较:8%以上高增长,台1951-1997共47年,大陆1978-2011共32年;台人口增长,始3.5%终0.95%,大陆始1.2%终0.49 %;台城市化,始25%终80%,大陆始20%终53%(真正只有35%)。 (大陆)人口增长流动控制(具体而言是限制大城市人口——大焕注)导致了消费萎缩和效率下降,土地财政及高房价使农民青年出村老年回。此因果关系之谜底。
    
    尤其是1994年分税制、1998年国企「减员增效」强化垄断,国进民退、权贵经济,以及政府公司化主导招商引资导致各种产能严重过剩等一系列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经济政策,加速了经济的停滞。
    
    与此同时,在过去十多年权贵市场经济中获取巨大利益的权贵集团,出于自身不安全感的考虑,必然会由经济寡头向政治寡头转变,不管退休没退休,都会想方设法渗透到政治权力中,在政治权力中安插亲信,以寻求权力庇护。由此必然阻碍后来权力中枢的道路。甚至有可能出现个人性命攸关的激烈的暗中较量。
    
    这一切都会导致权力中枢对经济和社会停滞以及自身前途命运的恐惧。由此而逐步发动从反腐败到制度变革的举措。曾经,一些贪官天真地认为:只要在位时没有露出马脚,离退休后便可万事大吉。然而,中国共产党的十八大以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频频查处离退休贪官,仅副省级及以上高官便有倪发科、郭永祥、陈柏槐、阳宝华、徐才厚、周永康、赵少麟等人。
    
    这种直捣黄龙不留后路的做法是迫不得已,也会加剧整个权势集团的恐慌。于是,大家重新坐下来进行谈判和妥协的可能性会大大增强。简言之,建立四个现代化、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等目标型政治文化由于受到现实规律的制约,改弦更张回到程序正义型即宪法型政治的转变就势所应当。由反腐而法治,建立权力的底线、划分公民权利与公共权力之间的楚河汉界,不改不行。
    
    有人忧心忡忡地问:如您所说,自由的保障应该建立在法治和规则的健全上,可法治和规则由谁来建立呢?由精英阶级?
    
    是的。我认为社会的制度归根结底是由精英阶层来建立。两个原因:一是人人都需要有安全感,精英阶层也不例外;二是人也都有超出物欲和安全层次、造福社会的需求。目前经济学家们已经在研究「流芳百世」的机理了,也就是人为什么会想要流芳百世。如果从自利的角度看,流芳百世也是一笔极其丰厚的、任何人无法剥夺的、可以代际传承的无形资产!任何时候,利益有眼前利益和长远利益之分,诚如胡释之所言:「所谓智慧就是懂得判断长远大局果断舍弃眼前小利。」即使客观上为了自己,建立了约束权力的规则,也会间接有利于大众。
    
    不要不相信精英阶层的改革动力。有效的社会变革几乎从来都是精英阶层自我改革的。包括中国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也是精英阶层的改革在自上而下地推动社会:1978年,经济到崩溃边缘了,于是改革开放;1980年代,中央文件允许农民自带口粮进城,于是城市化进程重启;1998年,城市住房私有化开启、国企改革、、、、、、哪个是自下而上推动的呢?多数改革,都是在经济社会衰退的时候,精英阶层被迫寻求制度变革以释放自由空间。与之相反的,1994年分税制和1998年国企改革以后,国进民退、财政收入大增,政府进入半个多世纪甚至一二百年来最好的财政收入时代,改革的动力就全然消失,甚至进入2008年以来法治倒退的「稳定(腚)压倒一切」的时代。所见,在宏观政治领域,经济发展了政治也会随着进步发展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并不可行,大部分时候甚至是反着来,其实家庭和家族乃至个人也差不多,往往是越有钱的时候越独断专横。相反,政府没钱了,才会求着社会:我放权,你给我发展给我交税吧。
    
    权力绝对不是万能的。经济和社会的自然规律会逼迫他们非改不可,否则经济内部崩盘。鱼烂。内部腐烂至不可收拾。所以长期以来我一直乐观,是因为我看见了经济内部的腐烂和现行非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的不可持续,而不像许多人认为的「中国经济奇迹」可以一枝独秀一直持续下去。 2014年就是旧的政府主导、国有主导经济模式进入全面衰退之年。
    
    又问:我们有生之年能看到这种变革以及法治变革带来的自由么?我想这是肯定的。这一点我相当乐观。 「90后」更加会看到中国进入正常国家的行列,然后社会慢慢地变得和谐,智慧重启,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在城市化的背景下不断得到修复。我们50、60后这一两代人,都应该看得见这一切,而且要努力用智慧来推动这一切。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城市化使人们告别农业思维,互联网开了国人之天眼。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一个天眼既开的时代,互联网使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眼睛,有了自己的眼睛就会有自己的头脑,有了自己的头脑之后,未来会怎样?各种思潮和力量风云激荡,任凭想像。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609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房贷证券化不改楼市大格局 (图)
·童大焕:收入和自由指引着人口和城市化方向 (图)
·童大焕:大陆应迅速放开代孕和收养 (图)
·童大焕:从此不能再小看房地产 (图)
·童大焕:为什么很多著名学者看不懂中国楼市 (图)
·童大焕:居住环境是孩子最直接的教育环境 (图)
·童大焕:当代中国人为何有高智商而没有大智慧 (图)
·童大焕:阶级斗争理论是人类最邪恶的发明 (图)
·童大焕:把儿童当人质的时代是超级无耻的时代 (图)
·童大焕:开发商只有跟上城市化潮流才能生存 (图)
·童大焕:让我来扒贺雪峰的五层皮 (图)
·童大焕: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脑残时代 (图)
·童大焕:为什么自由市场会比限制自由更道德 (图)
·童大焕:当代中国教育的致命缺陷是什么 (图)
·童大焕:中国要准备迎接20年后的大衰退
·童大焕:立法决策科学重于民主 (图)
·童大焕:民主不是终极价值,自由才是 (图)
·童大焕:山西官场大地震要害何处 反对官僚资本 (图)
·童大焕: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文革 (图)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